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拯救世界第三天

26

個……秋秋呀,我們是不是該出門瞭解一下這個世界了,畢竟有些操作還是得親身實踐一下。”掌淨秋讚同的點點頭,這個星期自己隻呆在這個二十平米的小屋,累了餓了就去窗戶間進行光合作用,其餘時間一直在學習,自己目前水平應該到達這個世界剛高考完的高中生水平了。至於為什麼不是大學生,因為掌淨秋看到網上對大學生的評價是:已經將全部知識還給老師的“單純”“脆皮”大學生。所以掌淨秋絕不承認自己是大學生,而且係統給自己的...-

在拘留所的日子轉瞬即逝,在這短短一星期裡,憑藉掌淨秋如魚得水的社交能力,很快就融入自己的“宿舍”生活,跟舍友的關係好到以後出去一起約飯的程度。

不僅如此,在學習、勞動等方麵也積極配合、無錯可挑,這也使得獄警對她有了一絲好印象。

掌淨秋:我可真厲害!這五百年可不是白活的!

係統:(鼓掌)太棒了,我以為你會跟人類有代溝呢,結果冇想到融入的這麼好,那我也放心了,不用再擔心你末日後適應不了了。

明天中午末日就來臨了,先是部分患者出現喪屍化的早期症狀,被送進醫院後,短短十幾分鐘就變異了,咬傷了不少病人和醫護人員。

其實掌淨秋曾想過要不先去醫院蹲守,提前對那些喪失化的人下手。

但係統表示:那群病人分佈在全國各地,並且是同時出現症狀,根本殺不完。而且由於事發突然,當地警方和政府都冇有來得及處理。

掌淨秋也嘗試過在網上發帖警示末日即將到來,結果冇多久帖子就被刪了,還被打電話警告,自己就冇敢再瞎來。

很快就到了第二天中午12點,這個時間正巧是吃飯時間,結果還冇開始吃多久,食堂的一個方位就突然傳來喧嘩。

獄警過來警告其他人不不許喧嘩,亂動。

還好掌淨秋視力、聽力優異,看到那個人突然開始吐血,症狀剛好是是喪屍化前期的症狀。

掌淨秋:完蛋,不會是這個食物的原因吧?我現在吐出來還來得急嗎?在線等,很急。

也許是吐血場景太過血腥,獄警很快就疏散了食堂的人員,讓端著飯回宿舍吃。

路上掌淨秋本想跟自己關係好的獄警打聽打聽情況,結果獄警閉嘴不談。

她知趣不再打聽,想著趕緊吃完這最後一頓,準備熱熱身,差不多已經半個月冇動過手,感覺都有點手生了。

很快就回到宿舍,因為門口還有獄警,舍友們也不敢瞎聊天,隻能用眼睛示意:發生什麼事了?

現在的掌淨秋可以說已經成為一個特彆地道的本世界人了,這個眼神一下就看懂了,但還是搖搖頭,表示自己也不清楚。

等掌淨秋吃完飯還冇開始熱身,拘留所的警報突然響了,她知道,末日開始了!

隨後就聽到門口的獄警都向外跑去,大概都是去處理緊急事故的。

但掌淨秋知道事態已經控製不住了,去的人越多損失就越大。

獄警的走動也引起了拘留人員的注意,這使得獄警邊跑邊警告讓他們都安靜下來。

這時候,掌淨秋感覺也熱身的差不多了,擠到門口看看外麵的情況,走廊裡空無一人,隻有拘留人員們嘰嘰喳喳的交流聲。

係統:我們好像忘記一個重要的事情,如果獄警都走了,那我們怎麼出去呢?

掌淨秋活動活動手腕錶示:“這你不用擔心,我之前觀察過這個鎖很容易撬開的。”

係統:?你怎麼會撬鎖?

掌淨秋:“就是在剛來這個世界的那星期學的呀,我看著那本書挺有意思的,就隨手翻翻看了看。”

係統:你的學習能力真令人羨慕嫉妒恨!

掌淨秋:一般一般,全國第一。

冇幾分鐘,突然聽到“砰”的一聲。

掌淨秋遲疑了好幾秒才確認那是槍聲。看來現在嚴重到已經動槍了。

這個時候不僅自己聽到,拘留所的其他人也都聽到了,本來小聲的聊天聲突然放大。

“什麼情況?外麵發生了什麼?”

“靠,出什麼事了?快來人啊!”

“獄警呢?怎麼冇人管我們,我們的命不是命嗎?快放我出去!”

“……”

嘰嘰喳喳的聲音吵的心煩。

掌淨秋:好煩人,手好癢,想打人。

係統:不!你不想!控製住自己!

無論拘留人員們怎麼大喊大叫,依舊是冇有人來開門,畢竟外麵的獄警都應顧不瑕了。

隻要拘留人員們不出去,那麼這裡就是安全的,畢竟外麵還有一層大門。

哦對,忘了他們還要吃飯。人類脆弱的很,不吃飯不喝水連三天都堅持不了。

其實掌淨秋現在就想撬門出去,但想了想若是這時候出去,就顯得就太過明顯了,這一路走出去肯定會有很多人記住自己的樣子,到時候再走拯救世界的路子就行不通了。

於是掌淨秋隻能靜下心來等救援,順便勸舍友們趕緊休息節省體力,以便應付不時之需。

舍友們也很聽話,就不再聚集在門口抓緊回床上坐著了。

外麵的槍響和嘶吼聲,一直持續好幾個小時也冇停下,甚至有愈發嚴重的趨勢。

就在這時,走廊大門突然響起開門聲,結果還冇打開就突然傳來“啊”的一聲尖叫,下一秒就聽到低吼聲以及撕咬的聲音。

這個聲音也引起拘留人員的注意,開始試圖大聲呼救想引起門口人的注意,可他們哪裡知道門口的早已不是人,而是吃人的喪屍。

饒是掌淨秋已經觀看過許多有關喪屍的電視劇和小說,但還是被針刺傳來的喪屍醜陋的樣子嚇了一跳。畢竟自己一直呆在植物界500多年,那裡的植物可以說就冇有醜的。

那個針刺是在獄警走後偷偷射出去的,可以當自己的第二隻眼,通過它能將門口的一切視聽傳送給自己。

掌淨秋:那個獄警真的太可惜了,差一點就能打開門了。

隨著拘留人員大喊大叫的聲音越來越響,門口撞擊聲音也越來越大,漸漸的他們也感覺到不對勁,畢竟隻要嗅覺冇問題都能聞到濃鬱的血腥味。

門口的嘶吼聲和撞擊聲彷彿是死神在敲門,通常人類在麵對危險時的反應能力不如動物,但大部分人還是知道如何躲避危險。

當然,除了電視劇裡那些作死的人類。

儘管聲音小了下來,但喪屍不僅通過聲音來辨彆方向,還通過敏銳的嗅覺,這裡滿滿一層人類對於喪屍來說相當於被關在籠子裡隻能聞味吃不到的自助餐。

於是,人們等啊等,等到夜晚來臨,門口的喪屍似乎變得更加活躍,甚至開始出現撞門。可惜了,但凡他們有腦子就會記得這個門是向外拉的。

沉默瀰漫在這個走廊,周圍的一切都被這股恐懼的力量所籠罩,空氣中偶爾傳來小聲的抽泣聲,但也很快被外麵的嘶吼聲壓了下去。

一天很快就過去了,舍友也感覺到了饑餓,畢竟最後一頓飯是昨天中午吃的,雖然當時端回來了但也早已吃光了。

掌淨秋卻一點都不餓,也許是之前吃的太多上熱搜的緣故,獄警好像都知道自己飯量大,所以平時給自己的飯量也比彆人多一倍。這就使得掌淨秋一直在儲存能量,平常在拘留所的勞動量完全是灑灑水,一點都不費勁。

如今已經是被困在這個房間的第二天晚上了,其他房間的拘留人員也都坐不住了,紛紛試圖想打開門。

然而,這個門可不是想打就能打開的,當初在設計時就為了防止有人越獄,打造的十分堅固,除非有鑰匙不然踹都踹不開。彆說女生,大力士都踹不開。

可惜他們冇有預料到掌淨秋這個bug,自己完全能夠操控針刺進行撬鎖。

就在掌淨秋覺得差不多能撬鎖時,拘留所的大喇叭突然傳來聲音:“我是獄警曹遊,大家先聽我說,外麵發生了非常恐怖的襲擊事故,我不知道外麵是什麼樣,但整個拘留所幾乎冇有安全的地方了,外麵充滿這種怪物,就跟電視上的喪屍一樣,也許就是喪屍,它們突然爆發,我好不容易逃出來,現在被困在廣播室已經發射求救信號了,但我也出不去,我不知道現在還有冇有同事存活,也無法給你們開門幫你們逃出。但目前來說宿舍是最安全的,我們隻能等待救援。”

聽完曹遊的講述,宿舍裡再也抑製不住哭聲,但大家也都不敢太大聲,生怕引起喪屍的注意。

舍友夏曉曉最先冷靜下來,看著毫無波瀾的掌淨秋,似乎找到了主心骨,問道:“淨秋,我們該怎麼辦?”

掌淨秋終於等到了這句話,假裝沉思了幾秒回覆:“目前隻有兩個選擇:要麼繼續在這裡等著待救援,要麼就是出去,我可以試試撬門,但也不一定成功。而且我們出去後如何才能保證自己能逃到安全的地方。拘留所已經這樣了還冇來救援,外麵也肯定安全不到哪去。”

夏曉曉瞬間白了臉,不再提出去了。

另一個舍友何琳也走過來加入話題:“你要不先試試撬門,反正外麵還有個大門,也不怕它們進來。”

掌淨秋點了點頭,假裝掏了掏口袋,拿出針刺向門口走去。

看到這麼長的針,何琳瞬間驚呆:“這麼長的針,你在哪找的?”

“我說我撿的你信嗎?”

何琳撇撇嘴表示不信:“針哪有這麼好撿,要是這麼容易撿到早就出事了。”

掌淨秋冇理她,邊開門邊應付腦海裡的係統。

在剛剛自己拿出針刺時,係統突然蹦出一句:我一直都很好奇,你們仙人掌族都是怎麼變出來針來的?是邊戰鬥邊從身上拔針嗎?但我咋冇看到你身上有刺?

掌淨秋:“閉嘴吧你,你是十萬個為什麼嗎?”

係統冇有放棄地說:“你等著我早晚會發現這個秘密的!”

掌淨秋又跟係統在腦海裡懟了幾個回合,但在現實也隻不過短短幾秒。

“啪嗒”一聲,門鎖順利打開,她率先出去。

身後的舍友看他出去了,也跟著跑出來了。

這一舉動引起了其他宿舍的注意,都紛紛趕到門口看這幾個女人。

“歪!你們是咋出去的?快幫我們也打開門!”

“我們也要開門,幫幫我們吧。”

“……”

嘰裡呱啦的聲音瞬間引起門外喪屍的注意,“砰砰”的砸門聲引得人心惶惶。

掌淨秋:“會給你們開門的,一個一個來,但大家要保持安靜。”

說著就從最近的門開始,其他宿舍的人以為得等很久,結果也就十來分鐘就都出來了。

掌淨秋:要是末日冇來臨,我完全能靠這個賺錢了。

係統:……

出來的人非常感謝掌淨秋,也很好奇她是如何打開的門,掌淨秋說自己小時候偷偷學過,剛剛隻是試一試,冇想到真開了。

係統:嗯……幸好他們不知道真相,不然知道她隻是簡單的翻翻書就學會了,會不會自閉。

之前在出去放風的時候,掌淨秋觀察過這個拘留所,這個拘留所一共三棟樓,前後兩棟樓都有個獨立的院子,拘留人員都呆在前麵的這棟樓,旁邊那個小點的隻有兩層樓的應該是醫務室,後麵的那棟樓她猜測是獄警的宿舍樓。

這棟樓一樓是獄警值班室,資料室,庫房,洗衣間等,2樓和3樓就是各個宿舍,二樓是女生宿舍,三樓是男生宿舍。

每次放風的時候都是男女分開,所以掌淨秋不確定一共多少人,但女人也就60多個。

至於獄警,根據自己平時的記憶,見過差不多20多個獄警。食堂裡的工作人員自己隻見過五個,醫務室不清楚。

按照最壞的想法就當所有人都變喪屍了,那差不多30來個。

掌淨秋:有點麻煩,倒不是打不過,主要是怕跟它們有身體接觸。

其實掌淨秋還有一個無人知曉的小秘密,那就是——潔癖。

但完全不能表現出來,因為身為一個刺客,是不能有弱點的。

差不多想清楚後,掌淨秋開始自己的第一步計劃:先乾掉門口的喪屍。

就在掌淨秋想怎麼開口表達自己的想法時,舍友何琳站在自己旁邊問:“我們該怎麼辦?”

也許是因為掌淨秋幫大家開門的原因,居然自然而然的成了領頭人。

隨著何琳這一聲問出,本來小聲嘀咕的聲音突然消失了,大家都轉頭看向自己。

掌淨秋這該死的表現欲瞬間湧出。

清了清嗓子說出自己的計劃。

-小鬼。係統:嘿嘿,看罰單。“靠,怎麼這麼快就有罰單了,我學的書上明明冇這麼快。”係統:“因為你被拍到網上了,你火了飆車姐。”隨後掌淨秋將車停在路邊,看到已經上了熱搜的自己,短短半個小時自己就火遍全網。隨著熱搜,掌淨秋找到了偷拍自己傳到網上的人,那人不僅拍了自己的車,還at“東城交警”,標題還寫著“現在新手這麼囂張嗎?不僅未掛牌,還貼著‘新手’標簽就敢飆車”。掌淨秋:係統?滾出來交代為什麼冇給我掛牌...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