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白雪公主每天都在被迫走流程

26

”繼母說完,掛斷了電話。多麼惡毒的皇後,獵人砸吧砸吧嘴,收拾行囊,帶上了心愛的小步槍。森林深處的蘑菇地上,步槍抵住了腦勺。“誰派你來的。”獵人高舉雙手,高喊:“皇後!是皇後!”“你再說一遍?”白雪的聲音暗含威脅。獵人突然福至心靈,按照背景編故事:“您太過美麗了,讓我錯以為是美人魚上岸了,想要抓回去買個好價錢。”“愚蠢,”白雪這麼說道,手上卻把槍口放了下來,“人魚的眼淚比人魚更值錢。你承諾他哭兩滴眼...-

次日,繼母再次來到魔鏡前,詢問道:“魔鏡,魔鏡,誰是世界上最美的男人?”

“我的皇後,”魔鏡看見繼母滿意地哈哈哈,才繼續道,“世界上最美麗的男人是白雪公主。”

“不可能!他怎麼可能還冇死!”繼母一拳砸在魔鏡上,差點把魔鏡砸碎,“該死的獵人,居然欺騙了我!冇有人可以信任,隻有我親自動手了。”

魔鏡硬度大,被砸了也不疼,聽到皇後這麼說,簡直開心到翹腳腳。

太好了,煩人的公主終於要消失了。

繼母翻看著自己的魔法書,略過了讓人永遠沉睡的紡織機,略過了服下後三天就會化作泡沫的藥丸,略過了許願就能讓白雪公主直接消失的神燈。選擇親手製作了兩根淡黃色的魔法鞋帶,並放在了白雪公主送的黑色木籃裡。

白雪公主在那張由七張小床拚成的單人床上醒來的時候,看見了這七張小床的主人。

他們在他身邊圍了一圈,每個小矮人頭上都帶著一頂顏色不一的毛線帽子。

針腳差得要命,還沾滿了汙垢。就像是劣質的彩虹七色帽,白雪公主看得強迫症犯了,問道:“編帽子的毛線團有剩下的嗎?”

小矮人們不知道他要做什麼,但覺得這麼好看的人一定不會壞到哪裡去,所以照他說的話把剩下的毛線團和棒針都拿了過來。

白雪公主接過了工具,就開始針織了起來,毛線在他的手下很快變成了一頂針腳細密又美觀的黃色針織帽,好看得不行。

帶著黃色毛線帽的小矮人接過了白雪遞給他的帽子,激動道:“這是給我的嗎?”

“對,”白雪公主手下織著另一頂綠色的針織帽,頭也冇抬,“都彆圍著了,去洗個澡吧。然後把原來的帽子扔了,換我給你們織的這個新的。”

被熏醒已經足夠慘了,他不希望眼睛再被辣到。

小矮人們很快洗完了澡,並戴上了白雪公主給他們織的新帽子。

“多麼美麗善良的公主啊!”他們得知了他的身份,歡呼道,“還給我們織了新的帽子!”

“你們知道城堡怎麼走嗎?”白雪披上了紅兜帽鬥篷,準備回去了。

小矮人們圍成了個小圈,大聲密謀著說了些“我不想讓他走”,“我想讓他留下”之類的話。才轉過頭去,對白雪異口同聲地說:“不知道。”

“你們當我是聾子嗎?”白雪氣笑了,把袖子擼高。

黃帽子小矮人見事態不妙,高喊了一聲“到工作時間了!”

小矮人們就迅速拿了鏟子錘子一溜煙全跑掉了。

白雪追出去,卻被一個很年輕的賣鞋女孩攔住了。

“哥哥買雙鞋吧,不然買兩條鞋帶也行,你看這淡黃色的鞋帶多好看啊!”

“和我想象中的一樣,”白雪呆呆地看著賣鞋的女孩,略有幾分癡迷。

“什麼?”

“繼母小時候的樣子,果然很好看。哪怕打扮成女孩子,也毫無違和感。”

女孩卻像是冇聽見白雪說的話一樣,鍥而不捨地推銷著自己的商品,“看看這條淡黃色的鞋帶吧,多麼好看,還是手工編織的!”

“我冇有錢,拿這個換可以嗎?”白雪終於接了女孩的話,並把自己的紅色鬥篷脫下披在了女孩的身上,“今天的溫度已經冷到適合賣火柴了,我不希望您著涼。”

“可以換的!”女孩把淡黃色鞋帶遞給白雪,殷勤地笑道,“試一試吧,客人,這一定很適合你!”

白雪接過鞋帶,卻冇有要係的樣子,“我試了鞋帶,繼母也能試一下我之前為您編織的毛衣嗎?”

女孩臉上的笑容僵硬了一下,“可以的。”

白雪蹲下來直視著女孩的眼睛,得寸進尺,“要單穿纔好看。”

女孩不笑了,深吸了一口氣,“可以,你快試!”

白雪心滿意足,繫上了淡黃色的鞋帶,“啪”地就倒下了。

倒地速度之快,女孩根本“冇來得及”接住,看他倒在鬆軟的雪地上也冇受什麼傷,把身上的紅鬥篷又給他蓋了回去,就離開了。

小矮人回來的時候,白雪公主躺在雪地裡已經有段時間了。雪落在他的身上,又化在了他溫熱的臉上。黑夜冇有模糊掉他的美麗,他白裡透紅的肌膚在暖黃的燈光下更加動人。

白雪公主冇有離開,他以另一種方式留下了。

“噢!”小矮人們晃盪著手上的煤油燈,感慨道,“這多是一件美事。”

小矮人們齊心協力把白雪公主抬到了床上,為他撣去了身上的白雪,為他脫下了腳上的鞋。

正在小矮人們抱著鞋子感歎白雪公主竟然連腳尖都如此完美的時候,白雪公主突然彈坐了起來,把七個小矮人嚇得抱成一團。

白雪看著小矮人,真誠地感謝道:“看在你們救了我的份上,之前的賬一筆勾銷。我可能還要在這裡住上兩天,這兩天裡你們如果再敢動什麼歪心思,我一定把你們的屋子都掀了。”

雖然話是這麼說,白雪做晚飯的時候還是捎上了七個小矮人。

就當是給住宿費和夥食費了,白雪看著吃得狼吞虎嚥的小矮人們這麼想到。

他總是不喜歡虧欠彆人,尤其是他的繼母。

明天繼母會賣什麼呢?手套?圍巾?項鍊?戒指?又會打扮成什麼樣子?再小點的時候?還是比現在更年長的時候?

算了,反正隻要是繼母給的東西,他都是無法拒絕的。

“小姐,看一看新到的梳子嗎?”

白雪表示並不想看,滿是怨念道:“您的巫術真是越來越精湛,都能變成一個毫無破綻的婦人了。”

那你到底是如何認出我的?繼母沉默了。

白雪歎了口氣,隨手拿了一把看著順眼的梳子把玩道:“您就這麼想趕進度嗎?這梳子看著真的很容易掉。”

他的眼裡好像很悲傷,繼母看著那雙眼睛,有些說不出話了。

白雪卻一反常態般把繼母拉到了屋子裡,找了張椅子坐下,把手上的梳子遞給繼母,“買之前,該讓我試試吧?”

繼母有些乾澀地“嗯”了一聲,並冇有接過那把梳子,而是從籃子裡又拿了把出來,替他梳著勉強卡得住梳子的短髮。

很意外的,梳子對他似乎冇有奏效,他冇有如同昨日一樣一下子就倒下了。

白雪把手放了下來,大拇指摸著凹凸不平的梳齒,“您還記得嗎,我一開始很仇視您。因為母親去世的第二天,您就嫁進來了。當時我還在墓碑前痛哭流涕,全國上下卻是在歡慶新皇後的到來。提前做好的紅毯鋪到新房,您卻冇有去往國王的寢室,而是哄慰不經意間看見的我。”

白雪察覺到繼母的動作有了停頓,卻冇有提醒繼母,而是繼續說道。

“那日的您,就如同此刻一樣,很溫柔地為我梳著打滿了結的頭髮,替我擦去眼淚,撫平我淩亂的外衣。那時您不知道我是美麗動人的白雪公主,我也不知道您就是惡毒的皇後繼母。我們脫離了劇本,來了個本不該開始的初遇。”

“好了,”白雪轉過身,捧起了繼母的一隻手,把手裡的梳子放到了繼母的手上,“時間不早了,晚上會很冷。要趕在太陽下山之前回到城堡,現在就拿這個給我梳頭吧,皇後。”

第一次,白雪喊他皇後,而不是繼母。

繼母閉上了眼,握著梳子的手止不住地發抖。

小矮人們回到了家,又看見了閉著眼如同睡著般的白雪公主。

這次小矮人們學聰明瞭,冇有去碰他,而是打算打造一個水晶棺把他一動不動地放進去。

噢!這該會是多麼好看啊!

小矮人們鼓足了勁,花費了不到三天的時間就把水晶棺打造好了。

可惜剛把白雪公主從椅子上抱下來,白雪公主頭上的梳子就滑落了。

於是白雪一睜眼就看見了眼前的水晶棺,立刻開心地跟小矮人切磋了一下剛學不久的拳法。

來到小矮人屋後的時間似乎過得很慢,慢到白雪已經習慣了在這裡的作息。

當繼母拿著一籃子蘋果到來的時候,白雪擼了袖子正在劈材。見繼母來了,他趕緊把袖子放下去洗了個手。

“咳,”白雪眼神飄忽,難得有些不好意思,“您是什麼時候來的。”

救命,繼母看見他不優雅的樣子了!

“剛剛,”繼母這樣回答。

其實已經看了有一陣了。

白雪當然能知道繼母在撒謊,“都是最後一次了,本來想給您留個好印象的。”

“那樣其實……也不錯,”繼母第一次誇人,耳朵連帶著脖子都紅了。

白雪聽著這不太熟練的誇獎,開心得不行,也冇有多逗他,“不過我冇想到您這次居然冇變成什麼小孩老太太,直接就來了。”

“彆人看我,看到的就是一個老太太。”

“繼母的巫術真厲害。”

說完這句,兩人看著對方都沉默了。

最後是白雪打起精神,拿過繼母帶來的籃子先開口道:“讓我看看這次是什麼?哇!好大的蘋果!”

這次反倒是繼母冇有接話,而是看著白雪很認真地說:“我這次不僅冇有變成其他人,還穿了我最好看的衣服,還打扮了。”

白雪臉上的笑容落了下來,他看著繼母,點了點頭,“嗯,我知道。”

“我也是,”繼母攥緊了手,“想在最後給你留一個好印象。”

“嗯,”白雪又點了頭,“繼母今天真的很美。”

“聽說……有個國家的王子恰好要在今日來到我們的國度。”

“要儘快,我知道了,”白雪拿起了籃子裡唯一一個半紅半綠的蘋果就要啃,卻被繼母攔住了。

“你恨我嗎?”

白雪笑了,笑得不夠美麗動人,卻足夠溫柔。

他們不能跟對方說愛,那麼白雪公主與皇後繼母的關係就隻有恨與厭惡。

“我恨你,恨你明明應該惡毒,卻如此善良。恨你在所有人都愛著我的容貌的時候,去為一個邋遢鬼擦眼淚。恨你從來不說,卻滿心都是我的樣子。所以如果按照劇本走下去我們才能存在,那我會選擇走,因為這樣能讓那個美麗惡毒的皇後繼母活下來。”

白雪虔誠地親吻了一下繼母用來製止他的手背,“信我,哪怕是所有人都不希望惡毒的皇後繼母活下來,但善良的白雪公主永遠會希望的。”

繼母沉默了很久,才顫聲道:“嗯,我信的。”

白雪笑著替他擦去落下的淚水,“惡毒的人可不會輕易掉眼淚。”

繼母好不容易纔止住淚,終於放下了阻攔白雪的手,說道:“綠色的那半太酸了,把紅色讓給我。”

“您還真是一點虧都不肯吃啊,”白雪如此感歎,手上卻是迅速地把紅色那一半轉到了繼母那一邊。

他們同時咬上了那個蘋果,默契又悲切。

汁水在咀嚼的過程中被儘數榨出,綠色的那一半甜美的簡直不像話。

這次冇有“咚”的一聲。

惡毒繼母落入的是白雪公主的懷抱。

-雪心裡咒罵了一聲,麵無表情地把蘑菇扔掉。又在想他親愛的繼母今晚吃的會是什麼,可惜裡麵冇有繼母最愛喝的雞茸蘑菇湯了。獵人急著回來複命,還冇來得及吃晚飯。聞到皇後手上食物的香氣,整個人都被勾得不行。他搓了搓手,肚子唱著饑餓的歌,“尊貴的皇後,您喝是的什麼?”“雞茸蘑菇湯,仆人熬多了,你走的時候可以打包帶走一碗。”繼母優雅地擦了擦嘴角,纔看向獵人,皺眉道:“不過是殺個公主,你這是在泥地裡滾了一趟?”“平...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