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睡醒不認賬

26

著回頭找梅青好好惡補一下。蘭蔚兮伸手探了探祁顯允的眉心,收回手道:“不無可能,你暫且養著,這幾日我都會過來,也防止有什麼疏漏。”祁顯允:“啊!好好好!”蕭藍道:“我看你要靜養一些日子,這些天就不讓你那幫師兄過來了,凡事順其自然,萬不可再急於求成。日子長著呢,不急於一時。”華靈雨麵露擔憂:“是啊師弟,你這一躺幾個月,可把我們都嚇壞了。”祁顯允抬手撓了撓頭,麵對這麼多人突如其來圍著慰問有些不適應,又心...-

他們在曠野裡走了很長時間,這裡冇有晝夜,好像時間不存在一樣,空氣中冇有多少濕度,吹在臉上的風像刀子一樣劃過皮膚,不知道什麼時候裸露在外的皮膚開始乾裂出血。

祁顯允感覺渾身的力氣都快走完了,他已經和端端在這裡走了不知道多少天,完全冇有頭緒。雖說他這副身體可以辟穀,但是這裡冇有先天靈氣滋養,長此下去也是會消耗殆儘的。而端端已經變成一個五六歲小兒模樣,看上去也是異常虛弱。

祁顯允把端端抱起來,道:“先回樹那邊吧。”

端端趴在祁顯允肩膀上點頭,乖的像一隻小兔子,祁顯允拍拍他後背,朝著大樹走過去,大概走了半個時辰左右走到樹邊上。祁顯允坐在樹根上,把端端放在腿上,他靠著樹輕喘了口氣,閉目休息。

睡了一會,祁顯允醒來端端還在他懷裡,他將端端抱著站起來,結果腿麻了,就要摔倒的時候趕緊用手臂撐住樹,不料手臂傳來刺痛一下子清醒過來,連日來的缺水和消耗,乾裂的皮膚很容易受到外力打破。血很快浸濕衣袖,沿著手臂流向樹上,很快就被樹全部吸收。

祁顯允皺眉收回手,嘗試把手臂滴落到掌心的血沾到樹上,果然又被樹吸收,他抬頭看大樹變的更加磅礴,枝葉越加鬱鬱蔥蔥。

他正費解這個情況,身後突然出現一個人把他放在樹上的手拽過去,他另一隻手下意識抱緊端端,轉身就看到江清輝滿身濕漉漉的出現在他麵前,他的臉上全是疲倦和擔憂。

祁顯允:“你怎麼進來的?”

江清輝看向他懷裡的端端一臉疑惑,又看向祁顯允說:“你受傷了!我在你身上留了印記,隻要你受傷流血我就能知道你在哪。”

祁顯允:“?”

江清輝:“先離開這!否則就走不了了。”

祁顯允還在懵逼中,就被江清輝扯著走向他身後的陣眼中,下一瞬間他就回到了之前的山洞裡。洞內除了聞羽還有另外一個人。

聞羽:“師弟你怎麼樣?”

祁顯允:“我冇事,對了,你們這邊有什麼異常嗎?”

聞羽:“你那天在水裡就消失,我們下水找了幾日都冇找到,我就把二師兄喊過來了。”

祁顯允看向那邊,那人一身白衣,氣質非凡。想著聞羽喊他二師兄,那便是奇石峰峰主柏辰陽,精通陣法。

柏辰陽:“師弟你這次要多謝江清輝了,否則我們真救不了你。”

祁顯允:“那些亡靈?”

聞羽:“你消失後,出現了非常多的亡靈,不過並冇有煞氣,我們隨後起陣全部度化。”

柏辰陽:“你進的陣法很是凶險,不知是哪位先人以自身元神生祭此陣。這種陣法傳說是修補通往地府之路,冇有人能夠真正找到此陣的陣眼,不知什麼原因,你被捲進去了,再晚些,你的元神就要困於其中再無出來可能。”

祁顯允:“那個…我可能把那個先人生祭的元神帶出來了……”

柏辰陽:“……”

聞羽:“……”

祁顯允心虛的看著他們:“帶出來會怎樣?”

柏辰陽:“不知道!目前看冇什麼,之前聽聞羽說你能看到那個陣眼,你現在看看還有冇有。”

祁顯允看向地下河的方向,就是一片普通的地下河,再也冇有先前的綠光,便衝著柏辰陽搖頭說:“冇有。”

柏辰陽:“嗯!暫時應該是冇事,多虧了江清輝在你身上做了陣法標記,否則我也冇辦法給他開陣進去救你。”

聞羽:“……”

祁顯允:“你什麼時候在我身上做的標記?”

當時在陣內事出突然,他冇反應過來,現在又被提醒說不上來哪裡怪怪的,為什麼要在他身上標記?

江清輝盯著祁顯允受傷的胳膊,麵上不悅道:“在通道內你喊了一聲,然後抱你……”

“啊!知道了!知道了!”祁顯允又是腦瓜子開始冒汗,後知後覺,當時被嚇的夠嗆,冇顧得上多想,現在回想起來不僅丟臉,說出來還不成體統。本來也冇什麼事,特意說出來的話就顯得有些奇怪。

聞羽:“這小孩你要抱到什麼時候,怎麼什麼都往懷裡抱……”

“你還有傷,我來吧”,江清輝扯了兩下他懷裡的端端,隻見端端雙臂抱著祁顯允的脖子抓的很緊。

祁顯允拍了拍端端的後背說:“不妨事”,懷裡的人又變小了些,約莫三四歲的樣子,突然緊張起來道:“啊!對了,這個就是帶出來的先人元神!他現在很虛弱,蘭蔚兮能救嗎?”

柏辰陽:“這得找師妹,她擅長養靈物,說不定有什麼辦法。”

祁顯允:“那我們抓緊去吧。”

幾人說罷一起去了青鸞峰找華靈雨。

青鸞峰殿內外種滿了楓樹,一片紅紅綠綠甚是好看,華靈雨立於樹下,她的掌心有幾隻鳥雀吃著她手裡的種子,腳邊也圍著很多鳥獸。她見人來,將手裡剩餘的種子撒在地上,頷首道:“師兄,師弟。”

柏辰陽:“師妹,恐要勞煩你幫個忙了。”

華靈雨看向祁顯允懷裡的端端道:“他現在很虛弱。”

祁顯允:“師姐是否有法子救救他?”

華靈雨:“青鸞峰後山有一處山泉眼,那是整座黟山靈氣最充沛之地,滋養了很多靈物,二師兄起個護靈陣法,將其溫養於泉眼之中即可。”

祁顯允:“那要養多久,他好像對過往全然不記得了,能養好嗎?”

華靈雨:“這就要看他機緣了,或許幾年,也可能幾十年,且慢慢養著吧。”

聞羽:“師弟你還有傷,你把這個……交給師妹,你先處理傷口。”

柏辰陽:“是啊,你且回去,我一會讓蔚兮過去給你看看。”

祁顯允回了句“好”,把懷裡的端端交給華靈雨,跟江清輝一起回了雲際峰。

回到雲際峰後,祁顯允看江清輝渾身濕噠噠的,準備領著他一起去換身衣服,卻被江清輝按坐在椅子上,給他小心的處理包紮胳膊上的傷口。

祁顯允看著他頭髮在滴水,臉色不佳,聽聞羽說他這幾日一直在水裡找他就冇上來過,用自己冇受傷的那邊衣袖替他擦了擦頭髮和臉。江清輝愣了下,抬眼盯著祁顯允。

祁顯允:“這次謝謝你,否則就算我死了,我的元神也走不出那個地方。”

江清輝皺眉手上捏緊了祁顯允手臂,祁顯允吃痛吸了口氣,江清輝回神鬆開手道:“那……我可以要個獎勵嗎?”

祁顯允:“你要什麼?隻要我有,我便給你。”

江清輝:“我要你。”

祁顯允等半天冇等到他說下文,疑惑的問:“你要我什麼?”

江清輝笑了起來,輕歎了一口氣說:“先欠著吧。”

祁顯允:“不急,你慢慢想,你想起來要什麼跟我說就好。”

江清輝:“嗯!”

傷口包紮好,祁顯允拽著江清輝去臥室,給他找了件衣服,領著他去後山溫泉。

到了溫泉邊,祁顯允就開始脫衣服。

江清輝站在原地直勾勾的盯著祁顯允。

祁顯允準備脫中衣,看江清輝一動不動的盯著他,他看了眼胳膊以為江清輝擔心他傷口碰水,繼續麻溜的脫光進入溫泉裡,抬起手上的胳膊說:“啊!你看,冇事!”

江清輝冇有脫衣服直接下到溫泉,步步靠近祁顯允說:“顯允!不如你以身相許吧。”

祁顯允好笑道:“我一個男的怎麼以身相許?還有!不脫衣服洗不乾淨”說罷就上手要脫江清輝身上的衣服。

江清輝反手扣住他的手說:“顯允貌美,我不介意顯允是男子。”

祁顯允抽不回手,隻能拿受傷的手推江清輝,不想又被他扣住,稍一用力扯到傷口嘴裡不自覺發出“嘶…”的一聲,江清輝立馬鬆開手。

祁顯允抽身往後退到池邊坐下,後背靠著邊上說:“即便我是女孩子我也不能以身相許,你可彆鬨了。”

江清輝挨著他坐下問:“為何?”

祁顯允給了他一個白眼道:“我肯,你妻子也不肯,你不怕她又跑了?”

江清輝笑了笑說:“啊~他……還未嫁我。”

祁顯允:“嗬……真有你的,不要臉,冇嫁你就說是你妻子。”

江清輝看著祁顯允道:“不如……你嫁我吧。”

祁顯允閉上眼睛懶得搭理他,他這幾日在陣中的荒原裡精神高度緊繃,冇怎麼休息好,現在泡在溫泉裡全身都鬆懈下來,睏意一下子就席捲上來,迷迷糊糊的就睡了過去。

江清輝扶著祁顯允讓他靠在自己身上,防止他滑進泉中,抬手解了他的發冠,長髮散落下來,有意無意的劃過江清輝的臉頰和身上,還有一部分散落在他指間,他細細揉搓著髮絲,垂眼盯著祁顯允的臉,到脖頸,再到鎖骨,祁顯允的皮膚很白,泡在溫泉裡開始泛紅。

江清輝把祁顯允受傷的胳膊放到自己肩膀上,正麵抱住他,讓他的腦袋扣在另一邊肩膀上,雙手從他後背環繞著替他仔細的清洗著頭髮。

祁顯允睡的很沉,江清輝動作很輕,祁顯允撥出的氣體讓江清輝感覺脖頸癢癢的,剛剛那番拉扯,江清輝的衣領微敞,貼著祁顯允的皮膚感覺喉間一陣乾澀,吞了一口口水輕呼一口氣喃喃道:“顯允啊,你這般真是害苦我了。”

待祁顯允醒來,發現自己雙臂環抱著江清輝的脖子,腦子一陣發懵,坐直揉了揉眼,他們二人並不在溫泉,而是在臥室的床上。

江清輝:“醒了?”

祁顯允疑惑又迷茫的說:“怎麼在這裡?”拍了拍腦袋想讓自己記起什麼。

江清輝輕笑道:“我抱你回來的。”

祁顯允瞪大眼睛:“啊?”,腦補一下江清輝公主抱他回來,渾身一機靈。

江清輝笑意變濃:“逗你的,你睡著了,我就辛苦給你洗洗穿好衣服揹回來了。”

祁顯允撫了撫胸口順順氣說:“你怎麼不喊醒我!”

江清輝:“打雷都吵不醒你。”

祁顯允:“……”

江清輝:“蘭蔚兮來過,開了些靈藥,讓你修養幾日。”

祁顯允:“我睡了多久?”突然想到什麼奇怪的事情提高音量問:“你為什麼也在床上?”

江清輝清了一下嗓子道:“第一個問題,睡了兩個時辰,這第二個問題嘛……”雙手抱臂,下巴抬了抬

指向他的兩隻手說:“你一直抱著我不放手,我可是好心給你當靠墊啊。”

祁顯允抿著唇,頓感太陽穴脹疼,一時間不知道怎麼反駁,閉目深吸一口氣,朝著江清輝揮了揮手說:“滾滾滾!”

江清輝委屈道:“哎?顯允,我這跟貼身丫鬟一樣伺候你,你怎麼醒了就不認賬?”

-點傻,能當靈寵養著玩。”靈物需要從小養才能親近,大部分維持靈寵形態或多或少有些諸如飛行聽懂人語等無用的技能,少部分一旦開智便可修煉幻化人形,習得符合自身屬性的法門。祁顯允:“我看它乖得很,有名字冇有?”江清輝搖頭:“冇有,現下你是它主人,你給取一個吧。”祁顯允認真思考起來,這可是國家二級保護動物,可不能太隨意,不如就叫:“小白吧。”江清輝:“很……形象。”祁顯允高興的又柔又戳,對著小狐狸說:“小白...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