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41章 釋出戰爭之犬

26

己的力量肆意妄為,讓人忘記了他們其實也是智慧生物。當比你強壯的敵人展現出超越你的智慧時,形勢隻會變得摧枯拉朽。“炭治郎···”話說出口鱗瀧卻難以為繼。該怎麼說呢,敵人的強大讓這個一生都在戰鬥的老人窒息了。但是不能示弱,這樣的壓力難道自己不扛交給孩子扛嗎?“···把這些全都帶上。”鱗瀧繼續搜查整個室內,這些檔案雖然重要但是關鍵的東西卻不見蹤影。抽屜一個個打開,空無一物。鱗瀧最後環顧四周,牆上掛著的施...-

法蘭克王國已經經曆了半個世紀的風雨。克洛維一世雄才大略,開創了這個國家。又與基督教結合在一起,將法蘭克經營得井井有條,整個國家蒸蒸日上。

直到他死。

克洛維死後,根據他那狗屎一樣的自我推恩繼承製,四個兒子均分了王國。親兄弟,明算賬。再好的兄弟情在十多年的利益糾紛和不斷的摩擦之中也損失得差不多了。

分到了王國西北的是克洛維的三兒子希爾德貝爾特。不認識他沒關係,他領地上有一個鼎鼎大名的地方。

一千多年之後盟軍就在這裡登陸,開啟了對法西斯的第二戰場。

今天一隻船隊同樣來到了這裡。

以公元六世紀絕無可能出現的風帆戰列艦為旗艦。湖中仙女號帶著雙頭紅龍的旗幟出現在了海麵上。

港口的人認得那個旗幟。最近從不列顛來的商船全都掛著這個旗。但是這一次來的船太大,太多了。

這絕不可能是商船。海島上的蠻夷來了,這個想法瞬間出現在本地的軍官腦子裡。

幾個士兵騎上馬就準備離開報信。

轟!

巨大的爆炸幾乎能夠比擬二十世紀的艦炮轟炸。湖中仙女號船頭隱藏的主炮一炮就送走了這裡為數不多的守衛。

剩下的人被突然的攻擊和死亡嚇破了膽,四散而逃。

千多年後這裡有著槍林彈雨,堡壘火炮。今天這裡隻有四處逃竄的烏合之眾。

大軍毫不費力的登陸了。

這一次的大遠征伏提庚帶上了幾乎所有軍隊,就連禁軍也支援了一隻百人隊出來。先頭的部隊更是精銳中的精銳。先頭登陸的一萬部隊全都是伏提庚精心挑選的。

上岸整軍之後,一道道軍令立刻發了出去。

“芬恩!庫丘林!”

“我把所有的騎兵兩千人全部交給你們。一路向東,打到塞納河順著水路直接殺到巴黎!”

伏提庚盯著最調皮的狂犬下達了死命令。

“不許你殺死國王,也不許你踏進王宮一步。給我狠狠的恐嚇他,逼他割讓整個諾曼底。”

一臉無所謂的庫丘林跟著芬恩領命,還是不放心的伏提庚最後直接派出了一名禁軍的宣教使監軍。

第二道軍令又來了。

“凱,我給你兩千人馬。向東清繳守軍,打亂他們的所有防禦。”

“是!”

精神換髮的凱興奮的站了出來。

“崔斯坦,一路向南。將整個諾曼底全部拿下來。”

“記住了,這不是一次搶劫。先占領整個諾曼底,然後逼迫皇帝簽下協議。我們要將這裡當做不列顛的本土。”

聰明的芬恩提了一個問題。

“太尉,僅僅隻是諾曼底嗎?”

伏提庚微微一笑。

“你就這麼寫。至於哪裡算諾曼底?”

“我們打到哪裡,哪裡就是諾曼底!”

大軍如同繁忙的蟻群,有條不紊的分成了四份,朝著三個方向而去了。伏提庚帶著剩下的三千人將要在這裡找到一處可以修建大型港口的地方。

接下來這裡作為本土的一部分進行不斷的建設,既是物資流轉的需要,也是控製當地人的手段。

征兆當地人來做工,不但不打殺人,甚至還給他們錢。反正馬上就要從倒黴的希爾頓貝爾特身上狠狠訛一筆,錢是不缺的。

後續的事自然就交給梅林手下的文官了。

殺貴族,分土地,獎勵耕種和生育,甚至參軍還可以升爵。冇有哪個平民能抵擋這樣的誘惑。這一套在不列顛已經開始運行了,搬過來就好。

凱帶領著兩千人一路殺向了諾曼底半島,這一路上的防禦可以說聊勝於無。最多的工作是清繳那些逃跑之後原地轉生當強盜的逃兵。

崔斯坦的任務就不那麼容易,他進攻的方向是法蘭克與佈列塔尼的邊境,有著一整支裝備齊全的軍團等著他。三千人想要吃下這隻軍團損失太大,他的任務就是將這隻五千人的軍團釘死在原地。

任務最艱難的庫丘林和芬恩此時正在輕鬆的聊天。沉醉於戰爭的狂犬正在深深的呼吸他最喜歡的味道。

“芬恩,這一次跟著老爺子出來真是值了。從都柏林到不列顛,現在更是來了從未來過的大陸。”

狂犬緩緩的活動著全身的肌肉。神裔戰士的蠻荒氣息四散,身後的部隊都放慢了半步。

“可惜大陸上已經冇什麼像樣的對手啦。”

察覺到了自己的影響,狂犬收斂了自身的氣息,一臉遺憾的惋惜黃金時代的過去。並肩而行的芬恩卻搖了搖頭。

“這可不一定。”

庫丘林眼睛一亮,一把抓住了芬恩的肩膀。

“聰明小子,彆跟我賣關子了,快說。”

“老爺子已經離開了。你知道的吧?”

庫丘林一臉茫然。

“什麼時候?”

芬恩一笑,陽光的帥臉煞是好看。

“大概是在你喝醉了的那天吧。本該去的朝會也冇去,冇讓你當九卿真是對極了。”

庫丘林抓住芬恩肩膀的手更加用力了。

“少府令,您不也辭職不乾來戰場了嗎?老爺子為什麼走,你快說啊!”

芬恩暗自搖頭。這傢夥還是從來不願意動腦子。

“這是皇帝的計劃,想知道就去問跟著的禁軍。隻是老爺子在走的時候給我留了一句話。”

“什麼話?”

“小心彆死了。”

“哈哈哈!”

短短的五個字,庫丘林卻像是聽到了什麼天大的好訊息。笑聲止不住的從狂犬口中冒出。

再冇有比這更好的訊息了,能夠讓芬恩死去的英雄會是何人呢?魯格之子滿懷期待的磨牙礪爪。

於是在這前方再冇有什麼東西能夠攔住認真起來的庫丘林。兩千騎一人雙馬,隻用了兩天就一路殺到了巴黎。

三線開花,幾乎都是摧枯拉朽的進攻。這一點所有人都不意外,大家都在等待著那個意外的出現。

亞瑟高坐黃金王座之上,透過踏上大陸的禁軍俯視著整個戰場。

她已經感覺到了,那種來自世界的抑製力正在不斷靠近。

“快一點吧,我可是給你準備了一個大訂單!”

王座之上傳來了皇帝滿懷期待的聲音。

-邊的政府和警局,最後一個大隊搜查東邊。強製帶走所有人。”“是。”冇有時間去想萬無一失的計劃,現在最緊要的是先把人帶出來。一隊隊的士兵下車整隊,朝著鎮子裡前進。——電話鈴聲響起。站在電話前一直等待的人拿起了話筒。“明白了,開始吧。”放下話筒,走到書房,打開房門。“羽伏,跟我來。”兩個人朝下走著,首先到達的是地下室。羽伏第一次知道自己家裡還有這麼大的一片空間,看著父親拿起一盞燈打開了一扇暗門,進入一片...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