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人共魔的陰謀,少年斬巨蟒!

26

聲響。人們習慣稱此樹為“支月”,這個國家叫做“宏勉”。萬年後的今日,支月已生長得比城堡還要高大,人們以魔法探險、戰鬥、生活。而鬆雪鎮的少年雲嵐也長到了12歲了。12歲在鬆雪鎮是個特別的年紀,這是村子的長輩為晚輩測驗魔法能力的日子。高大男人推開木門,左手放下弓箭,右手提著一隻肥美的魔豬,伸頭往屋一看。“雲嵐,快別睡了,今天是你重要的日子,快去村頭的土地廟,村長在等你們這些小東西。”男人催促道。少年單...-

“這可絕對不能同意啊,他們本來就打算對我們動手,現在說要我們把孩子們帶過去,簡直就是明擺著的陰謀。”“是的啊,村長,咱要不就把吳三德這扣下,也不殺他,當成人質,雪狐村那幫人就老實了,以後絕對不敢隨便動我們的人。”眾人紛紛表示自己的疑惑。“不行啊,吳三德本就是雪狐村的獵手隊長,現在他們如果失去了他,就是失去了大部分的生計來源,萬一狗急跳牆,全打過來,不管輸贏,損失都不可計量。這兩村梁子一旦結下,以後再想相安無事就難啦。”村長說道。“是啊,我們也不瞭解雪狐其他的村民,他們也許都是好人呢?可不能讓他們平白無故的捱餓啊。況且雪狐村有個藏寶密庫,大家也都是知道的,他們的聚靈石可以在五歲的時候就檢測魔法。而且據說,雪狐村的每個遠行前的人都會拿到本村的一個寶器。”白先生也在村長後麵補充道。“我和白先生一起,再帶點強者,護送孩子們過去,如果路上真有什意外,也可以指導孩子們戰鬥,練練手嘛。咱們明日一早就出發。”雲山也這說。第二日清早,外麵響著清脆的鳥鳴。雲嵐惺惺鬆鬆地睜開眼睛。看到父親已經將烙好的餅放在瓷碗上,還留下一條字據,“土地廟前”。看來父親已經先行離開了,他在餅上咬了一口,還是熱的。隨即整理了一下麵容和著裝,拿起餅,往外走去。剛剛出門就聽到,“哎!雲嵐,等等我呀!”遠海也正要出發。兩人便一起去了。剛到土地廟,發現清水已經到,她正運功修煉。修煉一是嚐試調動魔力,調動魔力是對新手提升比較大的,因為對於精於魔法者,用計都是瞬發,對於雲嵐這種調度魔法使,本就精於此,不用練習,魔法前搖就比其他人要短的多。二是在魔力的流動中感悟新的魔法,這就比較難了。最後就是練習可以提高儲魔量和魔法強度。“清水妹妹。”雲嵐的一個輕聲打斷了她。“啊,你們到了啊。”清水回道,嫣然一笑。“是啊,現在就差安陽了。”說曹操曹操就到。安陽帶了一隊人,“哎呀,老爹讓我們多帶些口糧,浪費了不少時間。”雲嵐往那一看,震驚地說道:“那些活牛也要帶上嗎?”“是啊,大家吃新鮮的呀。”安陽一家是隨著他爺爺被貶謫來到微起湖西地。至於為什被貶謫,大家也不好意思多問,但瘦死的駱駝比馬大,自從來到這,為了降低成本,安陽和一些家眷就在這偏遠的鬆雪鎮住下了。一行人出了村子,走著走著,天便漸漸黑了。“大家!夜行趕路危險,我們今晚就在此處安營稍事休息吧。”睡至半夜,微涼的霧氣飄散在周圍,本以為隻是正常的露水。負責看守吳三德和放哨的白先生髮現了不對勁,“這是水魔法結界”。“大家,快……”還未等話說完,一行黑衣使者殺了出來,隻見那人一匕首往雲山身上刺去。不料雲山往右一翻滾,早已搭好箭,黑衣人胸膛被刺穿,當場死去。雲山冷笑,“哼,等了很久了,終於肯現身了嗎?”一個老年男人摘了鬥篷,“哈哈,不愧是奪了我村生計的大隊長雲山啊。”“你在扯什,這魔獸都是野生的,隻允許你拿嗎?”眾人也都醒來,和這不善來者對峙。雲山定睛一看,這老頭竟是雪狐村村長。“但是,今晚你可是折了。”說著,老人一揮手示意什東西出來,“轟!”巨猿和巨蟒在後方突然出現,將一行人團團圍住。“怎會?這兩個畜牲竟聽他的命令。”巨猿往地麵重重一拳,眾人已站不穩。巨蟒又往人群中一掃,已有人被掃出,受了重傷。“各位守住,先讓孩子們走,之後所有人按訓練撤退隊形離開!”“清水,遠海,安陽,你們先走吧!”雲嵐說道,緩步向巨猿和巨蟒方向走去。“啊?那你呢?”“我啊,哈哈哈”雲嵐停了一下,繼續說,“你們知道嗎,我發現調度魔法使可以讓自己魔法海內的魔法溢位,從而帶動自然界的魔力來戰鬥。”“可是,那樣你不就……”“白先生、父親,你們其實都知道吧?我們逃不掉的,這兩個畜牲都是有靈智的,希望我這一搏能帶給大家希望。”“啊,我都十二歲了,真是承蒙各位的照顧了!”雲嵐朝著眾人一拜,點燃了魔力海。“啊啊啊!”雲嵐渾身散發著淺綠色的光,隨著光芒升起,整個森林的魔力都在往這邊聚集。“願力海起,巨嵐成劍,斬!”隻見一把綠色的魔力巨劍橫空出世,隻一劍向巨蟒七寸削去。巨蟒想躲開,可是在魔力的震懾下,不能動彈,下一刻,鮮血如泉水般從巨蟒身上湧出。巨猿被嚇得慘然,已完全失去了戰鬥的**。可是,看見少年低著頭,默然無聲,漸漸地墜落到地上。隨即又撲了上來,眾人趕緊上去攔截。清水衝上去抱起躺在地上的雲嵐,看著少年已冇有聲息,失聲痛哭。安陽怯怯地將手放在雲嵐鼻下,隨即跪倒在地,“雲…雲嵐哥…”“嗯?巨蟒的那枝凋零了?怎可能?這個林子有能強過它的東西存在嗎?”一隻白熊模樣的魔物,本躺在王座上,聽聞手下報告巨蟒枝凋零的訊息,驚異地站了起來。他走出生命巨樹,站在平台上望著天空,注意到西邊那片天空綠色的異象。“不好!這魔力的感覺……這兩個傢夥不會到處惹事,招惹了月下族的人吧。”“上次被人用樹枝給通穿的時候就告訴他們,不要離開森林深處,沾惹人類的事。唉,冇辦法,希望還來得及。”白熊想著,往發生異象的地方奔去。

-近乾嘛?難道不僅要看晚輩資質,還要看看我們這些晚輩的俊美姿色不成?”雲嵐故意用稚嫩的聲音說道。聽到這話,大家都哈哈大笑。清水也撇過臉去偷笑。原本雲山還冇建立獵襲隊的時候,鄰村靠收取保護費來過活,苦一苦鬆雪鎮,他們活的很滋潤。當獵襲隊建立後,不僅這“兩村互助和諧”費收不成了,周圍魔獸還要被兩頭掠,現在雖然他們還是比鬆雪鎮富,但抵不過富足日子過慣了,還是不滿足現狀。有一次在雲山他們追襲了一夜的雪山犛牛...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