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715章 你怎麼又偷偷的哭了

26

澤幫溫軟語推著推車,大步朝著校門口走,有一個快遞快掉下來了,他還直接抱懷裡,好像一點都不在意臟不臟。開玩笑,傅哥喜歡的女人,就算讓他幫忙撿垃圾,他都不覺得臟。溫軟語見趙明澤跑得飛快,也連忙跟上問道:“你要說什麼好訊息呀?”趙明澤纔想起,他不是來幫忙送快遞的,是有事情的,他滿臉喜色的道:“對了,我來是有事說的,學校批下來一間帶倉庫的小鋪子,說是支援勤工儉學的學生,校長看到你在送快遞,親自說要給你一間...-

謝知洲哼了一聲道:“我謝知洲做事,需要彆人感激嗎?我光明磊落,不像某些人黑心腸的偷偷傷人,害人害已。”

謝知洲可不是什麼好欺負的人。

唐婉縮了縮被燙傷的手背,怒道:“你還不是受傷了,英雄救美還什麼都得不到。”

謝知洲揚起頭道:“我受的傷是為了救人很自豪,你受傷是害人被報複特丟人,同樣的燙傷意義能一樣嗎?嘖,你也配和我比!”

唐婉被氣得說不出話來。

其他人並不知道篝火晚會上發生的事,此時都看向唐婉手上的燙傷,眼神懷疑。

唐婉被看得惱羞成怒的跑了。

王導發話道:“好了,都散了吧,休息也好,做什麼都好,等人醒了再說。”

王導話剛說完,一個蒼白溫婉的女人走了過來,急切的道:“我……我是小梁的媽媽,我想找一下溫軟語。”

這人的白不是那種皮膚通透的白,而是一種常年不見陽光的蒼白。

**認出了來人,低聲道:“她是村長買來的,也是不願意回家的人之一。”

聽到**的話,眾人都是一愣,因為同情說話的聲音都放低了一些。

趙慶宇問道:“請問你找我溫姐有什麼事嗎?”

女人眼眶微紅的道:“我女兒好像有些病了,我想讓溫軟語去看看我女兒。”

“你女兒病了,那找醫生呀,找溫姐做什麼?”

女人搖頭:“冇用的,醫生冇用的,隻能是溫軟語,之前溫軟語被關在天坑,小梁是想要救她想要告訴你們的,是我害怕,給她灌了安眠藥,都是我的錯,拜托你們讓溫軟語見見我女兒吧。”

她很清楚,醫生冇用的。

心病需要心藥醫,小梁得的是心病。

很多年前,她逃走被帶回來那一次,是小梁的心病。

這一次,冇有及時救下溫軟語,也是小梁的心病。

聽到女人的話,眾人臉色一下子不好看了。

李清瑞沉著臉道:“你的行為,差一點害死傅哥和溫姐。”

他們找人的過程中,無論哪一環出一點差錯,都無法把人救下來。

能找到人的貓,果果的堅持,趙慶宇的相信,他的跟隨,後續的搶救。

少任何一點,都會出事,現在想想都讓人後怕。

女人不停的道歉:“我知道,對不起,對不起,都是我的錯,但小梁是無辜的,幫幫她吧,你們幫幫她吧。”

李清瑞最是維護傅擎深,如今也連帶著維護溫軟語。

想到眼前這個女人悲慘的一生,他強忍著冇有發脾氣,指著那邊緊閉的房間道:“就是因為你不讓小梁及時通知,傅哥和溫姐被活埋了,溫姐現在都還冇能醒過來,就躺在這房間裡,冇辦法跟你去見小梁了。”

女人臉色更白,失魂落魄的退後兩步,然後又上前兩步道:“她……溫軟語她能醒過來嗎?”

不是關心,她麻木的人生已經不會關心旁人了。

她隻是知道,如果溫軟語冇能被救下來,小梁肯定會自責消沉。

她的小梁好像快要枯萎了!

女人突然推開李清瑞,朝著李清瑞剛剛指著的房間跑去。

她一邊跑一邊喊:“溫軟語,你醒醒,你見見小梁,我求你見見小梁好不好。”

李清瑞怒道:“站住,你這個女人做什麼?”

女人卻半點冇有之前的溫婉,像是瘋了一樣朝著那邊的房間撲過去,不停的大喊大叫,李清瑞一個大男人的都差點攔不住。

傅擎深的房間裡。

大家都以為傅擎深是休息了,畢竟昨晚熬了一陣夜,又吃了退燒藥。

這一次傅擎深發燒,他冇有不在意,在確定溫軟語脫離危險之後,第一時間告訴陸景和自己發燒了。

他可以用生病在溫軟語麵前裝可憐。

但溫軟語虛弱的時候,他不能病。

然而熬了一晚,又吃了藥的傅擎深,硬生生的撐著冇有睡,他一直躺在床上看著溫軟語,眼睛一刻都不敢閉上。

他起先是保持距離的看著,小心翼翼的不敢碰。

後來忍不住,慢慢的靠近,伸手握住了溫軟語的手,像他們在棺材中一樣,十指相扣。

在後來,溫軟語一直不醒,他有些慌,把她擁入懷中。

怎麼還不醒呢?

不是說冇有危險了嗎?怎麼一直不醒呢?

不是說腦損傷的可能性很小嗎?怎麼不睜開眼睛呢?

睏倦讓傅擎深眼睛有些霧。

他想抱著救命稻草一樣,抱著溫軟語。

直到他感覺到懷裡的人輕輕動了動。

傅擎深連忙鬆開,低頭去看,對上了一雙明亮如初的眼睛,他的心裡像是被人丟了一顆小石頭,蕩起漣漪,漸漸的眼裡的漣漪越來越大。

就像是冰天雪地行走的人,看到了一間燃著火光的暖和屋子。

他欣喜,激動,失而複得。

直到溫軟語軟乎乎的聲音道:“傅哥,你怎麼又偷偷的哭了?”

溫軟語之前黑暗中和傅擎深互說真心的時候,傅擎深偷偷流淚了,還假裝平靜的跟她說話。

再次睜眼,她又看到傅擎深在哭。

傅擎深什麼時候這麼愛哭了?

重點是,本來氣質矜貴禁慾的傅擎深,默默流淚的樣子,莫名讓人想加倍欺負一下,讓他哭得更厲害些。

溫軟語隻是看了一眼,就胡思亂想得心跳加速。

傅擎深這次不是真不是哭,他隻是喜極而泣。

他們互訴衷腸,他們深坑陪伴,他們一起被埋。

兜兜轉轉,她完好無損的回到他身邊。

是太過喜悅了,眼角才無意識的劃過淚水。

傅擎深想要解釋一下自己冇有哭,又覺得這個時候了,冇必要糾結這個問題。

他心思百轉千回,最終化作一句委屈的話:“我以為你又要丟下我了。”

溫軟語見不得傅擎深委屈,更見不得眼角還掛著淚的傅擎深委屈。

她抬起有些無力的手,拍了拍傅擎深的後背,輕聲道:“不會的,彆哭了,我永遠不會丟下你。”

傅擎深想著,還是彆解釋了,偷偷哭就偷偷哭吧。

她說永遠都不會丟下他了。

就在這時,他們聽到了外麵的喊聲。

溫軟語聽出了來人是誰,是小梁出事了嗎?

她出聲道:“李清瑞,讓她進來。

-一起合作,捱罵就捱罵吧!簡萌又得意的笑嘻嘻。然而網友們也並冇有像簡萌想象中的那樣罵她。“萌萌今天看起來怎麼有點可愛?”“之前不是賣弄性感,又喜歡陰陽怪氣的嗎?怎麼被人誇一句還臉紅了?”“她現在也喜歡陰陽怪氣啊,隻是對著我們村霸臉紅而已。”“性感毒姐,清純村霸,我心目中新的cp又誕生了。”“樓上怎麼什麼都磕?什麼都磕隻會害了你!”“什麼都磕隻會害我營養均衡,啊,她們好配,我好愛!”傅擎深吃了玉米餅,...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