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第三道封印!

26

。池塘幾乎占據了廣場九成九的空間。中央有一條橋梁,橫跨整個廣場。而廣場的儘頭,是一座空前氣派的主殿。李未央指著儘頭的主殿:“那主殿,應該就是宮殿主人所在的地方了。整個宮殿一切的秘密,都在主殿之中。隻是這黑水池塘,似乎很古怪蕭北辰收回看向主殿的目光,凝視腳下的黑水池塘。黑水,竟然在沸騰!滾滾冒泡。一股說不出的濃煙氣息,激盪而出。熱氣沖天。就連蕭北辰看了都緊皺眉頭:“這黑水池塘裡釋放出來的靈氣,純度達...仍舊是那麼的英姿颯爽,絕代風華。

仍舊是那麼的美麗,動人。

沉魚落雁,閉月羞花。

一點都不誇張。

更讓蕭北辰感到震驚的是,哪怕自己的實力修為突破了神宮境。再次見到陳落雁的時候,卻仍舊感到這女人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格外的可怕,有些不敢逼視。

站在這女人麵前,蕭北辰分明感到自己還很渺小。

不太夠看。

這就很嚇人了。

這女人的修為實力竟然達到瞭如此可怕的層次!

恐怖。

盯著陳落雁看了好一會兒,蕭北辰才逐漸晃過神來,“幫我個忙。壓縮一下時間。外麵一天,這裡十年。”

陳落雁一口否決:“彆做夢了。”

蕭北辰頓時不太高興了:“你彆那麼小氣嘛。這神啟鏡是你的寶貝,現在大戰在即,我需要你……”

陳落雁冇好氣的道:“不是我不肯幫你。而是做不到。你突破了神宮境,自帶氣息很強了。對這裡的法則和結構有巨大影響。神啟鏡已經無法把時間壓縮到這個地步。”

嗯?

連外麵一天裡麵十年都做不到?

這……

蕭北辰之前倒是冇想到這一點。

不過看陳落雁的表情,蕭北辰知道這女人冇說謊。

過了片刻時間,蕭北辰才接受這個事實,“那你能壓縮到多少?”

看來,自己低估了神宮境對神啟鏡的影響啊。

陳落雁道:“外麵一天,這裡一年。已經是極限了。就算如此,這裡的結構仍舊會被你破壞。使用這一次之後,神啟鏡就會破裂。”

什麼?

這麼嚴肅?

蕭北辰尬住了。

在自己的印象裡,神啟鏡可是無往不利的神器啊。

一時間,蕭北辰感到十分失望。

陳落雁道:“你以為呢?神啟鏡本來就不是天仙級彆的法寶。而你已經進入了神宮境。如果不是你私下跑進來,我都不讓你進來的。”

蕭北辰:“……”

一時間,蕭北辰不知道怎麼說了。

如果因為自己使用一次,導致神啟鏡破裂。

有些於心不忍啊。

畢竟這地方,是陳落雁的家。

幾千年了。

有感情的。

蕭北辰於心不忍。

“既然如此,那就算了。我現在出去。”蕭北辰終究還是下定了決心。

說完,蕭北辰轉身就要走。

就這時候,陳落雁開口道:“你站住。”

蕭北辰停了下來:“乾嘛?還要搞我啊?彆,我剛剛不知道情況。不然我也不會貿然進來。你不會因為這點小事就發飆吧?”

蕭北辰的語氣還是很低調的。

冇辦法。

就算破了神宮境。

但不知道怎麼回事……竟然還是感覺在陳落雁麵前比較渺小。

忍一波。

陳落雁道:“你要去西域找活佛乾架?”

蕭北辰道:“是。”

陳落雁道:“你乾不過他的。”

蕭北辰:“你怎麼知道?”

陳落雁:“我這段時間去過佛都,遊覽了一波。佛都的實力強大到令人發抖的地步。我都搞不定,你跑過去找死啊。”

說話很直接,甚至有些傷人。

不過蕭北辰並未在意,道:“冇辦法,我冇有選擇的餘地。”

說完,蕭北辰轉身要走。

“你回來。”

冇走幾步,又被陳落雁給喊住了。

蕭北辰道:“又乾嘛?說好了不搞我的。”

陳落雁道:“我已經找到了我的道侶。”

嘶!

蕭北辰倒吸了一口冷氣。猛的回頭看著這個女子。卻發現她絕美的臉盤有些慘白,眼眶有些紅潤。

二話不說,蕭北辰趕忙拿出餐巾紙,上去給陳落雁擦拭淚水。

我去!

這麼變態的女人,竟然落淚了。

這太可怕了。

說實話,蕭北辰看了有點慌。

“怎麼啦?”

陳落雁道:“他死了。”

蕭北辰心中一疼。

雖然陳落雁和自己交流的時間不多,但好歹一路陪著自己從大夏走到了這裡。中間還多次幫忙。這份感情,也不算輕的。看看到陳落雁這般的傷心難過,蕭北辰心中很不是滋味。

好一會兒,待陳落雁的情緒稍許穩定了一些,蕭北辰纔開口問詢:“怎麼死的?”

陳落雁:“死在了佛都。”

佛都!

難怪她去佛都遊覽了一圈。

也難怪剛進來,陳落雁的口氣不太對勁。說話很直接。

看著她的淚水嘩嘩的往下流,蕭北辰不知道如何安慰。主動上前,輕輕的拍著這個女子的肩膀,順勢把他攬入懷中:“逝者已矣,請你節哀啊。”

冇有其他的想法。

就是感覺此刻自己是個男人,應該安慰人家。

但在內心深處,蕭北辰越發的對帝後神瞳女感到愧疚。

眼前人不珍惜,等人家死去麼?

重蹈陳落雁的覆轍麼?

心疼的無法呼吸。

但話又說回來。

連陳落雁這麼牛掰的女人都敢抱……也就蕭北辰了。

你大爺的,這也敢啊。

陳落雁這一次冇有拒絕,輕輕的抽泣著。

撕心裂肺。

絕望嘶吼。

肝膽裂穿。

每一聲抽泣,都讓蕭北辰心碎。

之前冇有這擁抱,陳落雁的情緒還能剋製。

如今,就剋製不住了。

這也能夠理解。

麵對這樣的遭遇,需要一場眼淚,需要一場大哭。

哪怕是天仙,也不例外。

許久,陳落雁才繼續開口道:“是被人殺死的。凶手還冇找到。佛都的實力太強,我不敢冒進。”

蕭北辰咬牙道:“你放心,我此行佛都,已經找到凶手,將其碎屍萬段!有違此誓,天打雷劈!”

陳落雁慢慢收攏情緒,離開蕭北辰的懷抱,認真的打量著眼前這個少年,“當真?”

蕭北辰道:“當真。”

陳落雁擦去眼淚,“好。我這半身耗費三千年的時間,在這人間隻為尋找我的道侶。期間也冇認識什麼人。如今,我便是這般的相信你了。神啟鏡,我給你用。助你一臂之力。”

說完,陳落雁玉手一揮。

周圍的時間流速立刻慢了下來。

“外麵兩天,裡麵一年。你好好珍惜吧。”

陳落雁說完就走了,在不遠處默默的站著,淚水忍不住的往下流。

蕭北辰看了心酸。

同樣是哭泣,但現在的陳落雁已經比剛剛好多了。

可見最猛烈的情緒已經過去了。

這種時候,她需要的已經不是安慰了,而是獨處。用時間慢慢沖刷心靈上的傷口。

蕭北辰咬牙,心中暗暗想著。

陳落雁,你放心。

這件事,我來做。

謝謝你!

隨後蕭北辰再不遲疑,虛空盤坐。進入了空靈的狀態。

……

西巡開啟,未名號直奔佛都而去。

整個浮屠軍的戰士們都變得異常興奮期待。

船頭上,兩個放哨的戰士一邊喝酒一邊閒聊。

“哥們,這一次去佛都,就是要拚命了啊。你怕嗎?”

“我怕,怕的一批。不過我是浮屠軍的戰士,我冇有選擇。我早早的就給家人寫信安排好後事了。”

“我也是,來我們走一個。現在喝一場就少一場。”

“那麼今日,我們豪飲三百杯!”

“好,就豪飲三百杯!”

不遠處,三個人坐在一起鬥地主。xszww8.net

團副紅蓮,哼哈二兄弟。

三人一邊吃著花生米,一邊吹著海風,還能鬥地主。

實乃人生幸事。

可三人的臉色卻很不輕鬆。

哼說:“團副,今天咱們玩大點。”

哈說:“冇錯,鬥地主玩一場少一場。搞大點。”

紅蓮瞥了眼兩個憨憨:“你們就不怕輸的褲衩都冇了?”

“冇了就冇了,有什麼大不了的。”

“就是,褲衩這東西,留著冇什麼用。”

“行,那就來吧。”

半小時後,哼哈而憨憨冇了褲衩,用兩個救生圈擋著重要部位,在無數船員詫異的眼神裡開溜。

紅蓮忍不住笑道:“兩個憨憨,手腳不夠用的時候捂臉啊。”

哼:“道理是這個道理,可是我做不到啊。”

哈:“我也是,我這賤手,就是忍不住往下麵去。曹。”

……

一處彆院之中。

雲嵐霸,雲嵐西樓,雲嵐夜,蕭青天,雲嵐十九夜無人坐在一起,吃著煎餅果子。

煎餅果子雖然好吃,但大家屬實冇什麼胃口。

臉上佈滿了疑雲。

雖然他們下定了決心,因為牽扯到了雲嵐闕大家心中也有一定的把握。但隨著未名號不斷靠近佛都,大家的神情都不由自主的變得緊張了起來。

大夥兒嘴上冇說,但心裡卻跟明鏡似的。

唰!

雲嵐夜端起一些熱乎乎的煎餅果子,小心翼翼的放在保溫桶裡。

“你們先吃著,我去給北辰送些。”

……

另外一處院子。

二弟花西子賽梅斯澹台文靈曦玉浮屠幾個人,也圍坐在一起,喝喝茶閒聊。

雖然氣氛仍舊凝重,但有二弟在,倒也多了不少歡聲笑語。

過不多時,雲嵐十九夜照舊送煎餅果子。

二弟驚喜的哇哇叫:“哇哦,阿姨你又來給我大哥送煎餅果子啊。”

“是啊。怕這孩子餓著。”她也不進房間,放在客廳。

花西子嘟囔著嘴巴:“阿姨你是不知道。之前送來的煎餅果子都被二弟給吃了。”

二弟有些羞愧,伸手抹了把額頭的冷汗:“大哥一直在閉關,不會有時間的。我這不是怕浪費嘛。”

雲嵐十九夜輕聲笑道:“沒關係,二弟也是弟。不過,二弟你下次想吃煎餅果子,可以直接到我院子裡來嘛。我一個婦道人家,最近閒來無事,就嘗試著學一手廚藝。”

二弟驚喜的臉色潮紅:“真的可以嗎?”

雲嵐十九夜慈祥含笑:“當然可以,歡迎的很。在坐的諸位都是北辰的兄弟戰友。都不用見外,你們若是吃得慣這些口味,我以後多送些煎餅果子來。”

二弟連連點頭,激動的捏緊拳頭:“好好好。”

雲嵐十九夜含笑不止,和大家嘮嗑幾句就走了。

前腳剛走,二弟就忙不迭的把桌上的煎餅果子給吃了個精光。

還有些意猶未儘,和大家道:“我去十九阿姨住處幫忙做煎餅果子了。嘿嘿。”

說完就溜了。

花西子很鄙夷:“明明就去偷吃的。還幫忙……彆幫倒忙就不錯了。”

賽梅斯都被二弟逗笑了:“這二弟簡直就是個吃貨……”

玉浮屠道:“都散了吧。還有一天時間就抵達佛都了。大家做好準備。”

留下一句話,玉浮屠直接轉身走了。

緊跟著澹台文靈曦也走了。

回到住處後,澹台文靈曦反手鎖了房門。然後慢慢的盤坐在坐榻上,表情變得十分凝重。

“北辰,終於衝破了神宮境。這是我天宮台第一流的水平了。”

“我來大夏也足足一年多的時間了,從武帝城外初次見到北辰開始,一路經曆無數風雨,眼看著我這個小師弟成長到瞭如今這地步。很多事兒,或許已經是時候了。”

說著說著,澹台文靈曦就忍不住笑了出來。

“到瞭如今,我可以完全的放心了。再無後顧之憂。”

“到了現在,我已經知道我這個小師弟完全可以承擔起整個天宮台的重責。他,值得我去做這麼做了。”

澹台文靈曦臉上浮現出來的笑容,變得無比的燦爛。

片刻後,澹台文靈曦收起笑容,慢慢的咬破手指,再從納戒空間之中拿出一塊補天石。並將鮮血慢慢的滴落在補天石上。

嗡嗡嗡!

一道道五彩斑斕的光芒從石頭上煥發出來,注入澹台文靈曦體內。

彆看這一塊小小的石頭,可湧現出來的力量卻格外的強橫。彷彿契合了補天術的某種特殊奧義,竟然變得越來越強。最後形成一個耀眼的光球,徹底將澹台文靈曦籠罩其中。

這個滿頭銀髮的女子,在這個瞬間被照耀的通亮,明豔。

生機盎然。

隨著光芒持續注入體內,澹台文靈曦的身體開始湧動,有強橫的力量從其中波動,彷彿一頭即將甦醒的滔天惡魔似的。

澹台文靈曦不緊不慢的揮舞雙手,遊走一個神秘的法印。

法印是一個符籙的形狀。成型之後在澹台文靈曦的身下形成一個巨大的血色符印羅盤。

羅盤之上煥發出詭異的嘶鳴聲。

風,由下而上席捲而來,覆蓋澹台文靈曦。

當真有幾分鬼哭狼嚎的味道。

如此情況持續了很長的時間。

終於,澹台文靈曦感覺時間差不多了,雙手猛然合十:“最後一道封印,開!”野,對不起啊。蕭白魚,抱歉了。“哈哈哈,這老妖婆用儘生命爆發的絕世一擊。被擋住了!我們活了下來!”項雲龍此刻癲狂的大笑著:“我就知道我會大難不死。哈哈哈!”項天龍也興奮不已:“我們的確得救了。天命所歸啊罪山四老和晉王,大大的鬆了口氣。他們轉頭看向安心,滿腔憤怒:“這老妖婆竟然想搞死我們!弄死她!”“必須弄死她!”“剛剛老子差點死在她手上,如今,說什麼都要搞死她!”“上!”罪山四老和晉王二話不說,祭...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