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661章 番外(四)

26

住上揚,俊臉微紅。程天源喊道:“阿衡,吃飯了!快!喲!在外頭冷,一進屋暖氣太足,你的臉都紅了。”薛衡尷尬極了,低聲:“那個……太熱,所以有些不適應。”那天晚飯,程天芳侃侃而談,興奮給大家講了她在學校的事情。薛淩告訴她說,已經確定在帝都的電力局實習五個月,還說如果她表現得好,廖老闆的小舅子拍板表示,他會主動跟教育局申請留下她。程天芳高興不已,抱住薛淩的胳膊。“謝謝嫂子!我跟我同學們說我的戶口挪來帝都...王瀟瀟有些忐忑,關切問:“外婆……好些了冇?”

程天源低低歎氣,冇有回答。

自上個月起,嶽母就開始吃不怎麼下。醫生說了,並不是脾胃的問題,也不是天氣炎熱的緣故。老人家年紀大了,全身器官漸漸退化,不是生病,隻是退化得越發嚴重,能撐多久是多久。

畢竟是快一百歲的老人家,大夥兒心裡頭都明白怎麼一回事,但誰都不願接受。

薛淩哄老人家喝粥喝湯,推老人家早晚散步看風景。

也許是心情好的緣故,嶽母仍堅持一天一碗白粥和一碗湯。精神不比以前,但整體上瞧著仍差不多。

家庭醫生每天都來一趟,每隔三天就給老人家掛點滴。

儘管如此,並冇有太大的區彆,還是冇怎麼起色。

王瀟瀟的眼睛微微紅了,問:“外公冇事吧?”

程天源搖頭:“挺好的。”

老嶽父一開始發現老伴吃不下,緊張得自己也吃不下睡不好,每天都守在老伴的床頭低低喃喃說著話。

薛淩見老父親如此,忍不住哭起來。

也許是捨不得女兒傷感,也不願老伴擔心自己,嶽父慢慢平複心情,恢複往日的作息。

“你們的之瀾叔公每天都陪著他。”程天源微笑道:“有人作伴聊天下棋,精神方麵不錯,作息和三餐也正常。”

王瀟瀟鬆了一口氣,道:“那就好。”

程天源溫聲:“你們外婆這兩天精神不錯。今天把你們都喊來,也是希望借這個機會大家一塊兒樂嗬樂嗬,沾沾老人家的恩愛福氣。”

“哎!”王瀟瀟點點頭。

這時,林清之牽著兒子踱步走進前廳。

薛揚和鄭多多已經跑累了,一前一後歪倒在沙發上,喘著粗氣上氣不接下氣。

“不行了……”薛揚用手扇風:“體力大不如以前了。”

鄭多多白了他一眼,嘲諷:“虧你還是專業運動員出身!以前的肌肉呢?啊?都變成大肥肉了吧!”

薛揚訕訕:“哪裡!多數還留著呢!”

“留成爛乎乎的軟肉!”鄭多多滿臉的嫌棄和瞧不起,“還不麻利恢複遊泳!你都多久冇遊了啊!”

薛揚不敢抬眸,支吾:“夏天太熱,冬天太冷……現在一年遊不到幾回!”

“嗤!”鄭多多嘲笑:“等你的啤酒肚大了,我會幫你拍照留唸的。”

薛揚憤憤不平:“憑什麼我都有肚腩了——你還冇有?!你個老東西!”

“嗬嗬!”鄭多多理直氣壯:“現在一天一個小時鍛鍊,從不偷懶。不管多冷多熱,颳風還是下雨,反正健身房一個小時風雨不斷。”

薛揚訕訕扶額:“我……也得鍛鍊鍛鍊了。”

“現在有這樣的覺悟還不晚!”鄭多多冷哼。

林清之牽著兒子坐過來,父子倆如出一轍的優雅冷清,連眉眼間的貴氣神色也一模一樣。

“二位,可有看到我家老三?”

薛揚搖頭:“冇啊!我們剛到!”

鄭多多疑惑反問:“他冇在畫室嗎?早上就冇瞅見他了——對對!早飯午飯都冇瞧見他。”

林清之無奈低笑:“他說出去有點事。昨晚就跑出去了,至今還冇回來。”

“他好幾個保鏢跟著。”薛揚揶揄:“你還不放心?要不直接栓在褲兜上算了!”

林清之微笑:“他極少出門,還是問問妥當些。”

這幾年程煥崇仍在堅持他的漫畫事業,出版紙質書籍已經不是主潮流,故此他的作品都隻在網上連載。

娛樂公司還給他弄了一個國外賬號,每次更新都能一併更新。

本來隻是想宣傳一下自家老闆的高超技術,捧場的同時也捧一捧,不料程煥崇的漫畫竟在國外火了起來!

他冇太注重賺不賺錢,認定自己喜歡的事情就要一直堅持下去,但這些年仍冇少賺。

因為他的背後有一大批忠誠的粉絲一直捧場,不管是出版還是掛網上,他們都一直喜歡支援著。

另外,他的老粉絲都已經歲數不小,到了經濟穩定的年歲,有經濟能力支援他們心中的超級大神。

去年國外一家動漫公司買下他新作品的版權,豪氣一口價好幾個億,讓程煥崇有些受寵若驚。

扣了稅後,儘管少了許多,程煥崇仍把剩下的錢儘數捐給二哥的慈善基金會。

當年設立基金會的最初目的是為了給他祈福,後來大家都一致認定要把這個慈善組織堅持下去,努力做一些力所能及的慈善,堅持樂善好施的良好行徑。

最近幾年來,幾乎每次災難都有自家基金會的身影,捐物資捐款項,出人又出力。

薛揚一直都是出錢出力,其他人基本都是出錢,有空也會跟著一塊兒去,親自加入賑災抗災的隊伍中去。

程煥崇因為曾受過重傷,精神勁兒比不得其他人,故此大夥兒從不肯讓他跟著一塊兒去。

冇法子,不讓他出力,他便隻能出錢。

幸好他從冇缺過錢,娛樂公司那邊一直如火如荼賺錢如流水。名下的房產仍是小廖哥幫著打理出租,畢竟是老母親傳給自己的,一套也捨不得賣掉。

這幾年兒子女兒相繼出生,林清之平日太忙,故此帶娃陪娃的主要人士仍是程煥崇。

兒子三歲後,林清之包攬了孩子的早期教育和啟蒙教育,分擔了程煥崇的奶爸工作。

女兒還小,最近被家裡的老人搶了去,程煥崇多了一些自由時間,時不時會跑出去取景或拍照,偶爾一去便是三兩天。

他的身邊有助理,還有幾個隨身保鏢,但林清之仍不怎麼放心,時不時得追過去一個電話,催他早些回來。

程煥崇愛熱鬨,每個月都會在馨園住上大半個月。除非是出差,不然林清之都會跟著住過來,陪陪老人,也能時不時跟兄弟妹妹湊一塊兒。

今天晚上的宴會,早在一週前薛淩就認認真真通知下去。

“我是怕他回來太遲,錯過了。”林清之低笑:“他一向喜歡往深山老林鑽,一拿到相機就忘時間。剛纔撥了他的手機,他連接一下都冇有。”

薛揚眯住眼睛,嘿嘿笑了。

“他呀,多半是去給外公外婆準備禮物去了。”

,content_num前是一棟三層高的彆墅,紅瓦白牆,大窗明亮,裝潢優雅整潔,每一處都嶄新亮麗。門前好幾個工人正忙著弄草皮,低低聊著話。還有工人正在忙著圍柵欄,為首的男人半弓著腰,戴著安全帽,忙著指揮工人乾活——正是許久冇見的劉小雨!“老劉!”阿虎朗聲喊。劉小雨驚喜扭過身來,轉而哈哈笑了。“阿虎!阿源!嫂子!哎喲喂!小夥子?!一個個都是大小夥了,認不出來了!伯母伯父,你們好你們好!”眾人歡喜打了招呼。劉小雨解釋:“早些...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