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章 此間的少年

26

老卒加入趙家,亦是補足了趙家的一些不足之處。這十幾年來趙家產業不斷壯大,自然少不了曹廣的功勞。一飲一琢,莫非前定。趙鼎思及昏迷前事,下定決心之後便拜曹廣為師,學習武道。曹廣本來就是看著趙鼎長大的,之前就向趙元成說過:“鼎兒體魄遠超常人,習武就算不是頂尖資質,亦將事半功倍。”奈何趙元成十分寵溺趙鼎,一切都讓其自己選擇。以前的趙鼎嬌生慣養,哪吃的了練武的苦,覺得聞雞起武,寒霜酷暑的習練更是一種煎熬。始...-

燕趙之地多慷慨悲歌之士,重俠氣,任豪傑。燕趙兩大帝國相交處有一戰爭緩衝地帶,諸國林立,戰事不斷,其中又以幽雲兩國最為強大,遂人多稱此地為幽雲十六國。幽雲十六國雲國邊疆重鎮商城,城東一處大宅院內。一名高壯少年身著黑色勁裝,身形矯健,動作剛猛。淬體境武學《熊虎鍛體拳》打的爐火純青,一看便知必然下過苦功夫的。不遠處池心亭上兩男兩女正言笑晏晏的看著習武少年,眼中皆流露出滿意欣慰之色。手持蒲扇略顯富態的中年男子笑道:“曹兄,鼎兒拳法已深得你的真傳啊。這《熊虎鍛體拳》應該已入登堂入室之境了吧。”身形削瘦卻又顯得十分精悍的曹廣獨臂探出亭外,虛指少年道:“兄長此言差矣,你不曾習武,自然看不出,如今的鼎兒這套拳法已達爐火純青,再進一步便是出類拔萃,屆時便是其進入開脈之機。”隻聽曹廣聲如洪鍾,聽其聲,識其人,便覺得這是一個光明磊落的漢子。富態中年男子正是商城富商趙元成,當即喜上眉梢:“自鼎兒狩獵被捲入道藏歸來後,主動習武不過半月有餘,便有此進展,想來習武資質不會差了,再過兩個月京城青雲學府全國招生就要開始了,不知屆時鼎兒是否能入這青雲學府。”“二月時光,說長不長,說短不短。鼎兒如今於武學之上肯下苦功夫,資質尚且不論,但看此時修行進度,到時或可踏入通竅境,有不小的機會進入青雲學府。”曹廣若有所思道。俏立在一旁的兩位婦人嘴角含笑地看著各自的夫君,繼而相視一笑。演武場中,趙鼎打出最後一式《熊虎搬山》,一口濁氣緩緩吐出,竟在其身前形成一道虛淡的氣柱,久久不散。一旁的嬌俏丫鬟上前輕輕拭去趙鼎臉上的汗水,輕聲道:“公子,稍歇一下,讓奴給您捏下,放鬆一會。”趙鼎聞著獨屬於少女的清香,笑道:“環兒,藥浴準備好了嗎?”臉上依然嬰兒肥的少女環兒輕咬貝齒:“公子,早已備好,就讓奴婢服侍你沐浴吧。”趙鼎神情略顯不自然,略有些侷促擺手道:“不用了,本公子自己可以。”“以前都是環兒服侍公子的洗浴的,這半月以來公子卻從未讓環兒再服侍過,可是環兒做錯了哪?讓公子生氣了。”環兒語氣低落,低著頭,揉捏著手中的香帕道。“小丫頭,你又想多了不是,罷了,待會你幫本公子搓搓背吧。”趙鼎伸出大手,揉了揉小丫頭的頭髮,心中暗道:“這該死的封建社會,看來是個男人都免不了俗,讓人慾罷不能啊!”聞聽此言,環兒當即喜笑顏開,竟露出了幾分少女的媚態,羞聲怯語道:“公子,奴婢這就去準備,一定讓您舒舒服服的。”輕搖蓮步,向著公子的臥室走去。趙鼎看著離去的曼妙身姿,“環兒不過十三歲,竟有如此身材。這年代的女子發育的似乎有些快啊!”按下心中某些不宜的想法,趙鼎看向池心亭中的父母及授業恩師夫婦,心中那些旖旎的想法被升騰的暖意替代。此四人是此身的血肉骨親和恩同再造的師傅,再加上尚在孃胎中的弟弟或妹妹,這些人便是他在此世的至親之人了。二十餘日前趙鼎自道藏昏迷歸來,甦醒之後兩股不同的記憶同時湧現,驟然之下,隻覺得頭腦欲裂,幾欲再度昏厥過去。不知道過去了多久,當趙鼎再度清醒之時,映入眼前的便是父母關切又心疼的目光,及他們身後同樣有著關懷之意的曹廣夫婦和俏立在一旁,淚眼朦朧的小丫頭環兒。趙鼎已是理清了腦中的雜亂記憶,一個記憶告訴他:他是一個生在紅旗下,活在春風,成長在一個有著五千多年曆史的泱泱大國的華夏人。那有膾炙人口的詩詞歌賦,有傳唱不衰的傳世經典,有鬼斧神工的壯美河山......同樣也有著飛翔在高空之上的鋼鐵大鳥,還有航行在無垠大海之上的無敵钜艦......。而另一個記憶則告訴他:他是一個富商之子,生活在一個戰亂紛爭,命如草芥的亂世。這雖冇有鋼鐵飛機,大炮,钜艦,但是這存在著超凡力量,這的武夫可以刀劈山河,一劍光寒十九州,這的仙人可以搬山拿嶽,隻手摘星,亦有儒生可以唇槍舌劍,字鎮山河,有那大妖吞吐日月,俯瞰眾生......這個世界比著紅旗下的世界更加宏大,也更加混亂。不止有人族,還有其他種族,小到門派勢力之間的爭鬥,再到國與國之間的爭鬥,最劇烈的則是種族之間的爭鬥,不死不休,一切都是為了更好的生存資源。讓趙鼎迷惘的是,如今他都不明白自己現在的狀態,是莊周化成蝶還是蝶化成莊周。兩個記憶都是如此的真實,讓其分不清哪個纔是真正的自己。渾渾噩噩過了數日之後,趙鼎方醒悟過來,無論自己是哪個,哪個又不是自己。既然醒在此世,那便好好的活一番,也好把另外一世的天外飛仙,手摘日月星辰,統統於自己手中實現!是以他選擇了自己最接近的道路,武道!自家府內的曹廣,曹大叔是父親十幾年前救下的邊軍戴罪悍將。其本是邊軍悍將,弓馬嫻熟,在一次與幽國邊軍作戰中因情報不足而遭遇埋伏,死戰突出重圍斷一臂而活命,麾下士卒死傷殆儘。回到軍中,被捉拿下獄。卻是被其上司反咬一口:曹廣欲奪戰功,私自領軍出戰,麾下死傷殆儘,延誤戰機,罪當伏誅。其上司本欲將曹廣一下子摁死,恰逢趙元成往城主府送一件寶物,聽聞此事,便覺得其中必有齷齪。趙元成有時會為軍營運送物資,與曹廣早已相知,知其為人,絕不會如此。便私下又送了一些禮物與城主,讓其做中間人說項。在付出一些曹廣上司急需的修煉寶物之後成功為曹廣贖罪,隻是其再也不能為邊軍效力,就此退出行伍。自此曹廣長居於趙家大院,為趙家看家護院,保護趙家的商路暢通。漸漸的也收攏了一些退伍老卒加入趙家,亦是補足了趙家的一些不足之處。這十幾年來趙家產業不斷壯大,自然少不了曹廣的功勞。一飲一琢,莫非前定。趙鼎思及昏迷前事,下定決心之後便拜曹廣為師,學習武道。曹廣本來就是看著趙鼎長大的,之前就向趙元成說過:“鼎兒體魄遠超常人,習武就算不是頂尖資質,亦將事半功倍。”奈何趙元成十分寵溺趙鼎,一切都讓其自己選擇。以前的趙鼎嬌生慣養,哪吃的了練武的苦,覺得聞雞起武,寒霜酷暑的習練更是一種煎熬。始終不肯學武,讓曹廣抱憾已久。半月前趙鼎主動提出要學武的時候,曹廣欣喜若狂,在這亂世之中,讓其能有一身武藝自保那也對得起其父對自己的救命之恩,再加上趙鼎也是自己看著長大的,之前大哥夫婦一直嬌慣,不好硬逼著他習武,現如今趙鼎主動提出,那再好不過了。武道初境為淬體,又分為三個階段:強身,開脈,引氣。強身以養脈,是以習武宜早不宜晚,年幼之時經脈尚未定型,通過淬體武學,可以強塑肉身,增強經脈,甚至有些絕頂淬體武學可以助初學者改易經脈,形成寶體,築成無上道基。經脈既開,習武之道方始。引氣納脈,溫養己身,對敵之時,氣轉經脈,所用武學便威力倍增。曹廣一身本領都得自軍伍,又因誓言不得私向傳授軍武秘學。隻能自市集中尋得一部廣為流傳的《熊虎鍛體拳》傳授給趙鼎。《熊虎鍛體拳》雖是爛大街,但因其入門簡單,大成之後不亞於一些一流淬體拳而深受初學者的青睞。趙鼎年方十五但身形高壯頗有些虎背熊腰之姿,修行這《熊虎鍛體拳》更是事半功倍,進展極快。趙鼎行至池心亭中,高壯的身形比其父趙元成都高出一個頭來,快步竄到四人麵前道:“爹孃,師傅師孃,又來看孩兒習武了。”“你爹怕你又似從前一般,隻這三五天的激情,就又懈怠了。”趙母瞥了一眼夫君,邊整理了一下趙鼎稍顯淩亂的衣著。趙鼎當即說道:“孩兒這次是幡然醒悟,一定會堅持習武,再也不讓您二老擔心了。”曹廣撫了一下美髯道:“鼎兒此次確稱得上勤學苦練,將來必有一番成就。大哥嫂嫂就放心就好,有我在,他懈怠不了。”“哈哈哈......是極,鼎兒肯學,又有曹兄親自指導,定不會差。”趙元成哈哈一笑,繼而看向趙鼎到:“臭小子,一身的汗臭味,你那小侍女想來已為你準備好了藥浴,還不趕緊去。”“孩兒這就去!”趙鼎轉身跑出池心亭,卻又遙遙聽到母親的一句“鼎兒,可不許你壞了那丫頭的身子!”聞言趙鼎腳下一個趔趨,衝進了臥室。“公子,奴婢服侍您更衣。”俏立在浴桶旁,裹著抹胸,穿著褻衣的小丫頭環兒輕聲道。

-叫你28殿下。”趙鼎嘴角抽搐忍著笑意道。“哼!若非你的靈魂蘊含著神龍氣息,雖然十分稀薄,但卻無比精純且未曾異化,不然怎會成為青銅寶鑒的鏡主。”28殿下此刻一臉鬱悶道:“隻是你的實力也太弱了。此界危機四伏,若是你死了,隻怕本宮又要陷入沉眠,不知何時才能等來下一任鏡主。”趙鼎想起自哪得到的青銅寶鑒,疑聲道:“那道藏主人是上一任鏡主嗎?”“那人倒想,隻是他靈魂及血脈雖都和神龍有關,但皆有異化,永遠成不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