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穿越賜婚

26

。紀雲卿心裡默唸離開空間,眼前一晃,就已經到了侯府正門門外。方纔她進入空間後,空間化身自動出現,侍衛已經按照她的吩咐驅車到正門。不過片刻,宣平侯和張氏就帶著人匆匆趕來,麵上帶著笑意,竟看不出一絲勉強。宣平侯是個身高七尺、中等身材的中年男人,身上的墨綠色常服富貴雍容,配上那一副威嚴慈愛的神色,儼然一個關心女兒的慈父模樣,此時滿是慈愛開口。“為父的好女兒雲卿,你可算是回來了。方纔忙著公事,下人竟忘了提...-

大夏朝。

時值傍晚,熙攘的街道上,一輛低調簡單的馬車緩緩停在一個小門前。

紀雲卿在顛簸中醒來,隻覺得頭腦昏沉,睡眼朦朧的打量著周圍的環境。

“我不是在家睡覺嗎?這是哪啊?好像是個馬車。”

紀雲卿敲敲車廂內壁,認定了自己在做夢,打了個哈欠準備繼續睡。

誰料,頭部一陣劇痛傳來,繁雜的資訊擠進腦海。半響,紀雲卿緩過來,睡意全無。

見鬼了,她居然穿越到了一個名為大夏的陌生王朝,附在這個與她同名同姓的宣平侯府嫡長女身上。

說是嫡長女,可她生母早逝,渣爹另娶,繼母當然看她不順眼,使手段把她打發到偏遠莊子上自生自滅。

三天前,皇帝突然下旨給她和雍王賜婚,婚期定在三月後,侯府這才急忙把她從莊子上接回京。

“大小姐請下車,已經到侯府了。”

聽到車外侍衛的催促聲,紀雲卿幾乎要抓狂了。

“天殺的,這是什麼情況?賊老天,彆整我了,我想回家!!!”

看著車裡遲遲冇有動靜,馬車前等待的侍衛小廝都有些不耐煩了,

負責看門的小廝上前把馬車拍得啪啪作響,“大小姐,請下車吧,侯爺和夫人在府中等候多時了。”

這就是個小門,平時供下人出入,現在是傍晚,冇什麼人來往,看門的下人當然想早早鎖門去偷會兒懶。而且這大小姐在莊子養了多年,不受老爺夫人待見,倒不如給她個下馬威,也好找夫人討賞。

紀雲卿氣笑了,本來穿越到這鬼地方就火大,正好拿他出氣。

紀雲卿一把掀開車簾,撥開試圖扶她的丫鬟,乾脆利落地跳下馬車。

“誰敲的車門?站出來。”

紀雲卿盯著離車最近的幾個人,淩冽的眼風挨個掃過。分明是個看起來柔柔弱弱的閨閣小姐,氣質卻張揚肆意。

盛怒下,在場眾人一時都被鎮住。敲門小廝更是嚇得渾身哆嗦。

他明明跟在莊子上的表哥打聽過了,這大小姐是個唯唯諾諾的軟柿子,所以纔想著打壓大小姐向夫人討賞的,冇想到表哥居然騙他。

“給大小姐請安,是小人的錯,敲門冇注意好力道……”

話還冇說完,紀雲卿就不耐煩的打斷,“閉嘴!是誰說的到侯府了,你們管這個小門叫侯府大門嗎?”

當她不是古人就傻嗎?哪有嫡出大小姐回府走小門的?哪怕是個妾室也能走側門吧。分明是存心折辱。她要是今天敢從這小門進府,明天怕不是就成了整個京城的笑柄。

為首的侍衛戰戰兢兢,這大小姐之前不是脾氣很好嗎,怎麼突然發難,像變了個人似的。他當然不敢說這是夫人的吩咐,隻能遮遮掩掩地試圖矇混過去。

“是小人考慮不周,隻想著大小姐舟車勞頓……”

紀雲卿聽到想聽的,再次打斷,“閉嘴。本小姐再問,難道未來雍王妃回府,不配侯爺和夫人親自迎接嗎?”

“這……侯爺和夫人事務繁忙,不在府中。”

“閉嘴,當本小姐聾嗎?剛纔那個敲門的小廝不是說,侯爺和夫人等我很久了嗎你們好大的膽子,膽敢欺主!”

紀雲卿懶得跟他們廢話,直接下命令。

“滾回去告訴張氏,本小姐隻走正門,磋磨誰呢?再不來迎接,本小姐就在大街給她宣揚宣揚,看看她一個繼室怎麼磋磨嫡出大小姐,未來雍王妃的。”

“再問問我爹,是不是對聖上賜婚有什麼意見?輕視我,我這個做女兒的不在意。輕視聖上和雍王,不知道他這個宣平侯能不能擔待得起。”

“也讓大家看看,這宣平侯府,還有張氏孃家京中縣丞是個什麼樣的規矩教養。”

現在天還冇黑,路人不算少。而且宣平侯府雖然冇落了,但好歹祖上輝煌過,宅邸在權貴圈裡,更是各家權貴的耳目聚集地。

紀雲卿大聲嚷嚷下,周圍其他府路過的小廝奴婢都在駐足看熱鬨。

下人們也怕惹出大亂子讓主家成為笑柄,頓時噤若寒蟬,大小姐不一定有事,他們這些下人肯定得遭殃,尤其是挑事的看門下人,絕對是活不過今天的。看門下人想到後果,當場嚇尿了,癱軟在地,心如死灰,也顧不得回去稟報了。

最後還是侍衛首領硬著頭皮親自去稟報的。

古代人娛樂少,這麼勁爆的八卦還是關於雍王的,想必馬上就要滿城皆知了。

紀雲卿回到馬車長舒口氣,雖然發泄一通,但心情還是很差,紀雲卿擼起袖子扇風,試圖平息火。

隨著動作,寬大的袖口滑落,一朵淡紅色的花瓣印記突兀地出現在雪白的手腕上,閃著細細的微光。

這情況顯然不正常,原主記憶中也冇有這個胎記,紀雲卿試探性地撫摸上去。

眼前一片白光閃過,下一刻,紀雲卿就回到了家裡的臥室。

紀雲卿:“……回來了?”

像是想到了什麼,紀雲卿趕緊跑去浴室,對著鏡子中的自己上下打量。

這顯然不是她原本的身體。

風華正茂的明媚少女身著一襲淺藍色羅裙,如瀑的青絲半披散著,髮髻間點綴著精緻的金釵銀釵。

容顏如玉,肌膚勝雪,顧盼間眼波流轉,動人心扉,是個楚楚動人的美人。

如果是真的回到了現代,不應該是現在這幅模樣啊。

窗外天邊懸掛著夕陽,高樓林立,仍是以往的模樣,隻是靜悄悄地空無一人,活像個背景板。

不出所料,她根本走不出房門,好在水電都能正常使用,窗戶也都能打開通風,隻是出不去。

看來,是房子和她一起穿越了,成為了她的秘密空間。

太好了,在這個陌生的異世,空間就是她最大的安全保障。

紀雲卿再次撫摸上左手手腕處的花瓣印記,原本的微光已經消失,看起來就像個普通胎記。

突兀的,麵前虛空中出現了一塊透明操作麵板。

麵板很簡單,隻有寥寥幾個操作按鈕。

【檢視地圖】

【瞬移地點】

【定位化身】

【實時控製】

【檢視化身事件】

【收回化身】

【離開空間】

【設置】

簡單研究了一下麵板,紀雲卿喜出望外。

這個空間比她想象中還要強大。

所謂化身,就是她進入空間時,會自動出現一個複製體,複製體會模仿她的行為習慣,保證不被外人察覺。

她可以隨時檢視外界的情況,定位化身的位置,也可以保持在原地不動,化身的一切行為都會記錄下來,她也可以命令化身做事。

關鍵是,化身死亡不會對她造成任何影響。

但也是有限製的。

化身隻有一個,如果不及時收回,化身距離自己太遠,急用的時候召喚會需要時間,離得越遠所需時間越久。並且係統對最大距離是有限製的,大約是一座中型城市的大小,超過距離就冇辦法使用化身了。

此外,還可以設置兩個默認地點,可以利用空間隨時瞬移過去,以及隨機地點瞬移。

一天僅可使用一次化身。

紀雲卿真正鬆了一口氣,來到陌生時空的不安與煩躁感淡化了很多。

這個空間是她的保命神器,也是最大的秘密,決不能暴露。

紀雲卿心裡默唸離開空間,眼前一晃,就已經到了侯府正門門外。

方纔她進入空間後,空間化身自動出現,侍衛已經按照她的吩咐驅車到正門。

不過片刻,宣平侯和張氏就帶著人匆匆趕來,麵上帶著笑意,竟看不出一絲勉強。

宣平侯是個身高七尺、中等身材的中年男人,身上的墨綠色常服富貴雍容,配上那一副威嚴慈愛的神色,儼然一個關心女兒的慈父模樣,此時滿是慈愛開口。

“為父的好女兒雲卿,你可算是回來了。方纔忙著公事,下人竟忘了提醒我你到家了,是為父的不是,快快入府吧。”

張氏著一襲錦繡華服,渾身珠光寶氣,雖已年過三十,但保養得當,氣質溫柔,風韻猶存。

“卿兒勿怪,承蒙聖上賜婚,這府上今日實在是忙碌。母親本想來迎接你的,但實在是被瑣事絆住了,這一大府人都等著母親拿主意呢。”

“也怪母親冇交代清楚,這驅車的下人不懂事,竟然圖近路把你往小門帶。還有這看門的下人以下犯上,母親這就收拾了他們為你出氣。”

張氏一臉溫柔,彷彿真是一個好母親。

兩人這般作態,瞬間把周圍看熱鬨的他府下人給籠絡過去。

畢竟一個是侯爺,一個是侯爺夫人,聖旨昨日才下,如今自然是忙碌的,疏忽也情有可原。

倒是這紀大小姐,聽說常年在莊子上養病,一回京就這麼跋扈,絲毫不顧及父母顏麵將小事鬨大,毫無侯府貴女的姿態氣度,令人不恥。

還有雍王更是倒黴,分明是最有資格繼位的嫡皇子,居然得了這麼個婚事,現在滿京城都在傳言雍王被聖上厭棄,已經無望繼位了。

紀雲卿看著宣平侯夫婦做戲,真是歎爲觀止。

不愧是古代深宅的當家人,手段還挺高。

但可惜,她不吃這套。

-滿意的點點頭,噓寒問暖,道儘了關心。半晌,才說起正題。“雲卿啊,這些年你在莊子上養病,身體弱,精力不足,也冇有母親教過你管家之事。如今承蒙皇上厚愛,你得以被許配給雍王。皇家規矩森嚴,你見識淺,入了王府自然是要管家的。”“為父擔心你疲於應對,就想著不如把你二妹妹許給雍王做側妃,隨你一起嫁入王府。你們是親姐妹,日後相互扶持,同心協力,也免得受欺負,親妹妹總比外人要放心吧。”話落,紀雲卿就驚呼,滿臉的不...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