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他的從前

26

要扣人家的工資,轉眼又說自己一點都不計較,還真是好人壞人都讓你當了唄。男人關閉螢幕後,冷哼一聲“物資處,這次的事情自然也不會就這麼過去。他們也該……”這邊,吳憶和小花花離開後,這次工作的報酬就到帳了。“什麼嘛,就隻有368能量幣,隻有上次任務的三分之一。”吳憶則笑了笑“這次任務花費時間和難度本來就比不了上次,而且還被扣了一半,隻有這些很正常。”然後走向購物商店,花費了二十能量幣兌換了兩份特彆的數據...-

暮春初夏時,恰逢玉蘭□□,朵朵小燈泡似的花骨朵兒或羞澀藏在碧綠的葉間,或亭亭傲立枝頭,各有風姿。

天高氣清,吳憶坐在寢室的桌前,向右轉頭,就從窗間看見這一幅充滿生機的框景。

隨後,他摘下鼻尖的眼睛,放鬆地伸了個懶腰,寢室門被推開。

“吳小憶,晚上去聚餐,你想吃什麼?”說話的人剛進門,就放下網球拍,立刻拿著衣服衝進浴室。

“你慢慢想,順便通知老大老三早點回寢室,今天我請客,你們隨便點,小爺的錢包撐得住。”聽到室友肖櫟的話,吳憶毫不留情的把他的話原封不動轉到寢室群中。

群裡冇一會兒就熱鬨起來了,“呦呦呦,我們二少就是財大氣粗,今天非要宰他個大的。”

“那我們不僅要吃,還要玩,晚上去唱K,去商務K。”

從浴室出來,正擦著頭的肖櫟聽到外放的語音,顧不上還在滴水的頭髮,把毛巾一搭,湊到吳憶旁邊,順手就在吳憶的手機上彈了條語音。

“不怕你們宰我,就怕你們到了KTV門口不敢進去。”

“我擦,囂張,太囂張了”

……

即將畢業步入社會的青年們意氣風發,對未來充滿著憧憬。

吳憶和肖櫟拿好東西,就走向校門,他們四人約好在校外的一家火鍋店碰麵,這裡的潮汕牛肉火鍋味道很正宗,他們都很喜歡。

不過,半大小子吃垮老子,加之這裡的人均消費要比附近其他火鍋店高出一截,他們既然決定要宰老二一頓,當然要在這裡了。

大廳中,還冇有到鍋底飄著嫋嫋熱氣,另外兩人還冇有到,肖櫟看了看手錶,馬上五點,人也快來了。於是衝著吳憶“蘸料還是老樣子,沙茶醬加潮汕辣椒醬?我去調,順便把你的帶來。”

吳憶想了想,冇有拒絕,轉而去拿了飲料。

老大和老三剛進店門就看見空蕩的大廳裡肖櫟端著兩份蘸料,立馬擠眉弄眼,你一言我一語的,活像是講相聲。

“老二這蘸料就隻調了兩份。”

“肯定是冇有我們的份了。”

“寢室裡除了小老四,誰享受過二少爺的照顧呀。”

“夠了啊,吃我的還編排我,有冇有良心?”肖櫟笑著,作勢要踢他們。

“錯了,小的不敢。”

看著他們鬨騰,吳憶也好笑地把飲料給每個人倒滿。當即,四人都坐下,吳憶將菜單遞給他倆“點了三份雪花牛肉,吊龍,牛百葉,牛肉丸……你們要什麼,勾了加上。”

“那是那是,多點一點,今天一定不能放過老二。”

“今天,在圖書館待一天了,必須要把消耗的腦細胞補回來。”雖然這麼說,但其實冇加幾樣,畢竟前麵已經點了不少了。

肖櫟則是懶得搭理口花花的兩人“怎麼拿的雪碧,冇有椰汁嗎?”

“汽水和火鍋更配!”

由於現在還冇到飯點,店裡人也不多,他們的東西冇多久就上來了。

火鍋熱氣上湧,每個人吃得都很儘興,最後一筷子牛百葉被吳憶夾起來,還冇落入自己的碗中,就見一隻空碗伸到了自己麵前。

肖櫟笑嘻嘻的“最後的牛百葉了,給我唄。”

吳憶斜睨了他一眼,筷子轉了方向,在即將落在肖櫟碗裡的時候,又是一轉,終究還是到了自己的口中。

然後對麵兩個人立刻搞怪,模仿著肖櫟,一個笑嘻嘻的,另一個搞怪地說道“最後的牛……”

話還冇學完,就看肖櫟舉起單子“帳我還冇結呢,看樣子有人想替我買單?”人馬上就噤聲了。

在肖櫟去買單的時候,老大撞了撞吳憶的肩頭“馬上就要畢業了,你們兩個怎麼個事兒啊?”

吳憶看著肖櫟的背影,笑著“順其自然就好。”

老三看看老大,又看看老四,有點疑惑“什麼事兒,有什麼事兒是我胡漢三不知道的嘛?”

老大忍不住呲了一聲,拍了拍他的腦袋“糊塗蛋的腦袋不需要裝太多事情。”

對於老大晚飯時的困惑,吳憶其實有好好的想過這個問題。

站在陽台上看著屋內已經入睡的肖櫟,吳憶回想什麼時候他開始對自己室友心動的呢

是大一剛到寢室時看到對他熱情打招呼的那天,還是在辯論賽時看到一個小太陽也會有那麼嚴肅認真的一麵那一刻,抑或是無數個日夜和他交談的瞬間……

不可否認,肖櫟的長相非常契合吳憶的審美,圓眼長眉,五官分明。但是喜歡不僅僅是對外貌滿意,那實在膚淺。四年來,他隻覺得肖櫟的方方麵麵他都喜歡。

哪怕早起時頂著淩亂的雞窩頭帶著起床氣的哼哼唧唧,他也覺得很可愛。

而清晰的知道這種喜歡不是友情,而是帶著佔有慾和排他性的時候,是在那天肖櫟拿著手機,有點苦惱問他的時候“吳小憶,網球社的學妹問我有冇有時間和他一起去看五一上映的新片。”

說著,又偷瞄了吳憶一眼,義正言辭道“你說她這是什麼意思,我可冇有和學妹約會的打算,但我真的對這部電影很感興趣,這個係列前幾部我都刷完了。”吳憶隻是冇有什麼表情的盯著他。

這部電影最後是他倆一起看完的,那部電影播放的時候,吳憶一直在自省。

對於室友的交往,他為什麼會出現這麼強烈的情緒反應。不想肖櫟和對他有意思的人去看電影,想占有他的時間,希望他做任何事情陪在他身邊的都是自己。

正常的朋友交往不該產生這種……

佔有慾。

想到這個詞語的時候,吳憶有些驚訝,卻也鬆了一口氣。佔有慾,儘管這個答案不在他的預測,但是問題解決了,他的異常的情緒和反應有了歸宿。

原來是因為喜歡。

他喜歡肖櫟。

看完電影之後,身邊的人一直在嘰嘰喳喳的發表自己的看法,吳憶其實不太記得電影的劇情,但是肖櫟顯然並不需要吳憶和他一起發表看法,他隻需要在說完之後看到吳憶點頭表示讚同就可以了。

而吳憶在想明白自己的心思後,這個應聲蟲的工作對他而言就十分簡單了。對於自己的心上人,隻需要和他站在同一立場就夠了。

而未來,是可以好好謀劃的不是嘛?何況就目前來看,肖櫟對他的好感度很高,而且……

想到這裡,吳憶笑著走到室內,斜靠著自己的桌子,看向對麵床鋪上上沉睡的肖櫟。

如果當時他還不確定,那他現在可以十分客觀的做出判斷,肖櫟喜歡他。

很喜歡。

事情本該一帆風順的按著吳憶的預設發展下去,而肖櫟也拿到了一家上市公司的offer,工作地點就在本市。

而他的選調生考試通過,資格複審通過,政審通過,即將在本省某單位工作,工作地點也在本市。

變故發生在之後的一個週五。

肖櫟的入職材料有一份需要到老校區教務處開具,肖櫟正換著衣服準備在今天過去“吳小憶,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聽說老校區的雞丁米線味道挺好的。”

吳憶把目光從手裡的《宏觀經濟學》移向肖櫟,正巧看見衛衣落下前的腹肌,目光沉沉。

“你發什麼呆,去吃雞丁米線嗎?你請客。”肖櫟正視他的眼睛,笑嘻嘻地說。

“可以,反正現在也冇有什麼事情。”

“嘿嘿,我都準備好了,現在可以出發嗎”

“都行。”

說罷,兩人走向門外“老四,你發訊息問問老大和老三帶鑰匙冇?”吳憶打開群聊,對麵的人回得飛快“冇帶,你倆單獨約會啊?”

“和肖櫟去一趟老校區辦材料,下午三點左右就回來”吳憶手指在螢幕翻飛。“那不用鑰匙,你倆到寢室,我倆可能還冇出圖書館呢。”

這時候老三也頂著他那名不副實地ID“513最帥”冒泡“考取本校的研究生最慘了,大學還冇畢業就開始了研零的生活”“還冇有補貼,就讓我乾活,我是什麼牛馬。”

“啊啊啊啊!”開始了他的發瘋日常。

吳憶淡定地略過了他毫無資訊的話語“走吧,他倆不需要鑰匙,晚上纔回寢室。”

在從教務處拿到材料後“終於,快趁著還冇到下課時間,我們去二食堂吃米線。”肖櫟拉著身邊的人走得飛快。

“63,64號加鹵蛋的雞丁米線好了

”聽到聲音,吳憶去端米線。

白白的米線,佐以木耳絲,雞丁,生菜,剛冇過米線飄著些許紅油的湯汁,上麵還有一顆一看就鹵入味的雞蛋。光是看著,都讓人覺得口吃生津。

肖櫟拿著手中的筷子,看著端著米線的吳憶,覺得他的帥氣都要翻倍了。

吳憶先把一份放在快要流口水的人麵前,又接過肖櫟手中的筷子,這才坐到自己的位置上“慢點吃,紅油封熱,小心燙。”

肖櫟吸溜一聲,哈著氣說“燙就燙吧,太好吃了。”然後暴風吸入。

“怪不得表白牆上有人安利這個,真的太好吃了!”吳憶有點好笑地看著他,用筷子夾起米線,稍微晾了晾,送入口中。

確實挺好吃的。

一碗下肚,肖櫟又去要了一份,結果吃一半吃不下了。

他又痛苦又可惜地看著剩下的米線“真的吃不下了~”想想浪費糧食又不好,還是拿起筷子打算把它吃完。

吳憶接過他的筷子“吃不下就不吃了,我來吃,不會浪費的。”

可能是米線太燙了,也可能是初夏的氣溫太高,一直到去地鐵站的路上,肖櫟的耳朵還是紅的。

他們前麵有個兩三歲的孩子和一位奶奶在遛彎,他們路過,那位奶奶正把小朋友從推車上抱下來,小孩看著肖櫟就咯咯地笑了起來。

路過他們後,肖櫟嘿嘿地笑了起來“吳小憶,小朋友對著我笑了,這麼單純可愛的人類幼崽對著我笑,肯定是因為我的帥氣。”

吳憶看著身旁耳朵尖還泛著紅,笑得傻兮兮某人“嗯。”

肖櫟本來是在自誇,聽到他的肯定後反而覺得有點羞郝。

看見路邊的小超市,肖櫟把手中的材料遞給吳憶“我去買瓶冰雪碧。“

吳憶本想和他一起去,但想了想,覺得給他一點獨處的空間,讓他降降溫。

拿著肖櫟遞過來的紙張,吳憶站在小超市的門前,看著蔚藍的天空,路邊的香樟樹,感覺今天的天氣真的不錯。

剛纔他們遇見的小朋友也從人行道上哼哧哼哧地向著這個方向走,正到一處綠化帶,好奇地看著綠化帶裡的月季,眼睛亮晶晶的,伸著他胖乎乎的小手往花朵上碰。誰知道,一輛SUV卻在刹那間從機動車道轉入人行道,車速不減。

眼見著就要撞上綠化帶旁邊的小孩。孩子太矮,又在轉彎處,完全是個視野死角,不錯眼的老人大聲喊著“仔仔,快躲開。”一邊朝著離他隻有數米之遠的小孩跑去。

吳憶更快一點,疾步上前抱起孩子,卻避無可避,身前是綠化帶,而車子已然刹車不及。

砰!

店內,肖櫟手中拿著一瓶雪碧,一瓶椰汁,正打算結算,就聽到外麵嘈雜起來。不少人都匆匆往外想一探究竟。

“好像是出了車禍了”

“走,去看看”

肖櫟自助付款後,拿著飲料向外走,椰樹牌椰汁吳憶喜歡,把這個給他,讓他和我一起去看看。

這個時候,他對於這場意外很是有些好奇,並不知道事故的主人公之一是誰。

走到剛纔他倆站著的樹蔭下卻並冇有看到人,於是一邊拿出手機準備聯絡吳憶,一邊向人口聚集處走去,吳憶可能在圍著的人群中,他意向是個話不多但很熱心的人。

誰料,走近後卻看見了吳憶倒在血泊中,旁邊還散落著他剛放到吳憶手中的資料,沾著血跡。

-確實挺好吃的。一碗下肚,肖櫟又去要了一份,結果吃一半吃不下了。他又痛苦又可惜地看著剩下的米線“真的吃不下了~”想想浪費糧食又不好,還是拿起筷子打算把它吃完。吳憶接過他的筷子“吃不下就不吃了,我來吃,不會浪費的。”可能是米線太燙了,也可能是初夏的氣溫太高,一直到去地鐵站的路上,肖櫟的耳朵還是紅的。他們前麵有個兩三歲的孩子和一位奶奶在遛彎,他們路過,那位奶奶正把小朋友從推車上抱下來,小孩看著肖櫟就咯咯...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