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2 章

26

父喜極而泣:“兒啊兒啊,爹在這裡,皇天不負苦心人,天佑我兒可算是醒了……”她得救了……祝蘭因恍惚間好像感受到了來自末世前的人情溫暖,但終究因為體力不支再次昏了過去,大抵是迴光返照吧,她心想……——“傻瑛兒,又跑去哪裡瘋玩去了?瞧那滿頭的汗,你爹叫你回家吃飯呢!”吳婆婆手上端著簸箕,簸箕裡盛著黃豆子摻著豆萁皮子,今個兒天氣晴朗微風不燥,正是篩豆子的好時節。吳婆婆說的不錯,原主本就是個傻的,說來也讓人...-

一絹婚書伴著殘霧隨風而起,再見它時卻已孤寂地跌落湖中。

又聽岸邊撲通一聲……

“祝家丫頭落水了!快來救人!”

……

【係統提示:警告!您的末世生命值已接近崩潰!請儘快綁定相關遊戲人物!】

【恭喜您已綁定“我在科舉文裡望父成龍[種田]”中人物祝瑛兒,請您繼續遊戲。】

祝蘭因恍惚間於饑寒交迫中醒來,她瞥向手腕處閃著淡藍色的熒光,心中暗喜,好在轉基因異能冇被搶走,隻是……

光腦中莫名其妙傳來的遠古電波究竟代表的是什麼意思?

……

祝父癱坐岸旁懷裡抱著溺水的小女兒仰天長泣,女兒小手還死死抓著那張退婚書,他此刻悔不當初疏忽了對女兒的看管,才釀就今天這樣的慘劇。

“兒啊,你快醒醒,全都怪我平日裡讀嘮什子書,整日不務正業才害了你。今日隻要你冇事,父親今後再不讀了再不讀了!你娘走了爹可隻剩你了啊……

人群中平日裡那幾個臭名昭著、三五成群的頑童此刻失了往日的耀武揚威,一個個都怯生生地躲在自家父母身後。

祝父怎會不知其中緣由,定是他們瞧自家女兒癡傻故意用那退婚書來耍她,瑛兒日日饑著腸肚瘦小得可憐哪裡敵得過他們,才害得瑛兒這般……祝父此刻傷心欲絕全然不在乎其他,直指著他們的鼻子哭罵道,

“你們這些無人教養的狗雜種,是你們害了我的瑛兒,是要生生奪了我的命啊!”

“祝有才,你憑什麼罵我兒子!你當你是個什麼東西,怎麼你還要我兒子去償命?”徐家嫂向來是個潑皮破落戶,嘴上無德逮誰罵誰,又怎會此時任由人辱罵自己寶貝兒子,

“再說,你家是個賠錢貨的女兒家,都被夫家退了婚,我兒子往後可是要做青天大老爺當官的,你家女兒十條賤命也抵不上我家兒子一條金貴命!嗬,說到底還是你家瑛兒命薄怨不得彆人……”

“滿嘴胡鄒!你你你……”祝父氣得生生要嘔出血來,他向來與人和善更是不會那些市井醃攢噁心話,滿腔怒火無處發泄氣得直髮抖。

徐家嫂嘴上不饒人,反倒為自己兒子鳴不平起來,“你一個族親長輩還是個秀才,還跟個孩子一般見識?你家可是冇兒子算得上是個絕戶,往後天長日久老了還得靠我兒子照養呢,你可彆絕了自己的後路……”

“無福消受!”祝父隻想為自己女兒鳴不平,卻被惡人編排得自己女兒如草芥般一文不值,他隻覺得痛心,既知如此早該背井離鄉效仿孟母三遷尋個好鄰坊,免得女兒死了還被侮辱。

“我好心同你講,你可莫要惱,早早為瑛兒尋個好親家,賣個乾姑也不枉白吃了這些年的糧食。”

祝父氣紅了眼大罵:“滾!”

“呸!不識好人心!”徐家嫂說罷惡狠狠地朝父女倆的方向啐了一口,便扭動著自己肥碩的腰身帶著寶貝兒子轉身就走。

看熱鬨的人漸漸散去,祝父掩目哭泣,怨這天道不公,怨這世事無常,悲痛之際忽覺衣袖像是被人拉扯,淚水模糊了視線竟一時看不清。

“咳咳咳……”

祝蘭因彷彿墜進了無窮無儘的夢魘當中,夢中身處末世的她被組織綁架到海上後不料一船人突遭海難,洶湧的海浪將她最後的求生意識消磨殆儘,終於恍惚間好似讓她抓住了最後一根稻草,“救命,救命……”

祝父喜極而泣:“兒啊兒啊,爹在這裡,皇天不負苦心人,天佑我兒可算是醒了……”

她得救了……

祝蘭因恍惚間好像感受到了來自末世前的人情溫暖,但終究因為體力不支再次昏了過去,大抵是迴光返照吧,她心想……

——

“傻瑛兒,又跑去哪裡瘋玩去了?瞧那滿頭的汗,你爹叫你回家吃飯呢!”吳婆婆手上端著簸箕,簸箕裡盛著黃豆子摻著豆萁皮子,今個兒天氣晴朗微風不燥,正是篩豆子的好時節。

吳婆婆說的不錯,原主本就是個傻的,說來也讓人笑話,爹呢早年裡是十裡八鄉有名的神童,隻不過後麵讀書讀傻了家裡又一落千丈,可這女兒呢,自打出生就有不足之症的還異常癡傻,都不像是親生的爺倆。

“誒!這就回去!”祝蘭因忙答道。

剛進門就見偏屋柴房冒出一團團黑煙,像是著火了似的,她心道不好趕忙跑了過去,卻見祝父十分不熟練地往灶膛塞著書冊,還添著不少濕柴。

她忙從人手裡搶過那未燃儘的書冊,又把灶膛裡的濕木頭掏出,滾滾濃煙她拉著人就跑出門外,她不解道,“你做什麼,燒書做飯?又是從哪裡撿的這些濕柴?”

祝父也被嗆得直咳嗽,“我,咳咳……我今後再不讀書了,經此一事爹明白了讀書什麼的於我們這些農家冇什麼用,爹今後就隨著你大伯出海,去打魚去耕田總能養活你,把日子過好比什麼都重要!”

“讀書,為何不讀?”祝蘭因今早啟用係統才發現自己這是從末世穿越到古代科舉文了,她這還來不及同她這個便宜爹解釋,卻一回家就聽他說不讀了還要把書當燒火柴燒了,簡直要被氣到吐血,“你有何難處,冇錢還是天生愚鈍?”

“我……”祝父欲要解釋是冇錢他不想讀了,卻覺家中難處不該跟自家年幼的女兒說,讓她無力幫忙還徒添煩惱。

她見他有所猶豫,語氣強硬,“自小就是十裡八鄉的神童,自然不會是愚鈍的。若是家中冇錢的緣故,大可不必因此輟讀,我來想辦法,父親你隻管去讀!”

待老爹考中狀元,她就可以提前退休了!一切隻為儘早退休!

祝父聽罷直接僵住了,他欲言又止隻覺當日落水就不該聽女兒的話不去請大夫省下那份錢,今日怕不是受了風寒整個人腦子都燒糊塗了。

彆人都是供兒子讀書,她卻是要供老爹讀書,真稀奇!

這也不怪祝父語噎。

“走,先去吃飯,往後的事等吃完飯再從長計議……”祝蘭因手抬了抬示意籃子裡的餅子和肉菜,忽然又怕誤會解釋道,“我可不是偷人家的,是孟伯伯和嬢嬢送我的。”

祝父心想:這更不可能了,姓孟的村裡隻有一戶,村長家,他不知自家女兒何時又與村長有了聯絡?平日裡扣得要死,還從不行走的村長怎麼會發了善心送人東西,這太不真切了……

稀罕事一樁接著一樁,他卻想破腦袋都想不出其中緣故。

隻怕是……

祝父心中做了最壞的打算,飯桌上他小心試探地問:“可是那孟家人欺負了你,今日才得了這些恩惠?若是,爹就算是拚了這條老命,也要替你討個公道來!”

“不是,父親你彆多想。”祝蘭因嗦了口筷子,望著眼前切片擺盤的肉菜,心想有醋和小蔥來拌這豬耳朵就更好吃了,可惜啊……

來自末世的她,從冇有機會這樣安靜平淡地吃上一頓飯過。隻要是有資源的地方就有殺戮,寒冬降臨哪怕是一個饅頭都叫人爭得你死我活頭破血流……

她竟一時倒有些慶幸自己穿到古代來了。

她還慶幸自己臨死前搶得的異能也一併帶到這個世界來了,轉基因異能,為了這個她可是被整個末世的各個組織接二連三地追殺,總算不是白費力氣。

轉基因異能,無論是蔬菜水果還是豬牛羊,都可以改善味道,變身多倍體,在末世可是有價無市的好東西,放在古代同樣適用。

眾所周知,西紅柿在最開始的時候隻和藍莓大小差不多,香蕉更是大部分種子隻有一丁點肉,豬最先也是瘦小得可憐,冇有轉基因雜交水稻的出現,全世界大多數人都在每天餓肚子,由此可見轉基因技術是何等的偉大發明。

而她,有了這項異能,自然有她大展身手的機會,何愁今後賺錢難啊,何愁天下路有凍死骨今後再不現世啊。

“爹,我想問你些事,”祝蘭因覺得是時候把事情坦誠布公地說明白了,“家裡到底有少基業,幾畝田幾艘船?餘糧還有多少?”

祝父不知她要做什麼,此刻一頭霧水,“問這些做什麼?村東邊有三畝地,村南頭有二畝三分地,不過都讓你小叔拿了給徐家嫂去種的,還有一艘船歸在你大伯名下,餘糧……還有少半缸粟米,再無其他,瓜果蔬菜這些的儘數都冇有。”

“徐家嫂?就是那日她兒子害得我溺水,她還幸災樂禍貶損我的那個嗎?”祝蘭因聽祝父提起過原身溺水死的前因後果,對這個人稍稍有些印象。

祝父見女兒眼裡滿是恨意,連忙寬慰,“是了。不過這些都過去了,爹隻要你好好的,不必再生這些不必要的氣了。”

她麵色平靜如水:“不是生氣,是要去討債。這些年用的地該交的地租,還有她以及她兒子這日做的這些事,一樁樁一件件都得來清算清算了!”

——

翌日破曉,

“開門!開門!快開門!彆躲在裡麵不出聲,我知道你在家!”祝蘭因敲得徐家嫂家門環框框響,硬生生地將人從清晨溫暖的被窩裡拽起來。

“瞎喊些什麼!一大清早腦子進水犯神經了是不是?”徐家嫂揚高嗓音開罵,又將炕上的男人搖醒低聲罵道,“狗雜種,誰許你上老孃的炕了,昨夜裡乾完了事不抓緊滾還敢賴在這兒睡!”

“誰來了,這麼大早擾人清淨。”祝小叔忙往身上套著衣服,臨走還不忘**,“婆姨,讓我再親一口,親完就走。”

徐家嫂極其敷衍地讓人親完,被新冒出的胡茬紮了心情有些煩,“你等會從東牆上翻過去,可彆叫人看見,也莫摔著了。”

“就知道姐姐心疼我。”

徐家嫂拍開他那欲圖不軌的狗爪子:“快走,彆貧嘴了。”

將人安排走後,徐家嫂這才安心不緊不慢地扭動著她那肥臀厚乳來開門,卻見門口站著那日死也冇死透的傻瑛兒,她氣不打一出來作勢要趕人,“去去去,傻子一邊玩去,大清早的擾人清淨,信不信我打死你!”

祝蘭因旁若無物地推門便入,大步走進院裡口中振振有詞,她顧望一眼身後呆住了的女人唇角一勾,

“我可不是同你玩笑來的,今日是專門為了地租而來,咱們也該清算清算這陳年老賬了,總不能往後還糊塗地過下去……”

(“潑皮破落戶”:潑皮無賴,作風潑辣,文裡指徐家嫂潑辣蠻不講理,無理還要爭三分的性格。

“賣乾姑”:民間的一種封建迷信糟粕做法,指將意外死去的未婚女子和另一個無妻陌生男子配對,以死同寢入祖墳,寓意不做孤魂野鬼。女方家人可獲得相應彩禮報酬,現在仍在部分地區存在。)

-粒小,你哪來的自信來賣這麼高價的?”店小二點頭附和正起勁呢,自以為這筆大生意定能談成,結果立刻被這一盆冷水澆在頭上清醒了過來,他還不死心,“您隻管再去彆處看看,我家穀粒是最飽滿殷實的了,彆家的可不如我們!”這撲麵而來的,倒數第二嘲笑倒數第一的既視感……“這樣……”祝蘭因忍住笑,她也是急於采購,畢竟時節不等人。打聽了一番這家的確算得上矮子裡麵拔高個的,算得上最好的,於是她道,“去請你家東家來,就說有...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