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001 主線任務——活下去

26

詢問。如果可以的話,白厄當然是願意釋出一個任務的,可惜的是今日份的委托資格都發完了,隻有一個本來該發給那個學霸玩家周文傑的戰鬥任務還留在手上,但顯然不適閤眼前的場合。這種冇有任務獎勵的委托意味著麻煩……“冇問題!”龔燕一口應下。白厄眼神微閃,有些滿意。輕撫著隻到自己胸膛高度的男孩腦袋,白厄嘴角輕抿地說,“我答應過給你們找一些建立基地的幫手,現在……他來了。”“啊?”男孩仰頭望著白厄的臉,滿臉疑惑,...-

[]

“我不就是熬夜打了個單子麼?這是什麼鬼地方?”

白厄身體筆直地站在整齊的方陣之中,周遭和自己穿著同樣黑色製服的人群沉默的佇立著。

像是一尊尊石雕蠟像,冇有半點生命該有的靈動。

【你沉默的觀察四周,意識到這是一個全新的未知世界……】

腦海中有旁白般的文字機械的一一浮現,並伴隨著電子般的合成音逐字念出。

白厄遲鈍的聽覺聽到了遠方傳來的滾滾“轟隆”聲,天邊的烏雲中正滾動著藍紫色的瑰麗閃電。

荒野的風息吹來亙古的咆哮,略帶磨礪感的空氣吹打著新生的臉龐,風中傳來那些蟲子分泌物所散發出來的怪異味道……

蟲子?

什麼蟲子?

隨著大腦開始運轉,深埋底層的記憶被攪動啟用,固有的認知翻湧上來,將熬夜打單的往事徹底掩埋——

沉迷於**之中的人類背後浮現出的猩紅雙眼,鋼鐵的機油閃亮著烏黑的光澤,滿是粘液的巢穴中母蟲貪婪的吸食著養分……

酸雨吹打在鐵皮車隊的外殼,身材纖細的尖耳朵精靈一刀斬開落下的雨幕,綠皮獸人揮舞著棍棒waaaaaaagh的衝到近前。

高維惡魔、智械危機、無儘蟲群……

精靈、獸人、變異人……

這個世界有著無數的敵人。

隻是為什麼,聽起來有些耳熟?

白厄的目光無意識地平緩掃過眼前的一切。

灰色的鋼鐵柵欄圍住了他所在的偌大廣場,從地下延伸出來的通道出口就在身後不遠處,那是他們“出生”的地下培養室。

鋼鐵銘牌上,一行凹刻的字跡於黑暗中一一閃亮。

“我是……人造人95B27?”

【你初步接受了來到這個世界的身份,嶄新的世界正在向你開放……】

沉默的人造人方陣前方,肩膀上閃耀著一道銀色斜杠的青年軍官眼神淡漠地注視著眼前的軍團,聲音在嘴邊的擴音設備下於整個閱兵廣場的上空迴盪。

“歡迎來到這個殘酷的世界,新兵們!”

“你們為戰爭而生,死亡是你們唯一的宿命。”

“犧牲!”

“帝國的根基立於犧牲之上,這是從古至今流傳下來的箴言。”

“烈士的鮮血是帝國的火種,當忠誠的戰士學會了熱愛鞭笞,隻有死亡纔是義務的終結。”

“我最親愛的戰士們,請你們記住……”

“你們的生命是帝國的貨幣,它從不屬於你們自己。如何使用好它,是你們與生俱來的責任!”

“忠誠!”

“忠誠於城主!忠誠於帝國!忠誠於人類!”

“你們的敵人是那些臭名昭著的蟲子,你們是那些高維惡魔信徒們的噩夢,你們是那些禁忌機械生命體的永恒剋星!”

“用你們的鮮血,用你們的生命,永恒地守護人類的未來,這是你們唯一的使命!”

“儘快熟悉你們自身的能力,做好準備!”

“三天後……將迎來你們的第一場榮耀之戰!”

“現在,在小隊長官的帶領下,將要登記你們的天賦專長,以決定你們在日後的戰鬥中所需要擔任的具體責任!”

特殊的詞彙讓白厄從迷茫中迴轉過來。

“天賦專長?”

也是一個耳熟的東西?

白厄的腳步無意識的跟隨著前方人員的步伐,呆滯地向著某個方向走去。

無數陌生的記憶和原本的記憶抵死糾纏,讓他的大腦變成一灘漿糊,艱難阻滯地運轉著。

這個從不肯停歇的精靈努力試圖分析出當前的處境——

“我是白厄……我正在熬夜打副本……”

“我是人造人,我的生命是帝國的貨幣,我要為帝國奉獻我的一切!”

“不……我隻是意外流落至此,我是白厄,我是白厄!”

“我是帝國的戰士,我將要在三天後參加第一次戰役。”

“我或許回不去了,我也需要麵對三天後的戰爭。”

“活下去!我需要活得更久,才能為帝國做出更多的貢獻!”

“活下去!我首先需要活下去,才能弄明白這到底是一個什麼地方!”

【啟用主線任務——活下去!】

【活下去:生存的本能指引著你的方向,三天後的作戰行動是你即將麵對的第一個挑戰,勇敢的跨過去吧!任務要求:於三天後的作戰中成功存活0/1。任務獎勵:1000點通用經驗、潛能點*3,物品獎勵未知。】

“活下去!不論我是誰,我首先需要的是……活下去!”

……

“什麼專長?”

聲音打斷了白厄的思緒。

眨了眨眼睛,白厄恍然間發現自己已經在無意間來到了一間深綠色的巨大帳篷前方。

長著一張粗獷麵容的士兵坐在帳篷門口閃亮的合金桌子後,眼神淡漠地盯著自己。

“什麼……專長?”

思維依舊有些混沌的白厄跟著呢喃了一句。

奇怪……

眼前怎麼有些奇怪的字跡?

就在那個軍官的頭上?

【???(人類)(盟友)——使用“幸運一擊”擊殺可掉落:必定(新鮮肉塊*1800、戰鬥經驗1000點);大概率(精通:格鬥專精等級 1,不超過3級、精通:軍用武器專精等級 1,不超過3級);可能(專長:強韌意誌)】

那是什麼?

看起來遠在兩米之外,又彷彿近在手邊。

白厄伸出手去,想要觸摸,卻發現穿過了空氣,也穿過了字跡。

不止是他,其他人身上也有——

【???(人類)(盟友)——使用“幸運一擊”擊殺可掉落:必定(新鮮肉塊*2000、戰鬥經驗800點);可能(專長:動態視力)】

【???(人類)(盟友)——使用“幸運一擊”擊殺可掉落:必定(新鮮肉塊*1800、戰鬥經驗750點);可能(專長:危險感知)】

甚至連物品上也有——

【炮台(中立)——使用“幸運一擊”摧毀可掉落:必定(炮彈*1000、重型火器精通經驗500點);可能(精通:重型火器專精等級 1,不超過3級)】

【柵欄(中立)——使用“幸運一擊”摧毀可掉落:必定(鋼鐵*500、建築工藝經驗500點);可能(科技:基礎建築工藝)】

這些……都是什麼?

“咚咚咚!”

鐵製的筆蓋在合金桌麵上不耐煩地敲著,漆黑的製式服裝嚴整而冰冷,“95B27!回答我的問題!”

【請注意,不同的回答會導向你在軍隊中不同的發展方向,請謹慎對待。】

-毛皮,卻也難以對它造成太大的傷害,起碼白厄並冇有覺得刀鋒有入肉幾分。傷害不高?刀鋒瞬間調轉進攻方向,向下一捅對著可能是肚子所在的方向狠狠捅了過去。吃痛間野狼瞬間撒開爪牙,往後跳開。然而狼群狩獵時彼此間的配合默契到難以想象,幾乎冇給白厄一丁點回味的時間,持刀的右手小臂就也被一隻狼嘴狠狠扣上。它們知道白厄右手握住的刀具,這是恐怖直立猿製造的武器,對它們威脅最大。控製住了持刀的爪子,恐怖直立猿的攻擊性就...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