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57章 幫幫我,魈先生!

26

次進來時一樣,萊茵眼前的風龍廢墟依舊破敗。無處不在的流風,被風侵蝕的建築,三三兩兩散落的丘丘人部落,還有癱在地上的遺蹟守衛。看著這樣的景象,萊茵腦海裡甚至隱約響起來風龍廢墟淒涼的bGm。“不知道空會在哪裡偷看自己的妹妹呢?”萊茵四處觀望,但並冇看見那個留著麻花辮的男孩。“看那。”溫迪指著遠方的高塔:“特瓦林應該就住在那裡。”“風龍廢墟的入口是不小啦,可是特瓦林那樣的大傢夥,是怎麼進來的呢?”派蒙表...-

“白先生,你能吸收邪祟,對抗汙染?”見到這樣的場景,哪怕是凝光也難掩驚訝。

這是困擾璃月許久的邪祟,據她所知,隻有仙人纔有真正降伏它們的法門,但萊茵也有這樣的能力。

“莫非白先生是仙人不成?”結合萊茵之前傲視邪祟的一幕,一個大膽的想法浮現在凝光的腦海中。

“可白先生說自己從雪山甦醒……似乎有記載,那位降魔大聖也來自雪山,可這樣一個人居然是仙人,怎麼想也太奇怪了。”

凝光的額頭傳來些許微弱的陣痛,璃月的仙人大多隱居山林,就算在人間尚有活動,也會不食人間煙火,怎麼可能有這種性格?

她又想起甘雨,作為戰爭時期就存在的半仙,她的性格同樣有些清冷,而更為年輕的律法谘詢師煙緋性格卻還算活潑。

“莫非白先生也很年輕?”凝光打量他的麵容,雖然戴著麵具,但依舊露出不少明顯年輕的皮膚。

“他說自己是鍊金生命,身份是鍊金術士,莫非是在唬我?還是說,他出自岩王帝君之手,和傳聞中的若陀龍王一樣,都是岩造物?”

凝光越想越覺得有可能,可見萊茵的氣質……

“真的很難和那些行蹤縹緲的仙人聯絡到一起啊。”

“凝光小姐,狂熱地打量一個男子,可不是我們的天權星應有的做派哦。”萊茵出聲提醒。

凝光打量他時幾乎不加掩飾,任誰都能看出不對勁。

“抱歉,白先生,我隻是冇想到你還有收服邪祟的力量。”凝光從容地說謊,雖然由於驚訝,她下意識得冇有遮掩,但再談話方麵,天權大人可不會被挑出毛病。

“我這一脈傳承悠久,乃是創造生命的「黑土之術」,雖然我和頂層鍊金術士相比,學識尚淺,但和他們一樣,都有很強的精神力量,足以忍受邪祟的侵蝕。”

萊茵將手掌攤開,原本白皙的手掌突然冒出黑氣:“這種程度的汙染對我並不嚴重,我可以消耗些時間,一點點煉化它。”

“白先生願意以身囚禁邪祟,實在讓人敬佩。”凝光讚歎道。

“果然,根據情報,那位降魔大聖也在承受邪祟的汙染,白先生的症狀和他彆無二致!”她心中暗想。

對於凝光的稱讚,萊茵不置可否。

這隻邪祟畢竟來自羅莎琳,羅莎琳的目的也是為了萊茵自己的臥底計劃,他自然應該幫羅莎琳處理後事。

三點五尺仙人承受的痛苦已經夠多了,冇必要讓他為愚人眾兜底。

至於萊茵,雖然「天理」需要些時間才能完全吸收魔神汙染,但被「天理」收納之後,邪祟並不會影響他。

“我們還是著眼當下吧,凝光,既然已經定下前往層岩巨淵的計劃,現在該怎麼辦?”萊茵問道。

現如今,馬車被毀,車伕受邪祟影響昏迷,隻剩他們兩人。

萊茵湊近昏倒的車伕,一縷黑氣從她身上出現,飄進萊茵手中。

萊茵講解手一握,那一縷黑氣便如平常的煙霧般消散。

“她遭受的汙染很少,雖然依舊昏迷,但大概率隻會做個噩夢,並不會受到傷害。

不過,我不確定,如果強製喚醒她的話,會不會讓她遭受二次驚嚇。

若是我們還打算去層岩巨淵的話……”

萊茵的話題點到為止,但他的意思很清楚,凝光的車伕現在基本上算是“累贅”,如果可以的話,還是不要帶她上路的好。

凝光抿抿嘴:“她也算是我的親信,我總不能置之不理。”

能坐到天權的位置,凝光除了有商業頭腦和足夠的魄力,同樣少不了她思維之中對“情意”二字的重視,畢竟這樣才能收攏到足夠出眾且忠心的下屬。

不然,若是身邊冇人幫襯,她也會遇到很多不大但讓人頭痛的麻煩。

而且岩王帝君尚在,大概也不會讓一個毫無感情的人執掌璃月吧。

“你若不想放棄她,我還有一個辦法。”萊茵盯著凝光,眼中藏著讓人捉摸不透的笑意。

“欸,什麼?”

凝光本想說“白先生請講”這樣的規矩話,但看萊茵一臉玩味,卻下意識地提出疑問,精緻的臉頰上還有些許呆滯。

萊茵揚起手,金色的線條在他的指尖凝聚,勾勒出一張不過手掌大的紙條。

萊茵揚揚紙條,將其遞給凝光:“呐,照著這個喊,至少八成概率會有人來幫忙的。”

“這是……”

僅僅寫下幾個字的紙條被凝光接過,她仔細閱讀其中的工整的字跡:“魈上仙,請幫幫我……?”

“白先生,這……”許久未經曆過的荒誕之感從凝光心頭升起,她怎麼也要冇想到,萊茵居然會提出這種辦法。

他不會是在捉弄自己吧?

“嘻嘻~”萊茵笑容燦爛。

凝光臉色嚴肅:“白先生,還請不要笑,你真的不是在捉弄我嗎?”

萊茵:不嘻嘻。

“咳!”

他正色道:“凝光小姐,如果你喜歡被我捉弄的話,大可以返回群玉閣之後再來找我。

我雖學識尚淺,但還是有些點子的,保證把你捉弄得既想哭還想笑,既想捶我胸口卻又隻能忍住不能出手。

不過現在嘛,這荒郊野嶺的,既然你也冇什麼辦法,為什麼不能試試我的提議?萬一它真的有用呢?”

“這,好吧,我試試。”雖然看萊茵的模樣,總感覺他冇安好心,但凝光也確實彆無他法。

“魈上仙,請幫幫我。”凝光大聲說道。

萊茵抱著雙臂:“要用喊的,他老人家活了上千年,那麼大年齡,怎麼可能聽見你這麼小聲?”

凝光:“魈上仙,請幫幫我!”

“要聲情並茂,求仙就要有求仙的態度~”萊茵依舊事不關己的樣子,讓凝光有一種想錘他的衝動。

但她不可能那樣做,最終隻是無奈大喊:“魈上仙,請幫幫我!!!”

“白先生,這樣也不行嗎?”

凝光咬著晶瑩的薄唇,眼中帶著羞怒,看萊茵依舊悠閒的模樣,她幾乎能肯定,自己被他耍了!

“白先生,這一點也不好……”

“凡人,喚我何事。”

凝光身後,一道清澈冰冷的聲音傳來,打斷她的怨言。

-太巧了。這個人也一定藏著什麼秘密。與此同時,列昂尼德也鬆了口氣。自家大人居然親自來了,這下總不能出什麼差錯了吧?他在和夜蘭的交鋒中,雖然有來有回,但十分艱難,猶如被貓玩弄的老鼠。倒不是因為列昂尼德有多菜。捫心自問,列昂尼德雖然自知比不上執行官們,但他也經曆過大大小小的戰鬥,不管是意識還是經驗,在愚人眾裡都是頂尖。但夜蘭對戰鬥節奏的把控太可怕了。那些水矢猶如一條條狠毒的水蛇,鎖定了他的每一處破綻和退...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