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4523章強大的奪天魔樹

26

所蓄勢的天道之力能量強度,在短短數十秒時間之內,竟然比淩天浩當初所蓄勢的強度要高出將近一半。“尼瑪,不要這麽狠吧。”雲劍晨看得暗暗咋舌。也在這時,天道之力如同銀河般墜落了。這股恐怖天道之力進入雲劍晨身體之後,勢如破竹般摧毀了雲劍晨體內一塊塊骨骼。縱然雲劍晨體內骨骼強度遠遠超出同階修仙者,此時也被天道之力全部轟碎,雲劍晨承受著莫大痛苦,當即發出憤怒咆哮之聲。在天道之力洗禮之中,雲劍晨那破碎的骨骼,也...-

就在公羊尊親自衝殺向雲劍晨的瞬間,天地徑直髮生了變化。

周圍鱗次櫛比的建築物消失不見,街道似乎也已經憑空消失,被廣袤浩蕩、蔥鬱無比的密林取代。

紫雲族族地亦已消失。

在蔥鬱的叢林深處,僅有一幢古樸滄桑的院落,神秘而詭怖。

廣袤浩蕩的叢林,也給人一種很可怕的感覺。

院落門楣間,能清晰看出,書寫著四個遒勁大字:飲血魔院。

這就是雲劍晨以自己創造的世界,成就的據點威能之一。

現在的據點,是以飲血魔院為基礎成就。

隨著這個據點的動用,原本已經距離公羊尊很近的雲劍善,立馬就跟它拉開了距離。

即便表麵看來,雲劍晨依舊在眼前,卻給公羊尊有種近在咫尺、卻遠在天邊的感覺。

環境驟變時,一顆遮天敝日、幅及百裏的大樹,沖天而起,直接到了高空。

“主人,這些敵人,如何處置?”

現身的正是奪天魔樹,直接向雲劍晨請示道。

聲音並不大,卻能響徹無邊地域的角角落落。

現身的瞬間,也被內裏的所有人,真切目睹。

以至於,除星宿外的所有修練者,無不震恐。

幾乎令半數人馬,被震懾得癱軟在地。

如今的奪天魔樹,本就有瘋狂的成長。

其實力若是用人族修練者的修為來衡量,也已經不亞於星宿尊者。

更何況,它還成為了飲血魔院的主人,相當於是這方成界的主宰。

“除這老東西外,儘數擊殺,讓他們成為飲血魔院養料。你的修為也需要再進一步,個體戰力應該能直抵半步至尊的境界了。”

“跟著主人有肉吃,就是好啊!”

潑天魔樹激奮的話音落地,虛空就浩盪出了滔天的邪威。

除公羊尊外,內裏的修練者,肉身無不浩盪出騰騰血氣。

實為他們體內的鮮血,在被詭怖的力量,硬生生的抽取。

連強大的星宿,都難以倖免。

驟然的變故,也令這天地間,響起了惶恐無比的央求聲,喧囂至極,嘈雜異常!

也有人趁機,對奪天魔樹發動了最強的攻擊,卻延伸出如道道法則神鏈的樹根。

大多數人的攻擊,被橫貫虛空的樹根破碎。

即便有少數人攻擊,能造成樹根傷害,但最終所表現出來的,基本也是持平戰力。

如此可怕的場麵,將公羊尊也嚇得不輕。

那巨樹現在表現出來的,基本已經是它無法抗衡的戰力。

一旦內裏其他人的精血被徹底抽取,化作飲血魔院的養料,這巨樹必然會得到最大的好處。

屆時,它的戰力恐怕真的能半步至尊媲美,它都隻能任它拿捏。

明白過來後,公羊尊不再有任何耽擱,立馬就疾速飛退,想要逃出這片恐怖地域。

眼見公羊尊想逃跑,奪天魔樹都不用雲劍晨吩咐,一根粗壯樹根,騰空而起,精準地阻擋住了公羊尊。

公羊尊為了逃脫,隻能全力出擊,想要擺脫奪天魔樹的糾纏。

可是……因奪天魔樹動用主根,即便依舊能被它造成傷害,卻也將它死死纏住了。

“你……乃不凡異物,何以要向雲劍晨這種孽畜卑躬曲膝?難道就不怕,成為普天之下的笑柄嗎?”

現在的潑天魔樹,相當於是在獨戰數之不清的修練者,卻還是很好的阻擊了公羊尊。

而且,不戰鬥還不要緊,跟潑天魔樹展開激戰,公羊尊還能分明地感受到,它戰力不僅有明顯的提升,每次提升還很巨大,讓它更恐懼。

所以,現在的它,也隻能想辦法說服潑天魔樹。

“冇有主人,哪有我的今天?老東西,你就別動歪心思了。別說你不可能殺得了我,就算能殺得了我,又能如何?我現在是為主人而生,若死也必是為主人而死!”

奪天魔樹說出這番話,實則在向雲劍晨表忠心。

如這般異物,有忠心的表達,那就絕不用置疑。

以至於,讓公羊尊都為之絕望。

“雲劍晨,本尊給你機會,隻要你讓它住手,本尊可以考慮,不再與你為敵。”

公羊尊徑直改變方向,繼續跟潑天魔樹激戰時,凝聚實力對雲劍晨這般開口。

讓雲劍晨的臉色,變得更中的陰沉,也露出了不屑的冷笑。

這個老畜生,還真是可笑。

麵對奪天魔樹時,不敢倨傲,明明知道他是奪天魔樹主人,卻要在他麵前端架子。

必然是它骨子裏,還是對人族有滿滿的鄙夷,即便到了此時此刻,都還可笑地認為它要比人族高貴。

以至於明明已經慫了,卻還在雲劍晨麵前,表現出一幅施捨的嘴臉。

“都已死到臨頭,還有資格跟我說這種話?”雲劍晨陰沉著臉寒聲道。

“孽畜,有這樣的想法,隻能說明你無知。本尊何其不凡,又豈是你這種可笑的東西能想像?別說是殺本尊一次,就算是殺本尊千百次,本尊也絕不會死。”

公羊尊很是狂傲地說完,又冷然道:“所以,抓住現在的機會,獲得本尊的寬恕,不再跟你為敵,纔是你最明智的選擇。”

“曾經的你,或許真有資格跟我說這話。隻可惜,為了對付我,你居然瘋狂到想要讓血日城成為殭屍之城,為你埋下了毀滅的根源。”

雲劍晨淡然地說出這番話,終於讓公羊尊慌了,身體都情不自禁地顫抖。

但很快又狂傲起來。

“可笑,真可笑!你想要用這樣的方法,嚇唬本尊嗎?”

“怎麽,不相信我知道如何讓你在各地留下的冤孽血無效,絕殺你的方法?”

公羊尊不僅是囚禁先祖百億年的罪魁禍首,還是想要殺掉雲劍晨的存在。

甚至想要覆滅紫雲族。

對雲劍晨來說,公羊尊就是他最大的敵人,也是他最痛恨的存在。

這個老畜生忍不住率先出手,落到了雲劍晨手中,他自然不會讓它輕易死去,而是要不擇手段的對付它。

此時,雲劍晨說出這番話,已經在觸及公羊尊用來保命的密法,讓它更是震駭。

“本尊當然不相信。因為,就你這種東西,不可能有這般見識,這最多就是你自己的猜想,胡說八道而已。”

公羊尊還不肯服軟,以最快速度穩住心神後,便悍然說出了這番話。

當然,也有自己給自己打氣的節奏!

-丟了個火球,這團火球速度非常快,所到之處空間都被燒得崩塌了。雲劍晨夷然不懼,定魂聖槍依舊刺中這團火球,這團火球卻冇有被雲劍晨刺碎,而是猛然間暴漲數十倍,竟然如同熊熊大火般將雲劍晨整個人吞噬進去。“血脈劍火!”雲劍晨非常清楚這團火焰有多麽恐怖,所以他身子剛剛被火焰所纏繞,就立即催發出血脈劍火。一道道白色火焰立即衝散這團火焰,神盟盟主感受到白色火焰裏麵所蘊含的驚人劍意,麵露出震駭之色,驚呼道:“這是血...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