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二章

26

無可能,五根,靈感,內府全無,即使找來元丹階段的丹藥,也無法吸收其中的能量,起不到改善的目的,反而堆積在體內猶如毒藥。靈魂神魄更是常人不可觸碰的禁忌。唯一的方法,隻能寄托於得天獨厚扭轉乾坤的天地造化之物,纔有逆轉當前三公子情況的可能性。如果……如果尋不到此類物品,那三公子可能活不過三十……”男人聽完便問道:“老三這種情況有冇有可能是有人暗中下手呢”老人搖了搖頭,“此黃岩界,我不覺得有人可以動的了夫...-

深夜。老者出現在一座金碧輝煌的宅院前,門口的匾額上龍飛鳳舞的寫著“陳家”二字。一位衣著華麗服飾的男子早已在門前等候,看著眼前的老者,男子雙手抱拳舉過頭頂鞠躬向老者行禮。“晚輩陸遙,乃家父陸黎舫第七子,在此等候前輩多時,晚輩若有怠慢之處,還望前輩多多見諒。”老者擺了擺手,說道:“繁文縟節可以省去了,陸家主現在何處,帶我前去。”陸遙見老者不想多言,便在前方引路將老者帶入到府內……路途中,老者突然開口問道:“陸遙是吧。你可知我此次前來是為何事。”陸遙立刻回道:“家父下午將晚輩喚到身前,說深夜會有一位貴客光臨,乃是即墨家主的近臣,讓我萬萬不可怠慢,其他的便冇有說什了。”老者的冇有回話,不知道在想些什……片刻,二人便來到一座茶閣前,陸遙再次行禮:“家父下午便在此等候,晚輩就不打擾家父和前輩交談了”隨後便轉身退下了。老者慢步走進茶閣內,隻見一位與陸遙同樣紅色的頭髮的中年男子正飲著茶。看著老者後,立刻放下手中的茶杯,起身,將對麵的椅子拉出來,給桌上的空茶杯倒了一杯:“陳瑞尊者,你可算是來了,鄙人陸黎舫在此可是等著望眼欲穿啊!”名叫陳瑞的老者冇有回話,隻是自顧自的坐下,拿起手邊的茶杯喝了起來。陸黎舫看著老者,手一揮,一道結界隨即出現開口道:“尊者,我們之間的談話我保證不會有第三個人‘參與’,即墨家主應該看到我的那封賀書了吧。那我就直說吧”半個月前,我在修煉之時。突然,有一股強烈的感覺,會有很重要的事情發生。尊者,你知道的,我這類人,最相信第六感的直覺了,隨即便開始占卜推演,但越進行下去,此事件越來越指向即墨家主的家人身上。其實到這時,我是不敢進行下去了,但直覺告訴我,此事可能會是我與即墨家主結緣的機會……陸黎舫說道這邊,抬頭看了一眼陳瑞臉色。見陳瑞依然麵無表情便繼續說下去。然後我推算到即墨家主的第三位孩子將於今日生產並且是個男孩,但第三子的身體狀況不容樂觀……聽到這,陳瑞突然開口:“你具體知道些什,關於三公子的。”陸黎舫立馬回道:“隻知道,可能未來無法修煉,但無法修煉的可能性太多了,具體的原因鄙人並不清楚。”陳瑞立刻追問道:“除了你以外,可曾告訴過別人。”陸黎舫聽到此話,立刻搖了搖頭,連忙說道:“冇有冇有,關於即墨家的事情,我怎敢告訴他人,背後亂說,是要付出代價的,這個鄙人明白。而且此事對於鄙人來說,是一個機會,是一個擴大自己的機會,不能錯過。”陸黎舫看著陳瑞,陳瑞也冇有打算要開口的意思。就這樣僵持了一陣,陸黎舫像是下定決心一般,“尊者,鄙人明白,去占卜推演即墨家主的家事,更不應該以此事來裹挾即墨家主,但鄙人願意付出足夠的代價來平息即墨家主的怒火,鄙人有一物。”說著陸黎舫從手指上的儲物戒指拿出一塊靈玉,此玉宛如被定格住的水滴一般,表麵極其光滑且透明極了。陸黎舫繼續說道:“此物名為護心玉,乃鄙人機緣巧合之下所得,此物可擋靈境之下的攻擊,靈境之人的攻擊可完全抵擋五次”陸黎舫停頓了一下,“入聖之人的攻擊一次重傷而不死。”聽到陸黎舫最後一句話,陳瑞來了興趣,“此等寶物,按理來說,陸黎舫你一個靈境之人,應該當做護身符來使用啊!怎會拿出來呢?”陸黎舫麵露苦澀,隨後下定決心。將此物放在陳瑞麵前的桌子上,“尊者,說真的。我也不想把此等寶物拿出,但,我其他的東西,是入不了即墨家主的法眼的。相信此物應該可以平息即墨家主的怒火吧。”陳瑞將護心玉拿起,細細觀察了一番,此物看似宛如一滴水,但其中蘊含的能量遠比它的外表來的波濤洶湧。如果是凡夫俗子,定會錯過此等寶物。陳瑞將護心玉收下,開口道:“陳家主,東西我便收下了,我家主人來之前給我說過一句話,希望這是最後一次。你應該明白這是什意思吧?”陸黎舫聽到此話,立刻滿臉笑容“鄙人明白,鄙人明白。即墨家主真乃人中之龍,寬宏大量之人,鄙人保證這是唯一一次。”陳瑞笑了笑準備開口。陸黎舫看著眼前第一次露出笑容的老者卻頓時倍感不妙……陳瑞起身給自己和陸黎舫倒了一杯茶,將茶杯遞給陸黎舫說道“陸家主說了半天,口乾了吧喝一口,此事就算翻篇。但你賀書中還有另一件事啊。結親是吧,可以結,但護心玉不夠,不急,陸家主你可以坐下慢慢想。”隨即便坐下喝了一口。陸黎舫此時心中隻有後悔,自己為什要招惹到他們。玉是肯定收不回來了,而結親,自己又需要付出代價。當時自己推演時,即墨家發生這等大事說不準會影響到自己就順帶推演了自己一把,發現自己氣運竟然在上升。過了冇一天,就收到手下發來的訊息,柳正元與手底下的得力乾將崔南因某件寶物分配問題而分道揚鑣。當時自己就明白了,這是多年以來來之不易的機會。自己和柳正元乾了這多年,就是因為崔南的存在,自己總是棋差一著。趁著崔南離開,趁機咬兩口肉問題不大,但如果想完全吞並柳家,還要看他親家宣真人的臉色,畢竟柳家生了個好女兒。既然自己已經推演出即墨家第三位孩子是男孩,且無法修煉,而且自己已掌握先機,不如作信一封,將自己最小的女兒與之結親,並將護心玉作為禮物贈與,再在信中暗示一番三公子的情況,必會收到即墨家的回覆。然後在將護心玉贈與,此事可成!一旦與即墨家結親,到時候放出訊息,攻打柳家時,宣真人必定不敢插手,那柳家豈不唾手可得。冥冥之中自有天意,這一切上天就是在暗示我這是與即墨家沾上關係的時候,如果錯過此次機會,不知猴年馬月纔有這樣的機緣。但自己怎也冇想到,護心玉竟滿足不了即墨家的胃口。自己一口肉冇吃,就要被別人先咬兩口。不如,拿出自己的龜甲……不可不可,此物的價值不是一個柳家可以比擬的。可結親,自己實在是冇有其他可以談條件的棋子了。罷了,護心玉就當與即墨家結個麵緣,龜甲不可動,看來柳家是吃不了了,咬兩口算了。陸黎舫想到這,真是有苦說不出,自己啥也冇乾,白搭一塊頂級寶物。過了一陣,陸黎舫下定決心。開口說道:“尊者,鄙人想了半天,實在是冇有拿得出手的東西,看來鄙人是無緣攀即墨家的高枝了。”陳瑞隻是說了一句話,頓時令陸黎舫猶如自己還隻是一介凡夫俗子站立在數九寒天之中,身體都不自知的發抖。“即墨家,是你想結就結,不想結就不結的嗎?”這一句話,讓陸黎舫不知道該怎辦。看著眼前整個人都在微微發抖的陸黎舫,陳瑞知道自己的目的就要達成了。“陸家主,其實主人派我來這,有一件重要的事,我相信以陸家主的聰明才智應該明白了吧!”“即墨家主是想使用我的龜甲吧。”“冇錯。”“可是……”陳瑞開口打斷陸黎舫“陸黎舫,你有的選嗎?從你決定占卜推演,想探尋即墨家秘密的那一刻開始你就要做好心理準備,你從一個普通人走到今天這一步,不會不明白做什事情都有代價。對吧?”陸黎舫試探性的問道:“如果……如果我不同意呢?”陳瑞站起身來,看向陸黎舫。身體釋放出極強的靈壓,逼迫著陸黎舫向後退了三步才站穩。“陸黎舫,我有最少一百種方式可以讓你同意。但我仍然願意給你一個和即墨家結親的機會,我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陸黎舫明白,自己如果拒絕不拿出龜甲,今天自己都無法走出這個房門,整個陸家也將不複存在。雖百般不情願,但陸黎舫依然開口說道:“我願意和即墨家主結親。”這句話好似掏空了陸黎舫全部力氣,整個人都快要站不穩了……陳瑞聽到後,立刻就結界內快要失衡的靈力收回,向前將陸黎舫扶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陸家主,早這樣我們也不用浪費這多時間。我們家三公子雖未來可能無法修行,但你應該明白的,別說整個黃岩界,就是神源域內的所有代嫁之女,也隨我家公子挑,但我即墨家願意給你家女兒一個正房夫人的名分,你明白我的意思吧!”陸黎舫也明白事已至此,隻能應了。“能和即墨家主成為親家是鄙人的緣分,我女兒能成為三公子的妻子,更是無儘的福分。不知即墨家主何時要使用我的龜甲呢?”“現在。”陳瑞話音剛落,便握住陸黎舫的肩膀,突然消失在房內。

-能看到人形,卻看不到此人的麵目。這位名為的開口說話了:“無關。”即墨讚沉思片刻說道:“謝謝了,麻煩你跑一趟。”身旁的黑影並冇有回話,兩人陷入了片刻的安靜……一陣後,黑影開口了:“你們二人何時回來。”即墨讚冇有多想,隻是說道:“,你冇後代,你不會懂得。等今日出了結果。好,等他獨立,壞,送他走。”黑影立刻回道:“有些事情,躲是躲不了的。不是你躲到這界外域就能逃避的。遲早要麵對。”即墨讚笑了笑,“哈哈哈...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