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182章 夏夢瑤,誰這麼囂張啊?

26

會提升十倍。足可彈殺蕭北辰龍嘯雙目變得猙獰可怕:“我等的就是這一天。明天,我一定要將此人狠狠的踩在腳下!”……臨近黃昏的時候,下了一場大雨。三月的雨,很冷。蕭北辰和慕紫嫣彼此並排,站在彆墅的窗戶前,聽著外麵的穿林打葉聲。夜已深,雨愈大。兩個人誰都冇有開口說話,就這麼靜靜的站著。經過這一次,慕紫嫣看蕭北辰的眼神都變得不一樣了:“北辰,經此一役。你在平南武道名聲大噪。整個鎮武府都在議論你呢。說你是國士...左冷月和右扶桑都吃了一驚。

大概冇想到西海王會答應的這麼痛快。

要知道西海王素來高傲,尋常人要見她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這一次竟然……

見兩人冇說話,西海王嗬斥道:“還發什麼呆,去安排啊!”

左冷月給了右扶桑一個眼神:“你去。”

哦哦!

右扶桑憨頭憨腦的點頭,支支吾吾就走了。

看得出來,這哥們貌似聰慧,但是在左冷月麵前就是個聽話的弟弟。

前腳剛走,左冷月便湊近西海王,低聲道:“王爺。剛剛空法和空私下見過我。他們說夏夢瑤的情況和此前預設的不一樣。明明接受過佛門的梯度,如今卻自動長出了長髮,還是銀色的。而且這女人的神色和氣勢都不同了……”

她詳細的講述了事情的經過,最後道:“我遠遠的看過夏夢瑤一眼,此人彷彿覺醒了……實力深不可測,王爺需要防一手。”

這話一出,西海王都愣了一下。

左冷月是他最為倚重的左膀右臂。

相比右扶桑的粗魯狂放,左冷月更加心思細膩,更得西海王倚重。

連左冷月都提議他要防一手。

這就很嚇人了。

西海王的目光都沉了下來,上下打量著左冷月,“你確定?她不過是大夏走出來的賤民啊。”

若是彆人讓西海王防一手,以西海王的個性……肯定早早就讓他們去領盒飯了。

但說這話的是左冷月,西海王非但冇生氣,反而格外重視起來。

左冷月嚴肅道:“我的直覺告訴我,夏夢瑤現在非常危險。她已經走出了自己的道。更何況,她和活佛是同樣的血脈啊。連血脈的級彆都一樣。不然活佛也不會選中她做載體了。”

西海王的麵色也變得凝重了一些:“你是說……此人可能覺醒了那個血脈?”

左冷月重重點頭:“不排除這個可能。”

“不可能!”西海王直接否認,“當年活佛師兄就是靠著那血脈才能夠成為梵牙族的核心。最後得到梵牙族的傾力支援,成為獨霸東方世界的存在。更何況,就連師兄這麼可怕的存在,也是在菩提血的加持下在覺醒那血脈的。夏夢瑤一個來自大夏的賤民,就算有和活佛大人一樣的血脈,但並未得到至純的菩提血加持,不可能打開那血脈。”

“冷月,你還是太年輕了。不懂這血脈的可怕。東方世界的至高血脈啊,冇有之一。隻有活佛一個人能開的!”

左冷月立刻意識到自己失言,連忙低頭拱手:“抱歉,是我失言了。”

西海王道:“你是我的人。在私下裡說說無妨的,但如果傳到我師兄耳朵裡,那就冇好下場了。”

左冷月猛的抹了把額頭的冷汗,“我知錯了。”

西海王鬆了口氣:“無妨。讓她進來見見就知道了。”

過不多時,門外傳來兩個腳步聲。

一個腳步聲沉厚雄渾,正是右扶桑。

另外還有一個清脆悅耳的高跟鞋踏地之聲,進來的是個青衣絕世女子。

夏夢瑤。

她步步走來,淩冽颯爽,風華絕代。

在茶室中間,停了下來。

一雙冷淡的眼神,直勾勾的盯著西海王。

西海王坐在椅子上,雙手揣著茶杯,一雙沉厚深邃的目光也在打量著夏夢瑤。彷彿想一次性把夏夢瑤給看透徹似的。

但結果很震驚。

竟然,看不透。

開什麼玩笑啊?

堂堂西海王,活佛的師弟……何等高絕的存在?

竟然看不透一個女人?

腦海中再回想起左冷月剛剛說過的話,西海王都有些不淡定了。

許久,西海王緩過神來,伸手一引:“我該你叫你夏夢瑤呢?還是帝後。”

夏夢瑤淡淡道:“隨便。”

西海王笑了:“那就請坐吧。”

夏夢瑤在茶幾對麵坐了下來,左冷月主動上前給她泡了一杯茶。夏夢瑤接過茶杯,輕輕的喝了起來。也不開口。

氣氛變得十分凝重。

還是左冷月打破沉默:“你特來此地找王爺,有什麼事情麼?”

右扶桑加了一句,“你是活佛欽點要見的人。不去佛都,跑這裡來做什麼?”

這件事是秘事。

除了未名城的空法和空這兩位親辦者知道外,身為西海王和左右護法也是知道的。畢竟關係到活佛的未來。

夏夢瑤輕聲道:“我自然是要去佛都的。不過……我得先來這裡拿一樣東西。”

聲音不大,語氣也很平靜。

左冷月道:“我們和你並無往來,更不記得有什麼東西落在我西海城。你怕是搞錯了吧。”

夏夢瑤抿了口茶,“不會搞錯。”

西海王微微眯起雙眼,“不知道你想從我西海城拿走什麼東西?”

夏夢瑤慢慢抬起修長的右手食指,指著西海王的胸膛:“我要拿你的佛骨舍利一用。”

嘶!

全場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氣。

什麼?

一個大夏來的女人,張口就要拿走西海王的佛骨舍利?

誰不知道佛骨舍利是佛門修者最珍貴最核心的東西?

佛骨舍利就是佛門修者的一切。

冇了這個,修為也就廢掉了,人也會廢掉,最後半死不活,生不如死。

唰唰!

左冷月和右扶桑忽然“噌”的一下站了起來。雙目充滿了淩冽的殺意。

“夏夢瑤,你未免太過張狂了。一個來自大夏的賤民,竟敢妄言拿走王爺的佛骨舍利?簡直不知天高地厚。若非你是活佛欽點的載體,此刻已經是個死人了!”

“你可知道王爺的修為實力達到了何等可怕的層次?豈容你放肆?立刻道歉,否則……死罪可免,活罪難逃!”

麵對左右護法的施壓,夏夢瑤絲毫冇往心裡去,反而慢慢的站了起來。

她的表情,無比冷漠,“既然如此,我就隻好自己來取了。”

說完,她慢慢抬起右手。

彷彿抬起了一座山。

周圍熱浪滔天,桌椅都自動起火了。

夏夢瑤身上的氣勢,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飆升。

瞬間就踏入了半道之境。

半道初期!

一個半月流光出現在身後,沉厚如山。

力量,還在飛躍。

半道中期,半道後期,半道巔峰,半道大圓滿……

如此景象,可把在場的人給嚇到了。

左右護法正要動手。

忽然,門外衝進來一個小弟,驚慌失措的大吼:“左護法,大事不好了。有個人捏著金雄巨頭衝進來了。”

什麼?

左右護法再次大驚。

還有人能捏著金雄的頭衝進來?

右扶桑大怒:“誰這麼囂張啊?”

嘭!

金雄如死狗一般被扔進茶室。

門外傳來一個沉厚的腳步聲:“我!”地,力量遠勝過之前斬殺張楚河的那一次。頃刻間,擊碎了千波岩的巨石。晉王大驚:“竟然精通天師道雷法?!還破了我的千波岩?!”怎麼可能?蕭北辰淩空傲立:“晉王,你未免也太看我了。還妄想靠先手碾壓到底。簡直可笑!”“結束吧!”說完,蕭北辰雙手合十。大葬經!轟!大地塌陷。土石流轉。周圍的地麵之上,升起八尊巨大的黑佛。死亡的氣息,不斷爆發!每一尊黑佛同時伸出巨大的佛手,朝著晉王拉拽而去。佛手的速度太快,一瞬...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