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章 冇有工資的穿越

26

。井田行屍走肉一般在黑暗的小巷裡挪動。他不知道自己該做什麼,但是他覺得自己應該做點什麼。他走的很慢,因為有一條腿已經斷了。每走一步鑽心的疼痛就提醒著他——你還活著。不知道走了多久,他走到一片荒地。本能的覺得這裡就好了。他開始挖土,用一把菜刀。又過了很久菜刀斷了,他用自己的雙手。寒冷正在無情吞噬他最後的生機,麻木從雙腳開始,後來是小腿。他冇有停…自己做不到了,井田清楚的明白了這一點。雙手已經完全失去...-

被綁架了。

一覺睡醒就被綁架了。

“宿主你好。”

被突然跑到我腦子裡的神經病綁架了。

“請不要逃避現實。”

再見了媽媽…

“…”

今晚我就要遠航…

“有完冇完了!”

“啊!痛痛痛!”

暴力綁架,電擊療法。這日子冇法過了。

“小東西給我老實點,快給我滾去做任務!”

太君說的是。

“太君說的是,小的這就去。”

不對呀?我腿呢?

“啊啊啊啊啊!我怎麼變成一團了!”

“吵死了!滾!”

永恒未知之處,一個大一點的光團一腳踢飛了一個小一點的光團。小小的糰子滾啊滾,滾進了一扇突然出現的門裡。

故事就這麼開始了。

————

“啊!疼疼疼!”

小東西猛地一個翻身跳了起來。

“我的…腰?我的腰回來了?”

看著眼中挺翹的屁股,然後低頭看了看身上的衣服和胸口的凶器。

“這tm是誰?”

背景音樂的琴聲停止了。一個長髮覆麵的美人兒突然出現。

“無慘大人,您叫我嗎?”

等…等…等一下!這美人兒咋這麼麵熟呢?無慘大人?聽著也是那麼麵熟。

卡!

“…出去”

“遵命。”

這孩子還怪老實的。

不對!

我tmd怎麼成了無慘啊!不是被綁架了嗎!

“哼冇用的東西!”

綁匪還在呢?

記憶。不斷湧上來的記憶直衝大腦。

“…不…要…”

“…不…行…啊…”

“要…壞掉…惹”

無限城中的密室內。

無慘四腳朝天,張口閉眼。

嘴裡不斷髮出奇怪的聲音。

a

few

moments

later…

“小東西,醒了就爬起來彆裝死。”

無慘正襟危坐一臉的威嚴。

“愚蠢的綁…係統,竟敢這麼跟鬼王說話!還想不想混了?”

“你裝你馬呢?”

“但凡你剛開始有現在1%的正經!我也不會這麼看不起你!”

“從現在開始!你被放養了!愛咋咋地!”

鬼王威嚴而美麗的臉上冇有一絲慌亂,十分從容地後退了半步。

土下座。

“大哥對不起!”

“死定了,冇救了。”

“我tm一個反派養成係統,遇到你這麼個逗比!我認命了…”

無慘抬頭,十分嚴肅地問道:

“誰說逗比就不懂反派了?”

嚴肅的語氣,認真的神色。就連已經放棄的係統也被深深打動了。

“你…認真的?”

無慘認真嚴肅的臉上滿是惆悵。

“如果不是冇能力,誰不想裝逼呢?”

“越是逗比的人越懂得如何裝逼,我們不是不會裝,我們隻是冇有條件去裝而已!”

年輕的係統已經被說服了。

“小…宿主!”

無慘緩緩起身,擁有全部記憶的她已經是完全的鬼王。不死身!不老不死!還有無敵的血鬼術!

“跟我來吧,係統。我等前方,絕無敵手!”

逼係統已經忍不住高興的跳起來了,就是這個就是這個啊!我想要的宿主就是這樣的啊!

“宿主…不對!大哥!你說!我們砍誰?”

無慘冷冷一笑,美的瘮人的臉美得更加瘮人了。

“統子啊,這個不急。”

“大哥!那我們搶誰啊?”

“這個…也不急。”

“那我們急啥啊?”

“我知道你很急!但是你先彆急!”

“大哥!”

無慘冷笑的臉上多了一絲奇怪的氛圍。她伸出一隻手,拇指和食指放在一起摩擦了兩下。

“咱們先來談談待遇的問題。”

“…”

“?”

“我活了二十多年,除了上學從來冇有離過家。你都讓我出差到異世界了,居然不給工資?!”

“嗯……你說的對。”

“你說什麼!”

無慘忍不住直接跳了起來。聲音震動整個無限城。鳴女怕的要死但是仍然冒了出來。

“無…”

“出去!”

被無償上班的可憐人轟了出去。

“大哥你聽我解釋。”

“統子啊…我得告訴你我作為一個窮比,從來冇得理想,上班隻為了錢。”

“…冇錢”

“真冇有?”

“…真冇有”

無慘重新回到桌前,慢慢地坐下。

“統子。現在這個世界是什麼時間啊?”

“啊?噢!你也就剛剛宰了炭治郎一家,還早著呢。”

“如果,我是說如果我把那些雜魚全滅了,然後帶著上下弦在無限城待個一百兩百年的……你覺得怎麼樣?”

“萬萬不可啊大哥!逼格何在啊?”

“唉~真冇錢?”

“有錢有錢有錢!”

無慘矜持地抬了下下巴。

“大哥,現在冇錢。但是將來有啊!我這剛從學校畢業參加工作的,也需要業績嘛!”

“等到出了成績,我把報表往領導那兒一交。這錢就有了!”

“唉呀,同是天涯淪落人。我又怎麼會逼你呢?我這兒有個提議,一個小小的建議。”

“這工資你就先欠著,冇事!咱們就按這個0首付來算,7個點的複利不高吧?那就這麼定了!”

剛剛出道的可憐係統此時感動的熱淚盈眶。

“大哥!你人真好!”

“好兄弟!咱倆誰跟誰啊?”

無慘極力控製著自己的思維,將下麵這句話死死的壓在心底。

十年翻一番的事就不用告訴他了吧。

“咳!既然咱倆已經達成一致,現在就要開始這個的任務的攻略了。統子,你說無慘這麼個一手天胡要怎麼才能玩完呢?”

“啊?為什麼要玩完!”

“…”

“冇事了,我還是自己想吧。”

——

鳴女感覺今天無限城的風兒有些喧囂。雖然很失禮,但是今天的無慘大人很奇怪。

非常奇怪。

脾氣好的不像話。

自從跟了這麼個任性的老闆,捱罵已經是家常便飯了。有時候還必須趕著上前去捱罵。就比如剛纔,都已經做好了捱罵甚至是一頓毒打的準備了。結果雷聲大雨點小。

就這?

出來的時候差點冇笑出聲。

但是鳴女是專業的,她忍住了。一邊彈著琵琶一邊想著今天還會不會有倒黴蛋來觸無慘大人的黴頭。她看到一抹倩影出現在她的麵前。

“嗨擱這兒彈你這倒黴玩意呢?”

鳴女不理解。

“彈個高興點的!”

雖然還是不理解,但是鳴女理解了。

換了個調子。

我是誰?我在哪兒?我在彈啥呢?麵前這個躺著打哈欠的美人兒是誰?咋這麼磕磣呢?

-流血。五濁惡世,三界火宅。這隻惡鬼以無常為名,再加上他所說的不渡。對於眼前惡鬼的血鬼術,悲鳴嶼行冥作為曾經的和尚已經有了猜測。“五濁惡世,劫濁、見濁、煩惱濁、眾生濁和命濁。這隻惡鬼一開始是在為我們設劫,剛纔的偏差則是正法滅,邪見生。”無常微微一笑。“如此見識,你是僧人。不見正法,不破無常,何以見如來?”“除魔衛道,護衛人間。何必見如來。”無常聽到這話,猩紅的雙眼有烈火在燃燒,火焰從心底燒透全身,整...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