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六章

26

將對麵的椅子拉出來,給桌上的空茶杯倒了一杯:“陳瑞尊者,你可算是來了,鄙人陸黎舫在此可是等著望眼欲穿啊!”名叫陳瑞的老者冇有回話,隻是自顧自的坐下,拿起手邊的茶杯喝了起來。陸黎舫看著老者,手一揮,一道結界隨即出現開口道:“尊者,我們之間的談話我保證不會有第三個人‘參與’,即墨家主應該看到我的那封賀書了吧。那我就直說吧”半個月前,我在修煉之時。突然,有一股強烈的感覺,會有很重要的事情發生。尊者,你知...-

就在柳正元自以為自己一擊必殺之時,陸黎舫人頭落地之時。突然大風驟起,凝聚成滿天風刃開始不斷攻向柳正元。片刻便將柳正元弄得遍體鱗傷,血流不止。最主要的是,此風竟將柳正元佈置的囚陣吹散,而被困其中的陸黎舫依然隻是佇立其中,戲謔的看著柳正元……“這不可能,囚陣之中你無法施展靈力,更不可能驅散囚陣,又怎可能吃得住這一刀,不可能,啊啊啊啊!我要殺了你。”隨即便在此全身發動靈力攻向陸黎舫,渾身的傷口,血液不斷從空中落下,宛如血雨一般……陸黎舫不緊不慢,操控著風刃不斷攻向柳正元,隨二人偶有接觸,也被陸黎舫立刻加速拉開距離。此消彼長,不斷消耗下,柳正元靈力漸漸消耗,體力明顯不支。看著不遠處不斷喘著粗氣的柳正元,陸黎舫開口了:“柳正元,今日你已必敗無疑,跪下磕個頭,我留你全屍!”柳正元冇有回話,隻是狠狠的盯著。突似下定決心,從儲物戒指中拿出某物,刺入胸口。頓時神秘紋路遍佈全身,傷口也在極速著癒合,之前消耗的靈力也全然恢複,最可怕的事,柳正元的修行,在此物的刺激之下,竟有了靈境大成的跡象……“是你逼我的,今天就算是死,我也要和你一起!!!”隨後柳正元,再次衝向陸黎舫,隻是這次肉眼都已經無法捕捉到,隻聽“咚”一聲,一刀劈向陸黎舫喉嚨所在,速度之快,已修煉速度見長風靈力的陸黎舫都反應不及,一道神秘力量再次化解掉了此次攻擊。陸黎舫藉機立刻加速擺脫攻擊範圍,隨後立刻施法,隨後右手化刀注入靈力,向前一甩,一道透明且飛快無比的氣刃脫手而出。可柳正元此時宛如入魔一般,對這次攻擊完全無視,隻是輕微轉動身軀,雖未命中要害,卻將一整支左手削斷,但柳正元好似全然不知,隻是不停地說道:“我要殺了你,我要殺了你……”左手還未落地,柳正元便在此消失在眼前,隻聽“咚咚”兩聲聲,兩次劈向陸黎舫要害的攻擊,皆被神秘力量化解。“死!死!死!”此刻,柳正元完全已被殺意籠罩,全無人樣。接連攻擊被擋,完全陷入瘋狂的柳正元,反而佇立在空中停了下來……在場的所有人,哪怕還在廝殺的人都停了下來注視著,因為大家都明白,接下來就是最後一次交鋒了,誰活下來誰就是最後的贏家……“死!”話音剛落,柳正元消失不見,空中突然劃出一道血色的印記直衝陸黎舫,陸黎舫連忙加速想要避開,如果這一次在無法躲避,即墨家主以嫁妝之名歸還的護心玉就要完全失效了,變成凡物,可在如何加速也躲不開柳正元這一擊。如果這一擊後,他依然如這般瘋狗一般,我又當如何應對?正當陸黎舫一邊加速逃離,一邊思索對敵之策時……此刻,突然從天而降一把長槍,宛如流星一般直接將飛行的柳正元當場紮穿,並便其釘在地麵之上。“陸家主,主人交給你的護心玉你就這般使用?”隻見一老者突然出現在陸黎舫旁邊。陸黎舫雖有後怕,但連忙說道:“謝謝尊者搭救!此人如不是使用那神秘物品,他早已死於鄙人劍下了。”“你何嚐不是有護心玉庇護,如若不然,你也早已人頭落地了。修士相爭,唯有勝者為王,使用何種手段隻要贏就都是可以的。”陸黎舫立刻回道:“謝謝尊者賜教,鄙人先去終結此人的性命。”陸黎舫還未動身,突然有幾人出現在麵前。為首就是宣真人之人。“還望陳瑞尊者放過此人一命,在下名號宣真人,還望尊者高抬貴手,既然兩人交鋒,陸家主已勝,何必趕儘殺絕!”陸黎舫看著眼前幾人,皆是黃岩界成名已久的靈境之人,可以說,黃岩界大半頂級戰力都在於此。心中頓時萌生退意,畢竟這幾人成名已久,尤其領頭的宣真人不是自己可以招惹的起…隨後掉頭看向陳瑞,因為這些人他惹不起。這時陳瑞開口了:“可以,我給你一個麵子,隻要你可以進入此槍五米以內,你便可以把人帶走!”陸黎舫雖見識過此槍的威能,但萬一宣真人真進入五米之內,難道真的放柳正元走?雖有疑惑,但並未表現出來。隻見宣真人,飛快的飛向長槍所在之地,五十米,三十米,二十米,十米,皆暢通無阻,不知心想,即墨家主此次派陳瑞尊者前來,莫非是想賣我一人情?所以故意這般?但從十米內後,突然一股強烈的氣勢從槍內噴湧而出,形成了一層天然的結界,宣真人全力加持,卻片步都入不了。宣真人此刻其實就已經明白,柳正元今日自己已經帶不走了,但修行之人怎可輕易退縮,但立刻施展密術,全身靈力全部加持到速度之上,可儘管如此努力,也隻是前進了不到半米,隨後便被強大的氣勢彈飛上百米遠……與宣真人所來幾人,皆為震驚,宣真人在黃岩界成名以久,雖算不上最強之人,但平時廣交好友,他人幾人都曾受過宣真人所助,為報恩情,今日特此前來相助。可,竟連此槍五米之內都無法接近,一時之間,幾人麵麵相覷,深怕秋後算賬……片刻後,宣真人從廢墟之中起身,望著遠處佇立的長槍,心有不甘,卻又無可奈何。隨即飛向幾人,“陳瑞尊者,此物乃是你的兵器嗎?真乃當世之奇兵,隻是散發的氣勢便使在下無法接近……”陳瑞並冇有回話:“宣真人既然你已經輸了,柳正元的命我便帶走了。”話便,長槍便立刻拔地而起,瞬間,柳正元帶著不甘的怒吼便化作一攤血水,此槍飛向空中,“咻”,一瞬就消失在眾人眼前……宣真人看著眼前的並未離開陳瑞,立刻便明白了。此槍乃是即墨家主的兵器,相隔進百,精準,且一擊就擊殺了使用密術提升到靈境大成的柳正元,不禁自問,我能不能接的住,但得到的結果就是,自己隻會和柳正元一個下場……陳瑞看著眼前的宣真人,“宣真人,我家主人有幾句話要我交代與你,柳正元這等跳梁小醜死便死了,何須為他自毀形象,身處黃岩界這般安逸之地,終究隻會停步於此,以你天賦,五米之內不難。還有陸家主,不必趕儘殺絕,如此你與柳正元有何不同。話已至此,主人要我交代的我已全部交代完畢。陸家主,殘局就不需要我出手了吧!”陸黎舫笑了笑“多謝即墨家主,陳瑞尊者相助。既然即墨家主吩咐了,柳正元家人,我聽即墨家主的,放他們一馬。他日必登門拜訪,道謝一番!”隨後,陳瑞便瞬間消失不見……陸黎舫立刻對著宣真人說道:“宣真人,你那兩位有柳正元血脈的子嗣既然你早已接走,而且即墨家主開口了,那便一筆勾銷,至於其他後代我便收入自己家中從事,各位可有異議!”對麵幾人搖了搖頭,畢竟他們是為了宣真人而來,柳正元那些後代與他們何乾。陸黎舫隨即便去到了下方戰場收拾殘局,不過柳家的家臣們,在長槍出現,且一擊擊斃柳正元後,便作鳥獸散四散而逃了……那幾人對了對眼神,向宣真人告辭後,也一一離開了。唯有宣真人一人還佇立在空中思考剛纔即墨家主告知的話……許久以後,宣真人看了一眼長槍所佇立之地,便也離開了。幾日後……在黃岩界某處……即墨讚與即墨宛二人站在傳送陣旁。“小堯,我這次回去,可能少則三五年,多則十幾年,我會在老三成年之前回來,照顧好老二和老三等我回來,還望瑞叔照顧好他們母子三人。小宛我們走吧!”隨後便轉身進入傳送陣內,即墨宛隨即也開口道:“母親,瑞叔你們多多保重,宛兒這也便離開了。”即墨夫人看著走入傳送陣的兩人,“萬事不可強求,保護好自己。”即墨讚看著夫人,滿臉笑容,隨即便啟動了傳送陣,隨著一道通天而起的白光,二人的身影便就此消失不見了……即墨夫人看著眼前空無一物的傳送陣,便對著陳瑞說道:“瑞叔,他們二人,不知要曆經何般磨難才能回來。讚哥他此次隻身前往三重天,定是危機重重,想取他命的人不知幾何,此前還有瑞叔與我助他,可此番,唉……”即墨夫人此時滿臉愁容,但事已至此,也隻能接受了。“夫人,主人的能力手段你不是不知,雖說三重天想取主人性命之人極多,但一群野狗叫的再凶,也傷不了老虎。雖然主人與即墨本家決裂,從而脫離了即墨家。但老爺子即使如此也極其喜愛主人,隻要有老爺子在,三重天內,主人便可安然無恙。”即墨夫人聽聞後“但願如此吧!既然人已離開,照顧好皁兒與言兒纔是最重要的,瑞叔,我們離開此地吧。”“是,夫人”隨即即墨夫人和陳瑞便離開了此地。“母親,哥哥和父親去做什了呢。”在床邊逗著嬰兒的即墨皁看著回來的即墨夫人問道。“你父親和你哥哥啊。”即墨夫人停頓了一下,摸了摸孩子的頭笑著說道:“是為了這個家啊!”

-不知為何心竟有點小爽,但表麵上卻不敢表現出來。隻是說道:“既然如此,那鄙人必當全力以赴。請公子準備一塊開曠之地即可。在取來三公子一滴血液以便在下占卜,請各位在鄙人占卜之時,替鄙人護法,以防遭到打擾。”陸黎舫猶豫一下,接著說道:“占卜推演之事,本是逆天而行,窺探未來,鄙人也無法保證使用此龜甲就可以成功,往即墨家主理解。”即墨讚聽完後說道:“明白,陸家主。你儘力而為即可。不知何時可以開始呢?”陸黎舫看...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