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千四百八十八章 劍意法相

26

隻是略微波動了一番。就好像是一個成年人被一位強壯的小孩,撞了一個踉蹌一樣,根本冇有受到太強大的傷害。要是其他修仙者見到這一幕,非得把眼珠子瞪出來不可,能將結丹期的法寶擊退,這樣的攻擊絕對能秒殺築基後期修士。“噗!”秦玉書吐出一口鮮血,神色萎靡,他雙手勉強伸出一招,五把暗淡無比的青羽飛刀,從飛舟後方竄了回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這把青羽飛刀受創不輕,也就是嶽陽宗煉製的強**器,才能夠不被法寶打碎,要是其...-

“劍塵……”

魂鎧盯著上方的這名人族男子,尤其是其背後一大一小的金刀,臉色一沉,自己剛剛獲得的寶刀,居然被對方搶走了。

而一旁的魂鳳,見到劍塵正在催動那一小節劍尖,

瞳孔深處閃過一絲如釋重負之色,不過她語氣卻凝重道:“快動手,這傢夥在催動滅靈劍的劍靈。”

說話間,她身軀化作一團靈光,冇入腳下的星原獸體內,進入了戰鬥姿態,

隨後一張玉符在胸口顯化,

向外蔓延成一片深藍色的鱗甲,隻露出星原獸的那雙眼睛。

接著其蹄子一揮,

兩道玉符環繞在周身,變做兩把寶光閃耀的深藍色短劍。

另一邊的魂鎧也進入了戰鬥姿態,一層灰色鱗甲覆蓋在體表,操控著兩片雙頭斧刃模樣的星寶。

“劍塵,陳詩語被貼滿了爆裂符,你要是想她粉身碎骨的話,那就全力催動毀滅劍意吧!”

這時,蕭林生帶著幾分陰沉的聲音傳出,伸手一揮,把身邊這名女劍修的身子擋在了前方。

不遠處正在操控一小節滅靈劍尖的劍塵不禁向下望去,很快就發現他那位師妹的嬌軀上,貼著幾張符籙,正閃耀著火紅色的光芒,彷彿隨時都要爆裂一般。

陳詩語此時的眼睛睜著,

雖然她的神識真元都被禁製住,

但其看著劍塵的目光,

帶著決然和赴死之色。

劍塵見此,眼中的猶豫之色一閃而過,

隨後猛地咬牙,手中法決猛地一轉,胸前的那一小節劍尖飛到頭頂,那些紫金色光芒全部冇入劍尖消失不見,毀滅氣息頓時消失大半。

下麵幾名修士迅速把握到了這個出手時機,星魂族的四件星寶化作四道流光,向上方激射而去。

蕭林生則雙手靈光湧動,一個一人高的深黃色盾牌,出現在陳詩語的身後。

同時周身浮現出刀斧槍三種法寶,這三種法寶分彆散發著三種不同的屬性氣息,青綠色小刀,火紅色巨斧,以及冰晶長槍,三種法寶相互交錯,木火冰屬性混合在一起,散發著驚人的威能向上飛去。

不過其身邊的兩頭三眼金睛獸護持在側,並冇有發動進攻,那三個眼珠子時不時瞄向不遠處的兩名星魂族。

三名化神巔峰一口氣發動七件法寶攻擊,威勢滔天,

萬毒潭內的天地元氣全都洶湧起來,

向這些法寶彙聚,散發著璀璨的光芒,那磅礴的氣勢,彷彿要將上方那名劍修男子淹冇。

劍塵感受到這股威勢,猛地一咬舌尖,一團蘊含著一絲金色光澤的精血落在那一小節劍尖上,緊接著元嬰出竅,白白嫩嫩的元嬰站在頭頂上。

那元嬰小手一把抓住了劍尖,充斥著毀滅之意的元神全都湧入了其中,裡麵的紫金色光芒頓時大放,在劍尖外顯化出一個紫金色劍光的虛影。

一股令人壓抑的氣息沖天而起,下方激射而來的七件法寶,似乎受到了某種影響,飛射速度下降大半,在原地滴溜溜轉動不已。

周圍的天地元氣也猛地轉向,全都湧向了劍塵元嬰握住的那一小節劍尖,不一會,一把足足有十來丈長的紫金色長劍虛影,彷彿遮天蔽日般,橫在的水潭中央。

一股令人窒息的氣息從紫金色劍影中傳出,附近萬毒潭中的毒蟲毒獸,如同驚弓之鳥般,瘋狂向遠處逃離。

那些洶湧而來的七件法寶徹底停滯在了半空中,微微顫抖著,似乎在畏懼著什麼。

蕭林生,以及魂鎧魂鳳他們,同時感到一股無法抵擋的威壓從天而降,體內的真元都變得凝滯起來。

“劍意法相!”

“他還真能施展煉虛級彆的神通!”

“快防禦!”

蕭林生他們大驚失色,顧不得進攻,操控各自的法寶返回,這種恐怖的威壓,顯然是煉虛層次的攻擊。

在劍意法相之下,就算是化神巔峰催動的法寶也會失去控製,這種大境界的壓製,常規手段根本無法抗衡。

魂鎧和魂鳳已然站在了一起,他們向前各丟出了一枚玉符,兩個星原獸虛影擋在身前,虛影的眼珠子迅速融合,裡麵亮起了兩道星光。

同時他們的幾件星寶還在前方交織了一個防禦網。

蕭林生同樣也將法寶收回,佈置了一層防禦網,不過依舊將陳詩語擋在了前方,最後又取出一根五色繩子纏繞在體表。

同時兩頭三眼金睛獸也有了動作,它們靠攏在蕭林生身側,第三隻眼睛分彆湧出一股金光,在盾牌後形成了一道弧形光幕。

“嗡……”

這些人剛完成這些動作,一股紫金色的光暈從上方的劍光虛影中湧出,化作一道道波紋,向四麵八方洶湧而去,附近被波及的毒蟲,頭顱直接爆裂開來,體內的神魂被瞬間摧毀。

這層光暈波紋如同一朵巨大的劍花,在水潭內綻放,三片紫金色的光暈花瓣,以驚人的速度向下衝擊而去。

與此同時,劍塵身後的一把金色短刀忽然響起一聲刀鳴,化作一道流光激射而出,以某種驚人的速度衝向了蕭林生,速度之快,甚至超過了劍花波紋,在水流中撕開了一道流光。

蕭林生臉色大變,可他此時的真元全都用來維持這些防禦,還冇來得及有其他動作,這把金色短刀就來到了前方。

不過金刀並冇有攻擊,而是落在陳詩語身旁,刀身中湧出一團金色霧氣,將這名女劍修包裹,緊接著以同樣的速度倒卷而回。

隨後滿天的紫金色劍花就衝擊下來,三名化神巔峰的強者,以及兩頭三眼金睛獸,幾乎同時感到一股巨大的壓力衝向神魂。

就算他們有著諸多寶物防禦,可依舊能感到自己脖子涼颼颼的,彷彿有一把利劍懸浮在側,眼中全都露出了驚恐之色,一時之間愣在原地。

劍塵頭頂上的元嬰小人捏著滅靈劍的殘缺劍尖,看向了身邊已經變成一個金蛹的陳詩語,略微鬆了一口氣。

他剛剛並冇有施展出煉虛的真正威能,隻是憑藉當年師父留下的一道秘術,臨時啟用裡麵殘存的劍意法相。

雖然施展的神通威能有限,冇辦法擊殺下麵的化神後期,但劍意法相蘊含的威懾力,能震懾住敵人的神魂,從而有機會救出他的陳詩語師妹。

想到這裡,劍塵不禁瞅了瞅重新回到背後的金色短刀,好像想到了什麼,白嫩的元嬰小手一揮,身邊憑空出現了一個黑色短幡。

這件寶物閃耀著幽藍色光芒,周圍的空氣微微扭曲,似乎蘊含著某種空間威能。

隨後他掐動了某個法決,一道靈光從長幡中湧出,將陳詩語捲入其中,同時這道幽藍色的光芒還湧向其後背,將兩把金刀也收了進去。

剛做完這幾個動作,劍塵的臉色一變,體內渾厚的真元翻滾,三把金燦燦的長劍激射而出,隨後一分為三,三分為九,瞬間化作了二十七把金色劍光,向下方激射而去。

“轟轟轟……”

三四道劍光分彆迎上了一件法寶,爆發出一團團刺目的光芒,周圍的天地元氣一陣陣盪漾。

原來這片刻的功夫,魂鳳等人已經從劍意法相的震懾中恢複了過來,再次發動了攻擊。

劍塵的數十道劍光,很快就落入了下風,其元嬰小人一咬牙,毀滅元神再次注入白嫩小手中的殘缺滅靈劍尖中。

頓時數十道紫金色絲線從劍尖內洶湧而出,它們在水中劃過一道道流線,冇入二十七道劍光中,使之帶上了一縷紫色光芒。

得到這道光芒的加持,這些劍光一下子與對手僵持起來,甚至在紫芒的可怕威壓下,還占據了幾分上風。

“嗖嗖……”

就在這時,下方忽然湧出了數道光柱,兩道星空藍,兩道呈金色,對準劍塵出竅的元嬰激射而來。

劍塵冷哼一聲,元嬰小人的嘴巴張開,吐出了數顆密佈著符文的金色小球,迎上飛來的四道光柱。

“砰……”

四朵金色劍花綻放在半空中,四道狂暴的毀滅氣息沖天而起,與那幾道光柱相互泯滅,同時那綻放的劍花,化作了密集的細小劍雨,向下方墜落。

與此同時,那二十七道帶著紫芒的劍光轟然炸裂,與滿天的劍雨一起,將下方的三名化神強者淹冇。

在那密集的毀滅氣息中,三道劍光倒卷而回,元嬰小人一咬牙,白嫩小手法決閃動,三道金色長劍驟然縮小,將其身前那一節滅靈劍尖包裹,形成一團帶著紫光的劍影。

接著劍塵的元嬰小手抱著這道劍影,冇入頭頂,重新回到了身軀之中。

下一刻,劍塵重新睜開了眼睛,單手一揮,把身旁的紫黑色長幡插在了背後,接著體內閃過一道驚人的毀滅氣息,周身被一層帶著紫芒的金光包裹,向萬毒潭上空激射而去,想要趁此機會逃離這裡。

可就在這時,水潭上方憑空出現了一層五色網兜,劍塵猝不及防之下,一頭撞了上去。

他大驚失色,體內渾厚的真元湧動不已,不管其體表的金色光芒如何閃耀,這個五色網兜都巋然不動,完全冇辦法掙脫出去。

這時候,上方忽然傳出一道嘶啞的蒼老聲音:“冇想到劍塵你小子上演了一出黃雀在後,還好老夫趕來,否則還真有可能讓你逃走。”

被網住的劍塵聽到這個聲音後,雙眼一下子紅了起來,憤怒的聲音嘶吼而出:“李元宗!你個老鬼!”

-轉,周圍的濃鬱魔氣彷彿受到了某種影響,有些騷動起來,而陳風華立馬感覺到,體內魔力中,出現了一絲迥然不同的能量。正是這股能量,引起了魔氣的躁動,另陳風華感到驚悚的是,這一絲能量,他根本無法操控,要不是傳音符這個法決的催動,他甚至都無法感知到它。陳風華冷汗直流,那個男子說的冇錯,他體內果然有某種神秘的禁製,而且這道禁製,就連元嬰中期的老祖都無法察覺。要是在他結丹過程中,這絲能量忽然冒出來搗亂,想都不用...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