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4563章信仰力量

26

了。”柳思妍含笑道。“小妮子,叫你幫忙,你竟然逃了,現在還敢取笑我。”殷盼盼露出一抹羞紅,衝過去就和柳思妍打了起來,由於剛剛消耗力量不少。在和柳思妍戰鬥之中,殷盼盼更是被全麵壓製著。師萱萱和丁雪霞看著戰鬥之中的二女,都露出豔羨之色,她們離成為真正修道者,還有點距離。聽著那陣陣砰砰的響音,感受著那恐怖的力量,師萱萱心中更加蠢蠢欲動了。催著雲劍晨傳授給她修煉功法,雲劍晨把她和丁雪霞叫進別墅,傳授給她們...-

時間緩緩的流逝,雲劍晨體內修為,在快速消散。

“孽畜,別再死撐了,隻要你現在服軟,一切還來得及。如若不然,最終的後果,絕非你能承受。”

眼見雲劍晨一直都不吭聲,約莫一刻鍾後,釋熢僖踩灘蛔。冷然地開口。

臉色此時都已經蒼白無比的雲劍晨,則依舊盤膝在地麵,冇有絲毫的理會。

“出擊,讓這不知好歹的孽畜,在承受釋聖尊手段的同時,也讓他的追隨者,不斷慘死在他麵前。”

看到雲劍晨依舊不肯鬆口,滿臉陰沉的雲至尊,徑直就下達了這樣的命令。

立馬就有部分人齊齊出擊,攻打的也隻是雲劍晨的部分人馬。

攻擊伊始,便是恐怖滔天的力量。

即便是在九天,虛空都在劇烈的扭曲,似乎隨時都要被破碎。

可是……當他們的攻擊,在距離星府僅有百餘丈時,卻被消彌於無形。

令來敵無不震撼,全都驚得張大了嘴。

“所有人等,給本尊一起出手!”

片刻後,雲至尊就清醒過來,厲聲吼道。

他的一聲令下,包括他自己在內的所有人,都不再耽擱,齊齊出擊。

目的很簡單,就是要集他們全部力量,攻破那無形的防禦層,對雲劍晨一方人馬進行絕滅殺攻擊。

但詭異的情況,卻再次發生。

數百萬人的齊齊出手,攻擊力到了距離雲劍晨等人,所在星府的百丈高空,被消彌於無形。

不過,高度已經有所降低。

所以,數百萬來敵,在雲至尊的帶領下,依舊在接連不斷地出擊。

最終,他們的攻擊,隻是降落到了五十來丈高度,便再難降絲毫。

“釋聖尊,這孽畜太過邪性,不要再對他抱有任何幻想,直接絕滅吧!”

雲至尊發現情況不對,要是繼續攻擊,隻是虛耗他們的實力而已。

徑直就做出決斷,要直接讓釋熍死雲劍晨。

“是,尊主!他的修為,已經被消耗得差不多了。想弄死他,還得慢慢來。不過,這也能讓他於最極儘的痛苦中,慢慢慘死!”

釋煿Ь吹賾Υ鶩旰螅還做出了相關的解釋。

“這樣更好。要是讓他死得太痛快,本尊還真不甘心。”

麵對雲至尊怨毒無比的說法,釋熤皇塹懍說閫罰就不再廢話。

但其手段,卻變得更恐怖起來。

本就已經孱弱至極的雲劍晨,身體也顫抖得更厲害了。

隨時都有癱軟在地的節奏。

現在的雲劍晨,也隻是在拚儘全力堅持,不想讓自己變得太狼狽。

否則,他早已經癱軟在地。

此時的雲劍晨,體內流失的修為速度,也已經變得更快。

僅是片刻時間而已,他似乎就已經變成了廢人。

即便還在極力堅持,也到了支撐的崩潰點,就要直接癱軟在地。

但就在這個瞬間,一股神奇的力量,驟然籠罩他的身體。

先前流失的力量,竟於傾刻間恢複,甚至還變得更強……

不對,不是更強,而是變得更精純。

在力量瞬間恢複的當口,雲劍晨還感受到心胸內的星羅仙棋,直接被碾滅,亦化作了肉身的力量。

其身體還被七彩霞光籠罩。

轟!

啊!啊!啊!

驟變發生的瞬間,盤膝於高空的釋煟似乎受到了無形力量的重擊,傳來一聲悶響。

旋即,就向地麵掉落。

同時,還發出了無比淒厲的慘叫。

突然的變故,也震撼了包括雲劍晨自己人在內的所有人。

“憨憨,這是怎麽回事?”

雲善最為驚喜,也是最先反應過來的人,徑直就看著身旁,並無多少反應的鐵憨憨問道。

鐵憨憨嘿嘿一笑,道:“因為這是個老傻比,明明知道嶽父大人,被三大位麵的眾生供奉,能源源不斷地得到信仰之力,居然還想利用命運輪迴棋對付他。這不,直接遭到了反噬?現在隻要嶽父不主動放過他,他的下場會比他想弄死嶽父的手段還要慘千百倍。”

“哇,這就是信仰力量啊!好棒哦!現在的爹爹,真的是神一般的存在了。”

雲善激奮地說完,似乎又想起了什麽,伸手就在鐵憨憨的臂膀上,狠狠的擰了一把。

疼得他直叫喚時,還蹦起了老高。

“善兒,你……為什麽又擰為夫?”

“明明知道爹爹不會死,居然還不告訴我實話,害我瞎擔心,不擰你擰誰?”

“我此前說的都是實話好不?因為,嶽父一旦不支,就是他慘死。而他不支的可能性又非常的大。此前的表現,不就是最好的說明瞭嗎?”

鐵憨憨委屈無比地說道。

“呀,那是我誤會你了。憨憨,要不你還回去,也擰我一下?”

“為夫怎麽捨得?”

鐵憨憨滿臉疼愛的話,讓雲善臉上的笑容,更燦爛了。

傾身就在鐵憨憨的臉上,輕輕地親了一口。

讓有些鬱悶的鐵憨憨,臉上立馬樂開了花。

就在這兩口子秀恩愛時,雲劍晨已經虎地站起身來。

一個閃身,就到了釋煹落的地方。

“求求你……放過我……”

滿地打滾,還在淒厲慘叫的釋煟看到雲劍晨,立馬就強忍劇痛,顫聲央求。

“殺人者,人恒殺之!你想讓我慘死,那你就應該更慘的死去。”

雲劍晨俯瞰著釋煟滿臉冷然地說道。

“不管……怎麽說,你也是……因我而崛起……”

釋熁瓜爰絛求饒,卻因看到雲劍晨的眼神,變得無比的凶悍戛然而止。

“孽畜,你一定……會比我……死得更慘!”

轟!

釋熝奐求饒無望,怨毒無比地說完這話,就直接自爆於當場。

就在其自爆的瞬間,雲劍晨的眉頭都不由得緊蹙起來,臉上還露出無比驚異的神色。

因為他敏銳的捕捉到,一縷氣息在釋熥員的瞬間,自其體內衝出。

又於傾刻間消失於無形。

這本就詭異,雲劍晨偏偏還敏銳的捕捉到,他在放出狠話時,因痛苦而猙獰的臉上,竟還露出了一抹激奮的神色。

以至於,雲劍晨都生出隱隱的不安之感。

隻不過,他現在已經冇時間,糾結這些。

再度抬首,望向高空。

此時,誅天盟四大聖尊,都滿臉的震愕。

雖然其他人,都是一幅難以置信的模樣,卻難及另外四大聖尊的反應。

也難怪他們會如此。

要知道,自他們掌控九天的局麵後,為了苟全他們的性命,又用了無儘心血,以手段幅及他們自身,基本是真正的永生,不僅會不死不滅,甚至還不會受傷。

可是……

同樣受此種手段幅及的釋煟卻死在了他們的麵前。

哪怕是因為雲劍晨利用三大位麵,得到的信仰之力,突然發生作用,依舊對他們的心神,造成無比巨大的衝擊。

-仙者聽到雲劍晨這句話,一個個麵孔忍不住抽搐了幾下,和雲劍晨對敵的可是辰陽仙域域主,然而雲劍晨言辭之間卻渾然冇把辰陽仙域域主當回事,該怎麽說還是怎麽說。放眼整個仙界,敢如此和辰陽仙域域主說話的,估摸著也就雲劍晨一個吧。辰陽仙域域主在來之前,對雲劍晨固然有幾分好奇,卻也不會把雲劍晨當回事,直到他極冰之焰被雲劍晨化解,才讓他對雲劍晨真正重視起來。辰陽仙域域主可是活了無數歲月的人,他在仙界之巔可是數千萬年...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