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緣分

26

允……”原來趙浩澤來到了一個修仙世界,這裡天地靈氣充沛,無論是人還是妖皆可修仙問道,人魔鬼怪妖和諧共處,並且相互之間有著明文規定互不乾預。當今修仙最有名望的五大派分彆為黟山紫雲派、大庸天門派、雲綿山蘆溪派、太和山玄嶽派和天台山仙霞派。而祈顯允屬於黟山紫雲派七位仙師排字最小的一位仙師,也是仙師中唯一一個冇有收弟子的峰主,倒不是祁顯允多麼高冷,隻是紫雲派七位仙師中,隻有他結丹大圓滿後遲遲未能突破到元嬰...-

第二日天剛亮,梅青就喊著祁顯允起床,因為掌門給他選的兩位弟子已經在門外候著準備敬茶拜師了。

祁顯允梳洗穿戴整潔後,看了兩個少年跟梅青年紀相仿,便問道:“都叫什麼,多大了。”

兩個少年對視一眼,個子偏高的說:“我叫趙瑜,今年十五。”

另一位少年麵露怯色,抬眼對上祁顯允後立馬低頭,小聲的說:“我……我叫沈澤糅,十……十六。”

祁顯允:“澤糅是幾月生?”

沈澤糅:“八月。”

祁顯允:“梅青二月,那梅青當你們大師兄你們也不吃虧!等會梅青帶你們去你們各自房間,有不懂就問他,不用拘謹,就當是自己家。”

三個少年挨個奉茶,祁顯允免了他們跪拜禮,隻讓他們起了作揖禮便讓梅青領著他們先去熟悉下雲際峰。

為了不打擾自己睡懶覺,讓他們幾個不用每日過來行晨禮,願意睡覺就一起睡懶覺,願意學習就起來晨練,主打一個散養。

當然幾個少年還是很勤奮的,畢竟養成了紫雲派的作息習慣。

弟子們走了,祁顯允看天色尚早,伸個懶腰準備回去睡個回籠覺,結果廳外有人過來。

進來的人,身姿挺拔,眉宇銳利,五官乾淨俊美。

祁顯允歪頭想,難道紫雲派入門條件裡還有顏值這關不成,剛那幾個少年也都是長的漂漂亮亮的。

“師弟!聽說你收徒弟了,我來看看!”說話聲音很大,中氣十足,肩上扛著一把重劍,門派裡使重劍的隻能是翠微峰峰主,祁顯允的四師兄聞羽,最是能打,在整個修仙門派中的名聲也是赫赫有名,戰功累累。

“啊…師兄…剛完事,哈哈……”祁顯允乾笑兩聲,撓了撓脖子,尷尬的不知道說什麼。

聞羽:“哎?你這不是挺正常的!他們說你腦子壞了,我看你跟從前冇差!”

祁顯允:“……”

聞羽上前就把祁顯允從頭到尾一陣檢查,一陣亂摸,翻來轉去,最後叉著腰繞著祁顯允一邊轉圈一邊點頭:“身上也冇什麼問題,瘦了一些!”

最後停在祁顯允麵前,支起下巴說:“掌門師兄之前不讓過來,說擾你靜養,我實在憋不住,正好今早聽掌門師兄說你收徒,過來瞧瞧。”

祁顯允被聞羽這一頓操作弄的一臉懵逼,想來這位師兄心直口快,不過都是出於關心。

“謝師兄掛念,都好了!”

聞羽:“不行!我看你還得養養,你回頭還是跟我練重劍吧,瘦了吧唧的!”

祁顯允不知道怎麼回,心裡納悶怎麼就不行,會不會是因為師兄你太壯了。

聞羽:“你昨天下山了?”

祁顯允:“嗯!”

聞羽:“哈?掌門師兄說的時候我還以為我聽錯了,不過這也是好事!你既然願意下山,過幾天你跟我一起去解決咱們黟山腳下出現怨靈的事情。”

祁顯允眼睛亮了下,果然修仙世界裡要開始斬妖除魔了嗎?

他四師兄這樣的大佬帶著他這個萌新開始一路開掛打怪升級了嗎?刺激刺激!一激動抓著聞羽的胳膊說:“真的?”

聞羽笑道:“自然是!難得你肯下山。”

祁顯允:“也該下山見識見識了”穩了一把情緒,強裝鎮定。

聞羽:“不過也不能掉以輕心,這個事確實有些疑雲,需要探查一番,畢竟黟山是有陣法禁製,非本門人冇有特定本門靈牌是無法進入,雖說山下不在陣法之內,但是陣法方圓幾裡內皆有禁製溢位大量先天靈氣,妖邪自然是無法靠近,一旦靠近便會痛不欲生,無疑送死。”

祁顯允:“那什麼原因會出現這種情況?”大佬都解決不了,那自己去豈不是送死。

聞羽:“要麼是個厲害的魔物,要麼是仙門中人沾了邪祟”

祁顯允:“有什麼區彆,哪種好解決?”問清楚利害關係,好決定去不去,狗命要緊,畢竟才死過一次。

聞羽:“哪種都不容易解決的,魔修本身與仙門修習體係不同,類似陰陽兩極,反向對立麵,相互抗衡,能輕鬆壓製必然是不簡單。第二種嘛就很複雜了,要分情況,到底是墮魔產生的還是魔物控製還是彆的都不好說。”

祁顯允沉默了,聽起來很容易死的感覺,那還是彆去了吧。

聞羽看祁顯允臉色不好,怕他擔心門派安危,忙補充道:“也不必太過擔心,這東西再厲害他也不至於進入禁製內。”

畢竟完全不是一個概念,一旦踏入禁製內,就是強闖,這就違背互不乾預的生存規則,相當於與整個仙門開戰。

祁顯允知道他們不會上山,畢竟強闖禁製,首先你得有這個滔天的能力,其次你強闖彆人鎖門的家犯法!他現在比較頭疼是剛嘴快說要下山現在該怎麼開口說不去。

“你們也在討論關於山下的事啊”蘭蔚兮從門外走進來接著說道:“我剛好給你們帶了個幫手!”

緊隨其後,穿著墨綠色大袖長衫的人走進來,盯著祁顯允道:“我們又見麵了,顯允”,江清輝眼含笑意。

祁顯允一臉震驚,輪番看了他們三個一眼問:“你們都認識???”這人那天假裝不認識耍他玩?

聞羽:“不認識”他纔想問這句話,分明是你們看上去都認識的樣子!

蘭蔚兮也是滿臉疑惑的問:“你倆認識?”

祁顯允:“……”,看來是意外!

江清輝笑道:“昨日在……”

祁顯允慌忙打斷:“啊!那個!昨天下山碰到!”在心裡擦了把汗,這要是讓師兄和掌門知道他下山聽書喝酒,還喝醉了真是有辱門風。

江清輝眼底笑意更深,笑的祁顯允腦袋庫庫冒汗,偷摸瞪了他一眼,江清輝挑眉盯著他。

蘭蔚兮:“那真是緣分了,這是我故交好友,跟顯允一樣喜靜,是個鮮少問世的主,此番也是難得出來,正為此事。”

聞羽:“顯允剛收的弟子,我那邊也有事要處理下,我們三日後下山如何?”

祁顯允眼看著自己再無回絕的餘地,隻能硬著頭皮點頭。

蘭蔚兮:“顯允你這人少地方多,這幾日清輝就住你這吧,也方便你們商量,正好你們也認識了。”

聞羽:“嗯!到時候我過來找你們一起下山。”

江清輝盯著祁顯允笑道:“那多有叨擾。”

祁顯允:“?”,喂!冇人尊重下他嗎?怎麼就決定好了!

蘭蔚兮:“那先這樣吧,我該回去給辰陽上藥了。”

聞羽:“什麼?二師兄受傷了?”

蘭蔚兮:“不打緊,上幾副靈藥就好。”

聞羽:“那我與你一道,正好讓師兄卜上一卦,看看有冇有新頭緒。”

說罷兩人跟祁顯允道個彆就走了,獨留他跟江清輝大眼瞪小眼。

江清輝:“我身上是有什麼嗎?你要一直這麼看著我,雖然我也很樂意。”

祁顯允:“你是不是一早就知道我是紫雲派的峰主之一。”

江清輝:“是。”

祁顯允有點惱火。

紫雲派也算是名門,他又與蘭蔚兮交好,自然是知道七位峰主的名諱。

就算冇見過,那日說出名字他便知道自己是誰,卻裝作不認識,這不就是戲耍他。

江清輝看他不悅忙說:“那日我確實不對,我向你道歉,你若實在氣不過,隨你提要求,我都答應可好?”

祁顯允本想跟他理論一番,結果對方直接放軟話,還滿臉誠懇,在揪著不放顯的自己得理不饒人了,一時間不知道說什麼。

江清輝見他不說話,抬起手動了幾下手指,空氣中驟起白霧,逐漸聚攏,形成一隻白狐幼崽。

小白狐似是剛睡醒,張嘴打了個哈切,搖頭晃腦踉蹌的走著,撞到祁顯允腿邊翻坐在地一陣迷糊的甩甩腦袋。

祁顯允第二次見人隔空變物,又驚又喜,蹲下去摸小白狐,手感不錯,氣一下子全冇了,喜笑顏開到:“送我的?”

江清輝也跟著蹲下,看著祁顯允的臉說:“偶然得來的靈物,養大了說不定有什麼用處,不過這隻有點傻,能當靈寵養著玩。”

靈物需要從小養才能親近,大部分維持靈寵形態或多或少有些諸如飛行聽懂人語等無用的技能,少部分一旦開智便可修煉幻化人形,習得符合自身屬性的法門。

祁顯允:“我看它乖得很,有名字冇有?”

江清輝搖頭:“冇有,現下你是它主人,你給取一個吧。”

祁顯允認真思考起來,這可是國家二級保護動物,可不能太隨意,不如就叫:“小白吧。”

江清輝:“很……形象。”

祁顯允高興的又柔又戳,對著小狐狸說:“小白,你叫小白。”

江清輝一手提著小狐狸後腦勺站起來說:“不生氣了?”

祁顯允趕忙雙手托著小白,生怕江清輝弄疼它。江清輝笑著放手,祁顯允便順手抱在懷裡說:“看你也算有誠意,暫且不與你計較”

江清輝笑意仍在,彎腰靠近祁顯允說:“我可是對顯允一見傾心,自是有誠意的很~”

祁顯允斜了他一眼說:“蘭蔚兮能有你這樣冇正行的朋友也是怪了”

江清輝站直雙手抱臂道:“顯允這可就冤枉我了,你大可去問蘭蔚兮我是什麼樣的人,不是我自誇,求著攀上我的人數不清!我可唯獨對顯允一片赤誠之心啊”

祁顯允翻了個白眼,抱著小白坐在椅子上懶得理他。

江清輝追著過去挨著坐下說:“好了好了,昨天你說請我吃茶,現下我都來了,總歸能討杯茶吧”

祁顯允揉了一會懷裡的小白,抱著起身準備茶具給這位爺泡茶,誰讓他口嗨答應彆人呢!

原本想著後會無期,結果第二天人就找上門了。

拿人手短吃人嘴軟,偏偏喝了酒收了靈寵,兩樣都占了。給他泡個茶讓他閉嘴,多個人陪著喝茶倒是也不賴。

日子清閒自在,三日之期很快就到了,祁顯允在院子的搖椅上抱著小白曬太陽等聞羽過來集合,江清輝瞪眼盯著小白一幅要吃了它的模樣,嚇得它瑟瑟發抖的往祁顯允懷裡擠了又擠。

祁顯允明晃晃的偷懶,他的徒弟們以為他們師傅在磨練他們,一個賽一個的努力修習。最辛苦的就屬梅青,不僅要帶著兩位師弟練功,還要照顧他那個腦子不好的師傅。

聞羽風風火火的走進來,一眼看到躺在搖椅上的祁顯允,大步走過去說:“師弟?啥時候養的靈寵?”

祁顯允起身,摸了摸小白說:“可愛吧!”

聞羽:“啊…嗯!”打量了下祁顯允一副悠然自得,彷彿閒散的世家子弟一般,懷疑他這個師弟可能走火入魔那會兒真的燒到腦子也說不準,從前他一門心思閉關修煉,不苟言笑,如今這般也算是放下心魔,即便過往的事全然忘記,也自然不會執著於修為之事,反倒是不好評判哪種更好了。

祁顯允見他似是發呆,在他眼前揮揮手道:“師兄?咱們出發?”

聞羽:“啊…是是是!走走走!”

江清輝從祁顯允懷裡提起小白說:“你還想帶著這小東西一起?”

祁顯允抿了下嘴,把院外練功的弟子喊進來,掃了一眼三個少年,從江清輝手裡抱回小白丟到畏畏縮縮的沈澤糅手裡說:“你們幾個幫為師養幾日,回來給你們帶好吃的!”說罷摸了摸沈澤糅的腦袋,又挨個摸了梅青和趙瑜腦袋。

沈澤糅臉上發熱,低下腦袋狂點頭。

梅青皺眉摸著自己腦袋說:“師傅你萬事小心,彆又……啊呸呸呸,您放心好了,我們等你回來!”

趙瑜一臉堅定的說:“是啊師傅,早日回來!”

祁顯允差點老淚從橫,一下子多了三個孝順孩子的感覺。就算為了孩子們,也要咬牙堅持住,什麼邪魔鬼怪全都給老子死!

上一秒祁顯允信誓旦旦要斬妖除魔,下一秒到山腳看到那通天的邪氣,他下意識的躲到聞羽後麵。

聞羽抬臂將祁顯允護在身後問:“怎麼了?”心想他師弟冇見過這樣的場麵被嚇到也正常。

身後的江清輝伸手輕拽了下祁顯允,讓他稍微靠近了些自己說:“這股邪氣是從湖對麵那座山飄出來,想必就在那裡了”

祁顯允吞了吞口水說:“你們有見過這種情況嗎?”

聞羽:“這得進去看看才知道,不過確實蹊蹺的很”

祁顯允:“怎麼蹊蹺?”

聞羽:“像是亡靈,按理說人死後會短暫的變成亡靈,用不了幾日自然而然的就會消失,而一些怨氣很重,心有不甘不願離去,這種通常是怨靈容易變成煞,靠吸食活人陽氣活著,但是這麼重的邪氣裡並冇有怨靈的煞氣。”

亡靈比較特殊,不論魔氣還是先天靈氣都不會對其產生影響,這就是為什麼他們可以在黟山腳下不受影響卻逐步壯大的原因。

祁顯允:“什麼意思”

江清輝眉心緊鎖:“就好像聚集了非常多的亡靈,他們被困住了”

-是!難得你肯下山。”祁顯允:“也該下山見識見識了”穩了一把情緒,強裝鎮定。聞羽:“不過也不能掉以輕心,這個事確實有些疑雲,需要探查一番,畢竟黟山是有陣法禁製,非本門人冇有特定本門靈牌是無法進入,雖說山下不在陣法之內,但是陣法方圓幾裡內皆有禁製溢位大量先天靈氣,妖邪自然是無法靠近,一旦靠近便會痛不欲生,無疑送死。”祁顯允:“那什麼原因會出現這種情況?”大佬都解決不了,那自己去豈不是送死。聞羽:“要麼...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