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五章

26

也活不到一百。”頭有犄角的男子,聽到這番話後突然睜開雙眼,他的眼眸竟然像是兩個無邊的星空那樣,閃爍著無數類似星辰的光芒。那雙星辰般的眼睛突然綻放的光芒,瞬間便將空間內的一切摧毀,連申七一瞬間**也消失殆儘。隻見男子順手一揮手,將申七的靈魂神魄護了下來,隨後另一隻手撕破身旁的空間從中拿出一個小瓶和一個不斷變化的物體。麵目表情看著隻剩靈魂神魄申七說道:“申七,關於第九百七十二號有第三個人知道嗎?你應該...-

深夜。在一間密室內,即墨讚,即墨宛,陳瑞,即墨讚夫人四人正商討這什。即墨宛開口問道:“父親母親,既然這次占卜失敗,三弟未來我們又當如何。”即墨讚說道:“陸家主那陣說過,老三他是無氣運之線之人,常理來說,無氣運之線之人,唯有死人纔會這般,也符合我與瑞叔之前所商討一般,老三他可能在小堯體內便已死去,但老三他還是順利生了出來,說明常理的規則出現了偏差,那老三的情況就不能用常理來對待。”即墨讚夫人也說到:“我剛感知到自己懷了三兒時,每日都用靈力感知,並且用靈力滋養,並冇有察覺到異樣,可三兒如今這般,我心如刀絞。”即墨宛回道:“父親,三兒這般情況可有補救之法?”即墨讚沉思片刻,“尋常之物,無濟於事,老三體質過於虛弱,即使頂級丹藥服下也無法吸納,宛如毒藥入體。唯有得天獨厚扭轉乾坤的天地造化之物,纔有一試的可能性。但這類物品,幾千年難得一遇,此界外域更是難求。”即墨宛下定決心,決然的說道:“父親母親,孩兒願意為老三去尋找治好之物。”即墨讚夫人立刻說道:“可是三兒,先不說你找不找得到,即使此物出現,所在之地多也是窮凶極惡之地,更別說窺探之人不知幾何,其中的凶險你不是不知。”即墨宛回道:“母親,孩兒知道。可我不能看著老三這般,何況父親曾說過,修行之路本就是掃除一切阻礙,冇有磨難,怎能成長向前,而且更是為了老三的未來,我願意前往,請母親理解。”即墨讚這時開口,“不愧是我的孩子,有我當年的風範,為父支援你。”女子掐了一下即墨讚的腰,但也冇有再說什了。即墨讚隨即開口道:“為父過幾日與你一同離開。”許久未開口陳瑞說道:“主人,你想好了嗎,我願意與你一同。”女子問道:“讚哥,你要去哪?”即墨讚沉默了片刻,回道:“此界外域,怕是無人可以解決老三的問題,我決定前往三重天!”女子反問道:“可是……”即墨讚打斷了妻子的話,“小堯,我明白你的意思,可是為了老三,我必須去,我家的長輩手段極多,說不定可求得某人的幫助。”女人立刻說道:“那些人,巴不得你死,但礙於你父親的麵子不會表現出來,但你曾經與他們決裂,如今回去,怕不是隻會受到這些人的侮辱。”即墨讚隻是笑了笑,“尊嚴與老三的命比,可有可無。此次前去,來,我以禮待之,如若……”即墨讚停頓一下,“無人願助之,我也隻能不念舊情了。”陳瑞連忙說道:“主人,我願意一同前去。”即墨讚搖了搖頭,“瑞叔,你就留在此處,小堯,老二,老三還需要你來保護。我一人前往即可。”陳瑞聽到後,便不在多言。女子也知道眼前的男人,一旦決定了,誰也無法阻止。隻是說道:“不管如何,保護好自己,三重天想要你命的不知有多少,萬事以保護自己為重。這還有我和孩子們等你。”即墨讚點了點頭,對著即墨宛說道:“等過一段時日,為父將一切事情處理妥當,與你一同離開黃岩界!”幾日後……黃岩界便傳出一件大事,陸家與即墨家兩家結親,陸黎舫將自己的十二女兒許配與即墨家剛出生不久三公子。陸黎舫此人雖成名已久,但在靈境停滯已久,上限不足。但即墨家,雖是從其他地方而來,平日也是深出簡入,且從不參與黃岩界的紛爭,但家臣陳瑞曾一擊便可擊殺靈境境界之人,使得無人可以輕視即墨家,所以黃岩界的修行者們,人人得以敬之。而在某處,有兩人正在商討此事。“宣真人,這次你一定要幫幫我啊!陸黎舫這次巴結上即墨家,那個老狐狸肯定會有所動作,之前有崔南助我,陸黎舫耐我不何,但……”說道這,柳正元不知如何開口,隻是看著眼前之人。此人一身黑色長袍,一頭長髮隨意的紮著,一雙丹鳳眼令人過目不忘,仙氣飄飄,道骨仙風之模樣。隻是坐在椅子上飲著茶冇有說話。柳正元又立刻說道:“宣真人,這次如果你不助我,這次我怕是要身死道消了。陸黎舫前段時間就已經在集結人手,應該是得到崔南離走的訊息準備對我動手,如果此次有即墨家協助,日後你的兒子,孫子孫女會不會責怪與你當初冇有伸出援手……”聽到此話,柳正元一拍桌,大罵道:“你個混賬,我當初千不該將與你這般人結為親家。我曾多次告知過你,對待手下要恩威並施,可你倒好,本答應將寶物贈與崔南,可你轉頭就收入自己囊中,逼得崔南與你分道揚鑣。尋常也不見你來我這,有困難了,就知道找我了?多次利用我的名聲作威作福,毀我名譽,我恨不得手刃了你這混賬東西。”說完,便一腳將柳正元踹飛,撞到身後的牆壁……柳正元起身擦了擦嘴角流出的血液,笑著說道:“,宣真人,你打也打了罵也罵了,氣出了就好了。你不幫我,這次我是真的無路可走了……”柳正元無奈的歎了口氣“唉!這次是最後一次,我保你不死。這不是為了你,是為了那兩個孩子。滾吧!別在這礙我的眼。”“可是我的家產,我的基業。陸黎舫不吃光我他怎能罷休!”“滾!”“宣真人!”“最後一次!”“那宣真人你休息吧!我退下了。”看著柳正元離開後,宣真人無奈的搖了搖頭,隨即便消失在此地了。七日後……隨著深夜以至。陸黎舫帶著上千名修士殺向了柳正元所在之處,不到一時辰,幾千名修士便殺得難解難分,屍橫遍野,柳正元旗下的多處領地都遭到了猛烈的攻擊。“陸老賊,你是要置我於死地啊!”柳正元,看著不遠處的陸黎舫恨恨的說道。陸黎舫隻是笑道:“,柳正元。之前有崔南助你,還有宣真人的名頭在,你多次擾我,占我地盤,搶我基業,甚至我的三個孩子都死於你之手,今日,不取你人頭我有如何向因你而死的家人,手下交代!少說廢話,今日你必死。”隨後向著自家的修士大喊到:“殺,今日乃柳正元身死之日。殺死柳家一人,便可領賞,殺死核心成員,便有重賞!”隨著陸黎舫一番話,陸黎舫的手下們,猶如惡狗撲食,爭先搶後,隻見柳家府內,頓時獻血橫飛,殘肢斷臂無數,廝殺聲與慘叫聲不絕於耳……柳正元望著眼前的一切,紅了眼大喊道:“陸黎舫,我要你狗命。”隨後一把大刀出現在手中,便飛起向陸黎舫砍去。陸黎舫不急不忙,雙手各持一劍,右手持長劍擋與身前抵擋雄安而來的砍擊。隨後左手使得一把短劍,從空隙中刺向柳正元胸口。柳正元刀口一轉將短劍打開,隨即單手握刀在元力加持下飛快的劈向陸黎舫麵門。左手施法,突然陸黎舫身後出現幾個巨大的火球,瞬間便就要攻擊到陸黎舫。陸黎舫全然不顧身後火球,口中極快的念出法決,隻聽“嘶”一聲,火球還未碰到陸黎舫,就被熄滅,四散而開。隨即拉開身位將短劍扔出,與柳正元交纏在一起,隻聽“砰砰砰”不絕於耳……陸黎舫雙手合十,將長劍浮於身前,“去”隨著一番下令,長劍宛如流星一般,柳正元見勢不對發力一把將短劍劈飛,隨即將大量靈力注入到大刀之中,瞬間長刀變得通紅。一揮,一道蘊含著大量火靈力的刀氣飛向長劍,可此劍猶如靈體一般,竟完全不受到此次攻擊的乾擾,依然徑直的飛向柳正元,柳正元隨即展開身前結界,並將大刀橫於身前……可此劍剛接觸到結界便立刻消散,柳正元大驚不妙,可為時已晚。身後一把長劍直接將其貫穿。一口獻血噴出,柳正元一把將長劍從身後拔出,頓時血流不止。隨後全力一刀劈在長劍上,劍身的光芒都黯淡了幾分,隨即又一次舉起大刀,狠狠劈下,長劍便徹底失去了光芒,猶如塵世間的凡劍一般,緊接著第三刀落下,此劍直接碎成幾段,飄落到地上……柳正元立刻拿出一瓶丹藥,一股腦的吞入口中,隻見胸上的傷口正肉眼可見的恢複,隨後大刀指著陸黎舫大笑道:“哈哈哈,陸老賊,你以為我不知你用密術將此劍傳於我身後,用一道近乎完全真實的幻影來迷惑我?”“現在你風劍已毀,而這般傷,我隻需要金創丹便可片刻痊癒,哈哈哈,看來我的命,你取不走了,但今天你的命要留下了。”隨即空中,瀰漫著充滿爆炸性的火靈力,“陸黎舫,從一開始,當我釋放火球之時,我就知道這難不倒你,但借你之力,將我的靈力打散,從而才能施展此術,囚陣,起!”隨著柳正元一聲,空中的火靈力立刻便凝聚成一個龐大無比的火球將陸黎舫控於其中。“陸黎舫,在此囚陣內,隻要你動用靈力,立刻便回受到這無數靈力的攻擊,哪怕是靈境大成之人也抵擋不住。你的死期到了,等著,馬上我也會把你所有的家人送下去陪你的。”隨即便飛快的衝向陸黎舫所在,一刀便劈向陸黎舫的頭顱……

-便陸家主使用。”即墨宛與陳瑞同時說道:“是!”隨後三人便一起離開了……即墨讚看著窗外的太陽自言自語的說道:“,如何。”突然,即墨讚身旁出現了一道黑影,隱隱約約隻能看到人形,卻看不到此人的麵目。這位名為的開口說話了:“無關。”即墨讚沉思片刻說道:“謝謝了,麻煩你跑一趟。”身旁的黑影並冇有回話,兩人陷入了片刻的安靜……一陣後,黑影開口了:“你們二人何時回來。”即墨讚冇有多想,隻是說道:“,你冇後代,你...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