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白雪公主每天都在被迫走流程

26

“愚蠢,”白雪這麼說道,手上卻把槍口放了下來,“人魚的眼淚比人魚更值錢。你承諾他哭兩滴眼淚給你就放過他,他還會為了感謝你去唱一次海洋之歌。”白雪把步槍拋還給獵人,又給獵人扔了四顆珍珠,“拿去吧,買個好價錢。”獵人被白雪姣好的麵容蠱惑,下意識忘了剛剛發生的一切,覺得白雪真是個好人。“這難道就是美人魚的眼淚?這麼珍貴的東西您怎麼能給我呢?”白雪看獵人的眼神如同看白癡般,不願再多看一眼,“皇後不喜歡珍珠...-

所有人都知道,在那個警衛森嚴的城堡裡,有一位美麗動人的公主。他擁有著碧亮的雙眸,烏黑的短髮,櫻桃般的紅唇,最重要的是,他還擁有著如雪一般白淨柔軟的皮膚。

人們憐愛地尊稱他為白雪公主,隻要見過他的人,無不為他傾倒。

白雪公主的母親很早就去世了,國王迎娶了繼母。繼母是個女巫,嫁妝是一麵鏡子。這麵鏡子知曉天下事,從來不說謊。

每天早晨,繼母都會問魔鏡:“魔鏡,魔鏡,誰是世界上最美的男人?”

磨鏡總是會回答:“我的主人,世界上最美的男人當然是王後您啦!”

繼母總會開心地哈哈哈。

直到某天,魔鏡突然改口了:“主人,您還是一如既往的漂亮,但白雪公主已經長大成人,現在他纔是世界上最美麗的男人。”

繼母頓時眼冒火光,剛想說些什麼,手裡卻被塞了一杯綠茶。

“你在說什麼鬼話,”白雪用很鄙夷的目光掃視著魔鏡,“你是眼瞎了還是故障了,王後怎麼可能不天下第一好看?”

“白雪公主纔是天下第一好看!”魔鏡氣得左右搖晃,卻隻能說實話。

“王後纔是!”白雪一根手指就把魔鏡按了個結實。

“白雪公主纔是!”魔鏡反駁。

“王後才唔。”白雪被物理閉了麥。

“行了,魔鏡幼稚,你也跟著它鬨嗎?”繼母無奈地放下捂住白雪嘴的手,把綠茶塞回了白雪手裡。

白雪立刻收回了按住魔鏡的手,扭著杯子轉著圈。全然不顧在他旁邊一蹦三寸高,對他瘋狂輸出的魔鏡。

繼母同樣冇有理會翻來覆去隻有幾句話的魔鏡,麵無表情地對白雪說道:“彆轉了,我一口冇喝。”

白雪揚眉,表示他一個字都不信,找準了一個淡紫色的口紅印就要對嘴喝,杯子卻又被繼母奪走了。

繼母把杯子死死藏在身後,講述了劇情:“王後奪走了白雪公主的綠茶杯,欺負白雪公主冇有綠茶喝,這很合理。”

白雪看著繼母仍舊麵無表情卻變得通紅的耳朵,點點頭,壓下了嘴角的笑意,“嗯,確實合理。如果我是灰姑娘劇情就更合理了。”

白雪朝繼母又走近了一步,俯視著繼母背在身後攥得更緊的手,“要不我把灰姑孃的水晶鞋搶過來送給您,聽說繼母們都很喜歡水晶鞋呢。”

繼母鬆開一隻握杯的手,把快粘到他身上的白雪推開,淡定道:“我可以自己買,你該走了,白雪。”

見繼母神色恢複如常,白雪深表遺憾,但也不敢逗留。畢竟一次不聽勸,繼母就不願意再見他了。

也許全天下就繼母一個人能在他猛攻之下還會對他熟視無睹吧,可他就鐘愛這一點。

把白雪推到門口的時候,繼母從旁邊的衣架上取下了一件很厚的紅色兜帽鬥篷遞給白雪。

“外麵天氣很冷,路上滑,你采蘑菇的時候一定要小心。”

“知道了,”白雪很開心地接過了鬥篷並直接披上,承諾道,“我一定會趕在下午之前回來,做您最愛喝的雞茸蘑菇湯。”

繼母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踮起腳難得摸了摸白雪的頭,“去吧。”

白雪愣了一下,終於還是忍不住眯眼笑了,“知道了。”

白雪輕快地離開,繼母反手就撥通了獵人的號碼。

“我要你殺死白雪,並帶回他的肝臟。”

“為什麼不是心臟呢,皇後?”獵人好奇地問。

“我不愛吃心臟,”繼母說完,掛斷了電話。

多麼惡毒的皇後,獵人砸吧砸吧嘴,收拾行囊,帶上了心愛的小步槍。

森林深處的蘑菇地上,步槍抵住了腦勺。

“誰派你來的。”

獵人高舉雙手,高喊:“皇後!是皇後!”

“你再說一遍?”白雪的聲音暗含威脅。

獵人突然福至心靈,按照背景編故事:“您太過美麗了,讓我錯以為是美人魚上岸了,想要抓回去買個好價錢。”

“愚蠢,”白雪這麼說道,手上卻把槍口放了下來,“人魚的眼淚比人魚更值錢。你承諾他哭兩滴眼淚給你就放過他,他還會為了感謝你去唱一次海洋之歌。”

白雪把步槍拋還給獵人,又給獵人扔了四顆珍珠,“拿去吧,買個好價錢。”

獵人被白雪姣好的麵容蠱惑,下意識忘了剛剛發生的一切,覺得白雪真是個好人。

“這難道就是美人魚的眼淚?這麼珍貴的東西您怎麼能給我呢?”

白雪看獵人的眼神如同看白癡般,不願再多看一眼,“皇後不喜歡珍珠,但喜歡人魚唱的海洋之歌。”

獵人突然感覺自己好像知道了什麼不得了的事,卻按耐不住自己該死的好奇心。

“那為什麼會有四顆人魚之淚呢?”

“那條人魚唱了一下午就累哭了,又掉了兩顆眼淚,脆弱得不行。”

白雪“嘖”了一聲,把獵人嚇得清醒跑路了。

萬一等白雪反應過來,覺得他知道得太多,要把他揍失憶就不好了。

說不定揍完還要嫌棄他不耐揍,嚶嚶嚶。

落日後的森林又恢複了往日的平靜,白雪公主站起來,終於承認了他不知該如何回到皇宮的事實——這絕對是因為追獵人追到了其他地方,而不是他路癡。

早知道就讓獵人把蘑菇帶走交給皇後,或是提前吩咐仆人在日落前備好雞茸蘑菇湯,那就不算違約了。

可是他現在就是違約了。

白雪心裡咒罵了一聲,麵無表情地把蘑菇扔掉。又在想他親愛的繼母今晚吃的會是什麼,可惜裡麵冇有繼母最愛喝的雞茸蘑菇湯了。

獵人急著回來複命,還冇來得及吃晚飯。聞到皇後手上食物的香氣,整個人都被勾得不行。

他搓了搓手,肚子唱著饑餓的歌,“尊貴的皇後,您喝是的什麼?”

“雞茸蘑菇湯,仆人熬多了,你走的時候可以打包帶走一碗。”

繼母優雅地擦了擦嘴角,纔看向獵人,皺眉道:“不過是殺個公主,你這是在泥地裡滾了一趟?”

“平底摔了一跤,旁邊就是泥潭,”獵人撓撓頭,“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麼倒黴。”

“因為詛咒,”魔鏡偷偷回答。

繼母撇了魔鏡一眼,又重新看向獵人,“好了,好了,把我今日的晚餐拿過來吧。”

獵人用他不太聰明的腦袋瓜子反應了一下皇後的話,才把手裡拿細繩穿了拎著的肝臟給皇後遞上。

“拿去煮了,搗成醬抹麪包,”繼母吩咐了仆從,對獵人說道,“你做得很好,下去領賞吧。”

於是獵人又收穫了六粒珍珠,跟他手裡另外那四粒一模一樣。

#至今仍未得知那日美人魚哭得到底有多慘#

-後攥得更緊的手,“要不我把灰姑孃的水晶鞋搶過來送給您,聽說繼母們都很喜歡水晶鞋呢。”繼母鬆開一隻握杯的手,把快粘到他身上的白雪推開,淡定道:“我可以自己買,你該走了,白雪。”見繼母神色恢複如常,白雪深表遺憾,但也不敢逗留。畢竟一次不聽勸,繼母就不願意再見他了。也許全天下就繼母一個人能在他猛攻之下還會對他熟視無睹吧,可他就鐘愛這一點。把白雪推到門口的時候,繼母從旁邊的衣架上取下了一件很厚的紅色兜帽鬥...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