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章

26

口氣。等下人們忙完退下後,三人快步來到床前,男人坐在床邊握著女人的手:“真是辛苦夫人,又替我們即墨家擴大了家族啊!”女子冇有開口,隻是一臉擔憂的看著懷的嬰兒,男子隨即也看向女人懷的嬰兒一頓,突然臉色一變,隨後望向老者,老者隻是搖了搖頭示意此地不是說話之地。男孩看著眼前的嬰兒,想說些什卻感覺到氣氛不對就冇有開口,隻是站在一旁。氣氛僵硬到了極點。夜深。男人坐在桌前翻看手的書籍,不過隻是心在曹營身在漢。...-

當命運的齒輪開始轉動,任何人都無法逃脫。一縷風兒吹過,吹起了男孩的衣袖。“父親,母親會給我生個**嗎。”眼前的男然什也看不到就是了。中年男子摸了摸男孩的頭,想要開口說話,又冇有出聲,隻是站著看著眼前的房門。男人身旁的老人開口了:“小皁公子,你為什想要個弟弟呢?”少年撓了撓頭說道:“瑞爺爺,因為宛哥每次都讓著我照顧我,說什我是弟弟,哥哥就應該讓著弟弟,所以我也想要個弟弟,這樣我以後就可以照顧他了。”男孩的話音剛落,就引得門口的下人們掩口而笑,男人聽道後笑了笑,便向身旁的老者問道:“瑞叔,小堯這次分娩馬上就六個時辰了,不會有事吧。”老人回道:“夫人此次產子是比生小皁公子久,但夫人的體質先生遠比在下清楚,說不準先生的第三位孩子天賦極佳,隻是天地氣運規則給予的一次小小磨難罷了。此前夫人臨產之際我曾推演過,無礙,無礙。”聽完老者的話,男人緊皺的眉頭略微放。隨著產房傳出的哭聲和媒婆一聲:“生了生了,是個男孩”門口站著的父子舒了一口氣。等下人們忙完退下後,三人快步來到床前,男人坐在床邊握著女人的手:“真是辛苦夫人,又替我們即墨家擴大了家族啊!”女子冇有開口,隻是一臉擔憂的看著懷的嬰兒,男子隨即也看向女人懷的嬰兒一頓,突然臉色一變,隨後望向老者,老者隻是搖了搖頭示意此地不是說話之地。男孩看著眼前的嬰兒,想說些什卻感覺到氣氛不對就冇有開口,隻是站在一旁。氣氛僵硬到了極點。夜深。男人坐在桌前翻看手的書籍,不過隻是心在曹營身在漢。片刻,老人突然出現在桌前。“老三怎樣”男人放下書問道。老人沉默片刻說道:“剛纔我和夫人一起內視了公子一番。三公子情況不容樂觀,甚至可以說是差到了極點,先天不足,五臟六腑俱損,這些倒是可以通過走上修行之路,後天來彌補。但五根儘失,靈感全無,甚至冇有內府,並且靈魂神魄碎裂,註定無法修行。而且據我推測,可能三公子在夫人的胎中就已經快要夭折,隻是先生夫人的血脈太強,並且夫人天天以靈力滋潤,如此三公子才能順利誕生。而且……”“而且什”“三公子現在還活著,但三公子已成死局。無法修煉就改善不了體質,先天不足,體質太差,體修入道的路就斷了。靈脩更是全無可能,五根,靈感,內府全無,即使找來元丹階段的丹藥,也無法吸收其中的能量,起不到改善的目的,反而堆積在體內猶如毒藥。靈魂神魄更是常人不可觸碰的禁忌。唯一的方法,隻能寄托於得天獨厚扭轉乾坤的天地造化之物,纔有逆轉當前三公子情況的可能性。如果……如果尋不到此類物品,那三公子可能活不過三十……”男人聽完便問道:“老三這種情況有冇有可能是有人暗中下手呢”老人搖了搖頭,“此黃岩界,我不覺得有人可以動的了夫人。”男人站起身來,將書放到書架中沉思道:“也是,有冇有可能是上麵的人呢?不可能,上麵來的限製更多,莫非老三真的命中註定如此嗎?”老人端起茶壺給男人滿了一杯,又給自己倒了一杯,喝下後。“命中自有定數,尋求長生是一種路,快意江湖是一種路,執政為官是一種路,博覽群書是一種路,貪圖享樂也是一種路。可能三公子未來我們應該給他換一條普通人走的路也許更適合他。以公子夫人的能力來說,讓三公子的壽命強行增加一倍還是可以做到的,但一倍即是三公子壽命的極限。”男人沉思片刻。“如果老三命中註定如此,隻希望他今生可以活的逍遙自在快活就好。我已經傳音給老大,很快他就會回來,另外,老三的事我希望不要有外人知道。”“明白。陸黎舫下午派人送來了賀書,書中一是慶祝三公子出生,二是想把自己兩歲的十二女兒許配給三公子,書中還隱隱暗示三公子的情況。”隨後便拿出了賀書放在桌上。“陸黎舫此人一手推演能力極強,說不準他早都算到了今天,以此設計,拉我入局呢……”男人看了一眼賀書,“,這個陸黎舫膽子大了還敢算到我的頭上。怪不得最近陸黎舫在召集外麵的部下,他想和我結親,給黃岩界的勢力們一種我們結盟的假象,以此來震懾其他勢力,借記吞並和他不和的柳家。不愧是老狐狸陸黎舫,我的勢都敢借,不過狐假虎威的前提是你能控製的住老虎。”“那我們借不借。”“借,為什不借,但不能白借,提一個非常過分的要求。告訴他這是最後一次算到我的頭上。而且如果有除了他以外的第二人知道老三的情況,他知道代價的。”“明白。”“哦,對了,他不是有一個號稱可以算遍天下事的頂級次神器龜甲嗎,讓他帶著龜甲來給老三算一卦,隻要他能算出點什,我送他一份大禮。”“那我便去找一趟陸黎舫,明日便回。”說完老人便消失在桌前。“去看看小堯和老三吧。”隨後男人也消失不見了……時間讓我們回到三公子出生的那一刻,在某處未知的空間。一位頭上長有犄角的男子正盤著腿閉著眼修煉。突然身前出現了一道模糊的身影,並單膝下跪說道:“尊,有特殊情況匯報!”長有犄角的男子閉著雙眼,冷冷的聲音傳出:“申七,如果你的訊息不夠誘人,你應該知道打斷我冥想的後果。”眼前名叫申七的男人,不禁打了個冷顫,理了理思緒說道:“尊,五重天的界外域黃岩界第九百七十二號破局之人出現異常狀況。”長有犄角的男子拍了拍身上的灰塵,“哦?難道第九百七十二號冇有按時出生還是一出生便夭折了?絕無不可能,那個老不死的一輩子就算這點事了,不可能出現偏差啊,快細細說來。”“是。第九百七十二號出生遠比預期晚了不多不少整整六個時辰。此人乃是三重天即墨家族的後人,同時也是第九百六十九號的弟弟,但此人先天不足,五臟六腑俱損,五根儘失,靈感全無,無內府,靈魂神魄碎裂不成型,並且在下用氣運探查之術探查一番後發現此人完全冇有氣運之魂,註定此人終生無法踏上修行之路,即使強行續命也活不到一百。”頭有犄角的男子,聽到這番話後突然睜開雙眼,他的眼眸竟然像是兩個無邊的星空那樣,閃爍著無數類似星辰的光芒。那雙星辰般的眼睛突然綻放的光芒,瞬間便將空間內的一切摧毀,連申七一瞬間**也消失殆儘。隻見男子順手一揮手,將申七的靈魂神魄護了下來,隨後另一隻手撕破身旁的空間從中拿出一個小瓶和一個不斷變化的物體。麵目表情看著隻剩靈魂神魄申七說道:“申七,關於第九百七十二號有第三個人知道嗎?你應該知道欺騙我的後果。”隻剩靈魂神魄的申七痛苦的說道:“尊...尊...,在下...第...一時間就跑...跑來...通知...尊了,在...在下,一心向...尊,尊...的恩情,在下...冇齒難忘...怎可做...出背叛之事。”長有犄角的男子笑了笑:“哈哈哈,不好意思,申七,你匯報的訊息太讓我震驚了,一時失控。”隨後將小瓶和不斷變化的物體推到了申七麵前,“這是十顆琉璃丹和不變石就當做獎賞以及毀壞你**的賠償好了。”申七看著眼前漂浮著的兩件寶物,那副剩靈魂神魄的身軀努力睜大著不存在的雙眼,甚至忘卻了**毀滅的痛苦。“謝謝尊,尊的恩情,申七此生也無法報答!”長有犄角的男子看著申七說道:“從此刻起,第九百七十二號就由你全權負責觀察,第九百七十號到第九百七十九號,除了第九百七十二號剩下九人就交給申八來負責。回到那個偏僻的界域後,你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調查與他有關的所有訊息,他的父母,他的手足,他父母手足的關係,包括朋友敵人,接觸過的人,甚至即墨家族也可以安排人著手調查。第九百七十二號此人絕對不簡單。如果有異常人物或者事件出現第一時間通知我,需要人手申一到申十介由你調遣。”“是。”申七聽完這番話後,隨即便帶著一瓶琉璃丹和不變石準備離開了。“等等。”長有犄角的男子,將一縷氣息也推給申七“這是我的專屬印記,藏與第九百七十二號的靈魂神魄內,方便我日後感知此人。”“是”申七接過這率氣息後,便訊息徹底訊息在長有犄角的男子眼前……男子閉上了雙眼,獨自說道:“第九百七十二號破局之人既然與老不死的推演出現了偏差,我們要找破局之人應該就是此人。有趣有趣,這無聊的歲月終於要有點樂子了?,無法修煉之人如何破局,他又如何像他的‘前輩’那樣來推動命運的齒輪?”男子沉思了片刻說道:“這種訊息還是我一人獨享就可以了,至少其他人隻能慢走一步了,天運?,看來我要獨占鼇頭,獨享果實了,哈哈哈哈哈……”隨後男子盤著腿繼續修煉了起來……

-成皆有可能,一切隻能看,給不給機會了……”話還冇有說完,隻見一女子手中抱著嬰兒,身旁還跟著男孩,即墨讚看著出現的三人,問道:“小堯你怎過來了,你為何不接著休息呢。”女子笑著說道:“當初我要生宛兒時,你和瑞叔被人追殺,我臨近生產,挺著大肚子去解救你們二人,你可忘了?你夫人可從來都不是什柔弱女子。更何況此事事關三兒未來,我實在放心不下。”即墨讚便不再多言。隨著時間越來越接近正午午時,盤腿而坐陸黎舫突然...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