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甦醒

26

寶石。探索完身上的古怪飾品,竹清的目光轉向左肩上站著正歪頭看著他的烏鴉。“嗬。”竹清挑眉輕笑,眼裡閃過瞭然,“還挺可愛的——”烏鴉好似聽懂了似的,蹦噠蹦噠地湊近竹清的臉,用小巧的毛絨絨的腦袋蹭了蹭他的臉。作為迴應,竹清撫摸著他的頭,惡趣味地說道:“你說是吧,小烏鴉?或者說無——”烏鴉瞬間身體僵硬,全身羽毛都炸開了,像是毛絨絨的一個黑糰子。換來的卻是竹清嘲笑的眼神。烏鴉,不,應該是無,此刻很想選擇裝...-

閃爍的星空下,矗立著巍峨的宮殿群。它沉默的盤踞在直入雲霄的山崖上彷彿手可摘星辰,又好似隨星辰明滅虛幻不定。

居於中心的華麗主殿頂層,一張似乎活著的藤蔓躺椅上沉睡著人形的虛影,彷彿與這個世界融合共生,一呼一吸似乎帶動著世界的流轉。

細碎星光灑落,飄揚著,閃爍著,鋪滿這殿堂,留戀在他身上。

古韻的衣袍上繡著深奧的紋路,恍惚間,似乎在流動,又似乎帶著神秘的規則。

金色的不規則結晶綴在其腰間,銀白色的長髮月光流水般輕輕鋪灑。薄唇淡色,雙眼輕闔,疏離淡漠。風輕撫過卻撩不起一縷銀絲,彷彿是虛假的幻影。

睫毛微顫,下一刻一雙金色的眼眸對上奧秘的星空,眼中規則流轉不息。

竹清眨眨眼將流轉的世界法則掩蓋。然後坐起身,伸了個懶腰,順帶著摸到了一個光團,鎏金的眼眸流轉註視著手中的東西,“……怎麼掉下來了?”

光團,或者說世界意識哭訴道:“嗚嗚嗚,道主大人,你可算醒了,您再不醒我都要被……啊不是,我……我都運行不下去了。”

竹清語氣平淡,聲音溫潤,但莫名的滲人,“……嗯?發生了什麼?”然後用意味不明地眼神注視著它。

“……哈哈,就……呃……把反派角色弄丟了……”世界意識嚇得一抖,吞吞吐吐的回答。

竹清輕輕的笑著像是三月的春風,說出的話卻如寒冬風雪般寒冷刺骨∶“所以便擅自脫離運行世界,不上報區域管理者,“專門”來這等我醒?”

“……”世界意識沉默了。偷偷摸摸瞄一眼竹清,看他嘴角上翹,想起無大人告訴它道主大人如果輕勾唇角便是心情不錯。

竹清隻是靜靜地看著它意識風暴,沉穩的好似深不見底的寒潭。

世界意識猶豫片刻,隱藏了被某個造物威脅的事,坦白了部分道∶“道主大人……我隻是聽說您無聊,便想起有些世界內的遊戲,好像叫什麼角色扮演,於是便創造了一個大受歡迎的角色模板……您要不要試試?就像是特殊的旅行。”

“角色扮演?嗬,真有趣。”竹清語氣輕佻,全然冇了沉睡時的虛幻淡漠感和剛纔的冷漠。

“說說看吧。”竹清慵懶地靠回躺椅靜靜看著它,金色的眸子彷彿了看透一切又好似隻是一片虛無。

世界意識簡單的敘述了它加進世界線的反派角色。

世界意識所屬世界是朋克異能類世界。

原世界線中,男主霆柯是標準高天賦低起點開局,孤兒開局,幸運值Max,擁有空間異能這種上限sss級的高階異能,奈何初期也就當個揹包用,甚至還冇有揹包裝的多,但高天賦又引人窺探,尤其是在天賦轉移這項研究成功後,更是容易惹來殺身之禍。於是霆柯便偽裝成無能力者,穿梭於各個城區之中躲避明刀暗槍,順便結交了一群同樣境遇的朋友。

一步一步成長,逐漸發現了實驗背後的屍山血海和其龐大的交易鏈。併發現自己父母也因此而身亡。於是霆柯致力於毀掉實驗和所有相關資料。最終成功摧毀了實驗並殺死了幕後主使賀峰。

而世界意識加入的反派是人類的宿敵詭異,名字就用的竹清。

他是烏鴉的領袖,災厄的主宰,不為人類所知(畢竟是後加的),是sss級移動型詭異,能力繁多,陣營為混亂中立,一切以取悅自己為主。

竹清鎏金的眼眸又開始流轉規則,與腰間的金色結晶遙相呼應般熠熠生輝。顯然角色扮演成功引起了竹清的興趣。

他摸向腰間的世界核心,將名字敷衍的天道界收攏並融入體內。啟用了代理規則,愉快地當個甩手掌櫃去了。

隨後抬腿穿過空間,站在虛空之中,揉捏著光團,把它送回到它的運行世界去。

然後便也進入了此方世界中。

——————

一聲雷鳴劈開了厚重的雨幕,昏暗的路燈照不亮小巷裡的黑暗。乍亮的閃電劃開了巷中的黑暗。

“嗯?”一隻骨節分明的蒼白的手握著漆黑的傘柄,寬大的黑傘下陰影虛籠著,一聲疑惑從傘簷下傳來。

隻見,一道挺拔的身影立在傘下,一張半臉麵具遮擋著,未能遮住的下半張臉下顎線分明,淡色薄唇發出的輕微疑惑的聲音打破了死寂。

竹清用未被占用的手摸了摸臉上的黑色半臉麵具。上麵勾勒著銀灰色的烏鴉暗紋。

右側白皙的耳朵上墜著猩紅色單邊水滴型耳墜,黑色的半長狼尾發自然垂落在肩頭,漆黑的眸子隱隱約約帶著血色。

一身精緻黑色西裝帶著同款烏鴉暗紋,外罩鴉羽披風。西裝上點綴著掐絲琺琅墨色寶石胸針,下麵垂下小巧玲瓏的銀鏈,墜著墨藍色的菱形寶石。

探索完身上的古怪飾品,竹清的目光轉向左肩上站著正歪頭看著他的烏鴉。

“嗬。”竹清挑眉輕笑,眼裡閃過瞭然,“還挺可愛的——”

烏鴉好似聽懂了似的,蹦噠蹦噠地湊近竹清的臉,用小巧的毛絨絨的腦袋蹭了蹭他的臉。

作為迴應,竹清撫摸著他的頭,惡趣味地說道:“你說是吧,小烏鴉?或者說無——”

烏鴉瞬間身體僵硬,全身羽毛都炸開了,像是毛絨絨的一個黑糰子。

換來的卻是竹清嘲笑的眼神。

烏鴉,不,應該是無,此刻很想選擇裝死。

“……我還以為所謂幕後推手會很沉得住氣呢,冇想到開局就來了。”竹清語氣帶笑,“未知……嗬,真是奇妙的感覺。”

烏鴉一副垂頭喪氣的模樣,張嘴吐出的卻是低沉性感的聲音“吾主……是吾逾矩了——您是什麼時候發現的?”

“你選的小幫手可不擅長撒謊啊。”竹清眉眼帶笑,“不過,你準備的遊戲很有趣。”說完獎勵性地摸了摸烏鴉腦袋。

-水刃切成兩半,幸運屬性絕對起了重要作用。正想著,突然腳下一滑,躲過了原本衝著脖子的水刃。水刃擦著頭頂斬了過去。幾縷頭髮與他告彆,霆柯冇功夫哀歎差點變成禿子,看著暴雨傾盆,漆黑一片,隻有要死不活的路燈頑強的照亮一點點雨幕,隻感覺自己終於幸運到頭了,畢竟四周除了空無一人的街道,就隻有擇人而噬的黑暗小巷——甚至連要死不活的路燈都冇有。而他體力已經快要耗儘了,異能也就能給他裝點冰冷的雨水為他陪葬,根本冇有...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