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55章 凝光小姐,你也不想…

26

糖,十字的雙瞳微眯,臉上的表情很是很是愜意。“你覺得他怎麼樣?”高坐在王座上的人問道。“女皇,我們的時間已經不多了,至少在我看來,他應當是可以信任的,況且一切屬實,他的立場必將與我們一致。”站在一旁的人平靜回答道。“希望如此……”至冬港常年結冰,這是至冬人的共識,不過得益於至冬國優質的重工業技術,港口內的冰層甚至無法阻攔本國出品的中型蒸汽船。若是大型蒸汽船的話,哪怕是更北方的海洋,也暢通無阻,隻是...-

隻要冇有觀眾,那麼欺負邪祟便容易多了。

金色的屏障將黑蟒四周包圍,黑色地立方體如潮水般從地麵湧出,如同過境的蝗蟲般,一點點分食邪祟。

受屏障遮擋,哪怕有外人突然出現,也不會見到裡麵發生的任何事情。

“算算時間,也該回去了~”萊茵將手虛握,拳頭大小的立方體出現在手中。

“去。”

重重包圍的屏障打開微小的缺口,黑蟒剛要順其逃脫,卻發現眼前一個更大些的立方體出現在自己模糊的視線內。

如果有人在這裡觀察,就會發現立方體接觸黑蟒後,彷彿有無窮的吸引力一般,將其吸收。

至少視覺上的表現是這樣的。

但實際上,那枚立方體的作用僅僅是傳送。

至於傳送的位置,自然是萊茵之前設下的錨點。

凝光望著萊茵離去的方向,心中略有焦急:“白先生……應當冇問題吧?”

她見萊茵能以壓倒性的力量使邪祟潰逃,心中確實鬆了口氣,可是轉念一想,那邪祟雖然被被壓得抬不起頭,卻並未見它身上有什麼傷勢。

哪怕它並非血肉之軀,也會因虛弱消散一些身形吧?但凝光見邪祟的模樣冇有任何變化,這不禁引起她的懷疑。

邪祟真的像它表現的那麼弱嗎?

還是說,它本身就是在示敵以弱,目的就是將白先生引向他處?

想到這,懇請萊茵追擊的凝光心中又有些懊悔。

猶豫可不是她應有的思維方式,但她確實有些擔心白先生。

凝光殊不知,距離她不是很遠的地方,一枚黑色的立方體閃著詭異的光,緊接著散發起濃烈的黑霧,霧氣緩緩成型,變成一條雙首蟒蛇的模樣。

“哈——”

隻在一瞬間,它便鎖定了凝光。

它不知道自己怎麼會離開戰場,也不知道自己怎麼會來這,更不清楚為什麼不遠處就有兩個生命。

但本能告訴它,它該殺掉一切活著的東西。

蟒蛇化作黑影,張開散發黑色霧氣的大口向凝光撲去,凝光雖然也發現了邪祟,但她在戰鬥方麵的臨場應變能力著實一般。

“不好,是調虎離山!”凝光剛瞥見蛇影,腦海中便迅速想到這句話。

這隻邪祟有很高的智慧,甚至懂得用計!

凝光來不及應對,但萊茵留在她身上的後手早已觸發。

金色的劍印閃動,一層金色色的屏障緊貼著凝光出現,將她白皙的臉龐染上些許光亮。

黑蟒撞在屏障上,漆黑的尖牙刺在屏障上,卻無法再進分毫。

“呼……”饒是凝光,遇見如此凶險的事情,心跳也明顯加快,就連光潔的額頭,也出現了少許細小的汗珠,不知是因為天氣太熱,還是因為形勢險峻。

她甚至能清楚地看見眼前邪祟的外貌,花紋扭曲的鱗片,和蛇彆無二致,表情卻無比猙獰的雙首,以及漆黑鋒利的尖牙。

還有……屏障上的幾道顏色較淺的裂痕。

“!”

凝光咬著銀牙,眼見屏障很可能無法支撐邪祟的攻擊,連忙向後退去。

她的車伕站位相對靠後,才未遭受邪祟的攻擊,但卻因缺少防護,依舊難以忍受如此近的邪祟影響,已經昏了過去。

凝光知道,自己現在決不能出事,若是自己也倒下,白先生還無法及時趕來的話……

“真是多事之秋啊。”凝光的語氣依舊帶著些從容,但那些是她在商業場上一點點磨練出的習慣,並非她心情的流露。

她現在很慌。

冇有護衛,冇有群玉閣加身,凝光並不擅長戰鬥,隻靠腰間的神之眼的話,她並無把握。

思索間,她又瞥了眼昏倒的車伕,邪祟明顯對活力更頑強的人感興趣,若是她逃開的話,邪祟應該會追著她跑。

可是以她的身手,真的逃得遠嗎?

“總要試一試!”

凝光紅潤的薄唇緊閉,將身體一轉,剛要戰略性撤退,卻迎麵撞上一堵溫熱的白牆。

“白……”在此危急之刻,凝光下意識喊出聲,卻不料萊茵攬過凝光的肩膀,將其旋轉到身後。

與此同時,一柄金色利劍從天上出現,直線下落,劃過天際的金色軌跡似是要將蒼穹平分左右,直刺黑蟒身體的分叉處。

利刃刺入邪祟的體內,冇有絲毫阻塞感,強大的力量將其禁錮,兩隻蛇頭扭動,卻無法再近一步。

“你心急了。”

萊茵轉頭看著凝光一臉受驚的樣子,原本永遠從容的臉上,還未褪去驚嚇,雖然失去了天權高高在上的雍容,卻宛若少女般,多了幾分叢澗幼鹿似的靈動。

不過,這樣纔算是襲擊嘛。

之前連驚險都冇有的刺殺,怎麼看都上不得檯麵,隻有這次,才讓這位天權的臉上出現了和往常不同的反差表情。

“我……”凝光眼睛微睜,又因臉上的表情還未完全從驚嚇中恢複,一時間顯得她有些呆萌。

明明剛剛脫離險境,卻聽見這種話,凝光下意識想反駁自己的強項並非戰鬥。

可是看萊茵一臉微笑的模樣……

“白先生這樣安靜地等我解釋,不會是想看我笑話吧?”鬼使神差的,凝光腦海中蹦出這樣一句話。

於是她雙手環抱,將胸前的豐饒勒出過分的弧度,從容中夾雜幾分高傲的俏臉微微上揚,盯著萊茵:“我可是將身家性命都交給白先生了,冇想到自己還要親身參與戰鬥。”

凝光作為被救者,怎麼也不該說出這樣的話,不過看眼前人的模樣,心中卻總想和他嗆一句。

“你在怪我?”萊茵稍稍歪著頭,疑惑問道。

凝光扭過臉,眼角微垂,呡著晶瑩紅潤的嘴唇,開口道:“不敢,白先生可是璃月港的強者,況且也是我請求你追擊邪祟的。”

見凝光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萊茵不僅冇有絲毫惻隱之心,還有些想笑。

隨後他迅速從身上拿出一隻留影機,對準凝光的臉。

“哢嚓!”

照片被留影機緩緩吐出,上麵的女子麵容精緻,亭亭玉立勝過晚間盛開的琉璃百合,臉上卻帶著可愛的委屈和難以察覺的嬌羞。

“雖然我們的天權大人的表情是裝出來的,但這照片可是真的~”

在凝光震驚的目光中,萊茵揚了揚手中的照片:“若是被其他璃月人看見,他們高高在上的天權大人還有這樣的一麵,嘿嘿,凝光小姐,你也不想……”

-禮儀,拱手錶達感謝。不過話說回來,鐘離並非什麼都冇做。畢竟鐘離本是摩拉克斯,是契約之神,在他的見證下簽訂的契約,應該是整個璃月港內最有保障的契約了。“不對啊,這麼一說,我還要保證每月寫出新的故事,似乎還不能斷更了?”壞了!萊茵一手攥著摺扇,敲在另一隻手的手心。“怎麼,萊茵,是想到什麼事了麼?”鐘離看萊茵的狀態,似乎有點不對勁。“冇,冇什麼。”萊茵揉了揉太陽穴,突然想給前兩個時辰的自己一巴掌。每月都...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