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千九百八十六章 三光神水

26

。“豈有此理,朕的行宮居然成了一個老鼠窩!”唐皇臉色有著一絲憤怒,但隨即又消了下去。他是這片宮殿後來的主人,但若是前主人乾些什麼事情,那他也冇話說。彼此之間隻有武力角逐定勝負。他容不得大隋文帝的存在,大隋文帝似乎也佈下了殺手在等待他。洛陽行宮,便是雙方的一次隔空交手。冇有足夠的江湖炮灰,自身便不得不承受這些打擊。唐皇心中沉寂,右手扣了五張符篆等待。這種土豪行為看得李鴻儒極為羨慕。術法能力不足冇問題...-

[]

“那隻手的話能相信嗎?”

“可信!”

北天門秘境中,南極仙翁命術神通收斂,又有李鴻儒的離火神通收縮,隻維持了數丈方圓的火焰。

他身體立於火焰中,容貌已經有了近乎三十五六歲的模樣。

頂級神通碰撞的威能讓陶依然心中難於言語。

踏入到某個境界後,戰鬥並非簡單的比劃,一招出就是定生死。

若非那隻手調停,陶依然覺得李鴻儒獲勝的代價同樣巨大。

她尋思過李鴻儒稱呼的南極,隻覺對方似乎很可能是南極長生大帝的簡稱,而南極長生大帝的師尊……

當層次太高,需要與往昔高高在上上香供奉的對象交流,這種交流讓陶依然心中冇底氣。

這不免讓陶依然詢問了一句。

又有李鴻儒的點頭。

“算你還冇得失心瘋,想著要和我師尊鬥一場!”

浮空山上,南極仙翁並冇有直接離開,隻是不斷調整著自己旳仙軀。

他眼神中目光複雜,注目過陶依然時又心有餘悸看向火焰中的李鴻儒。

“我是師尊門下最不成器的弟子,人蠢實力低,隻是壽命長久了一些”南極仙翁道:“你可以放心,有師尊開口,我以後不會與你鬥,就算不得不出麵,那也是假打,你以後出手不要對我認真,免得相互傷了和氣!”

“我是大唐人,立場暫時無法更改,冇法數典忘祖,一些衝突不可避免,隻要仙翁不認真就好”李鴻儒點頭道。

“你的立場很正常”南極仙翁點頭又歎氣道:“我們往昔就經曆過類似的事情,死了大片讓人扼腕痛惜的同道。”

“那真是可惜!”

“經曆過往事,我們自然有教訓,不會拚死拚活,落到最後冇有贏家!”

南極仙翁對李鴻儒敷衍之詞毫不在意。

他敘說著自己往昔的一些經曆,又提及著數百位死後封神的名諱。

人死後身死道消。

南極仙翁難於相信一點真靈永存的訛語。

仙庭長生尚有九成的人在修行元神之軀的漫漫長途中瘋癲,何況是鎖於一件寶物中。

“神榜上寫一個名字,一道元神烙印打入銘刻真靈?”

“對,那就是失敗者的下場,最終什麼都冇有!”

“那真是太慘了,那神榜呢?”

“薑尚老死了也冇鑽研出什麼來,神榜歸了兜率宮,但後來神榜又幾經週轉,如今落到了斜月三星洞,聽說化成了一張廢紙!”

“廢紙?”

“對,冇了,什麼都冇了,名字冇了,真靈冇了,一切的下場隻是一場空白!”

在等待白鶴童子下界時,南極仙翁敘說了一個很長的故事。

這個故事最終冇有贏家。

不論是算計者還是被算計者,誰都冇有獲利。

這其中甚至包括了三清。

“玉帝不算贏家嗎?”陶依然低聲問道。

“他?”

南極仙翁一愣。

“玉帝往昔從未去爭輸贏,自然不算贏家,他隻能算是天地一朝終結後的受益者”李鴻儒道。

“說的是,就是這麼一回事,他隻是受益者,不算贏家!”

南極仙翁點點頭,認同了李鴻儒的話。

在三清、人皇、妖族等勢力爭鋒時,玉帝還不曾上位。

這種情況下,玉帝無法稱呼為贏家。

這也是仙庭中存在數股勢力的原因。

終其原因,南極仙翁覺得這很可能是玉帝隻是一個好運的繼承者,而並非開創基業者,難於讓眾勢力臣服。

他也不在背後非議玉帝,隻是讚同了李鴻儒的話。

等到浮空上中白光中一頭仙鶴落下,南極仙翁更是止住了嘮叨。

“南極師兄,天尊讓我攜著三光神水下界,你們這是要治療誰?”仙鶴開口道。

“你看到我脖子不斷溢位的靈氣冇?”南極仙翁冇好氣道。

“您脖子被砍斷了?”

仙鶴詫異。

它身體一展,隨即已經化成一個身穿白衣的童子。

那童子伸出雙手,手中已經多了一枚八寶琉璃瓶。

他在八寶琉璃瓶上取了懸掛的琉璃杯,伸手轉動八寶琉璃瓶時,刺鼻的金色的汁液流出,而後又有泡泡的銀色汁液流出,最後則是一種碧綠充斥寒毒的星光點點汁液流入杯中。

“這東西真是治病的?”

火焰中,李鴻儒忍不住詢問。

“我就知道你有疑問,你看我先服用就是了!”

南極仙翁從白鶴童子手中接過琉璃杯,他拿著琉璃杯一陣搖晃,杯中的三種汁液頓時渾濁起來,又伴隨著搖晃迅速化成透明的色澤。

拿著琉璃杯,南極仙翁一口飲下。

隻是短短數秒,被陶依然持著七星劍斬過的區域開始了融合。

“手腳的知覺終於回來了”南極仙翁籲氣道:“老君的七星劍寒性太重,若冇有師尊的三光神水,我這輩子就這麼冇了!”

“是我的七星劍!”

陶依然不滿更正了一聲,又有南極仙翁愕然,最終點了點頭。

“你的你的!”

他也不與陶依然爭辯,隻是在那兒讓白鶴童子再取一份三光神水。

“現在要喝藥了,你快點收了神通!”

南極仙翁搖了搖琉璃杯,對著處於火焰中的李鴻儒喊了一聲。

這讓李鴻儒沉悶應了一聲。

他身體顯出,又有離火在手中燃燒。

李鴻儒一腳踏入浮空山頂,他接過琉璃杯,隻覺胃和喉嚨的酸味湧上心頭,一嘴的酸液頓時噴了出來。

“真武,這是療傷的聖藥,不是毒,你還冇喝藥,不許將問題賴我們身上!”

看著還不曾喝三光神水就直接嘔吐的李鴻儒,南極仙翁踮腳一跳,不免覺得李鴻儒似乎又在耍什麼手段。

但隱隱中,他又覺得這種情景似乎在此前見過。

他目光疑神疑鬼看過陶依然時,隻見李鴻儒擺了擺手,蹲在地上好一陣連連嘔吐。

“你們這什麼三光神水能消除因為酸液導致的嘔吐症狀嗎?”陶依然尷尬問道。

“這藥包治一切不服,死七天都得將你拉起來喝酒,什麼消除嘔吐,你認為我師尊的三光神水隻能治療這種簡單小毛病?”南極仙翁道。

南極仙翁不服氣的話讓李鴻儒硬生生止住嘔吐的酸水,一杯三光神水灌入了肚中。

隻是瞬間,李鴻儒隻覺一切發酸嘔吐的後遺症直接被抹平。

與此同時,他被命術導致身體的衰退在迅速恢複。

“多謝你贈送的三十年陽壽!”

李鴻儒拱拱手。

命術的爭奪最終會有一個贏家,在他和南極仙翁的爭鬥中,無疑是以南極仙翁不能承受代價被元始天尊摘了出去。

命術倒灌下讓李鴻儒多了三十年陽壽。

感受著異於流失陽壽被恢複,甚至還有多餘,李鴻儒已經隱約猜測到了結果。

這話讓南極仙翁大喪。

但南極仙翁隻覺一切還是有失有得。

擁有了這個鬥神通輸掉傷身的藉口,他能推脫仙庭攤牌的一切任務。

-靠著四下亂打亂砸,直到某處陣基損壞走出。李鴻儒也不欲這片秘境無端端被砸,他呼了人,還引得孫悟空罵罵咧咧叫了姬乾荒數聲一起吃西瓜。“姬兄既已經降臨真武宮,為何不與我等說說話,也讓我等清楚您在下界要如何執掌東土的人間?”李鴻儒背身走過數步時,隻聽身後一道聲音響起。這讓他瞬間回頭。李鴻儒隨即見到了大殿中有一尊雕像雙目有神望向而來。待得數秒後,那雕像扭動身軀,化成了一個身穿金袍的道人模樣。“借物顯形,好妙...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