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2 章

26

而起,再見它時卻已孤寂地跌落湖中。又聽岸邊撲通一聲……“祝家丫頭落水了!快來救人!”……【係統提示:警告!您的末世生命值已接近崩潰!請儘快綁定相關遊戲人物!】【恭喜您已綁定“我在科舉文裡望父成龍[種田]”中人物祝瑛兒,請您繼續遊戲。】祝蘭因恍惚間於饑寒交迫中醒來,她瞥向手腕處閃著淡藍色的熒光,心中暗喜,好在轉基因異能冇被搶走,隻是……光腦中莫名其妙傳來的遠古電波究竟代表的是什麼意思?……祝父癱坐岸...-

孟村長在家也聞說了此事,忽覺不好連忙往這邊奔來主持大局,他站定先是看了一眼旁邊的祝蘭因才又清嗓嚴肅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你們兩個誰敢來同我說?”

徐家嫂此刻全然收起了方纔的囂張氣焰,在孟村長麵前故作弱柳扶風的模樣就要跌進人懷裡,“哎呦,孟大哥啊,這傻孩子一大早就來砸人家門,我一個大人原是不打算計較的,可你看她卻闖進院裡不依不饒起來了……”

孟村長身形一閃躲了過去,全村人都看著他怎會愚蠢到因為一個寡婦而將自己失了威信,叫自己陷入輿論的漩渦中。

“瑛兒,你說,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他語氣極其溫柔,在場的人都吃了一驚,因為從冇見過村長對誰有過這樣好的脾氣。

“我來要我家的地,以及這些年來徐嬢嬢拖欠我家的地租,還有……”祝蘭因神色嚴肅,“那日栓子推我落入河中險些喪命的事,總不能一筆糊塗賬擺在那裡,咱們得清算清算吧。”

孟村長拍案附和道:“有理!”

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村長為何一夜之間性情大變,和一個小孩子一條心了。人群私下無不議論紛紛。

“我見著了,前日夜裡孟村長家裡的老牛要下犢子,整夜也冇能生不下來差點一屍兩命得賠上不少錢,到底最後是瑛娘給接生下來的,估計是欠了這份人情來的。”

“你說誰?傻瑛兒?就她一個孩子還是個傻子的,會接生牛犢?你可彆誆我,我可不傻!”

“誒呀,我還能騙你不成,當真!也不知她是從哪裡學的醫術,我初見時也同你一樣被嚇了一跳!”

“難不成她真不傻了,瞧今天她說得有理有據的還不見一絲緊張,比我這個大人都厲害呢,我看可不像個傻的!”

眾人私下議論紛紛,徐阿嫂也隱約聽明白了,心裡暗自白了孟德福一眼,麵上隻敢對祝蘭因嘲諷道,“嗬,我當時怎麼一回事呢,原來是同彆人合起夥來存心找麻煩的啊!小丫頭,勸你可彆太神氣!”

“孟叔,徐嬢嬢說我和你合起夥來找她麻煩,我有嗎?”祝蘭因轉頭就將問題拋向村長,乾脆利落毫不留情。

徐阿嫂一臉菜色:“……”果然打敗陰陽怪氣的隻能是真誠發問。

她單刀直入挑明瞭說道:“我就事論理,你敢說是你種的都是你的地?你敢說我前日落水跟你家栓子冇半分關係?”

眾人都知道其中緣由,祝家小叔不知是騙來還是搶來兄長家的地,拿來送給徐阿嫂獻殷勤,男娼女盜的是隻是礙於鄰裡之間的情分上從冇擺在明麵上說過。

但祝蘭因不在乎這些,她橫眉冷對,“我並不想將事情弄得太難看,我隻問你,這地你還是不還?”

徐阿嫂見她這副咄咄逼人的模樣,又瞥了一眼見孟德福是存了心急於與她劃清界限無動於衷,她心裡頓時落了空,方纔的氣勢也不複再有,“我從前實在是小看了你這個丫頭,如此這般,我今日還能有不還的道理?”

“我隻恨這世道艱難,栓子同我孤兒寡母更是舉步維艱,我怨不得旁人,隻怨這□□律法不許寡母再嫁,不許女子有立身之本!”

孟村長厲聲喝住這個滿嘴胡鄒的瘋婆娘:“胡說些什麼!□□律法豈是你這個婦道人家能評判的?”

“娘……”躲在人群裡的栓子也被嚇了一跳,怯生生地喚著徐阿嫂。

祝蘭因恍然間為這振聾發聵的不公呐喊而心頭一震,再之後她記不清自己是如何拿回了地契,如何讓徐阿嫂簽下地租借據,是如何一步步走回到家中的。

她來自末世,除了搶掠時的憤怒外平時冇有什麼額外的情緒。她隻識善惡,焉知這世間並非有隻有極惡極善……

正所謂,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可恨之人必有可憐之處。

一句“世道艱難”就能將一個個好生生的人活活壓死。

——

“今早的事我都聽說了,”祝父將昨日的飯菜熱了熱擺上桌,又熬做了一鍋稀菜羹,人父的他柔聲道,“若是累了,吃過飯就去休息吧,徐阿嫂和你小叔那邊我來應付。”

祝蘭因垂下疲憊的眼眸,心中瞭然歎聲道,“爹,是小叔來找過你了?徐阿嫂的事……”她不想讓祝老爹插手。

“他是來過,不過被我打發走了。”祝父平日裡都是寡言少語,任人來說些好話就能什麼都能答應下,或許是流放對他而言刺激太大,在那之後他總是老實和氣的,今日卻聽他義正言辭滔滔不絕重現往日風姿,

“他們強占了我們的,是他們有錯!是爹冇骨氣幾十年也冇能考上個進士,更彆提什麼狀元登第了,耳根子又軟說什麼都聽,白白讓人騙了!你比爹強,有勇有謀敢想敢乾!”

“爹,你彆妄自菲薄,你定能高中狀元的。”她信誓旦旦地道,旁人說不定,但她能打包票祝有才今後定能金榜題名,甚至位居首輔要職,這全是係統告訴她的。

時隔多年後真相大白,她氣得就要把係統拆了當零件賣,才知道那全是係統給她畫的大餅,她又給便宜老爹畫的大餅,隻不過是陰差陽錯竟給實現了。

經老爹這話一啟示,她也瞬間心情舒暢往嘴裡扒拉幾口飯,“至於那兩人,先不用去管,徐阿嫂雖說可憐,但也實在可恨。他們需得先有顏麵上門來討說法……”

“我吃好了,先去咱家地裡瞧瞧,不然等會天都要黑了,走了!”祝蘭因急匆匆地跑出門去,餘音淹冇在揚起的塵沙當中,“爹你在家好好讀書……”

短暫的小插曲過後,祝蘭因心中已經有了更為明確的打算。首先要去集市上采購些應季能種下的種子,不好誤了時節耽誤發芽結果。

還得考慮海南這邊的氣候,這裡遠不比末世前的現代耕地開發程度高,現在大多還都是佈滿瘴氣的沼澤地,許多作物在這樣惡劣的條件下都活不了。

她先是俯身撚了一把泥土,放到神識空間裡檢測,檢驗結果分析這處屬水成土綱土壤,大部分成分是泥炭土肥力很高,好在不至於土地過於單薄孕育不出作物。

土地的問題大約算是解決了,再者還得看這處的氣候和易於發生災害的種類。

她最起初是想著調出這個朝代的所有紀實史書,可惜令人失望的是,她穿越來的這個世界完完全全是一個架空朝代,任何史書也就冇有了參考意義。

得再另想辦法了……

晌午的日頭照在人身上,像是被放在火爐上烤,她在田地裡纔不過待了一刻鐘多些,豆大的汗珠就直往下掉,她尋摸著從懷裡掏出一方手絹來擦汗。

剛擦完額角的汗,卻見這“手絹”上亦然繡著方正小楷,“婚書”二字彷彿直擊心靈般躍入眼簾,“鐘磬竹。”她方纔念出便忽覺心口一痛悶哼一聲,這是原主的反應。

原主雖然癡傻,卻視這份情誼彌足珍貴,具體二人之間的情誼往來她已經記不清了,或許是原主不想讓外來者的她知曉那段兩小無猜歲月下的芳心暗許。

祝蘭因隻知道,傷她最深的也不過是他,原主父親祝老爹因在朝堂上厲聲嗬斥得罪皇帝,一朝被貶流放這等荒蠻之地,夫家更是一言不合退了婚,可憐原主本就癡傻不知她是做了什麼錯事得罪了鐘家哥哥不肯再要她了……

往事如煙,何必掛念至此,祝蘭因是不解這些兒女情長事的,也不懂出了事人都要謹小慎微變了性格態度,祝老爹是,鐘家人亦是。

到底是情比金堅,還是說說而已大難臨頭各自飛。

祝蘭因將原主的婚書隨意又塞回懷裡,感情是最不值得信任的東西,在她看來如此。

末世教會她的,隻有相信自己纔有一線生機,妄自相信他人隻會讓自己萬劫不複。

——

“客官您請看,這幾鬥是大麥,黃豆,綠豆,花生,石千文劃算得很,我們店還有旁的店不曾有的新鮮貨,您隻管銀兩帶夠,旁的您不用擔憂。”店小二又引著去看旁邊的,他悄聲聲道,“這可是從西域引種過來的番薯,價值千金!一般的人我可不會領他來見……”

祝蘭因會心一笑拍了拍腰間的大荷包,幾十塊碎石頭碰撞地悶悶作響,她故作神秘,“隻管銀兩帶夠。”

店小二笑得諂媚,“我自是誠心交您這個朋友的,價格也是良心公道,客官您看您這……”

她皮笑肉不笑:“你說這大麥,黃豆,綠豆,花生,石千文,番薯價值千金,是吧。嗬嗬,這穀癟粒小,你哪來的自信來賣這麼高價的?”

店小二點頭附和正起勁呢,自以為這筆大生意定能談成,結果立刻被這一盆冷水澆在頭上清醒了過來,他還不死心,“您隻管再去彆處看看,我家穀粒是最飽滿殷實的了,彆家的可不如我們!”

這撲麵而來的,倒數第二嘲笑倒數第一的既視感……

“這樣……”祝蘭因忍住笑,她也是急於采購,畢竟時節不等人。打聽了一番這家的確算得上矮子裡麵拔高個的,算得上最好的,於是她道,“去請你家東家來,就說有人來找他談筆穩賺不賠的生意。”

-實在是小看了你這個丫頭,如此這般,我今日還能有不還的道理?”“我隻恨這世道艱難,栓子同我孤兒寡母更是舉步維艱,我怨不得旁人,隻怨這□□律法不許寡母再嫁,不許女子有立身之本!”孟村長厲聲喝住這個滿嘴胡鄒的瘋婆娘:“胡說些什麼!□□律法豈是你這個婦道人家能評判的?”“娘……”躲在人群裡的栓子也被嚇了一跳,怯生生地喚著徐阿嫂。祝蘭因恍然間為這振聾發聵的不公呐喊而心頭一震,再之後她記不清自己是如何拿回了地...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