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6章 我這一生,如履薄冰!

26

姓名:楚生】【年齡:60】【體質:0.5】(成年男性為2)【精神:0.9】【耐力:0】【進化能量:1%】【綜合評價等級:人類史上最弱武器(注:該人類武器被病魔纏身,身軀老邁孱弱,能被一陣微風吹倒在地,極易逝去,是個碰瓷的好工具。)】而在這些文字的旁邊,還顯示著剛剛閃過的資訊。【任務完成,體質 0.5】楚生看完這些資訊,整個人頓時就不好了。作為經常在遊戲、小說評論中和網友激情互動的熱血青年,他自然明...-

據說開山祖師在創立古器門之時,正是由於有這「古器禁物」存在,所以將門派命名為古器門。

這古器禁物名為「天地寶鑑」,相傳乃是天木仙域五莊觀鎮元大仙的至寶古器,後流落於梅山一帶,被古器門開山祖師偶然得到。

所謂古器,是指不知品階和能力的遠古時代法寶。

天地寶鑑雖然是赫赫有名的至寶,但除了五莊觀的鎮元大仙之外,從來冇有第二個修士能讓其認主。

而且天地寶鑑不允許被有慾唸的人持有,一旦持有天地寶鑑者心存慾念,將會受到寶鑑的詛咒。

詛咒有各種各樣的,比如喪失五識,神魂重創,頂上三花潰滅,甚至直接隕落身亡。

梅山流出過天地寶鑑後,曾經遭到了無數修士的爭搶,但結果發現,這天地寶鑑根本無法認主,發揮不出來任何能力,就和一塊板磚冇有區別!

非但如此,有許多大能修士因為心存慾念,持有天地寶鑑後反被寶鑑降下詛咒,深受其害。

天地寶鑑不但冇有給修士帶來任何好處,反倒會降臨諸多災禍。由於這個原因,天地寶鑑漸漸對修士失去了吸引力,變成了燙手山芋,被梅山修士描述成了詛咒邪物。

唯獨有一個例外。

古器門的開山祖師得到天地寶鑑後,並冇有如其他修士那樣受到詛咒,反而得到了寶鑑賜予的「九曜星光」,獲得了大造化,突破了地仙之境,在蒼鸞山開山立派,名曰古器門。

開山祖師深知自己隻是機緣巧合纔得到了造化,天地寶鑑對門人弟子而言終究是個禍患,遂將天地寶鑑封印在了古器門禁地「晗光洞」中,洞中布有強力禁製,禁止任何門人弟子靠近。

這便是古器門「古器」的歷史。

說回寧如風。

當初寧如風修煉成癡,為衝擊地仙之境用儘了各種辦法,也冇能如願。最後,他打起了天地寶鑑的主意。

彼時的寧如風為人自負,目空一切。他覺得初代掌門既然能靠天地寶鑑獲得九曜星光的沐浴,成功衝擊地仙之境,那自己為何不可?

寧如風試圖效仿初代掌門的做法,他違背了門規,闖入了晗光洞,並與師弟南宮墨花費了數十年的時間破開了晗光洞內的禁製。

最終,寧如風成功得到了天地寶鑑。

可惜,寧如風得到天地寶鑑後,並未獲得天地寶鑑的青睞,同樣遭到了寶鑑的詛咒,神魂受損,右目失明,肉身殘疾且無法恢復。

因害怕天地寶鑑進一步傷害自身,寧如風和南宮墨兩人隻能將天地寶鑑再次封印在晗光洞內,再不敢妄動此寶。

起初,神魂受損的寧如風還不至於完全喪失神智,隻是有時候會變得有些暴躁,精神不太穩定。

但隨著時間流逝,他的精神狀態越來越不穩定,甚至染上了瘋病,變得異常暴躁,經常無故施展神通,破壞四周的器物。

為防止寧如風瘋病發作時會做出什麼極端的事情,他的妻子常年陪伴左右,關鍵時候能控製住他的行為。

寧如風的妻子道號「玉織仙子」,也是他曾經的師妹。這位玉織仙子有著國色天香之姿容,沉魚落雁之氣質,是千丘峰域內難得一見的絕色美人。

瘋病發作後的寧如風往往六親不認,時常玉織仙子,有數次還險些還傷了她的性命。

玉織仙子表麵上忍著傷痛說無妨,內心裏卻漸漸不堪重負。

偶然一次契機,南宮墨來後山探望寧如風,玉織仙子向南宮墨傾訴起了內心的苦楚。

南宮墨是寧如風的師弟,也是玉織仙子的師兄,兩人關係頗近。

在寧如風娶玉織仙子之前,南宮墨早就對這位師妹暗生情愫。如今見師妹整日過的如此痛苦,南宮墨舊念復燃。

往後的日子裡,南宮墨時不時的就來「探望」寧如風,其實是假借探望之名來見玉織仙子。

玉織仙子空閨寂寞,冇有拒絕南宮墨的「好意」。

這一來二去,兩人慢慢就勾搭上了,把寧如風晾在了一邊。

寧如風雖然染上了瘋病,但依舊保留著神智。一個是自己的師弟,一個是自己的師妹,寧如風壓根就冇想過這兩人會做出什麼背叛自己的事情。

時間一天天過去了。

寧如風神魂損傷有漸漸恢復的趨勢,他想閉關修心,徹底解除自身的隱患。

為了剋製住自己瘋病再度發作,他讓玉織仙子把自己綁在了密室中,利用束縛法寶捆綁的嚴嚴實實。

數年後,寧如風出關,精神大有好轉,瘋病幾乎不會再發作了。

寧如風閉關而出,見玉織仙子不在居所內,便第一時間去尋找妻子匯報好訊息。

玉織仙子平素裡喜歡帶著一種能散發獨特香味的香囊,寧如風循著香氣,來到了古器門後山的某個偏僻山洞外。

洞外,他竟發現玉織仙子的衣裙。

寧如風暗道古怪,便探進洞內,發現了玉織仙子竟然在和南宮墨在山洞中幽會!

這還不是重點。

重點是兩人脫的一乾二淨,居然在山洞裡雙修起來,洞內還傳來玉織仙子誘人的低吟聲。

寧如風氣的臉都綠了,做夢都想不到自己的妻子竟然會和自己的師弟搞在了一起!

是可忍孰不可忍!

寧如風暴跳如雷的飛速衝進了山洞內,把正在雙修的南宮墨和玉織仙子嚇的半死。

為什麼?

寧如風的情緒已經到了癲狂的邊緣,但還是強忍住了爆裂般的怒火,質問起了一句。

那時的南宮墨修為隻是略低於寧如風,倒冇有多麼怕自己這位師兄。

見也躲不掉了,南宮墨索性明著攤牌,說自己與玉織仙子真心相愛,都已經生了一個兒子,希望寧如風能成全。

寧如風氣的神智錯亂,這對狗男女t連兒子都已經生好了,自己是被綠了多久?

當寧如風用歇斯底裡的語氣質問玉織仙子時,曾幾何時的這位恩愛妻子隻低頭哭泣,再也冇臉迴應寧如風。

寧如風承受不住這巨大的打擊,瘋病再度發作,這次比以往任何一次還要嚴重。

古器門所有長老加起來都冇能製住狂暴凶戾的寧如風。

寧如風雖神誌不清,但還保留著一絲意識,他並冇有殺戮門中修士,隻是逃出了門派,不知所蹤。

-些。似乎這的科技水平要比他原本待的地方要高。其次,病房內的其他老人所患疾病也有和他一樣的,但百分之七十以上的人臉上冇有太大的憂慮,隻有極少數已經被判死刑的傢夥臉上滿是灰暗,顯然已經無藥可救。這一點讓楚生十分意外。畢竟,癌症在他的認知之中已經差不多能直接和死亡畫等號,但從這些老頭老太太的神情來看,似乎還有救。這就有點意思了。不過意外雖意外,在科技水平上升的情況下,醫療水平上升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楚...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