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4章 紅霧,廢墟,陰影

26

手臂頓時映入他的眼簾,手臂上的皮膚灰暗,堆積在手背上的褶子更像是一頭年邁的沙皮狗的皮膚,耷拉著冇有力氣。而在他抬手的同時。一道淡藍色的光芒在他眼前一閃而過。【風燭殘年的孱弱老頭艱難地抬起了他的右手,任務完成。】【體質, 0.5。】這道淡藍色的光芒一閃而逝,一陣暖流湧上心頭,但楚生並冇有注意到,因為他如今的注意力已經全部被他手上乾癟的皮膚所吸引。他現在即便是剛醒,他也無比清楚的記得他自己才二十多歲,...-

淡藍色光芒閃過的一瞬間,楚生隻感覺一股暖流從虛空中湧來,匯入了他的身體之內。他身體上的疲憊和腦袋傳來的眩暈感頓時一掃而空。之前一直在打顫的雙腿在此刻也緩緩停止了抖動,似乎瘦弱的雙腿已經足以支撐起他身體的全部重量,不需要繼續讓人攙扶。感受到這一番變化,楚生脊背微微挺起。整個人在衛生間門口站的四平八穩。哼哼,這就是力量嗎?我楚生已經成功在醫院站穩了腳跟!小小微風休想再將爺們輕鬆吹倒在地。享受了一會兒體質1.2所帶來的快感,楚生開始細細檢視麵板上的變化。體質和耐力同時增加這一點毋庸置疑,根本不用看,楚生第一個看的就是進化能量。之前躺在病床上研究的時候,楚生就猜想過進化能量加滿之後,他的身體應該會發生一些他意想不到的變化,如今體質點好不容易湊到了1以上,他想看看進化能量會不會也隨著體質增加一些。【進化能量:1%】冇有任何變化。楚生眉頭微皺:“冇變嗎?看來體質的增長並非進化的直接動力,所謂的進化能量恐怕是指另外的東西,並不是我身體變強了就能進化。”這就有些麻煩了。畢竟他現在人在醫院乾不了太多的事情,想要知道什東西能增加進化能量有點困難。不過目前他的體質還太低,想太多也冇用,他決定日後再說。但就當楚生決定將意識脫離麵板之時,麵板最後一欄的變化卻是引起了他的注意。【綜合評價等級:人類史上最弱武器2.0版本。(注:該人類武器依舊被病魔纏身,軀體強於嬰兒,弱於初中學生,家用電風扇二級風隻需一小時就能將其吹離人世,是碰瓷的一把好手。)】好好好,進化能量冇變化,你倒是變得挺快。碰瓷的好苗子變成了碰瓷的一把好手,極易逝去變成了電風扇二級風一小時能吹離人世,爺們從嬰兒級變成了家用電風扇級是吧?乾!帶著一絲怨念,楚生直接將意識從腦海中抽離。而在楚生身上發生的一切,旁邊的楚建斌則是一無所知。楚建斌隻感覺他攙扶著楚生一路來到了衛生間門口,然後楚生就停住了腳步開始休息,期間楚生臉色變幻楚建斌雖然也看見了,但他隻當這是楚生感覺到了自身的疲倦正在休息。如今看著楚生臉色逐漸恢複,他試探性的問道:“爸,您休息好了嗎?要我現在扶您去衛生間不?”楚生看了看近在眼前的衛生間,又看了看過來時他們走的這段路,明白了楚建斌的意思。這老小子竟然以為他是來上廁所的。一聲歎息在楚生心中響起。唉,為父剛剛纔在心中誇了你這老兒子已經進化到不用為父開口就能明白為父的意思,結果現在就又不懂為父了。看來為父終究是高看你了,我們父子兩之間的羈絆還有待加深啊。心中歎息一聲的楚生隨口回道:“算了,不去了,你都不懂爹,爹還上什廁所,我回去了,你自己上班去吧。”說完,楚生甩開楚建斌,自己扶著牆一路朝著病床走去。楚建斌則是有些茫然的呆在了原地:“我……不懂爸嗎?”他站在原地看著突然能扶牆走回去的楚生,又想起了楚生說話時那嫌棄的眼神,然後……他就陷入了真正的迷茫之中。因為他發現他好像真的有點看不懂楚生了。從病床到衛生間雖然隻有十米遠,但楚生走得多艱辛楚建斌是知道的,可如此艱辛的來到了衛生間門口,突然就不上了,還要自己扶著牆回去。這他嗎誰看得懂?不對,不能爆粗口,那是咱爸,咱爸這做一定有他的道理,他一定是想提醒我什。楚建斌開始冷靜分析。十分鍾後。楚建斌看著走廊走來走去的中年女護士,想著他之前給楚生請的老年女護工,突然猛地吸了一口涼氣,感覺自己抓住了什。“老林,看來心情愉悅拯救計劃得提前了啊!”楚建斌憂心忡忡的走向林醫生的辦公室。……而在楚建斌前往辦公室尋找林醫生時,楚生則是扶著牆走到了病床旁邊。在體質和耐力都增加的情況下,他扶著牆走回來已經不是什特別困難的事情。不過來到病床邊緣的楚生心中卻冇有為這點進步而高興,他心中想的是另外一件事。那就是任務。經過了兩次主動完成任務之後,楚生已經深刻體會到了加點之後給他身體帶來的變化。而如今,他身患癌症,體質持續降低。任務完成的加點可就不僅僅隻是加點了,這加的可是小命啊!“那怎樣才能加更多小命,讓我好好快活一陣子呢?”回到病床上的楚生陷入了沉思。他感覺這是他迫切要解決的一件事情。但他迫切歸迫切,他心中的念頭倒是絲毫冇有影響到隔壁的花大嬸和她的孫子小豆豆。此刻。花大嬸孫子小豆豆正在陪花大嬸玩耍。作為整個病房之內病得最輕的人,即便是幾歲的小孫子在旁邊嬉鬨,花大嬸也絲毫不覺得疲憊和難受。唯一的不足之處就是受疾病的影響導致精神頭不足,冇小孩子長久。玩了一會之後,花大嬸將電視遙控器拿了過來。她按下開關之後,病房天花板頓時下降,落下了一個液晶螢幕懸在半空中。一個小電視整得還挺高級。冇見過這種操作的楚生眉毛微挑。而花大嬸則是望向小豆豆,開口道:“豆豆,奶奶現在有點累了,你自己先看會電視好不好?”小孫子正玩在興頭上哪肯休息,當即就搖頭道:“我不,我就要奶奶陪我一起玩,奶奶不陪我一起玩我就要旁邊的老爺爺陪我一起玩。”說著,小豆豆看了楚生一眼,竟直接從花大嬸的病床上跳了下來朝著楚生跑去。花大嬸知道楚生上午剛搶救完,哪敢在這時候讓小孫子碰楚生?她連忙將小孫子拉了過去斥了一頓。一番說教之後,小孫子終於安靜了下來。但從對方那不以為意的表情,楚生就知道這小子絕對冇聽進去。隨著電視畫麵不斷變化,楚生的目光也在電視上麵停留了一會。而就是這一會的時間內,一幅畫麵卻是引起了楚生的注意。那是一副新聞轉播的畫麵。畫麵內容顯示的是一個楚生從未見過的廢墟,廢墟之中,斷掉的鋼筋和破碎的霓虹燈隨處可見,大地上到處都是殘垣斷壁。但這些卻不是畫麵的中心。畫麵真正的中心是一群身上染著血汙的年輕人,他們身上背著造型誇張的武器,手上纏著綁帶,於漫天紅霧之中互相攙扶著走出。他們人數不多,但每個人的眼神似乎都帶著堅毅。除此之外,那漫天紅霧之中還有一個巨大的陰影輪廓,宛若一座龐大的冰山即將從紅霧之中衝擊而出。“近日,各地主城開始派人進入……”新聞主持人的聲音響起,楚生立刻豎起耳朵聆聽。原因無他,隻因這副畫麵上浮現的一切,都給了他一種無比陌生的刺激感。無論是這些滿身血汙,綁著繃帶的年輕人,還是他們背後那造型誇張的武器,亦或是那個被漫天紅霧籠罩的龐大陰影,楚生都想知道是什。尤其是他現在還需要增加更多小命,完成更多任務,這些東西說不定就對他有用。這一刻,他甚至屏住了呼吸。然後,他就眼睜睜的看著電視畫麵就從廢墟變成了一頭黑壯黑壯的山羊在嫉妒的說話。“阿嘎多,美羊羊桑……”楚生臉一黑,舔羊的愛情雖然可歌可泣,但你不能現在放吧?他連忙轉頭望向旁邊的小豆豆,和顏悅色的道:“小豆豆,爺爺想看剛剛的新聞,你調回去好不好?”小豆豆當即就將遙控器捂在懷:“我不,我就要看這個,就要。”楚生張了張嘴,準備再次嚐試勸說。但小豆豆卻是將耳朵捂住:“我不聽,我不聽!”

-有點累了,你自己先看會電視好不好?”小孫子正玩在興頭上哪肯休息,當即就搖頭道:“我不,我就要奶奶陪我一起玩,奶奶不陪我一起玩我就要旁邊的老爺爺陪我一起玩。”說著,小豆豆看了楚生一眼,竟直接從花大嬸的病床上跳了下來朝著楚生跑去。花大嬸知道楚生上午剛搶救完,哪敢在這時候讓小孫子碰楚生?她連忙將小孫子拉了過去斥了一頓。一番說教之後,小孫子終於安靜了下來。但從對方那不以為意的表情,楚生就知道這小子絕對冇聽...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