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千九百八十八章 李學士經常這麼騙人嗎

26

何的生疏之感。此時的元神已經脫離瞭如同臍帶式傳輸力量的模式。儒家正氣、氣血之力、妖力不斷圍繞元神轉動,讓元神不斷成長。這是輸入的模式,若是李鴻儒動用,也可以瞬間轉化成輸出模式。可以讓元神脫離身體施法,化成武魄顯化肉身力量,又或動用妖力進行吞噬。儒家正氣和氣血之力兩大正向力量的壓製下,以二壓一,妖力顯然難於興風作浪,讓元神正常時顯出齜牙咧嘴的模樣。李鴻儒看著自己的元神,覺得自己的元神好極了。半響,他...-

[]

7200食物。

李鴻儒往昔在普陀秘境吞服過蔓藤的根莖,那枚塊莖足足給予了他兩千三百點食物。

而在北天門秘境中,他服下這塊刺藤的根莖的八成,也給予他極為龐大的食物。

這讓李鴻儒瞬間在食物上獲得瞭解放。

“買寶劍寶刀!”

李鴻儒雙眼發光。

若有足夠錢財,金石材料有較好解決的方法。

他撈了陶依然的魚鱗劍,也準備給予裴旻庚金和隕鐵,將裴旻的落英劍換來。

隻要黎山老母能給予一定的支援,李鴻儒覺得自己太吾演武堂的完工近在眼前。

這或許會讓他多一門劍術類的神通。

神通顯然是越早掌控越好。

太吾能讓他觸摸神通,但不會將神通修煉向上。

這需要李鴻儒自己不斷衍化推動。

掌控越早就有更多時間推動向前。

譬如他的離火神通遭遇了吞服刺藤塊莖和神通對抗後就有極大的增進。

李鴻儒舒展著身軀,他身軀之中是五彩元神旳法力充盈,更有法力精純,這讓他施展離火威能有不菲的提升。

處於北天門秘境中,他借用秘境之力極容易觸發秘境大火。

雖然以後釋放離火神通難於像這一次擁有無窮儘的法力揮霍,但他依舊具備瞬間摧毀性的打擊力。

擁有無上神通自然需要使用,也需要讓人得知,更是需要戰績。

前有王靈官,後有南極仙翁,李鴻儒覺得自己離火神通的威名應該是打出去了。

知曉了他離火神通的威能,李鴻儒覺得仙庭的行為應該會收斂。

“這地方冇法呆人了,走了走了!”

刺藤的荊棘摧毀了秘境的生態,而李鴻儒一把離火更是將諸多處焚燒成灰燼,隻殘存了刺藤灰燼和毒煙飄蕩在秘境中。

李鴻儒本想秘境佈滿荊棘,但毒氣遍佈後也冇啥區彆。

他冇法用北天門秘境,仙庭的人也冇法用。

即便老君改了真武七截大陣,也會少有人願意駐守在這片毒煙區域。

李鴻儒也懶得搞清理。

隱隱中,他似乎有點明白終南山真武宮秘境的金碧輝煌,又有北天門秘境的破落。

這不是一代代姬乾荒懶惰不懂享受,而是真武宮和仙庭鬨掰後不心疼。

他喊了一聲,又拉起吐到昏天暗地腦袋不清醒的長孫無忌和褚遂良,又有觀自在菩薩和陶依然攜著其他人和妖穿梭而出。

“可惜這套大陣天造地設,否則我就直接拆了!”

李鴻儒看著雲海中煙霧纏繞的世界,他感慨了一句,這讓觀自在菩薩勉強笑著迴應了一下。

相較於她的左右逢源,李鴻儒的手段粗暴。

但李鴻儒解決問題很到位。

強大的實力永遠是讓人閉嘴的好方式。

隻要地朝的事冇有暴露出去,仙庭一時半會對李鴻儒難有什麼針對的可能,甚至於需要默許承認真武宮這代姬乾荒的地位。

冇有敕封,也不需要仙庭敕封。

這一代的姬乾荒依舊如文和泰一般,靠著實力站穩位置。

“不出三個月,你的名聲應該會傳遍三界眾多高層勢力的耳中”觀自在菩薩道:“你是否需要做一些準備,免得將來生亂?”

“準備?我當然要做準備!”

李鴻儒點點頭。

撈金石類武具就是他要做的準備。

李鴻儒也冇法做其他準備。

他注目過自己增長的太吾食物,又掃過金石的需求。

李鴻儒感官掃過時,隻覺隱隱中有什麼出現了不同。

這讓他再度掃過眾多數據。

“修建風水龍穴龍氣(2/999),我什麼時候撈到了這種材料?難道是因為吃了一株天地靈根?”

李鴻儒微帶茫然。

若龍氣需求的是天地靈根,李鴻儒覺得將三界所有天地靈根刨根都難於湊全這種條件。

他尋思起湧現新建築時在空中飛縱的情況。

這讓李鴻儒一時難於思索清楚相互的關聯。

他尋思了數秒,隻覺難於找到正確的打開方式。

等再看向眾多9999材料的需求,李鴻儒一顆心直接躺平。

“現在懶得搭理你!”

李鴻儒回神,對觀自在菩薩示意自己心裡有數。

“咱們是要打殺一些人嗎?”陶依然低聲問道。

相較於公孫舉,陶依然解決問題的方式永遠是這般粗暴直接。

當然,若要陶依然用其他方式解決問題,陶依然也冇法想出來。

但在打打殺殺時,李鴻儒覺得這位嫂子就是最靠譜的幫手。

不需要尋思,也不需要考慮,更不需要顧及什麼,但凡打殺起來,陶依然是幫親不幫理,長劍永遠對外。

“應該冇什麼打殺!”

李鴻儒尋思了一下三界各處的人,覺得自己難有什麼大仇大怨。

他的發聲讓陶依然點點頭放心了下來。

“你需要打架的時候喊我一聲,我的劍術雖然不足,但我還有幾分掌控神兵提升實力的空間!”

陶依然揚了揚李鴻儒送的七星劍。

實力不足,寶劍來湊。

相較於往昔,她此時發揮的劍術威能強大到讓自己都有吃驚。

一柄頂級的寶劍,也讓她實力有全然的不同。

雖然被元始天尊顯法後差點打死,讓陶依然當時心中驚懼頭皮發麻,但冇幾個人在元始天尊麵前不是如此。

聽到李鴻儒提及濕婆在元始天尊麵前都要吃虧,陶依然心中冇什麼失落,反而覺察出自己與道家神話傳說中人物的交手,這本身就是一種巨大的進步。

“那是當然”李鴻儒點頭道:“我這兩天準備回長安城和終南山轉一轉,若嫂子有空,也可以跟著跑一跑。”

“有空有空!”

陶依然連連點頭。

相較於夫妻團四處遊蕩尋機緣,李鴻儒直接將機緣送上了門。

不僅僅是她,甚至包括了公孫舉和王福疇也承受了相應的裨益。

強大的法力難於推動她的元神修為跨越階層,也隻能恢複長孫無忌和褚遂良原本的修為,但實實在在推動了公孫舉和王福疇元神修為的向上。

雖說嘔吐到七葷八素不省人事,但陶依然能覺察出公孫舉和王福疇元神正在以不同的速度增進向上,甚至在不斷靠向元神九品的邊緣。

人到修行的極限時就需要服藥。

宛如她當年尋求西域雪蓮助推,公孫舉和王福疇同樣是靠著大藥推動向前。

但服用什麼藥則各有講究,服多大的量也有講究。

雖然這株刺藤是他們和觀自在菩薩取來的,但服藥的量是李鴻儒掌控的。

在眾服藥者中,豹子妖吃得最少,又化成了人形,但最終冇能熬過去。

這類天地靈根大藥效果很強,但吃多了的下場會嘔吐到死。

陶依然不免暗道一聲僥倖,冇有遭遇過猶不及的後患。

李鴻儒同樣過量服用了藥。

但李鴻儒釋放神通耗費了太多的法力,服用三光神水更是剔除了某些可能產生的後患。

“小弟真是具備了大氣運!”

陶依然默唸。

又有一臉鎮定的李鴻儒同樣有心中僥倖,他感受著體內龐大精純法力的堆積,隻覺相遇了貴人元始天尊。

在等待公孫舉等人身體恢複正常時,李鴻儒隻見一個年輕男子搖著摺扇,宛如郊遊一般在武當山四處遊蕩,但又帶上了幾分探頭探腦的鬼鬼祟祟,不斷注目查探著武當山頂處。

“九頭!”

李鴻儒眼睛微眯,等到看清楚來人時,他打了個手勢,隨即就有大喊。

“尖牙?”

武當山中,九頭魔君抬起了腦袋,看向這個上次跑扶桑島揍了禺狨魔君和通風魔君就跑掉的尖牙魔君。

“你跑這兒來做什麼?”

“你跑這兒來做什麼?”

李鴻儒和九頭魔君相互詢問的話幾乎同時出口。

“我帶人殺向真武宮呀!”

九頭魔君躊躇不回覆時,李鴻儒有率先的開口。

“殺向真武宮?”九頭魔君奇道:“你現在有這種本事?”

“彆小看我,我這一次帶人來幫忙了,我們將真武宮直接燒了”李鴻儒道:“你瞅瞅我們將這些小妖都逮了出來,龜蛇二將也被我們抓了打到差點死,還有真武宮主的幾個客人也被我們打吐了,若非冇碰到真武宮主,我們將真武宮主也砍了!”

“火燒真武宮?就你們……”

九頭魔君看著趴在地上嘔吐到不省人事的眾人。

又看向幾個喘氣都不敢的小妖。

他目光一掃,又放到觀自在菩薩的身上。

“這女子讓我好麵熟,手中那瓶子讓我也好熟悉!”

九頭魔君腦海中尋思時,隻見觀自在菩薩身體變化,隨即變成了敖孌的模樣。

“指望你們完成妖師任務是冇可能了”李鴻儒道:“這位是我請來的大龍魔君,也是亂星海那邊留了名的魔君,實力極為高強!”

“這就是大龍魔君?她手中那瓶子我怎麼記得是觀自在菩薩的?”

“大龍魔君就在觀自在菩薩身邊當侍女,潛伏堪稱一絕,也獲得了觀自在菩薩的信任,拿菩薩一個瓶子來幫忙很正常了!”

李鴻儒隨口解釋一句,熄了這個九頭蟲在觀自在菩薩身上的多心。

當九頭魔君看向持劍的陶依然時,這讓李鴻儒迅速開口。

“真武宮的大陣如今已經破了,你要不要隨我進去瞅瞅看看驗證一番!”

“真破了?”

“真破了,裡麵被我們燒得乾乾淨淨”李鴻儒隨口問道:“你跑這邊來做什麼?”

“大唐國打百濟國,那個蘇文王讓我們幫忙插入戰爭,但我們怕真武宮插手,就先跑來看一看動向!”

“蘇文王搶了那麼多妖血傳承,咱們還幫他?”

“不幫不行,他給了扶桑好多女人,還有船,還有匠人,還告訴了通風和禺狨如何經營扶桑,讓扶桑從戰亂走出,還讓扶桑恢複了倭國的國製,咱們現在和他關係好得很,我聽聞他還要給我們大好處呢!”

“那咱們就幫蘇文王”李鴻儒點頭道:“正好我們剛剛將真武宮滅了,我抓了人審訊時聽說真武宮和仙庭鬨掰了,仙庭正在抓真武宮主,估計他冇時間對付咱們。”

“真的假的?”

九頭魔君生疑,但看到李鴻儒縱身一跳,直接穿插進入往昔眾魔君認為凶神惡煞的大陣,這讓他捲了妖風同樣跟隨鑽了進去。

“李學士經常這麼騙人嗎?”

觀自在菩薩問向陶依然。

彆說九頭魔君受騙,她往昔也被李鴻儒騙過,被李鴻儒騙得兜兜轉。

眼瞅這個大妖冇有疑心跟隨鑽入了大陣,這讓觀自在菩薩忍不住噓唏,隻覺對方一腳踏進了鬼門關。

但她不免也有些好奇,一時難於得知李鴻儒怎麼還混了個‘尖牙’的稱呼。

-親相愛的模仿對象,她的指導者無疑是陶依然和公孫舉。陶依然能壓住公孫舉,但公孫韻冇法壓住李鴻儒。這也導致了兩者相處時出現了不同的情況,讓公孫韻並未繼承到陶依然的強勢,而是學了公孫舉的接受調和著彼此的關係。“我不是單身小鬼,我在西州找了個婆娘,這幾年還生了個崽呢!”又有裴守約的低聲反駁。這讓裴旻心情一時大喪。他抱著落英劍,又看著青蜈劍,隻覺自己左擁右抱的對象很有問題。裴旻心中自我安慰了一番。他隻覺需要...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