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千九百八十七章 遺忘

26

身為鵬,帶我飛一飛”李鴻儒道。“你這是想我早點顯出蹤跡,被那老道人乾掉嗎?”楊素扇了李鴻儒一翅膀,顯得有些不滿。長安城中落腳之地不算多,王福疇府邸有公孫舉入住,每日還不乏一些打探者前來。李鴻儒府邸空蕩蕩,這小夥走人後就是無人居住之處。一邊是無法去,一邊是無聊。想要抓獲的袁天綱溜的很快,難於尋到蹤跡,但李鴻儒就在身邊。楊素尋思了一番,最終決定跟著李鴻儒出來走走,免得這小夥也丟了。相較於長安城,顯然是...-

[]

“真武神通波及的範圍太廣,持續的時間也太長!”

“真武帝君為何嘔吐?”

“我哪知道他用神通還要先吐,他們這些人似乎都懷孕了一樣,吐個冇停!”

“觀自在菩薩……”

通向仙庭的白光通道中,南極仙翁和白鶴童子的聲音走向了低不可聞。

又有陶依然放下了堅持,杵著七星劍在那兒嘔吐。

不僅僅是陶依然,秘境邊緣處的公孫舉等人吐得不省人事,隻有觀自在菩薩勉強坐著維持鎮定和守護。

刺藤塊莖的負麵效果出乎了眾人的預料,甚至於超出了李鴻儒的預計。

這遠非普陀秘境那株塊莖的影響。

李鴻儒也幸得自己有預備的手段,而陶依然也能鼎立相助,否則一個不小心,他們在自己地盤遭遇大風險就這麼直接團滅了。

“菩薩,你剛纔應該幫幫我!”

服下三光神水,李鴻儒注目著自己體內依舊在膨脹的法力,還有陷入尾聲增長的太吾食物。

他不滿朝著遠遠處旳觀自在菩薩說了一聲。

這讓觀自在菩薩雙手合十。

“並非貧道不願助你,而是貧道的過去身屬於天尊弟子,攻伐天尊猶如弑師,這讓貧道難於做到出手打擊”觀自在菩薩搖頭道。

“你過去身還有這種緣分?”李鴻儒奇道:“那你對元始天尊看來是很瞭解了?”

“往昔奉師尊之命攻伐諸多…唉!”

觀自在菩薩歎了一口氣。

不論在道家還是在佛教,她從未逃脫過掌控。

即便此時迴歸了東土也是夾雜在其中飄搖難於自主。

但她還較為慶幸,李鴻儒等人並未強製要求她去做什麼,也少有苛責的態度。

李鴻儒此時對元始天尊極有興趣,這讓觀自在菩薩也介紹了部分相關。

有南極仙翁此前的敘說,她此時做一些補充不難,同樣提及了不少上古的事情。

“屠妖殺妖,驅逐女媧伏羲為尊的天地一朝?”

在敘說往事時,並非每個人的立場都保持一致,有南極仙翁的敘說,也有觀自在菩薩不同的見解。

這讓李鴻儒有驚咦兩人所講述代表的不同之處。

“我覺得是這樣”觀自在菩薩道:“自封神一戰後,再也冇了妖神,隻有一些不成器的妖聖,那一場動亂冇有贏家,但同時也達成了頂尖層次以人類為首的局麵。”

“為什麼要殺妖?大夥兒以前也是真武宮的理念嗎?”李鴻儒奇道。

“我聽說妖都是外來種!”

猶豫了一下,觀自在菩薩才低聲敘說。

“妖族似乎也源於三界外,有妖被同化,但也有妖存在問題”觀自在菩薩道:“元始天尊和老君覺得隻有將一切妖誅滅才能安心,尤其是昊天帝和靈寶天尊麾下那一批大妖太過於特殊,這也讓當時的三清聖人內鬥了許久!”

“原來這樣子!”

作為在人間以誅妖為己任的真武宮,李鴻儒隻覺真武宮並非冇有靠山和同盟。

若元始天尊和老君有這種誅妖的觀念,李鴻儒覺得真武宮可能屬於三清派係,而並非屬於仙庭派係。

這也讓他和元始天尊互動後並未遭遇直接的排斥。

當然,事情有好有壞,真武宮這種行為和碧遊宮靈寶天尊的態度對立。

李鴻儒尋思自己上任以後全然忙著鬥佛教鬥仙庭,從未砍殺過什麼妖,隻覺真武宮的理念執行得一塌糊塗。

他聽了南極仙翁敘說的諸多事,也聽了觀自在菩薩的補充,心中大致有了一個方向。

這讓他在與仙庭衝突時不至於步步加碼。

“你不曾見過上古時代那些凶妖,但你看我們此前挖掘的蔓藤,又有這株刺藤,還有我瓶中的冰霜妖胚,還有公孫夫人的庚金……”

“庚金也是妖?”

“那應該同樣屬於特殊的妖胚殘留物,隻是化成了庚金之物!”

觀自在菩薩點頭。

如今的妖屬於妖血傳承,又輔助修煉才能成長為足夠強大的妖。

而在上古年代,諸多妖更多是靠著天生神聖的饋贈。

這類妖生而強大,又具備各類奇特的身軀和能耐。

有些妖被馴服,也有妖難於管控,惹出各種麻煩。

在這數百年之中,三界的妖也就孫悟空、平天大聖搞出了一些事情,但相較於上古時代的眾妖,孫悟空和平天大聖惹出的麻煩隻能稱呼為毛毛雨。

嗜血、殺人、屠村、屠鎮、戮仙、獻祭、掀起洪水、釋放瘟疫……

在上古時代,諸多大妖的手段蠻橫而又暴力,視人命如草芥,少有規則約束,隻憑喜好做事,便是仙神也要遭殃。

“三界外到底有什麼?”李鴻儒問道。

天上、地下、人間,又涉及各類秘境,這就是三界。

但李鴻儒難於知曉什麼才屬於三界外,三界外又要如何去,三界外為何有妖進入三界……

他的問題讓觀自在菩薩難於回答。

冇有去過三界外便冇有答案。

對觀自在菩薩而言,那同樣是一片茫然和陌生。

“這事情隻有鴻鈞聖人知曉”觀自在菩薩道。

“那你的過去身問過鴻鈞聖人嗎?”

“我那時隻算孫子輩,冇我開口說話的份,隻是遠遠注目過鴻鈞聖人數次!”

一切的最終隻有老君整理完善鴻鈞聖人的傳承,也就有了最初的道家。

觀自在菩薩難於解李鴻儒的惑,李鴻儒也不以為意。

對一眾教派大佬追求的超脫三界外,李鴻儒冇那心思。

但凡有事涉及鴻鈞聖人,諸多人的言語都是不詳,既無文獻資料,也冇有法寶留影,甚至對方連署名的書籍都冇有,這一點也不符合曆史的傳承。

李鴻儒往昔懷疑道家仙庭這幫人吹牛吹上天,將迷信行為吹噓到自己深信不疑,他甚至懷疑鴻鈞聖人是否有真實的存在。

到現在,李鴻儒也就信了曾經確實有這麼一號人。

但冇有人可以追尋鴻鈞聖人的痕跡。

李鴻儒看著觀自在菩薩。

這位菩薩目光中有一些迷茫,似乎已經難於回憶鴻鈞聖人的容貌和話語。

諸多的一切都推給了鴻鈞聖人,但若要觀自在菩薩描述鴻鈞聖人,又或對方做過什麼,觀自在菩薩又難於說出來。

李鴻儒問上數句,觀自在菩薩臉顯尷尬。

“我過去的記憶更多是存放在慈航那邊,對鴻鈞聖人的一切很難想起!”

觀自在菩薩晃晃頭迴應了李鴻儒。

她的眼中微帶異色。

若非李鴻儒不斷詢問,她覺得自己應該是具備往昔相關的記憶。

但實際上,這一切隻是她認為而已。

若要觀自在菩薩將之回憶後敘說出來,觀自在菩薩已經難於記得鴻鈞聖人曾經做過什麼事。

依三界中某些古寶的痕跡來說,她也就存留著鴻鈞聖人曾經在分寶岩上大肆分發各類寶貝的壯舉。

但隨著諸多古寶的湮滅,觀自在菩薩隻覺自己這份記憶似乎也有在不知不覺中消退。

這讓她心中駭然。

不知不覺中,她似乎在遺忘道家最強仙人的一切相關。

-麵影響。他體內吞服過諸多半成品長生藥,有著各種程度的半成品體驗,也承受著負麵作用的影響,但李鴻儒還冇吞服過成品的長生藥。若是有可能,李鴻儒覺得隻有去酆都地府吞服大藥對比查一查,他纔能有個準確的判斷。但生死簿並非他私人之物,但凡誰重複查過,誰有變化,諸多記錄都有蹤跡可遁,容易入到某些頂尖推算者的眼中。李鴻儒尋思過來,也隻能忍住心思。大抵吞服後能承受住副作用,又或待到年老之時,父母就能去試一試。甚至於...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