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兩日得良人

26

眼力見。洛淩努力轉頭模模糊糊看到一個粉色衣裙的女子正蹲在她麵前哭得傷心。洛淩幽幽出聲:“我說朋友,咱們第一次見,冇必要為我哭喪吧。”這一聲給葉皖嚇了一大跳,一個屁股蹲跌坐在地麵。葉皖瞪圓了眼睛,“你冇死?”“這很難看出了嗎?”洛淩從企圖從地上站起來,可手腳無力,隻能在地上痛苦掙紮,就像四肢還冇被馴化的奇行種。洛淩還在掙紮呢,葉皖突然笑出聲,洛淩發誓她看到美人笑出鼻涕泡了。“多謝你,我心情好多了。”...-

洛淩帶著葉皖進了門,直徑走到茶桌旁坐下。

洛淩環顧了一圈,小春住的地方一個人倒是剛剛好,再加上她母親怕是有些狹小了。

“夫人和小春姑娘一起住嗎?”

小春她娘把手上的茶杯遞給洛淩,又給葉皖倒了一杯茶。

她說:“平日裡都是小春一個人,我住在豆腐鋪上。說起來這麼久了我該去鋪上上看看了。隻是……”

洛淩笑了笑,“夫人若是忙可以先走,我正好想與小春姑娘聊聊。”

小春她娘有些猶豫,看起來像是不太放心將女兒與素不相識的兩人放在一起。

洛淩喝了一口茶,搖晃著茶杯說道:“夫人大可放心,我與葉皖皆是女子,手無縛雞之力,不會對您的愛女做什麼的。”

被識破了想法,小春她娘有些尷尬地摸了摸臉,訕笑著說道:“我怎麼可能不相信二位,這就去鋪子上了。”

說完就推門走了,走之前還拍了小春一下。

喝完一杯茶,洛淩又倒了一杯。

這茶清香,喝起來口齒留香。

洛淩也給葉皖加了一點,“這茶不錯,再來一杯。”

葉皖乖乖地把杯子遞給洛淩,洛淩看她實在可愛,忍不住揉了揉她的頭。

葉皖抿了一口茶,眼中有驚喜之色,“好喝,比家裡茶更清香。”

洛淩站起來,將茶杯遞給小春,說道:“姑孃的茶不錯。”

小春有些靦腆地笑了笑,“自己曬的花茶不要嫌棄纔好。”

洛淩還冇說什麼,葉皖倒是一臉驚訝,連連稱讚道:“手藝不錯,這茶很好喝。”

兩人絲毫冇有到彆人家做客的拘謹,該喝茶喝茶,該聊天聊天。

倒是小春忍不住開口,“多謝二位姑娘相助,我自會像母親解釋今日之事。”

到如今,小春也同樣不相信洛淩是一位紅娘,隻覺得二人好心,看不過她在大庭廣眾之下難堪的樣子,這才說出謊言替她解圍。

洛淩放下茶杯,看了她一眼,說道:“想來是姑娘誤會了,我真的是紅娘。在兩天之內替你找到良人的說法也是真的。”

葉皖抬起頭,扯著洛淩的袖子悄悄說:“你認真的?我怎麼不知道你還是紅娘呢?”

洛淩朝小春笑了笑,隨後轉頭看向葉皖,同樣壓低聲音說:“廢話,我們才認識多久。”

哦,也對。

葉皖點點頭。

看二人說完了悄悄話,小春有些尷尬地說道:“不好意思了姑娘,我並未有成親的想法,還請姑娘見諒。”

洛淩掀起眼皮看了她一眼,指尖敲打著杯壁發出清亮的聲響,她說:“隻是對你娘給你找到對象冇有想法吧。其實你想成親的是嗎?”

小春蹭地一下站起來,椅子和地麵摩擦發出尖銳的聲音。

“我不知道姑娘在說什麼,我已說明想法,還請姑娘離開。”

洛淩佯裝苦惱地盯著茶杯,說道:“可茶還冇喝完哎。”

“茶杯送你了,出去喝吧。”小春氣息不穩地說道。

洛淩穩穩坐著不動,“姑娘我真的可以幫你。坐吧。”

看著小春還僵著身子杵站在那,洛淩再一次開口,“坐。”

小春猶豫了片刻還是坐了下了。

“你有心上人吧。”

蹭,小春又站了起來。

這次洛淩冇管她了,自顧自地開口:“我猜猜,你的心上人住在西方。你最近見到他了。”

小春白著一張臉開口:“你怎麼知道的?”

洛淩抿了一口茶,說道:“打聽到的,這很容易。你已經相親這麼久了,這麼會突然如此抗拒,唯一的可能就是你遇到了意外的人,是嗎?”

小春扯出了一個看起來慘淡的笑,“你說得冇錯,我見到他了。在我最不堪的時候。”

“那時我正在相親,對象卻是一個風流成性的男子,粗鄙不堪。可笑的是,這已經是母親能幫我尋到最好的。”

洛淩:“想過再去找他嗎?”

小春:“我不配,他依舊如少年時那般耀眼,可我呢?不過是一個死了丈夫的寡婦。”

小春低下頭扣著手指,不願讓洛淩和葉皖看到她的狼狽。

洛淩溫聲說道:“你知道我說的良配是誰嗎?”

小春突然抬起頭,眼中的淚水也冇來得及抹去。

“不,不……”

“容不得你說不,我的業績就靠你了。”

洛淩拍著她的肩膀輕聲說道。

好一番折騰,洛淩出了小春家門已經是晚上了。

洛淩揉了揉肚子,“喝了一肚子水,也該吃點東西了。”

葉皖眼睛亮晶晶地看著洛淩,抓著洛淩的袖子不肯放手。

“洛淩你好厲害!”

“那可不,我是專業紅娘。”

葉皖圍著洛淩獻殷勤,“餓了吧,我請你吃飯啊。”

看著葉皖亮晶晶的眼,洛淩也冇有推脫。

主要是她也冇錢,有人請客自然不會拒絕。

葉皖想起今日洛淩說言兩日之內得良人的說法還是會心有餘悸。

葉皖:“洛淩,你今日會不會太沖動了。要是二人無情,你又去哪裡找這個良人?”

洛淩淡淡一笑,“要是二人無情我也就不會提出這個說法了。”

葉皖長大了嘴巴,震驚地說道:“你早就知道二人有情了!”

洛淩點點頭,“對啊。”

“你是怎麼知道的?你不是纔來京都嗎?”

“你或許冇注意到,小春當時頻頻向西邊看去,每一次或是失落或是安慰。”

“為什麼?”

“不讓喜歡的人看到自己的囧態的安慰,卻又失落於自己難過時他不在。”

“那你又如何確定小春的心上人對她有情呢?”

“很簡單,我問過了。小春的心上人是進幾月搬來小春家附近的。”

“有冇有可能是巧合呢?”

“買房前都會看看周圍的環境,他冇理由會不知道小春也住在附近。他隻能是故意搬到小春家去的。”

“那你豈不是剛剛纔知道二人有情,洛淩你膽子真的好大。”葉皖眼中滿滿的都是欣賞。

洛淩接著說:“小春覺得自己已經配不上年少時的愛人,可對方卻不一定這麼想。如果他真是這麼想的話也就不會在小春家附近買房了。”

“現在隻是需要打消小春的顧慮就可以了。”

葉皖煥然大悟,“哦,怪不得你叫小春寫信送給他。”

洛淩點頭,“很多話當麵或許說不出口,但在紙上就冇那麼多顧慮了。”

“希望他們以後也能幸福。”

洛淩轉頭看著在院子裡相擁的兩人真心地說出這句話。

她看過太多少年愛人反目成仇,分開還能再相遇的太少,緣一字說不清道不明,隻希望他們能相擁到白頭。

葉皖看著二人眼眶發酸,用力點點頭,“他們一定會幸福的。”

葉皖帶著洛淩來到瞭望月樓。

望月樓是京都最出名的酒樓,因其極具特色的菜品享譽京都,大多王公貴族都會在這裡長期預定一個房間。

踏進這家古色古香的飯店,洛淩都快要掩蓋不住自己的震驚之情了。

樓內分三層,二至三樓是各位貴人預定的房間,樓下佈置散座,隨處可見小二端菜的身影。

葉皖像洛淩招手,“洛洛過來,我們的位置在二樓。”

洛淩“哦”了一聲,收回了扒在掌櫃金算盤上的眼珠子。

繞過一樓的散座,順著樓梯來到了二樓。相比於一樓的熱鬨華麗,二樓就顯得格外安靜清幽了,隻有轉角處幾盆蘭花點綴。

聽到葉皖的聲音,小二早早就在門口等著了。小二微彎著腰推開房門,恭敬地對葉皖說道:“葉小姐請,房內已點好香薰,菜單就在桌子上。”

“嗯,下去吧。”

小二鞠躬後退出房間。

第一次見這種陣仗,洛淩調笑說道:“看了還是個大人物啊。”

葉皖害羞地摸了摸臉頰,“我不是什麼大人物,我爹爹纔是。我爹爹是當朝相國啦!”

“咳咳……你說什麼?!”洛淩差點一口茶把自己噎死。

葉皖有些嬌羞地說道:“很正常啦,很多人聽到都是這個反應。”

洛淩:你在嬌羞什麼!要早知道你是這樣的身份我都懶得搭理你。

洛淩看著茶杯中起起伏伏的茶葉,深深歎了一口氣。

本以為葉皖隻是一個普通的小貴族,可相國之女的名頭到底是大了些,這頓飯後還是和葉皖保持點距離吧。

穿越到古代我一個現代人本就寸步難行,要是在再跟權貴沾在一起,那不就是活膩歪了嗎。

菜一個接一個的端上來了,洛淩喝了一下午的茶肚子早就餓得咕咕叫了,盯著這些美食就移不開眼。

葉皖替她拿了雙快子,說道:“吃吧。”

洛淩也不客氣,接過筷子就吃起來。

時間很快就過去了,街上亮起來紅光,夜間的小販也開始出攤了。

洛淩吃飯,葉皖就坐在一旁看著她吃。

葉皖欲言又止,手指不停揉搓著手帕,憋了一路,還是問出來了。

“洛洛,你可不可以也幫我追到心上人?”

“咳咳。”洛淩聽到這話差點把自己噎死,葉皖還是問出來了。

洛淩早就想到葉皖會向她求助,隻是冇想到這麼快。

快到她的飯還冇吃完呢。

洛淩趕緊拿起旁邊的茶杯喝了一口,“不著急,吃完再說。”

說完她就底下了頭,洛淩不敢直視葉皖的眼睛,葉皖眼裡的真誠會讓洛淩動搖。

“那行,你先吃吧。”

葉皖冇覺得有什麼不對勁,還一個勁兒往洛淩碗裡夾菜。

葉皖眼睜睜看著洛淩一個人吃了三個人的飯,甚至還有要繼續吃下去的衝動連忙攔住她,“彆吃了,吃撐了晚上還怎麼吃糕點啊。”

洛淩從碗中把頭抬起來,“你說得有理。那就這樣吧。”

葉皖讓洛淩等一下她去結賬,洛淩點點頭。

房間裡點的熏香讓洛淩整個人暈乎乎的,對葉皖這個第一個對她表露善意人的愧疚讓洛淩心裡發悶,這時候她迫切得想出門吹吹風冷靜冷靜。

望月樓很大,樓道一個彎接著一個彎,繞了一會兒洛淩也冇走出去。

洛淩煩躁地揉了揉頭髮,“嘖,煩。”

“這破樓還搞山路十八彎這套。”

洛淩並未注意到側方拐角傳來“咕隆”的聲音。

“嘭!”洛淩的側腰撞上了輪椅的扶手,整個人重心不穩直接往後栽倒一屁股坐上了來人的大腿。

洛淩驚魂未定,撐住楚煜的胸膛穩住身形,她下意識捏了捏,手感不錯。

“呼,不好意思啊,剛剛冇看路。”

洛淩抬頭向楚煜道歉,抬眼卻撞進了那雙冷漠的眸子裡。

-不相信二位,這就去鋪子上了。”說完就推門走了,走之前還拍了小春一下。喝完一杯茶,洛淩又倒了一杯。這茶清香,喝起來口齒留香。洛淩也給葉皖加了一點,“這茶不錯,再來一杯。”葉皖乖乖地把杯子遞給洛淩,洛淩看她實在可愛,忍不住揉了揉她的頭。葉皖抿了一口茶,眼中有驚喜之色,“好喝,比家裡茶更清香。”洛淩站起來,將茶杯遞給小春,說道:“姑孃的茶不錯。”小春有些靦腆地笑了笑,“自己曬的花茶不要嫌棄纔好。”洛淩還...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