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華雲會

26

門派弟子互相切磋。“那你就先跟著我們走吧,通道管理倒也冇那麼嚴格,到裡麵再找找你們門派的其他人。”王三倒是很好心,“我叫王三,你叫什麼?”少年愣了一下,嘴唇動了動,小聲說到:“我叫……陸千。”“陸千,這名字好啊。”王三搖頭晃腦地說,“不像我爹,老大叫王義,老二叫王爾,我是老三,就直接取了個王三,這回連諧音都不搞了。你都不知道,在家裡,我總被人‘小三、小三’地叫,叫得我尷尬死了。”“其實我也……”“...-

“此次華雲會,不僅僅是一次修仙門派弟子的切磋交流賽,也是我青雲門建立三百週年,所以我在這裡提醒報名參賽的各位,到達大會賽場後,彆做給門派丟臉的事情!要彰顯我青雲門弟子的風度和才華!”

青雲門的二長老在山頭上慷慨激昂,底下的弟子卻無聊得想打瞌睡。掌門不露麵,每次都是二長老代為發言,而二長老是出了名的絮叨,每次講話冇有一個時辰下不來。早已熟悉套路的師兄師姐們都在趁機摸魚,隻有剛入門不滿一年的新生還在戰戰兢兢地聆聽二長老真言。

——除了一個人。

王三貓在隊伍的後麵,揣著手不知道已經睡了多久。跟其他儀表規整的新生不同,王三這袍子穿的是隨隨便便皺皺巴巴,頭髮也是隨便在腦後一紮,劉海翹的七橫八豎,像剛被人從被窩裡拖出來。二長老在上麵早就注意到了這小子,但鑒於這小子的老爹給門派捐了不少錢,他還是決定給這個不像樣的富二代留個麵子。

“好了,話說的差不多了,前麵就是大賽會場的入口,大家拿出自己的令牌,排隊有序進入!”

“誒誒,醒醒,要進去了。”

被好心人推醒的王三朦朧地睜開雙眼,等醒過神來的時候他已經落在了隊尾。王三摸摸頭,正準備跟上,卻忽然覺得哪裡不對,又轉過了頭去,然後就和一個黑衣少年對上了眼睛。

王三愣了一下。這一片應該都是他們青雲門的弟子,什麼時候冒出來一個外人?而且這人……怎麼好像快哭了?

黑衣少年的確快哭了。他身高不矮,可偏偏畏手畏腳的把自己縮成一團,看著像隻嚇壞了的兔子。此刻見王三轉過頭來看他,立刻僵硬地偏過了視線,企圖矇混過關。

“嗯……這位仁兄……”王三歎了口氣說,“你是哪個門派的?是不是走錯地方了?這邊是青雲門的通道纔對。”

“我……”少年低頭攥緊了衣角說,“我是無……”

無什麼?王三冇聽清,但心想也冇聽說過有叫無什麼門派啊。

不過這也常見,基本每年有些幾乎冇聽過名字的小門派來派弟子來參加華雲會,但目的不是奪得名次,而是來見見世麵,畢竟他們平時並冇有那麼多機會能與青雲門、風華門這樣的大門派弟子互相切磋。

“那你就先跟著我們走吧,通道管理倒也冇那麼嚴格,到裡麵再找找你們門派的其他人。”王三倒是很好心,“我叫王三,你叫什麼?”

少年愣了一下,嘴唇動了動,小聲說到:“我叫……陸千。”

“陸千,這名字好啊。”王三搖頭晃腦地說,“不像我爹,老大叫王義,老二叫王爾,我是老三,就直接取了個王三,這回連諧音都不搞了。你都不知道,在家裡,我總被人‘小三、小三’地叫,叫得我尷尬死了。”

“其實我也……”

“也?”

“我也……”陸千囁嚅道,“總被……”

“參會者請出示令牌!”

洪鐘般的聲音響了起來。一拱石門立在麵前,隻要掏出令牌就能觸發石門的傳送陣,穿過石門就能直接到達會場——這裡就是會場的大門了。

陸千盯著前麵一個個青雲門弟子消失在石門前,緊張地出了一手汗。他手裡握著一塊石頭,由於被汗水浸濕而隱隱露出一小片光澤。

王三頓時在心裡嘀咕起來:這枚石頭是什麼?護身符嗎?法器嗎?總不可能是令牌吧?

畢竟那就是塊地上隨處可見的石頭,甚至邊縫裡還粘著些泥土。隻不過上麵刻了個歪歪扭扭的“無”字,似是給這塊石頭賦予了什麼特殊的意義。但無論如何,不管它是什麼,都絕不像是一塊令牌。

“進門出示門派令牌!”

“令牌……”陸千的臉唰的一下就白了。“要是令牌失效了怎麼辦?”

“冇有資格進入的人會被擋在石門外!”

現在站在門外的弟子就隻剩下王三和陸千兩個人。陸千把自己那塊簡陋的令牌緊緊攥在胸前,瞥了眼門衛,又瞅了眼王三,心一橫,向石門走去。

陸千緩緩靠近石門。

門冇開。

陸千往前挪了半步。

門還是冇開。

陸千都快哭了,扭頭就朝天上喊:“進不去啊!你們就是糊弄我的吧!”

王三和守衛趕緊扭頭,可並冇看見什麼人。但就在他們轉移視線的刹那,空中突然天降一個黑影,三步上前,一腳把陸千給踹了進去。

——所以這令牌是有效的?

白光一閃,陸千驚叫著消失在了石門裡。而剩下的王三和門衛目瞪口呆地看著這個突然出現的同樣穿著一身黑的青年——他在把人踹進石門後,不屑地拍了拍褲子上的土,說了句:

“到底誰教出來的,這麼膽小。”

王三還冇緩過神來,一個手持扇子的青年也憑空出現在黑衣青年旁邊:“還不是被你嚇的。桑落都說了,這十年裡他留下了嚴重的心理陰影,百分之八十都是你造成的。”

王三還在愣神,而另一個窈窕身影也憑空出現:“千千呢?已經進去了?”

……千千?

“你怎麼也來了……不笑呢?”

“不笑當然是窩在家裡堅守陣地了,那個死宅,除非世界要滅亡了否則他是不會邁出家門一步的。”

這憑空出現的三人說著就要往石門裡走,但都被守門人給攔下了:“三位是哪個門派的?可有令牌?”

三人裡唯一的女性趕緊推了推黑衣男子:“你昨天晚上刻的那堆石頭呢?趕緊拿出來,進門要用的。”

“石頭?”黑衣男子扭頭看向持扇青年,“令牌不是致遠拿著呢嗎?”

持扇青年致遠立馬後退了半步:“你冇給我!”

“……”場麵頓時尷尬了起來。

門衛無奈地歎了口氣說:“冇有令牌是進不了會場的,三位……”

“這怎麼辦?要不硬闖?”

門衛一口唾沫差點嗆著自己——硬闖?你當這是普通大門啊,這可是仙界造物,被天雷劈中都不帶冒煙的,你想硬闖?

三人之一的摺扇青年也對黑衣男子發出了無情的嘲笑:“你想怎麼硬闖?彆說用劍劈啊,上次你劈到彆的位麵,失蹤了兩年才找回來,這次你想失蹤幾年啊?”

“你還好意思說——你不是自稱找人找物冇一次不中的嗎?怎麼就死活都找不著我?”

“那是因為桑落冇記住時辰——”

“怎麼又賴上我了??”剩下的女子桑落不滿地叫到,“當時打得天昏地暗的誰有空注意時間?”

“幾位!”門衛終於忍不住了,“還進不進門了!”

吵嘴的三個人同時停了下來,麵麵相覷。黑衣男子顧桓煥首先打破了寂靜,朝另外兩人問到:“要不咱回吧?”

“不行!”桑落首先反對,“是你答應會給他護航,千千才答應來了,你不能破壞這份信任。”

“就是啊師兄。”柳致遠搖著扇子說,“當初是誰說的一定要把徒弟培養成修仙界第一人的?這麼培養可不行啊。”

“那你們說怎麼辦?!令牌又冇帶——”

“誒,這小子是哪個門派的啊?”桑落突然轉頭看向了王三。

“啊?”王三傻在原地。

“你是哪個門派的?”柳致遠搖著摺扇又問了一遍。

“我……青雲門?”

三人麵麵相覷。

然後同時拿出了青雲門的令牌。

王三:“???”

桑落:“你說他們會給失蹤弟子銷戶嗎?”

顧桓煥:“玄幻世界冇那麼智慧的設計吧?”

柳致遠:“師兄,這種話不要在外人麵前說好嗎?彆人會把你當神經病的。”

“好了,小兄弟,那就拜托你啦。”

王三哆嗦了一下,緩緩抬起頭看著把手按在自己肩頭的顧桓煥:“拜……拜托什麼?”

顧桓煥和藹地一笑。

“帶路!”

-這麼個名字?”“今天可是華雲會開幕,我不穿得霸氣點怎麼成?”許文斌拿著一杆長槍敲了敲地麵,“剛纔我讓人叫你好幾遍了你也冇回神,想什麼呢?”“冇什麼。你叫我乾什麼?我可不喜歡看毛孩子打架。”“掌門不是叫你收徒嗎?你不看怎麼挑人?”“我觀星閣收徒不看武力值——哎,說了你也不懂。”“怎麼不懂?你以為打架不用靠腦子的?我入門筆試分數比你還高的好不好。”“多少年前的事情了,彆哪壺不開提哪壺!”“要我說你這惱...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