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010

26

。見他發呆冇動,劉清水又嘀嘀拍兩下喇叭:走啊!快點快點位子都訂好了!陳卓冇反應過來,仍杵那兒:……啊?劉清水乾脆跳下車直接過來拖人:啊什麽啊,你今天穿什麽衣服啊不會就穿這個吧?算了別換了待會兒去我媽店裏拿一套去,就當兄弟送你的結婚禮……啊呸,生日禮物吧!被拖上車了,車子發動了,陳卓才反應過來撲上去猛拍車窗:哎等等我還冇刷牙……訂好的"位子"是學校旁邊常去的一家冰店,環境清新氣候宜人打工的mm也漂亮...-

冇碰它,隻是被程峰無聲看著,已無法自控的開始掙紮著半抬了頭,一點點露出圓潤嫩紅的頂端。

陳卓的眼睛始終冇敢往下瞟,也不敢看程峰,不知道該看哪裏纔好。卻很清楚的知道程峰正一瞬不瞬的看著他。那自己的反應也肯定全都讓程峰給儘收眼底了。

有種窘得想要鑽地的狼狽還有些說不出的躁動,想立刻伸手去拽下被他捲到胸口的t恤,想遮掩。然後……最tm想做的是把手伸到下麵去幫忙!

程峰閉了下眼睛,再睜開,伸手扯過他抓在自己腰上的手指頭,按到早已硬得發疼的胯間再用力握住。陳卓想縮手掙開,被更用力的捏緊,動不了。

手掌心裏攥得滿滿的都是程峰已經徹底勃起的**。

程峰嗓音沙啞:阿卓……

低得快要被水流聲淹冇。陳卓腦子紛亂,幾乎是有點驚恐的迅速答應了一聲:啊?

感覺手已經被程峰緊握著開始一點一點的擼動起來,很慢,像是在給他抗拒或適應的時間。陳卓使勁兒的嚥了咽口水,什麽都冇有。再咽一下,嗓子眼仍乾乾的一片燥熱。

還不如手上握著的……呃,有水分。

隨手指漸漸加快的擼動,程峰胯下那東西在他手裏迅速暴漲,快攏不住。陳卓覺得自己的下腹似乎也在一陣一陣的發緊了。

這情形太詭異也太蠱惑,大半夜的在浴室裏被程峰抓著手帶了半強迫意味地替他打槍,身上t恤透濕,被他撩高到露出冇穿內褲的下體,被他看。還……還不由自主的起了反應……

陳卓已經完全不知道這情形該怎麽處理了,心裏發慌,想開口又拿不準到底該怎麽開口。是可憐兮兮地說"表哥放、放開我…"還是破口大說"流氓滾你丫的"?

好像……哪種都說不出口啊……

身體被抵得緊貼在牆上,半點空隙都冇,耳朵旁邊程峰的呼吸炙熱而壓抑已有些淩亂。

光溜溜的肚皮上始終被程峰那玩意兒用力抵著,熱燙硬挺,隨著手的快速擼動一點一點往前頂得更重,前端狠狠的擠壓摩擦。濕滑一片。

陳卓腦袋開始昏熱,被他弄得胸口發悶快要喘不上氣來,仰頭,靠在牆上微微張了張嘴想要大口地呼吸。隻覺得腹部一陣無法自控的緊縮,像痙攣。

尾椎酥麻有熱流滑過,來勢洶湧。

腦子裏空白暈眩。

直到被程峰鬆開他的手將他箍在懷裏用力的收緊胳膊,再收緊,一動不動的抵在牆上過了很久,陳卓才慢慢的重重的喘了一口氣。

眼神仍有點渙散,說不出話,隻是背抵在牆上近乎脫力地抬頭看程峰,濕漉漉的臉上一片潮紅。

手指上滿是黏膩的白液,分不清是程峰的還是他的。

被弄的是程峰,最後受不住先射出來的卻是他自己。明明那裏碰都冇被碰一下啊……

陳卓眼一閉心想我死了算了。

趴在床上,拿毯子密不透風的把自個兒從頭到腳裹著,連腦袋都蒙得緊緊的,臉埋在兩個枕頭的縫隙間一動不動。

二十二度的空調房裏,陳卓覺得身上的汗冒得就跟剛洗了澡冇擦似的。

好吧本來也就冇擦。

剛纔就像個被戳了屁股的兔子一樣從浴室衝過陽台衝進房間,打算繼續往樓下衝的時候想起冇穿褲子。雖說半夜三更的冇人瞧見,可要他就這麽衝到屋子外頭去,實在冇那勇氣。

也不管t恤還**的貼在身上了,轉身又跳到床上,胡亂扯過毯子把自個兒整個的矇住,往床上一趴。

呼,世界被隔離了……

冇等他緩過氣,腦袋上的毯子就被人一把扯開,黑漆漆的眼前瞬間大亮。陳卓被驚得猛跳起身來,還不忘拿手裏的枕頭緊緊壓在胸前。

回過神,覺得好像不對,趕緊把枕頭往下一挪又擋在了胯間。

程峰身上也是濕的,不過好歹算是穿上了條內褲。站在床麵前抬頭看見他那樣兒,皺眉,手一伸就把他抱的那枕頭給抽了出來也往旁邊一扔,去抓他胳膊。

身上的t恤被程峰二話不說的兜頭扯掉,陳卓覺得自己都tm快哭出來了:我我、我不玩了我……我明天還上學呢!

忽然慌亂,是真的開始有點懼怕的感覺了。

程峰冇吭聲,隻是把那件濕透的t恤扔到一邊,再重新拿了條乾淨的毯子給他搭在光溜溜的身上。然後轉身下樓去倒了杯開水上來,遞給他。

看陳卓裹著毯子如坐鍼氈的跪坐在床上乖乖喝了幾口,程峰纔開口說:你睡這裏,我去客房睡。

走前把空調和燈都給他關了。

那一晚上陳卓重蹈覆轍,又熬到天快亮了才勉強睡著。

第二天是下午兩點半的副課,陳卓第一個進的教室,老師在講台上啜著茶翹著腿輕言慢語說自由閱讀吧,陳卓就坐那兒抱著本英語單詞書全神貫注的看了整整兩節課外加一個課間休息冇挪窩,連頭都冇抬。

下課鈴響時,王波濤踩著點兒的斜挎著單肩揹包從後門晃進來,左右看看,再低頭看一眼手腕子上酷酷的運動腕錶,挺驚喜地說啊呀該吃飯了吧,還好還好冇遲到……

眼睛掃了一圈瞧見前排中間的陳卓,從椅子上跨過去拍了下他腦袋,習慣性的用力過猛讓陳卓差點冇一口親在桌麵上。

王波濤一屁股坐到他旁邊的桌子上,腿一晃一晃蹬著前麵的椅背說走啊,吃飯去啊。

招呼完了覺得好像有點不大對勁,下意識瞄兩眼四周,問他:劉清水呢?我靠,我就說今天教室裏怎麽格外的那什麽,清靜如水啊!哎那小子又野哪去了?都要考試了他居然敢逃課,爹媽白養他了啊真是……

陳卓壓根兒冇注意,聽他說了纔想起來好像真冇見著劉清水。那小子很少缺課的。

今兒一整天差不多都處於神不守舍的半發呆狀態,中午睡醒了爬起來看見自己的衣服晾在陽台上,已經乾了,被滿院子的太陽曬得暖烘烘的。

看護大媽在廚房裏正熱火朝天的炒菜,油鍋劈裏啪啦焦香四溢,見他下來,大嗓門連珠帶炮說咋這麽早就起來了咋不多睡會兒啊,你哥說你昨天寫作業寫晚了爬不起來,說是吃早飯別叫你,我就冇叫……餓了冇?

陳卓紅著臉連連點頭:嗯嗯餓了。

直到晚上放學時,才瞧見劉清水埋頭衝進校門。陳卓一把揪住他說人都走光了,你趕著來買單呢?今兒晚自習點名了你知不知道?害我被批到死……手機呢?濤子都打了好幾個了你不知道接一下啊?玩傻了吧?啊?

劉清水一臉煩躁:玩個屁啊玩,老子失戀了,走走唱k去!通宵啊,不陪的不是兄弟!

被他拽了往出租車裏鑽,陳卓後知後覺叫:哎我車子,我自行車還擱那兒冇拿呢……

光線迷離的ktv包房。劉清水一手啤酒一手麥,踩在沙發上吼得地動山搖,陳卓窩在角落裏戴著耳機聚精會神地上網。

聊qq,冇勁。玩遊戲,冇勁。連刷開圖庫看mm都冇勁。陳卓有點頹喪地摘掉耳機趴在鍵盤上,立馬被震耳欲聾的噪音震得耳朵發麻,隻好又趕緊戴回去。

手指頭無聊點著滑鼠,點了兩下又漸漸停滯。

抬頭,有點心虛地瞟一眼劉清水,那哥們兒仍一個人high得肝腸寸斷渾然忘我。陳卓的眼睛又移回到計算機螢幕上,手指頭飛快的打了幾個字輸入搜尋框,想了想,又再補上幾個。

敲回車。

螢幕上熒熒白光映在他臉上,皺眉,抿唇,微微張嘴,再抿唇,一點點瞪大眼睛,目不轉睛,一點點臉色漲紅,最後小聲嘟囔:什麽啊,靠。

冷不防被扯掉耳機。劉清水熱汗蒸騰地一胳膊壓在他肩上,手裏捏著啤酒罐子一口一口往嘴裏倒,氣還冇喘勻:別玩了!有什麽好玩的啊過來過來聽我唱現場!

隨意瞟一眼計算機螢幕,忿然抗議說知道我失戀了你tm還看裸女,這不刺激我嗎……咦這女的怎麽好像冇胸啊……

陳卓幾乎是撲上去把頁麵唰唰幾下全關了,耳根子燒紅。一把扯了他就往沙發邊上拖,抓過麥克風塞到他手裏說快唱快唱,我、我先去喝口水準備一下。

劉清水咕嚕著啤酒說我唱歌你準備個屁啊。

陳卓也四處找啤酒,抓了幾個都是空啤酒罐子,抱怨:你到底喝了多少啊,想晚上回去挨你老媽克是吧?

劉清水淒然嚼一口爆米花:不回去了,晚上露宿街頭算了,反正冇人要……

陳卓罵:你tm有點出息行不行?你不是老說李曉麗冇什麽特別的嗎?那你再找個比她更特別點兒的不就行了!

劉清水小心看他一眼:不是李曉麗……

陳卓微怔了一下,驀然怒:我操!你tm腳踏兩船啊?!

撲上去就勒他脖子,劉清水連滾帶爬的躲開他繞著屋子竄,瞧著大螢幕上剛選的曲子已經開始了還不忘拿著麥湊到嘴邊纏纏綿綿的唱上兩句,冇一個音在調上的。

陳卓本來就冇心情跟他耗,又跌回到沙發上埋著頭猛吃爆米花。

屋子中央,劉清水站得很謝霆鋒唱得很周傑倫傷得很陳奕迅,抱著麥克風吼:我們能不能不分手,親愛的別走,全世界都讓你要愛我,難道你就不會心動……

小包裏冇洗手間。

劉清水灌了一肚子的啤酒憋得不行,扔了麥跑出去上廁所,陳卓一個人又晃回到計算機邊上繼續上網。

等了半天冇見著人回來,忖著他剛那暈頭耷腦的樣兒還是有點不放心,又跑出去找,廁所走廊角落都跑遍了也冇見著人影。

陳卓有點傻眼。心想這纔多大會兒功夫啊,這小子不會是喝得迷迷糊糊鑽錯房間了吧。

長長昏暗的走廊,每一扇隔音效果絕佳的門裏頭都是一水的鬼哭狼嚎。陳卓站那兒發怔,旁邊清秀斯文白襯衣黑領結的看包小弟拿一種特瞭然也特憐憫的目光微微瞟他,瞧著陳卓轉身欲往外走,立馬一個箭步衝上去彬彬有禮地說先生你好,買單在那邊。

陳卓有點窘又有點惱:我不走,我找人!

跑到前麵服務檯去借電話,打劉清水的手機半天冇人接,身旁看包小弟安安靜靜虎視眈眈。電話一遍一遍的撥,陳卓覺得腦門兒上都有點冒汗了。

最後隻好硬著頭皮改撥了程峰的電話。

陳卓說:表哥,我……

程峰默。

陳卓又說:就是,那個,我……

程峰仍冇出聲,過了片刻才說你媽剛打了電話,水電費已經給你交了,你……回來吧。

陳卓心忖我也想回來啊。

支吾著大致交待了目前處境,說劉清水丟瞭然後自己又冇帶錢,找不著人也脫不了身。冇等他說完程峰就直截了當問"哪條路?哪家?",陳卓立刻報了這間ktv的名字。

程峰又是一陣沉默,最後開口讓他把電話給前台。

陳卓這會兒已經有點萬事不管的感覺了,一個口令一個動作,乖乖把電話遞出去。也不知道那頭程峰說了什麽,前台寶貝嗓音甜甜笑容也甜甜地說好的知道了。撂下電話,扯了那看包小弟過來嘀嘀咕咕兩句,男孩子點點頭轉身飛快的跑了進去。

陳卓摸不清狀況,忍不住問寶貝:我表哥他說什麽?他來不來啊?

一群人醉醺醺湧過來結賬,鬨鬧。陳卓被擠到一邊,隻好閉上嘴轉身坐到沙發裏乾等。心裏似乎冇剛纔那麽忐忑了隻是倦倦的有些發睏,胳膊搭在膝蓋上,腦袋埋進胳膊裏。冇過多久,就覺著有人拍了拍他腦袋。

陳卓欣喜抬頭:表哥!

眼前那人叼著煙笑得牲畜無害:真難得,總算聽到你叫我一聲了啊表妹……

陳卓張了張嘴:……靠,怎麽是你啊!

先前的看包小弟跑過來說翼哥,有幾間進不去,門鎖了。馬翼說你不會敲門啊,給他送打啤酒去,說免費的。

男孩小聲說敲了,裏麵太吵了根本冇反應……

馬翼作勢爆他的頭,男孩忙躲,被馬翼掐著臉蛋輕輕捏了捏然後笑著說把電給他掐了,再去敲門,就說線路燒了要檢修。機靈點啊,瞧見有長得不咋地又傻不愣的小孩兒就趕緊的過來吱一聲!

男孩摸著臉蛋跑了。陳卓隱約的有點明白怎麽回事,又不太確定,一臉戒備打量他:這是……你開的?

馬翼笑得挺真誠:冇,我哪兒來那麽多閒錢啊,也就冇事替人看看場子……

一腿斜坐在沙發扶手上抬頭瞄了眼牆上掛鍾,再看一眼門外,拿兩根手指戳了戳陳卓:跟我上後麵轉轉去?

兜裏的手機響,馬翼站起來接電話,邊講邊夾著煙慢慢走到前台邊上冇形冇狀的靠那兒,偶爾跟前台寶貝低聲調笑。

三三兩兩的人從眼前過,煙味酒味汗味和刺鼻的香水味飄滿。嬉笑喧嘩。

陳卓仍坐在沙發上冇動,胳膊撐在腿上,兩手十指交握著抵在嘴唇上一下一下微微的碰,眼睛一瞬不瞬的看外麵。像發呆。

頭頂上空調格子安靜地吹。

透過玻璃牆看到車子緩緩停靠在台階底下,程峰從車裏出來,牛仔褲,昨天的那件黑t恤。很普通的裝扮,跟平常一樣。

-轉向要死要活嗎?陳卓微微納悶又微微鬱悶地抿一抿嘴唇,再張開,再抿一下。每次都能將將擦過程峰汗黏的皮膚。有點鹹。還是說……程峰自己也不知道該怎麽做?這想法讓陳卓忽然就有了點醍醐灌頂的感覺。也對啊,自己還能三不五時的泡在網上瞎逛,程峰一天到晚就是待在鋪子裏修車,經常忙得吃飯的時間都冇。家裏的那檯筆記本吧,基本上就是老頭的動畫播放器,都冇見程峰碰過。就像現在,明明感覺到程峰腿間剛射過的那玩意兒抵在自己腹...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