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7章 初見城衛隊,我竟不如狗

26

嘈雜聲音中,楚生終於緩緩睜開了雙眼。然後,他就懵了。隻見映入他眼簾的不是他在公司加班的工位,而是一間醫院的病房。病房麵心電血壓檢測儀,呼吸機,等一係列醫療器械整齊擺放,旁邊病床上還有一些老頭老太太躺在上麵。而在他旁邊,則是圍了一群護士。她們有的拿著針管,有的幫忙開啟藥瓶,還有一個……正騎在他的身上。四目相對。嗯,楚生隻感覺小姐姐腿又彈又長,就這腿他玩三年都絕對不會膩……簡直太適合拿去踢足球了!但是...-

十五分鍾後。勝康醫院東院區大門外。一老一少正直勾勾的盯著大門口。那有一道鐵門矗立,門口還有穿著黑衣的巡邏人員和一條大黑狗,他們將勝康醫院的東院區和西院區分割開來。要想進入東院區,必須經過他們。而這就是楚生和許姍姍如今要突破的障礙和目標。看著前方,楚生開口問道:“珊珊,你確定門口那穿黑衣服的你認識是吧?”許姍姍帶著一絲緊張點了點頭:“嗯,我哥哥和我介紹過他,我喊他劉叔叔,之前去護衛隊劉叔叔對我還不錯。”楚生點了點頭,然後突然捂住心臟大喊一聲:“啊,心臟,心臟好痛,我要躺下。”聽到這一聲突如其來的大喊,正等著和楚生商量計劃的許姍姍瞬間就懵了。“楚爺爺,你冇事吧?”她滿臉慌張的想去攙扶楚生。但還冇等她手碰到楚生,她就發現楚生衝她眨著眼睛,然後往大門那邊努嘴:“快去喊人。”說著,楚生又是一句痛苦的哀嚎:“我不行了,救命。”看著楚生的表演,許姍姍呆滯一秒後,小臉瞬間通紅。楚爺爺戲好足。而隨著楚生這兩聲大喊,正在東院區門口巡邏的劉朝東目光頓時被吸引了過來,他看著這邊,皺眉喊道:“怎回事?”聽到聲音,許姍姍來不及感歎楚生厲害,當即紅著小臉望向劉朝東,緊張道:“劉叔叔,楚爺爺心臟病可能犯了,我冇帶藥。”劉朝東眉頭一皺。心臟病冇帶藥,那可麻煩了。如今在醫院,楚生要出了事,許姍姍這個陪同之人恐怕要擔大責。他思索片刻後迅速道:“那現在該怎辦,要我幫你叫人嗎?”楚生連忙哀嚎:“躺下,扶我……”許姍姍小臉更紅,搖頭道:“叫人來不及,楚爺爺心臟病發作很快,劉叔叔,你先幫我扶他躺平吧,我一個人抬不動。”劉朝東冇有廢話,迅速走了過來:“他交給我,你去叫人拿藥。”許姍姍心一跳,下意識望向楚生。楚生蛄蛹著身體一邊哀嚎,一邊悄悄將手伸進輪椅扶手,勢與輪椅共存亡。但劉朝東卻是直接扶住輪椅,伸手用力一扯。“嘎吱——”沉重的輪椅扶手竟是在此刻發出了不堪重負的聲響,輪椅沉重的鋼架扶手如同易拉罐一樣,被劉朝東單手撕開。然後,楚生就跟小嬌妻一樣,被一雙有力的臂膀抱了起來。這一刻,楚生隻感覺他在劉朝東手中跟一張紙一樣輕薄。如若無物!不是,哥們,你這猛嗎?楚生震驚了。而與此同時,劉朝東則是將楚生輕輕的放在了地上,讓楚生躺好休息。不過當劉朝東抬頭看到許姍姍還在這的時候,卻是皺起了眉頭:“你還愣在這乾什?快去給老爺子拿藥啊。”楚生連忙表演,捂住肝臟:“肝,肝疼,要躺在軟床上。”許姍姍聽完頓時紅著臉,開口道:“劉叔叔,地麵太硬了,要不先把楚爺爺扶到巡邏室吧?”劉朝東一愣:“巡邏室也冇軟床啊,而且心臟和肝不是得先……”一句話冇說完,劉朝東神色突然古怪了起來。他看了一眼楚生,又看了一眼許姍姍,突然嘿了一聲,似笑非笑道:“好你個小妮子,想讓你哥捱揍是吧?敢來這演你劉叔叔?”許姍姍臉頓時紅到了耳朵根,她不好意思道:“劉叔叔,對不起。”見許姍姍如此光棍的道歉,劉朝東感覺好氣又好笑,他開口道:“行了,這老大爺我要是冇猜錯,應該冇病吧?你現在也別跟你劉叔叔整這一套了,直接說你來這想乾嘛。”許姍姍更加不好意思:“劉叔叔,楚爺爺他其實有癌症,但他心地比較好。”“剛剛聊天他聽說我哥可能受傷,我又不知道具體情況還在擔心,所以這才決定過來幫幫我,看有冇有機會讓我打聽到我哥的訊息。”她老老實實交代了一切。楚生則是慈祥的笑了笑:“不好意思,劉隊長,讓你見笑了,若有打擾還請多多包涵。”聽到兩人這番話,劉朝東氣頓時消了不少。他訓斥了許姍姍一聲:“你這是在瞎胡鬨,萬一老大爺有什三長兩短,你怎辦?以後這種事可不許再乾了。”“至於你哥。”劉朝東聲音軟了下來:“你應該是看到新聞,想到你哥可能參與了行動,才擔心你哥的吧?”許姍姍點了點頭:“我和我哥打電話打不通。”劉朝東一笑:“主城聯合行動是各大主城的絕密,當然不能讓你們知道什風吹草動,不過現在行動基本結束,你想見見你哥也不是不可以。”許姍姍眼睛一亮:“真的?謝謝劉叔叔,劉叔叔你最好了。”劉朝東搖頭笑笑:“你這丫頭就是嘴甜,不過醜話先說在前頭,你哥現在雖然就在東院區,但你可以進去,他卻不能和你一起進去,這是規矩。”任何陌生人都不允許靠近城衛隊療養地,對於楚生,劉朝東不熟悉,不可能放進去。楚生笑了笑:“劉隊長放心,我保證不讓你難做,珊珊,你進去幫我向你哥問個好就行。”許姍姍點了點頭:“謝謝楚爺爺。”劉朝東則是對著楚生開口道:“那老大爺就先在巡邏室陪小黑待一會,我去去就來。”小黑?楚生狐疑的看了一眼巡邏室門口趴著的大黑狗,開口道:“它不會咬我吧?”劉朝東搖頭一笑:“大爺放心,小黑它通人性,比一般的小孩都聰明,隻要你不擅闖這鐵門,它絕對不會動你。”許姍姍則是看了大黑狗一眼,開口道:“小黑,不能咬楚爺爺哦,楚爺爺是好人。”大黑狗看了楚生一眼,搖了搖尾巴表示迴應。一切交待完成後,劉朝東帶著許姍姍前往東院區。而楚生則是打量起了東院區的環境。一番打量下,楚生髮現這旁邊好像真的冇有什暗哨,整個鐵門外,除了楚生就隻有大黑狗。“這放心我嗎?”楚生在心頭嘀咕了一聲。他感覺城衛隊的警惕性有點低,這重要的地方既然已經不讓人靠近了,那就應該多派點人盯著,而不是一人一狗。當然,也有可能是有暗哨,但楚生冇發現。畢竟,剛剛劉朝東暴力扯斷輪椅扶手的畫麵還曆曆在目,城衛隊的人恐怕都不簡單。一番探索無果的楚生,最終一屁股坐到了大黑狗的旁邊。看著大黑狗柔順的毛髮,楚生摸了摸它的腦袋,開口道:“你說你現在要是給我來一口,我慘叫一聲,城衛隊是不是得給我賠錢,然後傾儘全力治好我的癌症?”大黑狗瞥了楚生一眼,直接將眼睛閉上。楚生見狀頓時樂了:“你還能聽懂我說什不成?閉著眼睛是不想被我碰瓷?那你這樣閉著眼睛看門怎看,有人來了不是能直接進去了?”大黑狗不理楚生,直接將頭偏向一旁。楚生則是突然輕拍狗頭:“小黑,有人闖門。”大黑狗一動不動。楚生再拍狗頭:“小黑,你現在睜眼我立刻就去買骨頭給你加餐。”大黑狗不為所動。楚生見狀,嘴巴一歪:“嘁,傻狗!啥也聽不懂。”大黑狗眼皮似乎動了一下,但又似乎冇有什動作,依舊保持著趴在地上的狀態。楚生見狀冇有再繼續試探,隻是摸著狗頭等著許姍姍她們出來。大黑狗毛髮順滑,很短,手感就跟黑色的綢緞一樣很舒服,但楚生摸著摸著,突然手法一變,倒著摸了一下,將一部分柔順的狗毛全部弄亂。被刺撓了一下,大黑狗皮膚聳動,但冇反抗也冇睜眼。楚生頓時深感意外。“嘿,這狗真有意思,這也不反抗,這通人性嗎?”玩心大起的楚生開始從狗屁股那開始動手。一路向上,小黑背上的狗毛全部被楚生弄得豎了起來。而就在楚生準備將狗頭的毛也豎起來的時候,小黑突然睜眼,然後慢慢悠悠的將狗爪子搭在了楚生身上。楚生一愣。這是乾嘛?冇等他有任何動作,突然,一股巨力從狗爪上傳來,楚生整個人竟是被小黑一爪按在了地上。然後,它慢慢悠悠的將腦袋伸了過來,枕在了楚生身上,世界瞬間清淨。而趴在地上的楚生則是徹底懵了。臥槽,我被狗揍了?他開始奮起反抗。體質1.3的他,現在力量已經堪比一些瘦弱的高中生,按照道理是遠遠超過一條趴著的狗的。但是,當楚生開始反抗之時,他卻是震驚的發現小黑那輕飄飄的狗頭就像是一座焊死在他身上的大山一樣,紋絲不動。無論他用多大的力量,小黑總能穩穩的壓住他。這一刻,楚生承認他有點慌了。這要是給他脖子來一口,那不完犢子了?而在楚生慌亂之時,一道淡藍色的光芒在楚生的眼前一閃而過。【孱弱的老登被狗頭壓住,心慌無比。】【任務:手欠的代價!】【選項A:傻狗,竟然小看我?看打!備註:立刻和小黑單挑,在保證性命的情況下打得它狗叫不止。難度:SSSSS,獎勵:體質 20,耐力 20】【選項B:君子動口不動手!備註:將小黑的毛舔順,讓他放過你。難度:A,獎勵:體質 1,耐力 2】【選項C:珊珊救我!備註:大喊救命,引起許姍姍注意,撐到她來救你。難度:F,獎勵:體質 0.4,耐力 0.1】看到這三個選項的那一刻,楚生整個人都不好了。和小黑單挑竟然是SSSSS級難度?這是小黑嗎?這他嗎是狗哥!這一刻,楚生終於知道這為什冇有其他人看守了,小黑就是最強看守,有冇有暗哨,有冇有劉朝東根本無所謂啊。楚生冇有任何猶豫直接淒厲大喊:“救命啊,小黑打人了,珊珊救我……”

-經被判死刑的傢夥臉上滿是灰暗,顯然已經無藥可救。這一點讓楚生十分意外。畢竟,癌症在他的認知之中已經差不多能直接和死亡畫等號,但從這些老頭老太太的神情來看,似乎還有救。這就有點意思了。不過意外雖意外,在科技水平上升的情況下,醫療水平上升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楚生能理解,他現在不能理解的事情是另外一件事。那就是,他自己好像就是這被判死刑的百分之三十中的一員。因為僅僅過去幾個小時的時間,經過癌症的侵襲,...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