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10 章

26

,麻煩快一些,我們著急趕路。”“好勒,這就來!”一行人落馬下車,茶鋪的空位轉瞬便坐滿了。我正瞧熱鬨,不防一隻手從臉側伸過來,一把將我的鬥笠取下。“這位兄台眼熟得很,敢問是否是在下的故人?”我轉身,隻見李成被人攙著,一手拿著我的鬥笠,一臉似笑非笑,毫無意外之色。為趕路方便,我特意作了農夫裝扮,冇想到李成一眼識破。“真冇勁,本來還想嚇你一跳。”我覷他一眼,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掩飾眼底的歡喜。“清清,你能...-

再醒來,入眼是一個陌生的房間。

床闈上的刻雕簡約精美,薄紗帷幔繁複重疊,是與王府中截然不同的脂粉氣息。

這是什麼地方?

我心中疑雲重重,想起先前落水的事情,趕緊給自己號了脈。

還好,無甚大礙。

我籲出口氣,差點還以為自己要英年早逝了。

“渠姑娘,您是醒了嗎?”

這時,外頭響起個溫和的女聲。

帷幔掀起,一個宮裝婦人領著幾個宮婢走了進來。

我這是……在宮裡?

“渠姑娘萬安,老奴綠枝,奉明妃娘娘之命看顧姑娘。”綠枝說完,向邊上錯身,身後的宮女拿著裙釵等物什走上前,作勢要幫我更衣。

“我自己來,自己來。”我趕忙製止。

綠枝見狀,叫宮女們放下東西出去,一會功夫,屋中就隻剩下我們兩人。

我看了看被中衣著單薄的自己,侷促著不好意思當麵換衣服。

綠枝瞭然,轉過身,緩緩開口道,“昨日郡主在王府遇刺後,雖身體無甚大礙,但受驚不小。鎮國將軍就一個獨女,要求嚴懲刺客。王爺為了保你,讓方教頭將你送到明妃娘娘這。所幸你在王府以男裝示人,王爺找了個替身說你溺水已死,對外隻說是行刺王爺不成連累了郡主。”

我邊聽邊換衣服,失去意識前那個身影浮現在腦海。

那應該是李斐玄了。

他不僅先救了郡主,還差點將我害死在池底。

我心中酸澀苦楚。

有婚約了,何苦還來招惹我?就因為我無權無勢好擺弄,偷腥成本低?

是了,以我的身份,就是招進府做個通房,在他眼裡興許都是對我的恩典。

來時路上有多歡喜,如今便有多難過。

雖自知與他不會有結果,但真相血淋淋擺在眼前的滋味當真不好受。

我沉默不言,綠枝也不惱,繼續說著昨日的事情,“明妃娘娘是王爺的母妃,姑娘不用擔心。如今王爺雖給了郡主交代,可郡主堅持刺客是女子,並非池中溺死之人,現下正滿京城找人。故而隻得委屈您在軒蘭殿修養,避避風頭,對外說是軒蘭殿的侍女就好。”

我不置可否,隻現在身在宮中,綠枝的口吻,怕是有心要留我了。

隻是,為什麼呢?

我想不出緣由,興許是李斐玄不想放我離開吧。

總算是把衣服穿戴妥當,正低頭整理配飾,我突覺鼻尖有股淡淡的異香縈繞。

衣服上的嗎?

我湊近衣袖聞了聞,不大像。

現在不是研究這個的時候,綠枝一直在房中,想必在等我穿戴好了要帶我去見明妃。

興許與明妃好生說說,她能將我放出去。

“綠枝嬤嬤我好了。”想到這裡,我趕緊整理了下衣襟,開口道。

“姑娘隨老奴去趟內殿吧,娘娘知道你醒了,一定很高興。”綠枝聞言轉過身來,笑著說。

“恩。”

我跟著綠枝走小道,奇拐八繞後進了一間華麗非常的寢殿。

“娘娘,渠姑娘醒了,這會正在外間候著。”

綠枝先進去通報了,我等在帷幔外頭,殿內瀰漫著熟悉的異香,是方纔聞見的味道,隻是這裡的要濃烈許多。

是熏香嗎?這味道挺好聞的,我抽著鼻子使勁聞了聞。

“等在外頭做什麼,快讓她進來。”一個女聲響起,帶著點嗔怪。

綠枝快步走了出來,對我道,“渠姑娘,請隨我來。”

我跟著綠枝進到內殿。

見到一個穿著素雅的貴婦端坐小榻上,見我進來,有些激動地站起身,卻見綠枝咳嗽兩聲。

明妃像是大夢初醒,麵露尷尬地又坐了回去。

“草民渠那清,拜見明妃娘娘,娘娘萬福金安。”

我心中奇怪,但禮數卻冇忘,屈膝下跪嚮明妃施了一禮。

“快起來,昨日才落水,嚇壞了吧,身體可有什麼不適?”明妃聲音溫柔,夾著絲不易察覺的哽咽。

“冇什麼事,草民習武身體素來強健。”我回道。

“冇事就好,”明妃頓了頓,語調親切,“你不用侷促,來,到本宮邊上坐。”

明妃拍拍身邊的空位,示意我過去坐。

我心中雖有不安,但想著一會有求於人,還是要順著她的心意來,於是走過去坐到了她邊上。

明妃見我過去,眼中溢滿了歡喜和溫柔,拉著我的手,上上下下打量。

“玄兒長這麼大啊頭一回有喜歡的人,本宮實在是太歡喜了。昨天他把你偷帶進宮的時候,當真把我駭了一跳。”

我心中異樣的感覺愈加濃厚,麵上竭力剋製,笑著說,“明妃娘娘,您是誤會了,王爺此舉隻是因為我在滇州的時候救過他,實非兒女之情。”

明妃見我如此說,眼中流露失落之色,“本宮可冇到老眼昏花的程度,而且看的出來,你也是喜歡玄兒的。”

她這都看得出來,胡謅的吧。我腹誹。

“定是因為郡主吧。清清,本宮知道郡主的脾性,在她之下做妾室少不了受委屈,不過你放心,本宮替你撐腰,不會叫她磋磨於你。”

“明妃娘娘,當真不是您想的那樣。草民自知出身低微,萬萬不敢有攀附權貴的想法。”我趕緊解釋。

八字還冇一撇的,怎麼就一副婆媳的口吻了,真不愧是娘倆,都那麼喜歡善做主張。

“還是說你在生氣玄兒冇來看你?他有自己的難處……”

明妃拉著我的手,猶自喋喋不休,我說的話是半句都冇聽進去。

我實在有些不耐,嘗試著開口道,“娘娘,其實我有一事鬥膽相求,還望娘娘恩準。”

“清清有什麼儘管提就是。”

“我在宮中於禮不合……”

“娘娘,時候不早了,陛下今日在禦花園設了宴,您該梳洗打扮準備去宴會了。”

我定定心神剛開口,還冇說幾個字,就被綠枝打斷了。

“本宮與清清聊得太高興,都忘了時辰,”明妃有些歉意地看向我,“清清,你便在偏殿歇息,有什麼缺的隻管跟綠枝說,她會替你安排好。”

我有些氣惱,可現在又不好繼續說下去,隻得開口道,“謝娘娘,草民先退下了。”

“姑娘請。”

我無奈,跟著綠枝沿來時的路走出了內殿。

-變得無比沉重,如此狀況下,我不僅冇辦法將她拖上岸,反倒被她壓得直往水底沉。“撲通”又一聲跳水聲。“王爺!”“快快,繩子!”肺部憋得的生疼,我冇忍住,微微張開了嘴,最後的氣息從口中逸出,意識開始模糊。突然,我感覺手中傳來一股向上的力量,拽著的衣裙隨著力從手中脫開。恍惚中,我看見郡主被個熟悉的身影托抱著,向水麵浮去。而我則被那人蹬水的力道帶著,下沉的更快了。真應該聽爹的話的。這是我失去意識前,最後一個...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