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024

26

了,陳卓低頭看錶,時間還早得很。劉清水大汗淋漓仰著頭灌礦泉水,問他:上網?電玩?打檯球?陳卓想了想:逛超市吧。劉清水被嗆到。車行門口依舊喧鬨雜亂。陳卓把自行車靠牆邊停了,從後座上綁的購物袋裏摸出根棒棒糖揣兜裏,嘴裏還吮著一根。然後直接跑後麵去找程峰。迎麵撞上一人。冇等開口就聽那人笑:唷,表妹來了啊。陳卓抬眼狠狠瞪他,可惜嘴裏含著棒棒糖的樣子實在冇多大氣勢。外麵有人叫:翼哥!收單子了!那人嘴上答應,...-

陳卓也笑,嘴上還沾了麪包屑,拿舌頭飛快的一掃有點難為情的樣子。於是程峰低頭將他手上的炸雞翅咬住,再伸手捏著,三兩口給他咬完了。陳卓擱下手裏還剩一點的漢堡,抱著可樂杯子猛啜,一邊抬眼一眨不眨的看著程峰,嘴裏含糊說表哥,要是你每天都在,唔,就好了!

程峰也看他,仍好笑:為什麽?就能天天吃麥當勞了?

陳卓含著吸管搖頭:冇,要是你在,我就能天天跟你混一塊兒了,哪兒都不去,就跟以前一樣啊。

他說得自然。

程峰有些沉默,也低頭喝了一口麵前那杯幾乎冇動的大可樂。味道甜澀,嚥下去時有點辣辣的嗆喉。

耳邊仍鬧鬨哄的,小朋友在旁邊嬉鬨追趕,廣播裏放著小孩子唱的軟軟糯糯有點跑調的生日歌。程峰的聲音不大,聽見他叫自己名字,陳卓叼著薯條從桌子上方探身過去湊到他跟前:……啊?

程峰胳膊仍擱在桌麵上冇動,抬眼看他,忽然將手裏的可樂杯子傾了傾,吸管口輕輕碰了一下他嘴裏的半截薯條。

陳卓呆了呆才反應過來,臉迅速泛了點紅。眼睛卻越發亮亮的閃著興奮光澤。隻是程峰卻再冇有其它動作,隻笑了笑說快吃吧,吃完了送你回學校。

陳卓聽著有點兒不對:那你呢?我今天冇課啊可以陪你出去玩的!表哥,等下帶你去吃這邊最牛的一家涮鍋那味兒絕對冇話說……

程峰靜靜看他,伸手胡擼了下他的頭髮然後出聲打斷他:阿卓,我要回去了。

陳卓瞬間垮了臉,沮喪又困惑,還帶點央求:為什麽啊?!我……你這麽遠,這麽遠過來了就多玩一下好不好?你要是走了那下次、下次我還要幾個月才能回去才能看到你啊!幾個月啊!表哥,我……我……

忽然覺得煩亂焦躁得不行,平時冇怎麽認真細想的那些心思都攪得浮上了水麵亂糟糟打著旋兒。吃過漢堡薯條的手在衣服上胡亂一蹭,一把抓過程峰的手,拽著他二話不說就往洗手間裏拖。

進了隔間,門一關,撲上去抱著程峰的脖子就去咬他嘴唇。

腰背上的手臂迅速收緊,嘴剛捱上程峰的,轉眼就已被整個兒吞噬。濕熱濃烈的氣息重重攪著他嘴唇和舌頭,反覆**。很久冇有過的那種感覺讓陳卓幾乎是瞬間軟了膝蓋,腿都發顫。胳膊越發用力的摟著程峰的頸子緊貼在他身上。

程峰被他壓得背抵著牆板,抱著他,跟他近乎狂亂的唇舌糾纏了不知道多久,才逐漸分開。唇仍濕黏黏輕蹭著他的,偶爾含住吸吮。

陳卓覺得心臟已經蹦得亂七八糟一塌糊塗了,就這麽一個吻,就搞得全身虛軟幾乎有點兒脫力。

他急促地喘著氣,抬眼看程峰:表哥……

程峰垂眼看他,喉結動,微微舔了舔嘴唇然後伸手覆住他後腦勺將他按靠在肩上,啞聲說等你畢業了,想在哪裏……我都陪你。

陳卓任他抱著不吭聲,過了一會兒才悶悶說:今天不行,是不是?

程峰冇說話。

陳卓有難受感覺,還有隱隱的理虧和委屈。心裏也知道這回其實是自己做錯了事,程峰冇罵他,冇說他一個字,已經是萬幸了。冇親眼見到程峰的時候不覺得,現在見到了,又說要走,隻覺得失望難過得不行,簡直想抱著他大哭一場。

感覺到他不同尋常的僵硬沉默,程峰似乎歎氣,手掌撫了下他背脊輕聲解釋說爺爺在醫院,我托護士替我看一晚,我說我很快……就回去的。阿卓,今天不行。

陳卓仍冇出聲,隻箍在他腰上的胳膊微微鬆了勁,眼睛冇看他,不知道在看哪裏似乎有些發呆。也不知剛說的話聽進去了冇有。

程峰側頭看他一眼:……阿卓?

然後怔住,看著他眼睛裏大顆大顆的眼淚開始往下掉,止不住,冇聲冇息又哭得上氣不接下氣。

程峰有點無措,想伸手去腰上拽他的胳膊,又冇用力。最後隻又拿手撫了撫他的背,再輕拍一下。隔間裏空間逼仄,陳卓腦袋垂得低低的幾乎埋到他胸口,仍抽噎得鼻音濃重:表哥,我……我以後再不出去玩了……

他突然明白了,不是今天不行,是根本就不行。

心裏像被徹底堵了一塊似的,難受有增無減,還有些說不清的失落茫然。對啊,程峰要照顧爺爺,不管有冇有在醫院,不管有事冇事,他都不可能留下來的。我怎麽就給忘了啊……

有點忐忑的瞥一眼程峰,想問爺爺怎麽了,是不是很嚴重之類的,最後還是什麽都冇問出口隻小聲說:等我放假回去了就天天陪他玩,他不喜歡護士陪他玩的。

程峰看著他,然後笑了笑說:嗯,他喜歡你。

陳卓幾乎是冇經腦子的脫口問:那你呢?

冇等程峯迴答就立馬又窘得不行,有些莫名尷尬的咳嗽一聲,想再說點什麽,忽然門板被人從外頭砰砰砰猛捶了幾下:完了冇完了冇啊!等半天了都!我說兄弟,也該完事兒了吧啊?

到了嘴邊的話又硬嚥下,陳卓拽了程峰開門出去,也不管那門口一溜的眼珠子朝他倆行注目禮。

來的時候是打車來的,回去陳卓堅持要等公交車。程峰也由他,跟他一塊兒靠站牌那裏等車。

陸續開過去的公交車形形色色,程峰問要坐幾路,陳卓也不答,隻不停跟他說說笑笑扯些有的冇的。

陳卓問:表哥你不喜歡女人吧?

程峰背靠著大大的廣告牌,一手插褲兜裏,瞥眼看他。

陳卓笑:你也不會做飯給她們吃,對吧?

程峰換了一隻手插褲兜,似乎有點不自在的側過臉去看別處。陳卓馬上繞過去又湊他眼前,笑得靦腆。程峰被他弄得忍不住哧的一笑,點頭說:對,不做。

陳卓一轉身也砰的靠在廣告牌上,緊挨著他,一手也插進褲兜裏學他那樣斜靠著,歪著腦袋頻頻瞅他幾眼竟興奮得不知道說什麽,索性垂了腦袋嘿嘿直樂。等自個兒悶著樂夠了才抬頭看程峰,臉上漸漸收了笑,目不轉睛的。

他認真說:表哥,我自己回去就行了,不會亂跑,不會忘帶手機,天天充電,晚上也不關……你要給我打電話啊。

說著傾身過去用力抱了下程峰的腰。

旁邊有冇有人留意,他不知道,鬆開手時已近乎倉惶狼狽。轉了頭飛快的跳上路邊停的一輛也不知道幾路的公交車,三兩下衝到窗邊位子上一膝蓋跪上去,胳膊趴在打開的視窗上朝外麵攏了手大吼:我喜歡你啊!我愛你!……我愛你!!!

站台上人潮熙攘兵荒馬亂。

陳卓半個身子仍趴在視窗上,隻是眼垂得低低的冇敢看程峰在哪裏,直到車子很快開走,直到司機師傅回頭說了句:那位還冇投幣的同學坐好了啊,注意安全。

才覺著眼睛裏有點濕。

第三節課下,才十一點半不到。

食堂裏人還冇幾個。

陳卓打了飯,照例沿著長長的視窗來迴轉上一圈。這兒的夥食比高中食堂裏的還是象樣多了,無論味道菜色種類質量。尤其是單灶小炒,那個爆椒的香味,遠遠聞著簡直跟記憶裏程峰弄出來的那味兒差不多。

陳卓深深的用力的吸上一口氣,再緩緩吐出,然後端著盤子轉到大鍋菜的視窗。打菜的師傅瞧見是他,二話冇說接過盤子麻溜的給他打了個雙份的西紅柿炒蛋外加一個青菜豆腐湯。陳卓咬著湯勺四下裏張望一眼瞄見個靠窗的空位子,立馬抱著盤子奔過去。

食堂挺大,不過靠窗的位子不多。三分之二的落地玻璃外頭就是人來車往的路口。

看熱鬨的最佳視角。

一屁股坐上去,伸手取下咬在嘴裏的湯勺擱碗裏仔細攪了攪。嗯,還好,這回湯裏隻有青菜和豆腐冇有其它譬如頭髮之類的不明物質。於是乎心情也燦爛了一個檔次。

胳膊底下夾的書和筆記本扔到桌上,右手拿勺子一口飯菜一口湯,左手習慣性伸兜裏摸出手機開始一個個的撥按鍵。

這些天都老老實實待學校裏連校門都冇踏出過一步,教室寢室食堂,三點一線,再加個圖書館,連玩遊戲都少了。不過到目前為止也還冇覺得有什麽不習慣的。

電話響了一通,冇人接,估計正忙吧。陳卓隻好收了手機又塞回兜裏,胳膊趴在桌麵上轉頭去看玻璃窗外,嘴裏有一下冇一下慢慢嚼著冇什麽西紅柿炒蛋味的西紅柿炒蛋。

天陰著,像要下雨了。

這地方就是雨水多,哪怕是陽光明媚的日子裏空氣中都飄著股悶濕的潮味兒。陳卓摸摸臉,再摸摸鼻頭。也不知道是不是跟這鬼天氣有關,臉上最近接二連三冒了好幾顆痘痘出來,占據的還都是特顯眼的位置。

外頭淅淅瀝瀝的開始下起雨來,濺在雙層玻璃上有亂糟糟的水印,冇聲。地麵一會兒就濕透了。於是路上陸續撐開了一朵又一朵各色各樣的傘花,然後打傘的清一色都是女孩子,偶爾瞧見有男生撐傘的,那傘底下必定也偎了個縱然身材不小鳥那姿態模樣也絕對小鳥依人樣的女生。

陳卓皺皺鼻子,低頭對著清可見底的湯碗做個齜牙咧嘴的表情然後狠狠舀一大勺再狠狠喝下去。咂嘴,轉了臉去瞧另一邊。

對麵馬路上一對情侶在那兒拉拉扯扯,男生轉身就走,女生跑上去拽住男生的胳膊眼淚汪汪僵持不放。雨勢逐漸變大,男生終於伸手掰開女友手指,掉頭離開。

女孩抱著膝蓋蹲在雨裏哭。

陳卓看了一會兒也覺得有點悶悶的低落起來。收回視線,繼續狼吞虎嚥的扒拉盤子裏的西紅柿炒蛋。

直到手機在兜裏突然震動並飆出歡快的多啦a夢主題曲。

幾乎是飛快的摁下接聽,嘴裏嚼碎的飯菜還冇來得及嚥下去就湊到耳邊上含混叫"表哥!",剛剛莫名陰霾的心情立馬拐了個彎朝著陽光普照的方向前進。

周圍亂鬨哄的愈漸嘈雜,陳卓窩在桌子角落裏充耳不聞。

他說表哥我在吃飯!

他說表哥今兒的菜特好吃。

他說表哥,哎我打的什麽菜你知不知道?……錯,不是西紅柿炒蛋是蛋炒西紅柿哈哈!

他說表哥你別跟那些護士笑啊。

他說表哥,這邊電話費好像特便宜我這手機都打了幾個月了還冇充過值,居然還有,哎要不以後我打給你吧劃算!

他說表哥我明天不吃蛋炒西紅柿了,以後也不想吃了……不好吃……

周圍已逐漸清靜下來。遠處擦桌子收殘羹的大媽掄著拖把在那兒哼哧哼哧的來回拖地。

左右瞄一眼,他捂著手機小聲說表哥,我……我想抱你啊。

……

收了線,陳卓仍有點怏怏的趴桌麵上玩手機鏈子,自己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麽,玩了一會兒纔沒精打采的站起來端了盤子拿去倒。轉頭髮現身後還有人在慢慢的吃飯,安靜斯文,一點兒聲都冇。

抬頭瞧了他一眼,嘴角含笑帶點戲謔意思。

陳卓頓時尷尬,他以為四周已經冇人了。靠,剛跟程峰打電話說的那些話不會……不會被聽去了吧?

聽去倒也算了,可關鍵是這人坐的位子是隔了一道綠植擋板的教師用餐區,應該是學校老師吧,雖然不是他們學院的不過那也夠嗆。陳卓直覺一陣心虛,立馬抓了手機跟飯盤轉身就跑。匆匆跑了幾步似乎聽那人在他身後叫了句什麽像是在喊他,心裏一哆嗦,愈發頭也不回飛快的溜了。

冒著雨一路衝回寢室,摸鑰匙開門的時候才覺得手裏好像少了點什麽東西。第一反應就是趕緊翻手機。

手機還在。

慢慢的抬手一拍腦門兒。暈!辛苦做了幾個禮拜的筆記……掉食堂了。

鞋子都冇顧上換,轉頭又原路衝回去。外頭雨勢仍大,這會兒也冇心思去想著打傘什麽的了,隻祈禱食堂的廚工大媽千萬千萬別當廢紙給我扔了啊雖然我那本子被翻得是有點兒舊也有點兒皺不過那印著蔡依林最新寫真的封麵還是乾乾淨淨漂漂亮亮的啊……

一身透濕的衝進空蕩蕩的食堂,老遠瞧見桌子角上的筆記本和夾了圓珠筆的書仍原封不動擱那兒時陳卓才重重籲了口氣。那感覺,就跟上回瞧見手機失而複得差不多。

呼,還好還好還好,這人運氣好了吧就是冇辦法啊。

飯點已經過了,偌大的食堂裏安靜很多,除了收傢什的偶爾鍋子盤子碰的當響和後廚傳來的不知道哪位師傅突然飆一嗓子荒誕走板的小調兒,還帶迴音的。

跑過去了陳卓才瞥見角落裏居然還有人在吃飯。

很漂亮的一小男孩,眼睛大大的看著才十二三歲的樣子,安靜坐那兒捏著隻卡通造型的塑料飯勺一口一口往自己嘴裏喂。不知道是嚼慢了還是怎麽的,他吃的速度也並不快,可嘴裏始終塞得鼓鼓的而且越來越鼓。前一口還冇吞下去,下一勺就又整個兒塞了進去。

冇兩下就把自己噎著了。

保溫杯裝的水就在他手邊,卻半點冇伸手去拿的意思,隻皺著眉一臉難受地搖搖頭,手裏的勺子居然繼續舀了一大勺飯想要往嘴裏送。

陳卓有點目瞪口呆又有點好笑的看著,反應過來,忍不住撲過去隔著綠植擋板一把抓住他手臂:喂,你餓死鬼投胎啊?喝水啊!

那手臂看著挺瘦不過捏上去卻肉乎乎的舒服得不得了。

見他不理,陳卓也冇工夫細想,乾脆整個身子趴在擋板上伸手去夠他旁邊的杯子。夠到了,抓過來,直接喂他嘴邊給他灌了兩口,一手還胡亂拍他背心幫他順氣。大概勁用得大了點兒,男孩被他拍得差點冇一頭紮進飯盒裏,嘴裏嚼碎的冇嚼碎的飯菜全咳了出來,混著唾液黏糊糊噴了一桌子。

陳卓鬆了口氣。想開口,冷不防被人拎著衣領就往後拖,領口驟然勒住喉嚨,近乎窒息的力道。

不鏽鋼的保溫杯還攥在手裏,看都冇看,幾乎是條件反射的回手就砸了過去。胳膊掄到一半讓人給牢牢鉗住了,杯子裏的水盪出來潑在袖子上,濕答答的,還帶點兒溫。

這人身上有剛抽過煙的味道。

淡淡的不明顯,跟同樣淡淡的像是香水還是鬚後水之類的清爽氣息混在一處,陳卓那被熏慣了的鼻子仍立刻捕捉到了。

身後戴無框眼鏡的男人看他一眼,慢慢鬆開手。陳卓察顏觀色,迅速將手裏的保溫杯擱回到桌子上,小心解釋說我幫他拿水,他吃噎著了……

下意識摸摸被勒疼的脖子,心有餘悸。

男人笑了笑,很有禮貌的跟他道歉,然後俯身過去兩手撐在桌麵上看那小男孩繼續大口努力的吃飯,看了一會兒伸手抽掉他手裏的塑料勺子,柔聲說:吃不下就不吃了。

-的問話,也不知道是冇聽到還是不想回答。陳卓也冇再問,一邊快速的解決著早點然後跟他一塊兒往教室走。最近劉清水明顯沉默了很多,有點冷冷跩跩的。對陳卓還好,對其他人包括濤子都像是有些愛理不理。這次住校,全年級就他一人說什麽也不在學校寢室住,硬磨著他媽找由頭替他辦了走讀。在樓梯口撞見王波濤,陳卓順手將手裏的早點袋子往他麵前一遞:吃不吃?王波濤看一眼劉清水,再看看陳卓吃得嘴唇和手指都泛著油光的樣子,一聲不響...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