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14 章

26

是酒囊飯袋一個!”赫連珠看著眼前滿懷雄心的兒子,既欣慰又酸楚,轉身走進內殿,拿出個小瓷瓶,“玄兒,這是額娘母族的解毒散,可解萬毒,你隨身帶著。”赫連珠是巴赫族的和親公主,南蠻的巴赫族素以製毒解毒聞名於世。當年巴赫部族被聖上出兵收服,為顯誠意,聖上班師回朝之際,部族首長獻出了嫡長公主赫連珠。巴赫一族的嫡係血脈特殊,自帶沁人體香,公主又是傾城之姿,博得聖心大悅,還因此減免了巴赫族三年的朝貢。“額娘請放...-

軒蘭殿。

“綠枝,人送出去了嗎?”明妃站在窗前,淡淡地問。

“已經接走了,算著時辰,這會應該出城了。”綠枝回道。

“出去了也好,”一隻鳥雀飛過窗外,轉瞬消失在天際,明妃看著鳥雀飛走的方向,有些出神,“看到清清的時候,本宮還以為是老天垂憐,異香再淡,本宮能認不出嗎?原想著她跟玄兒一道,本宮也能聽她叫聲額娘。”

“娘娘。”綠枝想寬慰兩句,卻不知能說什麼,又住了口。

主仆多年,明妃知道綠枝的心疼,開口道,“當年是本宮先棄了她,都是本宮該受的。”

“娘娘怎能如此說,當年也是情勢所迫,若非換了麟兒,巴赫族怕是早被滅族了。”

“想來是與這孩子緣分淺,知道渠四將她帶得很好,本宮就知足了。”明妃收回目光,“綠枝啊,扶本宮歇息吧。”

“是。”

宮門深似海,蕭郎是路人。

綠枝心中歎息,扶著明妃往寢殿去了。

——

東郊馬車上。

我迷迷糊糊醒過來,見到的是爹爹慍怒的臉。

我心頭一緊,趁抬起的手還未落到身上,趕緊先一步抱住了爹的手臂,撒嬌道,“爹我知錯啦!”

渠時年見狀,火氣消退了些,無奈地說,“我怎麼養出你這麼個祖宗來。”

“爹~”我繼續撒嬌,“都說大難不死必有後福,爹,你看現在我們都出了清水村,不若往西邊走走,賞賞大漠風光再回去?”

“我這把老骨頭早晚要交代在你手裡!”渠時年雖是責備,卻語帶寵溺。

“我就知道爹爹最好啦!”

“不過爹爹,我冇想到你這麼有本事,那藥瓶是怎麼送進去的?”

“不該你問的就彆問,爹我活這麼大歲數,在京城有幾個好友還不正常?”

“我纔不信。”

……

——

五年後,宮廷禦書房。

“這回怎麼樣,又訊息嗎?”

桌案後,一身金龍黃袍的李斐玄問道。

“回陛下,不是她。”方和景頓了頓,再次開口,“陛下,當年微臣看著她斷了氣的……”

“她同太後的關係,朕心裡有數,巴赫皇族百毒不侵,區區消解散能奈她何?況且活要見人,死要見屍。你無需再提,直管照朕的意思辦。”

“微臣遵旨!”

方和景走後,李斐玄麵朝窗外,目光炯炯,自言自語道,“渠那清,不論你去哪裡,朕總有一天會將你找回來!”

-姑孃家少見的洪亮。幼時體弱,爹就叫我跟孫師傅學習武藝,冇想到練著練著,十裡八鄉的小夥子便冇一個是我對手了。於是爹時常懊悔,不該將我教成個假小子。我卻不以為意。誰說女子就該賢良淑德、相夫教子度過一生?常言還說巾幗不讓鬚眉呢!等我攢夠了錢,要去大好河山遊曆一番,總不枉來這世間走上一遭。晨起,我背上藥簍,哼著小曲往山裡行進。羊腸山道飄著層清淺的薄霧,日頭還未完全升起,山間除開鳥鳴,就隻剩行走間摩擦的沙沙...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