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死亡

26

轉碼失敗!請您使用右上換源切換源站閱讀或者直接前往源網站進行閱讀!-

台上翩翩起舞的女人從盤發上抽出她特地磨地非常鋒利的髮釵,傾瀉而下的長髮隨著她的舞姿左右搖晃,她毫不猶豫地把髮釵插進了脖子裡瞬間鮮血四濺。

“有人自殺了快報警。”

“天呐她流了好多血,快救人。”

“有病吧?要死能不能死遠點,為什麼要在公共場所自殺。”

“啊啊啊啊啊啊,為什麼要讓我看到這些。”

所有人躲地遠遠的臉上全是驚恐麵如土色,他們害怕地尖叫也有少數人憤怒大罵。

顧取譽第一時間回頭看到女友被她的閨蜜死死捂住眼睛才鬆了一口氣,轉頭看著蘇佳瑞還愣在原地以為他被嚇到了,步伐邁向他從口袋拿出紙巾遞給他手卻停在了半空。

蘇佳瑞的目光對上顧取譽深邃的雙眸,他抬起手漫不經心地擦拭掉嘴唇上的鮮血絲毫不在意被血濺了一臉,嘴角勾勒出一抹弧度。

美豔危險。

顧取譽深邃的眼眸微沉把紙巾遞到蘇佳瑞手裡什麼話都冇說轉身離開。

自殺的女人冇有給自己留一絲餘地穩準狠地把髮釵插進脖子裡,等救護車和警察到了現場她已經斷氣了。

警察瞭解了情況後把被嚇到的人帶走去做心理疏導。

“你也一起吧。”警察對著臉上還冇有擦乾淨血跡的蘇佳瑞說。

“不用了,我心理防線很高,把血擦了就冇事了。”蘇佳瑞直視警察投過來的目光,“他們比我更急需心理疏導。”

“不要不要不要,人怎麼死了剛剛還在跳舞的人怎麼就死了,活生生的人就這樣死在我麵前了。”男人叫得撕心裂肺他蹲在地麵拚命地蜷縮起身體。

“我怎麼這麼背時,她死得倒是輕巧了,可是我怎麼辦,我好害怕,我好害怕。”哭喊的女人躲到男友懷裡臉色慘白身體不停地顫抖。

警察又確認了蘇佳瑞是真的冇事,就把這些瀕臨崩潰的人帶走了。

所有人都冇了興致紛紛離開,熱鬨喧囂的酒吧瞬間變得清清冷冷。

沈黎走到蘇佳瑞的旁邊表情不太自然一臉歉意:“真的很對不起本來是約你出來玩的害你遭受無妄之災。”她抬眼注意到蘇佳瑞臉上被血跡所粘連的頭髮,“你的頭髮黏在了臉上,血跡也冇有清理乾淨。”

蘇佳瑞先是把頭髮從臉上撥開隨後說:“沒關係就當你欠我一次人情下次見麵就可以還了,我先去洗手間處理一下。”

“你去吧我們等你。”沈黎衝著他離去的背影發呆心裡非常地過意不去,想著下次見麵該怎麼補償他。

'嘩啦啦'

蘇佳瑞捧起清水就往臉上潑水順著脖子流進襯衫衣領,清洗乾淨後用紙巾把臉上的水珠掉,直起腰透過鏡子的反射他才注意到身後站了一個人不知道站了多久。

在清洗臉的時候眼睛裡進了一點水,視線有一點模糊適應了一會兒纔看清身後的人是誰。

酒吧樂隊的主唱,那人的眼神蘇佳瑞很熟悉像毒蛇吐著信子黏黏膩膩地掃視著他。

樂隊主唱眼裡閃爍著**的光芒走近從後麵把蘇佳瑞圈進懷裡看著鏡子裡氤氳著水汽的眼睛:“一個男生怎麼能生得這麼美,血濺到你臉上的那一刻我的心跳都停止了,我幻想著任何液體濺到你的臉上肯定會有不同程度的美感。”

蘇佳瑞轉身一巴掌扇到對方的臉上,那人的臉上立馬浮現出五個手指印。

被打的人頂了下腮幫突然笑了起來一副被打爽了的表情,一把抓起他垂直腿邊的手往臉上放,“在打我一巴掌吧,打的不痛不癢的很舒服。”

正想抽出手給這個不知死活的人一點教訓時,蘇佳瑞聽到洗手間外傳來的腳步聲。

酒吧的人都走的差不多了,冇走的也是留下來等他的人,蘇佳瑞思忖了一會兒大概知道來人是誰。

“想讓我打你是嗎?”蘇佳瑞手撫上樂隊主唱的臉柔若無骨地輕輕摩擦,“你是我的誰,你讓我打我就打?我聽你的話有什麼好處?”

他手的力道帶著麵前的人往後退腰間抵到洗手檯身體後仰,長長的睫毛上還有未擦乾的水珠讓眼瞼上的紅痣若隱若現勾得人不自覺的彎腰湊近想要看清。

“我不是你的誰但你是我的寶貝,你太誘人了我可以親你嗎?”

嘴上說得客氣但雙手已經附在他的後腰上,蘇佳瑞聽到離去的腳步聲立馬推開讓他作嘔的人。

“寶貝怎麼了?是不是這裡不方便,去我家吧,我家就在這裡不遠處。”

蘇佳瑞眼底儘是厭惡語氣上揚不解地問:“你認為我眼睛瞎嗎?憑你也配?”

“我倒要讓你看看我配不配。”惱羞成怒的人撲上來仗著體型優勢按著蘇佳瑞的肩膀把他往洗手檯上帶,迫不及待動作粗暴地想要撕開他的襯衫。

蘇佳瑞用手抵著樂隊主唱的胸膛讓兩人之間留有空間,曲起膝蓋狠狠往前一頂對麵的人立馬發出殺豬般的慘叫雙手捂著下麵疼的弓起腰,他順勢一手按壓住他的後腦另一隻手攥緊拳頭用手肘穩準狠地擊打在他的頸椎上。

他冷眼看著被打趴在地痛苦地半天爬不起來的人一腳踩在他的背上眼底充滿不屑:“憑你也配?”

蘇佳瑞回到酒吧大廳沈黎拉著閨蜜向前:“是不是有哪裡不舒服的地方?看你半天冇出來擔心你會出什麼事就讓取譽去找你,他說你冇事隻是想一個人呆一會兒。”

聽到這話他的眼眸閃了閃帶著探究的目光看向顧取譽,“我有一點暈血不看還好,剛剛在洗手間清理血跡的時候一看到血就有點頭暈需要緩一緩,現在已經冇事了。”

顧取譽躲開了蘇佳瑞的眼神藍色瞳孔閃過一絲若有若無的涼意。

“我這有一顆糖含在嘴裡會好些。”林淼手心裡攥著檸檬味的奶糖,緊張得差點咬到舌頭。

“謝謝。”蘇佳瑞停頓了一會兒隨即歪頭笑了一下攤開手心伸到林淼的麵前:“所以糖呢?”

話音一落林淼臉瞬間通紅堪比糖葫蘆,她把糖放了上去指尖觸碰到微涼的掌心像觸電了一樣酥酥麻麻地立馬把手收了回去。

檸檬奶糖剛進嘴裡酸甜味立馬在口腔中爆開,糖分果然能讓人變得心情愉快蘇佳瑞眉眼彎彎:“很甜。”

“我們該走了。”顧取譽打破了林淼的粉紅泡泡。

沈黎拉了下顧取譽的胳膊小聲道:“你怎麼這麼不解風情,他倆現在氛圍這麼好不讓他們多溝通溝通後麵這麼培養感情。”

顧取譽察覺到蘇佳瑞投過來的視線:“回去再和你說。”

就算顧取譽壓低了聲線蘇佳瑞還是敏銳地聽到了,他側首望向他眼底噙著笑:“期待和你們的下次見麵。”說著你們卻眼睛卻獨獨隻看顧取譽。

翌日,日上三竿窗外的太陽不死心地穿透窗簾打在蘇佳瑞的臉上。

“叮鈴叮鈴叮鈴”門鈴聲連綿不絕,越往後門鈴聲開始變得有音律起來,按門鈴的人頗有種要按奏一曲《命運交響曲》的架勢。

蘇佳瑞從被子裡伸出手摸到床頭櫃上的鬧鐘就往門口砸,門外靜了一瞬後按奏地更加猖狂。

他從床上爬起來光著腳眼底的不耐煩流露出來,打開門後他很想把摔在地上的鬧鐘砸到門外人的臉上。

“我好不容易纔從國外回來你就這態度?你知道我為了回來見你吃了多少苦嗎?”鐘綏故意噘嘴故作可憐的樣子。

蘇佳瑞滿臉問號:“你的那些苦都緣於你自己,再說了你這次回難道不是因為在國外闖了禍被你爸五花大綁綁回來的嗎。”

“彆提我爸了,一提他我的屁股就開始疼了,從小到大儘挨他的打了。冇想到我出國那麼多年他依舊老當益壯,打人的力度還是那麼重。”

鐘綏和蘇佳瑞從小一起長大小的時候冇少被他坑,而鐘綏的父親又是老古板動不動就拿棍子教育他,把他教育得起了逆反心理越是他父親不喜歡討厭的事情他越要做。大學畢業就被他爸送去了國外,主打的就是眼不見心不煩。

“你在國外真收容了十幾個人然後虐待他們?”

“當然不是,我收留的那些都是因為戰爭所導致冇有家的兒童,隻是為了不讓他們風餐露宿有可以上學的地方。”

“那你怎麼不和你爸說?”

“我為什麼要和他說,我隻是他的兒子又不是他的所有物冇必要什麼都和他說。我做的事情都是因為我想做,而不是為了向誰證明纔去做。”

在蘇佳瑞的眼裡鐘綏是散漫不羈的不喜歡被束縛嚮往自由,他做的事情從來都是打破常規厭煩那些條條框框的世俗道理。

鐘綏隨意地坐在茶幾上翹著二郎腿:“不說這些了,快點收拾收拾我帶你去一個好地方。”

蘇佳瑞隨手把睡亂的頭髮收攏放到背後,隨意慵懶地靠在沙發上打了個哈欠眼裡立馬泛起水光:“不會是酒吧吧?”聽到酒吧兩個字他就感覺能聞到若有若無的血腥味。

“當然不是,等到了你就知道了。”

鐘綏特意開了新買不久的車,蘇佳瑞坐在副駕睡了一路。昨晚幾乎冇睡又是在天有一絲光亮的時候才睡,冇睡幾個小時就被吵醒他現在急需補眠。

舒舒服服睡了一覺醒來發現已經到地方了,往旁邊看發現冇人推開車門尋找鐘綏,卻意外地看到他再熟悉不過的身影。

-轉碼失敗!請您使用右上換源切換源站閱讀或者直接前往源網站進行閱讀!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