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聚靈石上碧,一曲魔石解!

26

。”“你怎在這?冰天雪地的現在,出遊也得到春天吧,不,還是夏天好,夏天的藍雪花很漂亮。你是哪個村子的?我送你回去吧。”女子不說話,低著頭。隨後便大哭,撲在男人身上。“老大,發生什了?”隊友看到情況不對,也急忙趕過來了。但看到這個楚楚可憐的女子在雲山身上靠著,大家便心安了。“老大,這冰天雪地的,你倆抱在這也挺冷的吧,要不我們收拾收拾先回去再抱。”雲山一時急的臉紅,也不知道說什,急忙下竟問了,“你要不...-

話說這時已日上山頭,陽光灑在廟前,今天的鬆雪鎮天格外明朗。溫暖的風吹著屋上的茅草搖曳,人們圍成一圈,不僅是好奇今年測試孩子的天賦,更重要的是,聚靈石的使用與解讀離不開這些前輩的幫助。當測試者將手放在聚靈石上,靈石將吸取測試者的魔力,根據靈石上魔力波紋的形狀、色澤和亮度能大概判斷出測試者的魔法種類和測試者的天賦。靈石吸取測試者魔力的時候有可能對測試者的魔力海造成傷害,而品質越好的聚靈石對其傷害越小,所以降生於國都的孩子在三歲之時一般就已經清楚知曉魔法的類型,因為國度有最好的靈石和解析學者。站在圍觀的人群最前麵的是白羽,他手中捏著一隻竹笛,這是他的魔導器。他在十年前跟著蘇長知州來到微起湖西地,他來到剛剛經曆支月之難的鬆雪鎮查驗情況,他精通醫術,又精於魔使戰鬥,教會了雲山很多東西,幫村子走出了最艱難的時光。在臨行之日,萬人空巷,婦孺老幼拜望車駕相送,掩麵哭泣的也不少。車駕中的白羽攥著衣襬,低著頭,“唉,此地魔物甚多,好在英雄少年,可是我還是放心不下啊”,他撩開馬車帷幕,打開木門,腿上發功,登時已然踏在空中,好一個翩翩君子。他留在了村中。後來,人們才知道這位公子原是偏僻的南地之民。那年的南地異常乾旱,毒鼠肆虐,城中爆發了疫病,六歲的白羽成了孤兒,後被時任平川刺史的蘇長收留。他苦讀醫學典籍,想救民於病痛。他在鬆雪鎮不僅治病救人還教書育人,開辦了學堂,人們稱他為白先生。白先生平日冇什愛好,唯獨喜愛撫琴和吹笛子,聲音時而悠長時而激昂,可動紫皇。白先生根據村的聚靈石品質,認定十二歲是測驗最好的時機。測驗應當越早越好,因為魔法使用與想象有很大的關聯,如果連自己能使用的魔法都含糊不清,想象時會不自信,魔**效就會大打折扣。但是他還是認為應該將安全放在第一位,如果魔力海受損將影響終身。“你們誰先開始啊?”大家正猶豫不定,“我,我先吧,反正我早就知道自己的魔法了,哈哈。”遠海走上去了,安陽正要對他說些什,他卻已把手放在了靈石之上,巨大的吸力將遠海筋脈中的魔力順著指尖對映入靈石之中。“是火魔法。”白先生說道。“哈哈,我就知道冇什懸念嘛。”“火焰淩厲,顏色偏暗,你的火魔法很利於塑形。”白先生接著說。“這,這我一直不知道呢。啊,看!”雲嵐看著遠海手中的火焰大劍嚇了一跳。“原來魔法有這多細節啊,想來也是,遠海的母親是金魔法,他的火魔法應該是受此影響吧。”雲嵐這想著,想到母親,一陣憂傷卻湧上心頭。一個男人在白先生手中接過聚靈石,運用魔力,看著聚靈石上淩厲的火焰波紋漸漸褪去。男人在複原聚靈石後,已顯得有點疲憊了。安陽走上去,拜了兩拜,轉過身對剛剛測驗過魔力的遠海說:“遠海,修複聚靈石是很辛苦的,這個石頭去年最後一次使用,是陳叔叔恢複的,你要先拜謝的。”遠海不好意思地收了手中的火焰劍,對遠處的陳叔叔再拜,陳叔叔回了個笑容。安陽將手放在靈石之上,瞬時間,金光四溢,照得圍觀的人都往後退了一退,圍觀的人無不驚異。“金魔法異變,光魔法使,顏色豔麗,看來魔法效果很強,恭喜了。”“哇!什?居然是異變魔法,雖說聽說過,親眼見倒是第一次。”“其實也不是所有的異變都是好的,聽說有一個木魔法的異變成花魔法了,然後那個男人漸漸地被魔法影響變成個娘們了。”“你在扯什東西,什花魔法,我怎冇聽說過,我看你就是在嫉妒別人。”“好了好了,不要吵了,還有兩個孩子冇測驗呢。”村長走上前叫停了吵鬨。“看來今年我們村子有人能去宏月學院了”村長心想。測驗還在繼續。“雲嵐哥哥,你在擔心嗎?冇事的,你的父親那強,你又每天刻苦地鍛鍊,一直冇發現自己的魔法,說不定是很強的異變魔法呢。”“那借清水妹妹吉言了,隻希望不要出現什花魔法把我變成女孩子啊。”雲嵐笑著說。“你別聽那些人胡說啊,不過就算雲嵐哥哥變成了女孩子,我也……”女孩忽然意識到自己好像在說一些很奇怪的話,尷尬地撇過身子,往聚靈石的地方走去。“雲嵐哥哥,我先去測驗了。”“辛苦錢叔叔恢複靈石了。”說完,少女屏息凝神,緊張地將雙手放在靈石之上。“水魔法,其中混雜木魔法,稍等,這,這居然是稀有的治癒魔法。”“哇,你聽到了嗎?居然是治療魔法,有這個特性的魔法使上次見到還是在支月之難的時候。”剛剛安靜下來的人群又吵鬨起來了。少女謝過白先生,往雲嵐那走去了。“雲嵐哥哥,我很厲害吧?”“看來,我清水妹妹以前是第一可愛的女孩,現在是第一可愛的治癒魔法使女孩了。”“你說什呢?”少女稍微低下了頭,冇想到少年會有一些“可愛”之說。“雲嵐哥,如果,我是說如果你……”少年打斷了少女的話,說道:“那以後可隻能靠第一可愛的清水妹妹來保護我了,哈哈。我要去測驗了,祝我好運吧。”“不對不對,雲嵐哥不會是一般人的,你可是救過我命的,我的英雄啊。”“辛苦了,陳叔!”少年拜了拜。隻見他指尖落於石上,霎時間,靈石像是被碧綠的絲線纏繞裂開了一般,緊接著四周萬物皆動,人群已站立不住,眼看靈石要摔落於地,少年雙目冒著青光,正努力控製著自己的魔力。“雲嵐哥!”少女擔心地叫喊。此時,一陣笛聲從耳邊傳來,少年感受到一種沉重卻又溫暖的感覺,他努力地睜開雙眼,發現自己已然處於柔軟的護盾之中。護盾解除,少年癱坐在地上,驚歎於這自己都不明的力量。白先生走上前去,端詳了聚靈石,出現了平日不常出現的神色,或喜或憂。“諸位,聽我說個故事吧。”

-兩村的傳統嘛?測試之日,自然要看看晚輩的資質。”“啊呀,那這大叔看就看,現在走這近乾嘛?難道不僅要看晚輩資質,還要看看我們這些晚輩的俊美姿色不成?”雲嵐故意用稚嫩的聲音說道。聽到這話,大家都哈哈大笑。清水也撇過臉去偷笑。原本雲山還冇建立獵襲隊的時候,鄰村靠收取保護費來過活,苦一苦鬆雪鎮,他們活的很滋潤。當獵襲隊建立後,不僅這“兩村互助和諧”費收不成了,周圍魔獸還要被兩頭掠,現在雖然他們還是比鬆雪鎮...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