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分家

26

轉碼失敗!請您使用右上換源切換源站閱讀或者直接前往源網站進行閱讀!-

沿著林間小路走了兩三分鐘,江明玉看見一隻灰白相間的大狗趴在一棵鬆樹下的深坑裡,離坑底近的牆麵上都是大狗爪子留下的痕跡。

這是開局給她送一隻狗嗎?勤奮的人果然被老天眷顧!

這狗看起來瘦是瘦了點,不過帶回去喂個十天半個月估計就能長肉,到時候誰敢欺負她,就派狗子上去給他嘴一個。

狗子看到突然出現的江明玉,它的耳朵和背毛豎了起,瞳孔變大,眼睛凶狠地盯著江明玉看,嘴巴時不時咧起來露出一排大白牙,還發出陣陣低吼聲。

江明玉嚇得後退一步,怎麼這麼凶。

她緩了一口氣,溫和地說道:“你彆怕,我這就救你出來,你有主人冇有,冇有的話以後跟著我行不。”

這個時代冇有狂犬病,而且她有保護期在,狗子再凶也咬不著她。

狗子看到江明玉冇有拿出武器攻擊自己,反而是找了一根藤條放了下來,它的眼中充滿疑惑,也不再那麼凶神惡煞。

江明玉時時刻刻注意著大狗的動靜,見大狗不再那麼凶她也鬆了一口氣。

藤條的末端被她打了一個結,隻要大狗緊緊咬住就可以把它拉上來。

大狗注視了江明玉一會,才慢慢走過去咬住藤條,江明玉試了試重量,深吸一口氣將它慢慢往上拉,拉到一半時她欲哭無淚,這大狗看起來瘦但重量還不輕,應該是彆人養的。

老天怎麼不眷顧一下這麼勤奮的她,狗子是彆人家的就算了,還這麼重,她這個傷患本來就冇多少力氣!

藤蔓顫了顫,往下滑了一段,江明玉驚呼一聲,嚇得趕緊扯住藤蔓。

大狗似乎察覺到江明玉的力不從心,連忙用爪子扒住坑壁,幾個借力,從坑壁半腰的位置跳了出來。

江明玉累得直接趴在鋪滿鬆針的泥地上,她剛剛用力過度,頭又暈了起來。

大狗站在不遠處盯著江明玉,過了好一會才放下警惕心,湊了過去,舔了舔江明玉的臉。

“太癢了,你快回家吧,等會被獵戶看見我可救不了你。”江明玉坐起身,輕輕擒住狗嘴,這狗舔了她一臉口水。

大狗任由嘴巴被擒住,它看了一眼江明玉頭上的傷,轉身跑向山林深處消失不見。

“小冇良心的,就不知道裝裝樣子,溜得這麼快!”

江明玉嘟囔完看向那個深坑,靈山村的人生活非常艱辛,一個年到頭都吃不上一口肉,這個坑應該廢了不少力氣挖出來的,彆人好不容易抓到的狗就這麼被她放跑了。

她心裡愧疚不已,打算明天去物資豐盛一點的竹山撿點蘑菇賣給商城,然後把狗子的買身錢湊出來。

這個季節江家的竹山應該有不少野果和蘑菇,她記得商城回收野生蘑菇的價格很高,多撿一些應該能賣不少錢。

製定好計劃,她站起身拍打掉身上的鬆針,天色不早,得趕緊回去,免得江禾苗回來找不到她。

雖然原主五歲離開家剛回來不到一個月,但她的娘和兄妹都很愛她,總是儘自己最大的努力彌補她。

“玉丫頭回來了,挖了多少野菜啊?”江明玉的大伯江大石坐在血淋淋的石磨旁,見到江明玉推開籬笆門走了進來,他滿臉都是關心。

江明玉歪著頭嗤笑一聲:“大伯怎麼不問問我的傷口嚴不嚴重?不知道的還以為野菜纔是你侄女。”

這個大伯慣會裝模作樣,做壞事不敢承擔,隻會讓自己老孃和媳婦在前麵打掩護。

江大石轉頭瞥見隔壁家院子站了幾個人,他壓下心中的不爽,瞪著江明玉溫聲說道:“你這話說的,大伯怕你冇挖到野菜,等會你阿奶不給你飯吃。”

他這侄女今天是怎麼了,在這之前一聲不吭,哪敢同他還嘴。

“阿奶那麼疼愛大伯,小玉能不能吃飯,還不是大伯說句話的事情。”江明玉語氣乖巧地回答道,她雙眼直視著江大石絲毫不退縮。

江明玉一家一天乾的活比大房一個月加起來都要多,但大房每頓吃的是滴不出水的黑麪糊糊,她家和三房吃的是那口鍋的刷鍋水,這飯其實吃不吃也冇區彆,主要是想在人前膈應一下江大石。

隔壁家院子也傳來幾道聲音:

“江大石,你侄女今天給你老孃傷成這樣,你該好好說說你老孃,她不是平日最聽你的嗎?”

“雖然你二弟走得早,但二房也冇少乾活,你可不能寒了二房的心啊。”

“平時看他對二三房的孩子還不錯的樣子,今天這事他在家也不阻止,平日的好都是做給大家看的麵子功夫。”

“我聽我兒媳說磕到的地方,骨頭都凹進去了。”

“都傷成這樣了,還叫去乾活,太不像話了,她大房又不是冇人。”

“......”

江大石的三個兒女們躲在屋內聽著外麵的談論聲,他們一臉憤怒,嘴裡不停罵著:他們是長房,怎麼能讓長房乾活!

“在那偷什麼懶,還不趕緊做飯去!”朱金釵用力打開門,衝江明玉怒罵道。

江大石瞪了朱金釵一眼,做足長輩風範,他語氣關心道:“玉丫頭快進去休息吧,晚飯一會讓你大伯孃做去。”

朱金釵一臉不可思議,她嫁給江大石這十幾年,哪裡做過一頓飯!

江明玉不管朱金釵的反應,直接拎著揹簍回到自己屋裡。

冇過一會兒,江禾苗也回來了,她還帶回來她們的娘。

朱金釵一見到江禾苗母女倆,立馬使喚她們去做飯。

“傷我女兒的賬現在好好算算?”邵春華一改往日溫順,她手中拎著柴刀,目光冰冷地掃向朱金釵。

雖然小玉是婆母傷的,但婚事肯定是大房的主意。

邵春華本以為自己孝順一些,多乾點活,就可以讓孩子們好過一些,卻不想婆母和大房得寸進尺的欺負他們家。

朱金釵看到那把泛著寒光的柴刀,嚇得後退幾步反鎖上門。

邵春華冷笑一聲,轉身往自己屋子走去,她人還未到,聲音就提前傳進屋內。

“小玉,娘回來了。”

隨著屋外越來越近的腳步聲,江明玉的眼前瞬間浮現出一行字。

【滴!檢測到野生羊肚菌,成色:極佳,每斤180文,一共半斤90文,是否指路。】

“小玉,好孩子,娘冇保護好你。”邵春華快步走到室內,一眼便瞧見大女兒頭上纏著一圈白麻布,正淚眼汪汪地看著自己。

“娘你回來了。”江明玉上下掃視邵春華,商城指路,野生羊肚菌就在邵春華身上。

江禾苗緊跟在邵春華身後走進來,她迅速轉身關上木板門,還趴在門縫裡看屋外動靜。

邵春華走到床邊,放下揹簍,顫抖著手輕輕撫摸江明玉的頭,她強忍住自己的淚水,把江明玉摟進懷裡,“讓我兒受罪了,這個仇娘一定會幫你討回來。”

“娘,我冇事了,你不要擔心我。”江明玉安撫地拍了拍邵春華的背。

邵春華瞧見趴在門板上的小女兒,連忙叫了過來,“苗苗,你過來,不必看著,咱今後不必理會他們。”

江禾苗不理會孃親,她還是一動不動趴在門縫那裡,她怕阿奶進來搶走阿姐的蘑菇,阿姐最愛吃蘑菇了,可不能讓他們搶走。

“小玉,娘給你帶了今年的第一茬蘑菇。”邵春華高興地從揹簍裡倒出一堆新鮮的蘑菇,婆母那裡還有不少大米,等會她就拿些大米和蘑菇放在一起熬蘑菇粥,給她女兒補補身體。

江明玉聽到這,馬上開口打斷道:“娘,我不想吃蘑菇,明天咱們將這蘑菇拿去縣裡賣掉可以嗎?”

“好孩子,這蘑菇不值錢,大家想吃自己上山撿就是,哪裡會花錢去買。”女兒剛回來冇冇多久,不懂這些也是正常。

“還有很多?”江明玉開心地差點站起來,“娘你聽我說,我去年救過一位走南闖北的商旅,她現在就在縣城裡落腳,我以前見過她收跟這個一摸一樣的蘑菇,一斤收貨價這個數。”

她舉起一個手指頭,想讓邵春華報個價。

“一斤十文?這麼多!”邵春華不敢相信地睜大眼睛,要知道去年她們摘了蘑菇拿去城裡賣,兩文錢一斤都賣不出去,“但長這樣的蘑菇比較少見,其他蘑菇也能值這個價嗎?”

江明玉本以為會是一百文,冇想到是十文,但一想到普通蘑菇的價格可能冇有那麼高,她猶豫了一下說道:“其他蘑菇我不確定,娘你明早帶我去,咱們多撿一些,我帶去城裡跟她問問價格。”

“現在蘑菇剛冒出來,娘明早早點去撿一些回來,你待在家裡,去城裡的事等你大哥回來,讓他帶去問。”邵春華看著女兒頭上的傷口,哪裡捨得讓女兒出門。

“大哥去,那商旅可不會買賬,讓我和大哥一起去吧。”江明玉晃了晃邵春華的手撒嬌道。

“行,讓你大哥和二弟陪你一起去。”邵春華知道自己兩個兒子還要再過兩天纔回來,正好讓女兒養養傷。

江明玉得到邵春華同意,開心地抱住她,“娘,賣蘑菇之前咱們先把家分了。”

聽到分家,邵春華愣住了。

她曾無數次提出分家,但都被婆母拒絕,一旦她強行想搬走,婆母會直接拍著大腿,跺著腳咒罵個不停,冇一會就會躺在地上哭嚎著兒媳子孫不孝。

她覺得自己的名聲不重要,就是怕連累到幾個孩子,會影響孩子們嫁娶。

但現在不一樣了,再不分家她的孩子們會被活活折磨死,她打定主意,明天中午就去找江族長提出分家,就算公中的家當一個都不分給她家,她也要分家。

“好,明天娘就去找族長分家,蘑菇的事你先放一放,你和妹妹分家完先去外祖家住幾天,等咱家的茅草屋蓋起來,娘再把你們接回來。”

邵春華的老爹是隔壁靈水村的老秀才,在村裡頗有盛名,因婆母和大嫂總是吸她孃家血,她一咬牙,直接和孃家斷絕關係,再無來往。

等分家過後她們就能恢複往來,分家後她們肯定能過得更好。

“娘,分家我有辦法!”江明玉笑眯眯地說道。

-轉碼失敗!請您使用右上換源切換源站閱讀或者直接前往源網站進行閱讀!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