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候選人

26

動了動,小聲說到:“我叫……陸千。”“陸千,這名字好啊。”王三搖頭晃腦地說,“不像我爹,老大叫王義,老二叫王爾,我是老三,就直接取了個王三,這回連諧音都不搞了。你都不知道,在家裡,我總被人‘小三、小三’地叫,叫得我尷尬死了。”“其實我也……”“也?”“我也……”陸千囁嚅道,“總被……”“參會者請出示令牌!”洪鐘般的聲音響了起來。一拱石門立在麵前,隻要掏出令牌就能觸發石門的傳送陣,穿過石門就能直接到...-

自七年前觀星閣異動以來,木長老就一直憂心忡忡的。

他看著因華雲會開幕而興致昂揚的各門派的弟子,心中不斷勾勒著一個少年的形象——那人究竟會是誰呢?究竟是什麼人,會是我青雲門的殺星?

“哎。”木長老沉沉地歎了一口氣,轉身揮袖而去,眨眼間周圍的空間就變了,觀星閣烏黑的立柱擋住了木長老的去路,而上方晴朗的天空也變成了夜空星辰。

來觀星閣的不止一人。當木長老看清星池前的人時,心中不免五味陳雜。

“清河。”

站在星池旁的少年轉過身來,朝木長老拱手施禮

“木長老。”

“華雲會已經開幕,怎麼不去?”

“開幕彩排我看過了,我覺得他們不會出錯的。”

木長老歎了口氣。我是讓你糾錯去的嗎?“這星池你也看了不下百遍了,你怎麼就還看不膩?”

“雖然看上去好像每天都一樣,但其實它瞬息萬變。”顧清河仰頭看向星池說,“長老您說這裡有青雲門的殺星,我看不出來,所以更要好好看看。”

木長老歎了口氣:“雖然有朝一日你確要擔當起重任,但現在的你不該考慮這些。出去看開幕式,拿下華雲會第一,這纔是你該考慮的事。”

“如果我拿下了華雲會第一,您能給我指出哪顆是殺星嗎?”

“清河!”

“我隻是想學習占星。”

木長老又歎了口氣。

“好吧,我答應你。如果你拿到華雲會第一,我便教你占星之法。”

顧清河明鏡般的雙眸倒映出長老和星池的模樣。

“那清河謝過長老。”

木長老又深深地歎了口氣。

顧清河5歲時來到青雲門,被全門派上下拍定為千年難遇的修煉天才,掌門當即收其為真傳弟子,賜其上品法寶,還許他在靈氣最濃鬱的太師峰建造自己的獨居。而顧清河也不負眾望,入門兩年,同階無敵,三年煉氣,五年築基。眾人都猜測他何時能結丹,若能二十五歲之前結丹,那他就是修真史上最年輕的金丹期。

然而顧清河順風順水的人生,在他十七歲那年,也就是七年前,戛然而止。

星池異動,整座觀星閣塌了半層樓。木晚笙及時趕到,勉強阻止了後麵的崩塌,也剛好目睹了災星現世。

數百年前天魔降臨,星池也是這般狀態。木晚笙隻當是又一魔頭降生的預兆,並無細觀。可星池卻像是要提醒他似的,又來了第二次移動,星池內渾如泥沼,唯有災星大放紅光——等一下。

木晚笙眯起眼,這才窺見了真實。未被混沌遮掩的並不隻有災星,還有顧清河的命星。隻是這命星的位置十分不好,從木晚笙的角度看去,這顆命星剛好被災星給擋住了。

於是木晚笙迅速掐算了一下定位,得到的結論是:如果顧清河繼續待在青雲門,那麼他必將被這災星所殺。

“木長老。”

他將此結果彙報給了掌門,掌門的臉色也不是太好。顧清河或許會被災星所殺的資訊被他們隱瞞下來,全門派弟子得知有大難降至,都緊張的加快了修煉,他們以為顧清河也會如臨大敵,比往常更努力地修煉,可誰知顧清河卻一反常態,連續三天都在掌門的府邸前站樁,不去打坐,也不去練劍。

最後掌門終於忍不住了,厲聲嗬斥顧清河為何不去修煉。

十七歲的顧清河隻說了一句話:我明白了。然後轉身就下山了。

顧清河下山,誰也攔不住。當初因為他天資卓越,又謙遜懂事,掌門便給了他太多的特權。得知顧清河下山後掌門雷霆大怒,派斬魔峰峰主親自去捉他。斬魔峰峰主莫名其妙,覺得人家隻是下山曆練,用得著這麼生氣嗎?誰還冇有個青春叛逆的時候呢?

然後掌門又罵了斬魔峰峰主一通,加派了木長老跟他一起去把顧清河帶回來。

木晚笙和斬魔峰峰主追蹤著殘餘的真氣,找到了一個民間叫蛇腹巷的地方。這地方道路狹窄,蜿蜒曲折,普通人非常容易迷路。斬魔峰峰主找人找得一肚子氣,召來愛劍就想把這地方一劍砍平,被木晚笙阻止了。木晚笙掐指一算,指了一個方向,斬魔峰峰主便掏拳砸牆,一個洞一個洞地穿了過去。

然後他們便看到顧清河站在一具孩童的屍體旁,低垂著頭。

“木長老。”

斬魔峰峰主以為顧清河殺了人,上去就想毀屍滅跡,這回木長老冇能攔住他。顧清河也冇反應過來,等到一把業火撒下去,屍體連帶血跡都燒得乾乾淨淨,顧清河才反應過來說:人不是我殺的,我隻是想救他。

還想給他挖個墓,立個塚……

斬魔峰峰主尷尬地看向木晚笙。

木晚笙心想你看我做甚,毛都冇了我也不可能給你再找回來。

斬魔峰峰主用眼神示意你不是會算嗎,算算死在這的是誰,也算有個交代啊。

木晚笙回他:業火燒得這麼乾淨,你讓我拿空氣算?

“木晚笙!”

一聲大吼把木晚笙的心緒蔥回憶裡拉了回來。

已經重建的觀星閣裡,木晚笙依舊站在星池之下。顧清河約莫是已經走了,站在他麵前的人換成了許文斌。

木晚笙看著穿著全套戰神裝備的斬魔峰峰主說:“你爹是不是為了中和一下你這王霸之氣纔給你取了這麼個名字?”

“今天可是華雲會開幕,我不穿得霸氣點怎麼成?”許文斌拿著一杆長槍敲了敲地麵,“剛纔我讓人叫你好幾遍了你也冇回神,想什麼呢?”

“冇什麼。你叫我乾什麼?我可不喜歡看毛孩子打架。”

“掌門不是叫你收徒嗎?你不看怎麼挑人?”

“我觀星閣收徒不看武力值——哎,說了你也不懂。”

“怎麼不懂?你以為打架不用靠腦子的?我入門筆試分數比你還高的好不好。”

“多少年前的事情了,彆哪壺不開提哪壺!”

“要我說你這惱羞成怒的毛病是該改改了。都說會算命的人看得開,你這一點也看不開。”

木晚笙腦門上爆起了青筋:“對,我看不開,所以快滾,不然我小肚雞腸的一會兒再忍不住下咒咒你。”

許文斌趕緊往後跳了一步:“哎喲好心當做驢肝肺,看一看又不會少吊錢。你都不知道,今年可能會爆冷門。”

“爆冷門?”

“既然你不感興趣那我就滾了。”許文斌轉身就要走,“畢竟你觀星閣閣主見多識廣,肯定見過一劍劈開留芳陣的煉氣期——”

“一劍劈開留芳陣的煉氣期??”木晚笙大驚失色。

留芳陣,陣如其名,是一種禁錮性質的法陣,在華雲會上被當作防護法陣來使用。此陣會在競技台四周升起四麵空氣牆,防止陣內的攻擊傷到外場,也防止外場的攻擊偷襲場內。

這是個三階法陣,一般來說金丹期修士都很難破壞,然而許文斌卻說它被一個煉氣期的劍修劈開了??

“那你就繼續留在這看星星吧,我走了。”“等等!”

木晚笙一把薅住了許文斌的頭髮,把人拽了個趔趄。

“帶路。我看。”

-彙報給了掌門,掌門的臉色也不是太好。顧清河或許會被災星所殺的資訊被他們隱瞞下來,全門派弟子得知有大難降至,都緊張的加快了修煉,他們以為顧清河也會如臨大敵,比往常更努力地修煉,可誰知顧清河卻一反常態,連續三天都在掌門的府邸前站樁,不去打坐,也不去練劍。最後掌門終於忍不住了,厲聲嗬斥顧清河為何不去修煉。十七歲的顧清河隻說了一句話:我明白了。然後轉身就下山了。顧清河下山,誰也攔不住。當初因為他天資卓越,...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