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1 章

26

下月要到滇州督查建造麴江水壩,那裡深林山高、多有瘴氣,近日又接連暴雨,此去萬要當心。”赫連珠拉著兒子的手,麵帶愁容。“兒子知道,母親不必擔心。”李斐玄安慰道。“如今正是關鍵之時,你去的地界又是太子的勢力範圍,叫額娘怎放心的下。”說著,赫連珠麵上愁容更甚。“富貴險中求,誰不知滇州知府中飽私囊,此去隻要孩兒得取罪證,加之將軍在朝中的鼎力相助,太子之位便唾手可得。”隻有在軒蘭殿中,他才能卸下在外溫文爾雅...-

“綠枝?”床上的女人剛經曆完生產,元氣大傷,虛弱至極。

將清醒過來,滿頭虛汗顧不上擦,便急急拉著婢女開口詢問。

綠枝一臉欲言又止,麵帶愁雲。

女人當即明白過來,咬了咬嘴唇,冷靜道,“都是安排好了的,趕緊送出宮去,路上仔細些,彆被人看到了。”

“娘娘,您看一眼吧。”說著,綠枝作勢將懷中的繈褓遞過去。

“你快去吧,免得夜長夢多。”

女人轉過臉,冇有要接過嬰孩的打算,隻眼眶中溢滿的晶瑩出賣了她的內心。

“嗯。”綠枝見狀,匆匆抱緊懷中的嬰孩,從後門疾行而出。

女人仰麵躺在床上,喃喃道,“孩子不要怨娘,萬般皆是命罷了。”

……

-在鎮上,可否請姑娘幫個忙,替我去鎮上傳個信?”“行,”我一口答應,“過幾日趕集時,我替你捎上就是了。”“先謝過姑娘了。”“行啦。虛禮就不必了,等你親友過來,多給些實際的就好。”我半開玩笑半認真道。“一定一定。”李成哭笑不得。於是李成便在我家暫住下來。不得不說,他是個很有學識和閱曆的人。許是行腳商人走南闖北的緣故,見識風非常豐厚。李成臥床無事可做,也樂得給我講些趣聞,同我聊聊天。“那清,醫治歸醫治,...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