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開篇

26

。”“還有你顧驍海這麼喜歡母雞你是公雞嗎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顧驍海二話不說上前拽住其頭髮開始叫道:“楊羚你錶子”白毛也不示弱拽住其頭髮“你錶子”“你錶子”“你錶子”“你錶子”“你錶子”白色的毛髮與黑色的毛髮在空中飛舞交織場麵亂作一團,大家紛紛上去勸架,誰知楊羚身經百戰一招旋轉跳躍在空中飛舞著將每個人的秀髮輕鬆薅下。痛失秀髮的苦痛席捲了整個臥室,場麵頓時亂作一團大家開始互相攻擊頭髮。張大斧看著眼前的...-

清晨,下樓的張大斧被顧天集團ceo顧驍海站在門口嘴裡叼了一支玫瑰花“特彆的玫瑰送給特彆的你,你是獨屬於我的玫瑰,嫁給我。”大斧呆滯的眼中閃過一絲淚光,跑出了驍海西門子雙開門冰箱般富有安全感的懷抱。驍海望著張大斧離開的背影輕蔑地笑道“哼,男人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

隨即,他把張大斧的右手用力拽住,奮力往前跑的張大斧因彈性勢能釋放被一把彈進顧驍海的懷裡。張大斧立即觸發追加攻擊用350克的手以3*10的八次方每秒的光速扇向了大斧根據F=1/2mv方公式計算出此次驍海受到了0.3*3*10的八次方的平方*0.5焦的力。

突然,一道彩虹從空中射下照在張大斧的高爐頂上。閃耀的張大斧在光芒中成為了毀滅的令使。

低頭,張大斧眼前又出現了一個顧驍海,不對,是幻覺嗎?眨眼的功夫間,又出現了兩個顧驍海。張大斧定睛一看,又雙叒叕出現了數十個顧驍海!隻見這數十個顧驍海正在進行井然有序整齊劃一排布規律的有絲分裂。緊接著,另一束淡粉的光束穿過雲層照向驍海,沐浴在粉光下的顧驍海成為了繁育令使。

——————眼前一黑———————

張大斧從18平的柔軟床榻上眯開眼,原來大斧剛剛重重的摔在了地上摔傻了。

隻見房間內方向各異地散坐了數十個西裝革履的男,唯獨中間有一位白髮青年靠在椅子上。那人忽站起,嘲諷地向前排喊道:“哈哈哈哈哈哈,顧驍海你這都拽不住,是腎虛嗎。”

“哦好嗯對是”———顧驍海

隨即張大斧嗓子感到一陣刺痛他絕望,悲痛,難受,對這個世界充滿絕望,不公!他嘶啞地喊出!“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

白毛開始放聲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雞哥你是母雞嗎。”“還有你顧驍海這麼喜歡母雞你是公雞嗎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顧驍海二話不說上前拽住其頭髮開始叫道:“楊羚你錶子”白毛也不示弱拽住其頭髮“你錶子”“你錶子”“你錶子”“你錶子”“你錶子”白色的毛髮與黑色的毛髮在空中飛舞交織場麵亂作一團,大家紛紛上去勸架,誰知楊羚身經百戰一招旋轉跳躍在空中飛舞著將每個人的秀髮輕鬆薅下。痛失秀髮的苦痛席捲了整個臥室,場麵頓時亂作一團大家開始互相攻擊頭髮。

張大斧看著眼前的親朋廝殺的場麵十分痛苦黯然淚下用無儘的咯咯抒發著內心的痛苦。

直到大家氣憤地離開卻好像忘記了什麼,張大斧的房間留下滿地頭髮如同雜草般野蠻遍佈。他歇斯底裡地呼喚著清潔阿姨地到來但怎麼都隻能發出咯咯聲,隻好跑去尋找。但慌忙的他被一縷縷頭髮束縛住發出痛苦的哀嚎,頭髮像藤蔓般延伸進他的嘴巴。奈何這碩大的房間安裝了超強隔音,大斧的痛苦慘叫始終冇有被髮現。

許久,終於前來送飯的顧驍海發現了他,他看見這般景象懊惱,後悔,自責。他含淚奔向了大斧,但“發”哥從來都會平等對待每一個路過它的子民,顧驍海也被絆倒了。飯菜在空中螺旋,發散,交彙,雜錯,最終伴隨著撕裂的咯聲精準的掉到了大斧的臉上。

顧驍海艱難的爬向了被潑了一臉湯飯的大斧,他們好似一對苦命鴛鴦,努力奔赴卻又十分艱難。

顧驍海救下大斧後,大斧的癡傻好了,他麵著顧驍海深深地說:“神……………金。”

-痛苦的哀嚎,頭髮像藤蔓般延伸進他的嘴巴。奈何這碩大的房間安裝了超強隔音,大斧的痛苦慘叫始終冇有被髮現。許久,終於前來送飯的顧驍海發現了他,他看見這般景象懊惱,後悔,自責。他含淚奔向了大斧,但“發”哥從來都會平等對待每一個路過它的子民,顧驍海也被絆倒了。飯菜在空中螺旋,發散,交彙,雜錯,最終伴隨著撕裂的咯聲精準的掉到了大斧的臉上。顧驍海艱難的爬向了被潑了一臉湯飯的大斧,他們好似一對苦命鴛鴦,努力奔赴...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