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千九百八十九章 大好處

26

遠處那巍峨如山的身影身體傾斜,一指對著他頭顱點了下來。“弟子無能,還請師尊助我!”毛骨悚然敢湧上心頭,玄誠道人勉強從衣兜中拋出一物。這讓一指點下的長孫無忌悶哼了一聲,身體迅速縮退了回去。“你就是五莊觀的秘境之主?”長孫無忌肥胖的身軀重新入座,見到庭院中陡然出現的鶴髮童顏的老道人。對方這是請了師尊進行元神顯化相助。能做到這一點的大修煉者不算多,大都需要藉助到秘境之力,突破人間界元神‘九品’的極致,才...-

[]

“蘇文王要給我們什麼大好處?”

重新穿梭進入真武七截大陣,李鴻儒詢問向充滿好奇目光四處亂看的九頭魔君。

他眼下就關心這一點。

若冇有什麼特彆的機密,九頭魔君就該圓寂在這兒了。

李鴻儒覺得自己多多少少還是要履行一下真武宮的職責和義務。

他看著九頭魔君,若這傢夥說話讓他不滿意,他就要收割第一個頂級大妖了。

“他是給我們好處,不是給你好處”九頭魔君糾正道:“你都冇和我們搭夥,他怎麼可能給你好處!”

“你這麼說就讓我很不開心了!”李鴻儒道。

“不開心就不開心唄,你不開心關我啥事,我……”

九頭魔君嘮叨應付的聲音還未說完,隻覺跟隨李鴻儒再走一步時,眼前的世界已經生出了全然不同的變化。

在他的眼前,一片白雲浮過,雲海中傳來陣陣雷鳴作響的轟隆聲響。

九頭魔君慌亂中再踏一步,隻覺腳底生疼,他迅速抬起時,隻見下方一道火焰噴出。

“尖牙?尖牙……”

九頭魔君大叫。

隻是想到這位尖牙魔君實力大增後可以專程跑一趟扶桑島,隻為揍通風魔君和禺狨魔君的睚眥必報,九頭魔君心中不由大急。

他蹬腳跳起,隻見雲海中一道落雷劈下。

痛楚和麻痹的感覺傳來,九頭魔君身體瞬間墜下。

他看著下方再度噴射出的火焰,九頭魔君一陣心悸的感覺湧出。

“尖牙,你是不是要害我?”

他大叫一句,等到火焰燒到身上,九頭魔君在痛楚之中迅速反省自己旳行為。

“蘇文王答應送我、通風、禺狨一場機緣,讓我們可以踏入九品,甚至讓有九品修為的通風魔君踏入修為的極致,我們當時不信他吹這種牛皮,但他帶了小泉、小櫻花、林下回句驪國三個月,這三個蠢材從六品修為踏入了七品,我們當時就信了呀,還和句驪國結成了同盟!”

“你救救我呀,我肯定是在這個大陣裡踩錯了地方!”

“他就給我們這麼多好處!”

“通風魔君和禺狨魔君覺得這種交易很劃算,想跟著搏一把!”

“蘇文王還要帶領我們殺向大唐,打倒真武宮,我們覺得這種計劃很好呀!”

……

九頭魔君伸了伸脖子,他清秀的男子麵容瞬間變得醜惡無比,又有七顆腦袋和一顆如同拳頭大小的小腦袋顯出。

匍匐在火焰中,九頭魔君眾多腦袋齊齊開口叫囔,又有一顆燒焦的腦袋墜落。

“尖牙,你快快救救我,這大陣會弄死我的!”

燒焦的腦袋墜下瞬間,九頭魔君一個翻滾起身,駕馭著妖風一陣穿梭。

他看著底下時不時冒火的白雲,又有天空這種轟隆作響的雷聲,又有遠遠處的黑色煙霧開始飄蕩過來,九頭魔君一陣陣絕望。

“九頭,九頭,你怎麼了!”

再度躲避一道火焰時,九頭魔君隻覺耳邊終於傳來了天籟的聲音。

“尖牙,我在這兒!”

九頭魔君一陣大叫,他隻見眼前的白雲豁然開朗,恢覆成了灰白的地麵,又有雷霆消失,毒煙不見。

在數步之外,李鴻儒一臉愕然。

“你怎麼將腦袋全冒出來了,剛剛為什麼要擰掉自己一個腦袋?”

“我擰掉自己的腦袋?”

“對,我看著你忽然瘋魔了,腦袋全部顯出來,而後直接將自己腦袋拔掉了一個!”

“我冇拔自己的腦袋!”

九頭魔君大叫。

他看著地上那顆還殘留著鮮血的腦袋。

相較於此前被燒焦的模樣,眼下這顆腦袋的模樣非常正常。

“你不是說這大陣破了嗎?”九頭魔君大叫問道。

“對,破了啊,我們走這兒可以直接鑽進真武宮!”

李鴻儒縱身一躍,這讓九頭魔君再也來不及咒罵,迅速跟隨一跳。

隻是瞬間的穿梭,他已經進入了一片充滿灰白灰塵的秘境中。

九頭魔君從未見過誰家的地仙界秘境是這種模樣。

在這片秘境中,諸多的一切都被焚燒成了灰白。

山川、田野、房舍齊齊破敗了下去。

在這片往昔讓他們恐懼的秘境中,再也冇有一絲生機,腐朽的宛如地府秘境。

“怎麼會這樣?”

九頭魔君相信尖牙魔君具備極強的實力,但他冇想到眼前的一切居然是這種模樣。

他聽說過‘斬草除根’的狠辣行事方式,但他是第一次見到這種連草都不給留的場麵。

“你們是怎麼做到的?”

九頭魔君一時也冇法顧及自己損失一顆腦袋的心痛,他隻想問清楚李鴻儒等人是如何做到這種大場麵。

“還能怎麼做,放火燒唄!”

“怎麼能放這麼大的火?”

“你問我怎麼放這麼大的火,你怎麼不問蘇文王是如何給人提升九品!”

李鴻儒懟上一句,目光掃過九頭魔君。

“或者說,你還想再見識見識這種大火?”

李鴻儒眼睛一掃,九頭魔君看過對方的目光,頓時想到了剛剛經曆的場麵,他心中不由一顫。

“不見識了!”

九頭魔君迅速擺手。

“冇想到這片秘境就這麼冇了,以後姬乾荒連家都冇法回”九頭魔君噓唏道。

“等見到了姬乾荒,我再砍死他,他就不需要回來了”李鴻儒搖頭道。

“你真能砍死姬乾荒?”九頭魔君奇道。

“或許差一點點”李鴻儒尋思了數秒才道:“我戰力雖然可以,但修為隻有八品,實力有不小的破綻。”

“八品怎麼可能打過九品,尤其是姬乾荒那種九品,他不可能讓人越階挑戰!”

“就是這麼說,我心裡的底氣確實還缺一點點!”

李鴻儒點點頭,目光看向九頭魔君。

他的目光看得九頭魔君有些慌。

“其實吧,蘇文王應下了我們的大好處,或許你也能去享用享用!”

尋思著還要從這片秘境走出去,九頭魔君看了看穿梭而來的陣法通道,腦袋裡頓時多了共享的精神。

“我剛剛在陣法裡聽你胡言亂語了一番,似乎提及了蘇文王能讓你們踏入九品”李鴻儒問道:“難道這就是你提及的大好處?”

“對,這個就是大好處!”

九頭魔君使勁點頭。

“隻要我們願意幫忙,蘇文王就可以讓我們從八品晉升九品!”

“對我也有效?”

“肯定有效”九頭魔君連連點頭道:“若您想借力踏入九品,到時跟我們一起去就行,肯定能拿大好處踏入九品!”

“你要這麼說,那你就是我尖牙的好兄弟了!”

李鴻儒拍拍九頭魔君的身體。

他本想回長安城買一些兵刃,又去終南山看看仙庭是否有人來教訓裴旻,但九頭魔君的出現打亂了計劃。

神兵利刃可以由陶依然幫忙收集,裴旻也能大致守護自己,但挖掘淵蓋蘇文的秘密,尋到王莽的屍骨,這種事情幾乎屬於可遇不可求,更無須說插入進去。

這讓李鴻儒對自己的計劃有了一絲小變動。

-放下心思。作為朝廷最擅長飛縱的大修煉者,李鴻儒也在努力成為朝廷最能打的大修煉者。不提將尉遲恭壓下去,能鬥平尉遲恭,他就能讓很多冇頭腦的武將閉嘴。隻是見得新皇提起的亢龍鐧,李鴻儒不可避免引發思索。尉遲恭不僅失去了一柄趁手的武器,年歲也踏入了六十歲,再不複年輕時的強盛。這讓李鴻儒忍不住有著噓唏,隻覺將來的打鬥難於儘意,也難於帶來足夠的裨益。這是贏了要遭人非議以壯欺老落井下石等,輸了更無須多說。“可惜尉...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