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千五百零五章 羅家藏經閣(上)

26

然還能平安落地。”陸坤有些惶恐地說道:“還是前輩手下留情,在下嶽陽宗弟子,不知這位前輩攔下晚輩,有何吩咐,如果晚輩能做到,定當效犬馬之勞。”“哈哈!,小子,看你剛剛那麼機靈,怎麼還想不通,我攔住你,就是看中你小子的身價了,把你的儲物袋都丟給我,說不準還能放你一條生路。”陸坤聞言後,臉色更加“恐懼”,說道:“前輩您是在和晚輩開玩笑吧,晚輩儲物袋中冇有什麼好東西,唯一的一件極品法器,已經在前輩手裡了。...-

羅媛懸浮在蜃夢城的城牆邊緣,手中緊捏著一枚鱗片模樣的傳音符,凝望著最靠近空間裂縫的城東方向,那裡就是羅雷魔君的洞府。

“魔君居然會單獨召見羅月,他僅僅是一名初期巔峰魔帝而已……”

這名魔族女修轉頭看向城池外,注視著被蜃夢盤霧氣包裹著的空間裂縫,眼中閃過幾分猜疑之色:“難道那處介麵有魔君需要的東西?”

“可對於魔族而言,真正重要的是那百倍的時間流速,除此之外,又有什麼值得魔君惦記的?”

羅媛沉思著,神情變得有些患失患得。

“羅月對下界的掌控,來源於他的魔龍分身,現在好不容易和他拉近了關係,可如果那個分身落在魔君手裡,我就一點機會都冇有了……”

思量之間,羅媛手中的傳音符忽然亮了起來,當她聽到裡麵的聲音後,神情一下子愣住了,嬌軀呆立在原地。

“這怎麼可能,羅月居然被羅雷魔君收作了記名弟子……”

……

洪雲天離開羅雷魔君的洞府後,就沿著城牆向蜃夢城的北部飛去。

雖然氣血魔元能和血脈核心瞞過了那位可怕的魔君,他成為了對方的弟子,但此時依舊感到心有餘季。

氣血魔元能可以瞞過魔君,甚至被對方認為是一種極其精純的能量。

可若是對方仔細探查他的五臟六腑,洪雲天冇有把握能瞞過去,畢竟從已知的資訊看,魔君的神通很可能涉及到血脈的微觀層麵。

“血鍊師的道路,確實可以掩飾本座的特殊之處,不過除此之外,還要隱瞞本體和血脈本源。”

“時間緊迫,李千峰和燕飛他們的偽裝,應該暫時無恙,可隨著時間的流逝,風險也逐漸加劇,本座尋找的修煉之法,要對他們也有所幫助。”

自從上次飛昇後,李千峰偽裝的羅千峰暫時留在了蜃夢城,而燕飛偽裝的羅盛是羅家嫡係弟子,被召回了羅家本部。

蜃夢城處於魔界邊緣,路途遙遠,燕飛附身的羅盛現在還在路上。

由於燕飛、李千峰與洪雲天不經意間有過接觸,使三人憑藉血脈分身保持著聯絡,彼此間的任何訊息都能及時傳遞,和跨界傳訊比起來,同一個介麵的傳訊可簡單多了。

有了血脈分身這等詭異秘術,所有飛昇魔界的真魔訣和煉體魔功弟子之間,都可以保持聯絡,洪雲天能統籌所有人的行動。

不過對於洪雲天而言,暫時顧不得什麼謀劃,最重要的是開拓後續修煉功法。

“按照這位便宜師父所言,隻有通過重構血脈和內臟進入中期的魔帝,纔算是當今的血鍊師。”

洪雲天閱讀了多種魔帝功法,這些功法都是根據各自的口訣和秘法,構建魔臟的脈絡,對內臟魔嬰進行塑形,形成獨特的內臟經脈血管,使功法偏向於進攻或者防禦方向。

“可他說的重構血脈,重構內臟,到底是以什麼樣方式進行的?能否與本座的真魔訣結合起來?”

想到這裡,洪雲天看向手中那枚彎月令牌,心中頗為期待。

“終於能進入羅家的藏經閣了,本座要好好研究下魔族的修煉體係。”

蜃夢城並不大,洪雲天很快就來到了城北,這裡雖然守衛稀疏,但交織著複雜玄奧的魔陣,一片片混合著雷電的魔霧將此處籠罩。

城北不僅是蜃夢城的陣法核心外,還是幾名魔皇的洞府所在,可以說防禦力比羅雷魔君的洞府還強上不少。

洪雲天周身扭曲的空氣微微一蕩,壯碩的魔軀落在魔霧外的一處高台之下,還冇等他開口,一道深沉的聲音便從台上傳來:

“羅月,你怎麼又來了,老夫不是說過,除非魔皇大人主動召見,否則不能進入北區。”

伴隨著一道蒼老的聲音,一名身材乾瘦的魔族老者從高台上現身,他手持著一把節杖,上麵懸掛著三顆不同的獸骨頭顱,渾身散發著一股強大的壓迫感。

“原來是黑奎大執事,羅月此行過來,並不是求見魔皇,而是前往羅家藏經閣。”洪雲天雙手抱胸,看著這名打過交道的魔族,澹澹道。

早在李千峰他們飛昇之後,他就來過這裡,想要麵見羅嫣魔皇,求取那滴魔尊大人賞賜的祖血。

那時候他就是被這名叫做黑奎的魔族攔住了,能做到大執事的職位,都有後期魔王巔峰的修為,以羅月表麵上的實力,根本不是對方的敵手。

黑奎大執事聞言,握著的節杖錘擊了下地麵,嗬斥道:

“羅月,你難道走火入魔了,忘了隻有魔皇的弟子,或者大執事以上的族人,纔有資格進入本族的藏經閣嗎?”

“你區區一名小執事……”

就在這時,黑奎忽然見到對方將一枚彎月狀的令牌拋了過來,上麵那栩栩如生的三角形符文和散發著的玄奧氣息,讓他不禁一愣,單手將其接住。

混合著羅家血脈氣息的資訊從中湧出,讓黑奎一呆,他轉頭望向前方的羅月,不可思議道:

“你……你居然成為了魔君大人的記名弟子……”

洪雲天往前走去,一手將對方手中的令牌拿回,澹澹道:“在下有幸得羅雷魔君大人賞識,被收為記名弟子,現在奉他老人家之命,前來藏經閣查閱典籍。”

“怎麼,黑奎執事想要阻攔嗎?”

黑奎神情一陣恍忽,可令牌的氣息無不提醒他對方此時的身份。

片刻後,他的語氣就緩和了下來,微微低頭道:“原來羅月兄弟已是魔君大人的弟子,進入藏經閣自然不成問題,稍等片刻,為兄來佈置法陣。”

說話間,他節杖上的三個獸骨頭顱亮起了幽紫色的光芒,隨後就化作靈光冇入平台的三個角落,伴隨著短促的咒語,上空逐漸出現了一個扭曲的紫色光芒。

洪雲天看著這個散發著強烈空間波動的門戶,也不理會下麵的黑奎,帶著一股剛成為魔君弟子的倨傲,一腳跨入其中。

看著羅月消失的身影,黑奎目光複雜,他根本想不到,對方能成為魔君大人的弟子。

那可是羅雷魔君啊,在羅家所有的魔皇長老中,是身份最特殊的,地位幾乎不下於魔皇巔峰的首席長老。

如此身份的人,居然會收一名初期魔帝為弟子,就算是記名弟子,那也是不可思議的事情。

“難道這羅月是修煉天才,可他依靠返祖血脈才勉強進入魔帝的,難道其血脈有某種特殊之處?”

洪雲天並不知道黑奎的疑惑,他此時來到一處洞窟口,麵前站著一名壯碩無比的魔族男子,從對方灰紫色的頭髮,能看出其年紀不小。

這名老魔族抓著羅月的手腕,絲絲紫色電光在其掌心繚繞,洪雲天感覺自己體內的氣血魔元能又有某種失去控製的趨勢。

不過這種狀態比起魔君要好很多,他能感覺到,如果自己全力運轉,應該有幾分抗衡之力。

老魔族似乎發現了什麼,鬆開手掌,上下打量著羅月這名魔帝的身軀,嘖嘖有聲道:

“你就是師父新收的記名弟子啊,師父剛剛傳訊過來的時候我還不信,現在一看,你小子體內的魔元能如此精純,還真有幾分機會成為血鍊師。”

洪雲天一愣道:“您也是師父的弟子?”

老魔族咧嘴道:“不錯,老夫羅炎,不過在你被師父正式收為弟子前,師兄兩個字叫不得。”

洪雲天一聽,頓時明白自己還冇有成為羅雷魔君的正式弟子,不好攀關係,便麵露恭敬之色:“弟子羅月,見過羅炎前輩。”

羅炎微微點頭道:“師父已和我說了,關於血鍊師的一些心得,在地下二層,你自行過去即可。”

洪雲天遲疑了下道:“羅炎前輩,您也是血鍊師吧,可否……”

羅炎擺擺手道:“血鍊師冇有修煉法門,有各自的方向和道路,老夫也是胡亂突破成功的,和你說了也隻會誤導,還是去看前輩們的心得吧。”

“蜃夢城有師父長期坐鎮,這裡關於血鍊師的記載,複刻了羅家本部的藏書,除了地下三層,其他幾層你都可以自由查閱。”

說完這名老魔族往身後的石凳一坐,拿起一旁桌子上的一張毛皮,凝神閱讀起來。

洪雲天對其行了一禮,眼中帶著渴望之色,向前方的洞窟走去……

-助,才恢複了修為。”“原來如此,有聶師兄相助,定然冇問題,不過聶師兄如此風姿卓絕的人物,也敗在了歲月的麵前。”錢琦一說到聶無風就就雙眼放光,不過說到後半句,神情悲傷無比。陸坤看著這位錢師兄的表情,差點冇忍住將聶師叔冇死的訊息告訴他,不過想到聶師叔要處在暗處,他還是忍住了。“對了,陸師弟,你那個徒弟趙青天,資質非同一般,怕是很快就能夠築基成功,到時候可能會被派過來加入戰鬥。”陸坤對於趙青天築基並不懷...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