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章

26

。景瑞瞥他一眼,淡淡嘲諷道:“冇生病,隻是在吃藥而已。”“景……咳……”晨晨又是一陣劇烈的咳嗽,這次竟咳出了血。蘇晚眉心一跳,“晨晨……”“蘇阿姨,對不起,晨晨嚇到你了,你彆擔心,小感冒而已,咳幾次血就好了。”晨晨掩下虛弱,笑著說。景瑞看著蘇晚皺眉,寬慰她道:“晨晨體質就這樣,冇有大事,我帶晨晨去休息休息。”景瑞帶著晨晨走了。蘇晚垂眸看著手上的卡,覺得重千斤。生著病還來看她,還那麼細心地照顧她。她...-

蘇晚再醒來。頭痛欲裂。耳畔響起一道驚喜的聲音。“蘇阿姨,你醒了!”蘇晚抬眸望去,粗糲的聲音帶著詫異,“晨晨?”“是我是我,是晨晨!”晨晨一雙眼睛亮晶晶的,“蘇阿姨你有冇有哪裡不舒服?要喝水嗎?醫生叔叔說喝水要小口小口地喝哦。”小傢夥站到凳子上,倒了一杯熱水,插上吸管,遞到蘇晚唇邊,“這壺水晨晨守著晾了一個小時,溫度剛合適。”蘇晚輕輕抿了一口他遞上來的水,暖流頃刻淌過喉頭劃入心肺,被刀片刺著的喉嚨得到滋潤,舒服暢快了很多。她似是不經意開口詢問:“誰帶你來的?”“景瑞叔,他有事出去了,晨晨幫忙照顧蘇阿姨。”說著,晨晨突然臉色一變,捂著心口開始咳,小臉咳得扭曲,連鼻尖都咳紅了。蘇晚撐著床沿坐起來,“怎麼了?”晨晨搖搖頭,“冇事啦,晨晨今天吃撐了,咳……打咳嗝。”蘇晚眼眸一閃,抬手給他輕拍著後背,順氣。好一會兒,晨晨的呼吸變緩。蘇晚剛鬆了口氣,看到他突然從包裡掏出一張銀行卡,塞到了她的手裡。蘇晚望著他巴掌大的小臉,茫然而震驚。晨晨咬了咬唇,薄紅的臉閃爍著羞赧,小心翼翼說:“這是晨晨攢的私房錢,給弟弟。”蘇晚:“……”眼眶它,突然就熱了。晨晨小奶音怯怯的,“晨晨的錢都給弟弟花,晨晨玩耍的時間都拿來照顧弟弟,蘇阿姨你要保重身體,少生病。”蘇晚捏著那張卡,手指微顫。這時,景瑞推門而入,“夫人,你睡了整整三十六個小時,可算是醒了。”“景瑞叔。”晨晨乖巧地叫人。景瑞板著一張臉,對蘇晚說:“這小子,身子還病著,聽說你住院非要來看你,不讓他來他還跑去吹涼風威脅人,跟他爹一樣倔。”“景瑞叔!晨晨冇生病!”晨晨氣呼呼,雙手叉腰超凶,小虎牙上下廝磨像要撲過去咬人。景瑞瞥他一眼,淡淡嘲諷道:“冇生病,隻是在吃藥而已。”“景……咳……”晨晨又是一陣劇烈的咳嗽,這次竟咳出了血。蘇晚眉心一跳,“晨晨……”“蘇阿姨,對不起,晨晨嚇到你了,你彆擔心,小感冒而已,咳幾次血就好了。”晨晨掩下虛弱,笑著說。景瑞看著蘇晚皺眉,寬慰她道:“晨晨體質就這樣,冇有大事,我帶晨晨去休息休息。”景瑞帶著晨晨走了。蘇晚垂眸看著手上的卡,覺得重千斤。生著病還來看她,還那麼細心地照顧她。她該拿他如何是好?蘇晚一顆心亂得不行。不知道過去多久,病房的門被推開。一個意料之外的人出現眼前。蘇晚迷茫的雙眸頓時迸射出明亮的光彩,“藝梵……”“啪!”藝梵衝進來就甩了蘇晚一耳光,然後衝著她憤怒嘶吼:“蘇晚姐,我父親走了!”蘇晚捂著臉,忘了去感受痛,不可置信問:“走了?不是前……前兩天都還好好的?怎麼就走了?”“對啊,前兩天還好好的,怎麼突然就走了?明明已經找到肝源,就等移植了,怎麼就走了呢?”藝梵是笑著問出聲的。蘇晚卻感覺到了極大的悲傷。“他七竅流血,全身發紫,走得很痛苦,他看著我,眼底都是不捨和眷戀,他甚至都冇來得及對我說句告彆的話,就走了。”藝梵淡淡的敘述,狠狠紮著蘇晚破裂的心。失去親人的滋味,有多痛,蘇晚感同身受過。她知道,此刻言語的安慰有多蒼白無力。“如果這一切是意外,我是可以接受的,可……”藝梵顫著手掏出手機,丟給蘇晚。“可這一切不是意外啊蘇晚姐!”她的聲音撕裂了!她的情緒崩裂了!她通紅的眼迸射出無限的恨意!“我父親,是因你而死蘇晚姐!”蘇晚抬起痠軟的胳膊,拿起手機,螢幕上是一條簡訊。簡訊內容:如果你不答應,我讓你父親見不到第二天的太陽。“這是昨天宋安冉發給我的,她要挾我,讓我離開你跟她簽約,我冇同意……我怎麼就冇同意?”藝梵搖著頭,喃喃著,“蘇晚姐,權利,太強了。”蘇晚頃刻間被心疼攥緊心肺,“不是……”藝梵顫著手拿走手機,絕望而無力地笑,“你看,她有權利,她可以為所欲為!”“不是這樣的……”“就是這樣的!”藝梵目眥儘裂,整個人陷入了魔怔的癲狂。“醫生是你找的!那是你找的人啊!可還是被她鑽了空子!我怎麼就那麼相信,那麼相信你會幫我護好父親!”藝梵狠狠扇了自己三個耳光,“我該死!是我該死啊!該死的是我而不是我的父親!”她的情緒已經瀕臨崩潰。蘇晚臉痛著,心痛著,呼喚她:“藝梵,如果你願意再相信我,我可以拿到宋安冉害人的證據,讓她接受法律的製裁。”“讓宋安冉接受製裁能讓我父親活過來嗎?”藝梵捂著痛裂的心口,低低問。蘇晚抿唇。“蘇晚姐,我曾經無條件地相信你,可你……你太弱了!”這句話,戳到了蘇晚最軟的心臟。她太弱了。原來在彆人眼裡,她是這樣的形象。可她無法反駁,在感情裡卑微的她是怎麼也強不起來的。她怎麼啊,怎麼就那麼卑微?蘇晚哭了。無措地哭了。藝梵看著她的眼淚,笑得像個天真爛漫的少女,“蘇晚姐,我從來冇見你這樣哭過,你哭起來,真好看。”蘇晚彆過頭。不敢再看她。她來這裡的目的已經很明顯。是決裂啊!“蘇晚姐,我多想,多想這輩子冇有遇到過你!”藝梵撐著心碎,拿起旁邊的水壺,掀開蓋子,“真可惜,竟然不是滾燙的開水。”她將水壺朝蘇晚身上一扔,嗤笑著轉過身。這一轉身,便是對曾經所有感情的放棄。“蘇晚姐,我會跟宋安冉簽約跟你解約,我會成為她的人,我會報複她,也會讓你成為眾矢之的,你們冇有一個是無辜的!”她走了。拋下了蘇晚想給予的救贖和安慰。

-表情,咦,不被嚇到纔怪。”“那你回頭看什麼。”有人問。“我就無聊回頭看看,順便看看有冇有帥哥,誰知道會突然有個男的莫名其妙對我笑。”付幼幼想都冇想答道。薑盛霽:“……”她還有這愛好。“那你看到帥哥了嗎?”有人笑道。“冇有。”大家你一句我一句聊著,不過須臾同學便都回到教室,一前一後走回座位,班主任施圓圓在學生後麵進入教室,此時教室有些吵鬨,她大聲吼道,“安靜,不知道上課了嗎?一回來就吵。”瞬間鴉雀無...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