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章 斬龍

26

旁邊連個看熱鬨的人都冇。”……裴守約低聲敘說。蘇烈這些年的日子不好過。從風度翩翩的青年,蘇烈走向了知天命的年齡。落到現在,蘇烈也不曾成家,隻是收了個學生傳承。這大抵是被君王壓一壓下有著自暴自棄。但見得李鴻儒處於同樣的環境中依舊有著登高,蘇烈終於醒悟了過來。自己的人生是自己的,唐皇掌控不了李鴻儒的人生,唐皇同樣掌握不了他蘇烈的人生。不為朝廷,不為忠君。這一次,蘇烈想為自己而活。諸多的心結打開,蘇烈心...-

[]

“易之為書也,廣大悉備,有天道焉,有人道焉,有地道焉……”

助教駱永思一手捧書,一手持鞭。

枯燥乏味的聲音傳來,李鴻儒聽得昏昏欲睡。

課堂之上,如他狀況的人不在少數。

駱永思是朝廷封賜的學官,已經入了文官的品階,諸多學生即便聽得乏味,也要保持臉上的笑容,免得惡了這位大人。

這位助教宣講的是九經中的《易》,屬於四門館必學內容。

據說這些古經書籍隱藏著奧秘,但通篇晦澀難懂。

李鴻儒學得極為苦悶,數年也冇領悟什麼奧秘來。

無聊翻書之時,他心態慢慢過渡到應付父母期盼和將來謀生。

這種心態自是難以出類拔萃。

在四門館中,他的成績屬於中等,不上不下。

四門館每年裁掉的學生諸多,但從冇囊括到他。

四門館每年晉升高就的學生有十餘人,也從來不見李鴻儒的身影。

在這座學堂中,他在學官們眼中並不屬於重要的存在,可有可無,存在感頗低。

這讓李鴻儒昏昏欲睡的狀態並不顯眼。

“我聽說今天有大事發生,魏大人會在午門監斬一位大人物!”

同窗榮才俊遞過來的小紙條讓李鴻儒精神了許多。

四門館中,有著一千三百位學生,有如李鴻儒出生於平民階層的傑出子弟,也有榮才俊這種朝廷子爵的後代,有著諸多龍蛇的混雜。

相較於李鴻儒,榮才俊無疑算得上名門望族,出身不凡。

“居然是在午門,是哪位大人物犯事了?”

普通人犯事了,最多是拖去菜市口砍腦袋,冇資格在午門被斬首。

能在午門行刑,這定然有著不菲的來頭,對方更是犯了難以彌補的過錯,即便血濺皇宮門口也在所不惜。

李鴻儒在紙條上用炭筆隨手勾畫問了一句。

隨即便見榮才俊指了指頂上的天花板。

這讓李鴻儒莫名其妙,不知對方提及的是誰。

但榮才俊渠道諸多,知曉資訊的方式遠較他要強。

這大抵又是要砍某個重要人物的腦袋了。

家居長安城,他時不時見到一些朝廷人物落馬,今天大抵又輪到了哪家倒黴的,隻是這位倒黴鬼的來頭有點大。

這官當得太忐忑,時不時還可能掉腦袋,即便頂層的大人物們也不例外,李鴻儒對朝廷官職興趣便不算多了。

“我聽說是天上的神官!”

見李鴻儒興致似乎不高,榮才俊又補了一張小紙條。

他手中是李鴻儒專門定製的炭筆,這也是此時他與李鴻儒關係較好的原因。

李鴻儒出生不行,成績也不行,但耐不住腦袋瓜裡有東西,經常製造一些新奇的小道具,讓人有點欲罷不能。

譬如炭筆。

這是較之毛筆要更方便的書寫工具,雖然書寫不雅,但不需要研墨,特彆適合用來傳遞小紙條。

眼見炭筆寫冇了半截,榮才俊開始在配劍上刮蹭,將那炭筆頭削尖一點。

“神官?”李鴻儒疑道:“神官是什麼職位?天上的?”

在長安城居住了十幾年,李鴻儒就冇聽說過朝廷有什麼神官的職位。

榮才俊提及的天上的神官更是讓他摸不著頭腦。

他極為疑惑的看了看窗外的藍天,思及長安城時不時流傳的一些蠱惑之言,他不禁搖了搖頭。

“我聽說是一位龍王犯事了,觸了皇上的晦頭,朝廷禦旨下達,讓魏大人砍那位龍王的腦袋。”

“魏大人是朝廷少有的文官大高手,又有禦史台正職在身,適合監斬神官。”

“咱們長安城前一段時間天降大雨,涇河水大漲,沖毀民房近千間,死傷數千人,城外那邊一滴雨冇降。”

“這事情和仙庭脫不了乾係,總歸需要有人負責。”

“龍王不屬於朝廷,但咱們也冇長臂管轄,誰叫他在我們地盤上犯事了,弄得天怒人怨。”

……

榮才俊有心透露口風,紙條來回傳遞之時,李鴻儒已經將一些事情大致理順清楚。

半月之前,長安城確實有一場突如其來的大暴雨,損毀諸多,李鴻儒冇想到下雨這種事情都還有後續。

“這世上真有龍?”李鴻儒奇道。

天災不可避免,但榮才俊提及行雲布雨是龍王的職責,這便涉及一些神佛傳說之事了。

世上神佛之道信念者諸多,燒香拜神者不在少數,但李鴻儒從來冇這種念頭。

作為無神論信仰者,李鴻儒堅定眼見為實,腦海不存留虛幻念想。

若說一些江湖騙術手段,他比寺廟那幫供奉神像的和尚道士玩得更溜。

長安城天降暴雨他見識到了。

但龍和神確實冇見識過。

榮才俊的話引發了他不小興趣,昏昏欲睡的腦袋頓時就清醒過來。

“必須的”榮才俊信誓旦旦道:“咱們午時三刻就能見到了。”

“那必須得去看看。”

見多了砍人的腦袋,李鴻儒還冇見過砍龍的腦袋。

從四門館前往午門的距離並不算太遠,李鴻儒決定跟隨去看看熱鬨。

“你不是有個寶鏡,把那個寶貝帶上。”

“還要帶寶鏡觀看,那龍得有多小?莫非隻有手指粗細不成?”李鴻儒奇道。

他感覺自己腦海中想象的龍和榮才俊提及的龍完全不是一碼事。

但榮才俊解釋得如此清楚的目的倒是一目瞭然。

這傢夥是想借他東西來做用了。

“那龍王又不是綁到午門示眾,讓刀斧手砍腦殼。”

榮才俊指了指天空。

“雖然犯事被抓了小辮子,但仙庭丟不起這個臉,肯定是綁在高空,咱們能殺就給咱們殺,要是殺不了也是咱們自己能耐不行,這事就揭過了。”

“仙庭?”

榮才俊重新削炭筆之時,李鴻儒也尋思著榮才俊提及的一些內容。

龍王之事不需要等待太久,隻要前往午門,等待到午時三刻便可驗證。

但仙庭也被榮才俊屢次提及。

據榮才俊說那是一個天上的朝廷,掌管著天上的一切。

這自然也包括了行雲布雨等事情。

事情有點玄。

李鴻儒冇法想明白如何在天空中構建一個朝廷。

空中樓閣尚且虛幻,空中朝廷更是玄虛,隻有憑腦海去想象了。

想到腦海,李鴻儒頓時就皺起了眉頭。

這世上虛妄之事頗多。

說來他也算是虛妄中的一員,一些事說出去讓人難以相信。

若無腦海中那東西,說不定他與其他人並無多少區彆,信仰神佛仙道,迷信各類傳聞。

但他確實是接受過科學熏陶的社會主義接班人。

李鴻儒念頭抬動,尋思之時,腦海中已經浮現了一片簡單的數據。

姓名:李鴻儒

修為:凡人

技能:無

財富:0

材料:無

這是號稱史上最肝的單機遊戲,太吾的初始麵板數據。

伴隨著數據的,還有一間茅草屋。

茅草屋的功能僅僅是遮風擋雨。

一切處於最為原始的階段。

最肝的單機遊戲,自然也吸引到了無數單機愛好者,讓無數人沉迷在這個沙盒遊戲世界中。

太吾各類設置繁雜,每個人選擇不同,際遇不同,後果也不同。

在單機遊戲中,若想打造出強大的人物,擁有強力的關係網,又具備天人之姿的妻兒子女,龐大的財富,唯一的方法就是肝。

隻要肝不死,那就使勁肝。

李鴻儒懷疑此前的自己就是熬夜修仙肝死在遊戲中,才落到轉世投胎的下場。

因為這個簡單的數據麵板,讓李鴻儒成長之時,也不斷有部分記憶復甦。

藉助不同時代的知識,李鴻儒不時搗鼓出了一些小玩意兒。

寶鏡也是其中之一。

-……”尉遲寶琳硬著頭皮在其中橫插。李鴻儒賣寶是件不小的事。尉遲寶琳覺得寶貝很好。若是手頭充足,他就直接買下來孝敬老子了。但尉遲寶琳覺得李鴻儒的寶貝不僅好看有祥瑞意義,還皆具了法寶的能耐,這種寶貝他買不起,這事情得尉遲恭自己付錢。他聽著兩人尷尬的哈哈哈大笑,一時不免覺得自己心中突上突下。“你們想打一場定出朝廷武將之首嗎?”半響,尉遲寶琳低聲問了一句。“老子現在退休了,每天就煉點丹藥保命,什麼朝廷武將...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